鸿运国际手机版 > 撩汉正当时[快穿] > 69.后来(书号:100301

69.后来

作者:茑萝
    支持正版,移步晋江

    人影弯腰伸进车里, 把怀里的那团放在座位上, 兴许是不适, 那团不明物体动了动, 有些许发丝飘出来,露在裹着的衣服外,继而露出的是一张漂亮的女人脸,女人还沉浸在梦里, 只是眉头紧皱,眉眼有些痛楚之色。

    身体被折放使得女人发出轻声痛吟, 但很快就又被拖进黑甜的梦中。

    安置好女人后, 人影迟疑了一下,再次回到屋里,不消片刻,他又出来了。似乎只是遗忘了什么东西, 匆匆回去拿取。

    很快, 汽车发动的声音划破夜的寂静, 黑色的车子转了个弯, 掉头, 离开寂静的小镇往天幕开去。天地间还混沌, 分不清哪个是天,哪里是地, 在车子的发动声过后, 这一片狼藉又荒芜的城镇再次陷入寂静。

    云姿翻了个身, 呓语了一声,意识渐醒,隐约觉得听到了声音,模模糊糊想到什么,可仿佛一个浪头打来,那点渐渐明晰的想法才起了个头,就消散在意识之海里。

    末世的公路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车子并不平缓,阮熹在颠簸中醒来,揉了揉眼,还没搞清楚今夕何夕,常郁就塞过来一块面包和矿泉水。

    身体已经醒来,可思维混沌,跟不上动作,等阮熹反应过来,已经把水和食物抱在怀里。

    想到昨晚发生什么,身体上残留着那种感觉,甚至腿|根还痛着,她脸色渐渐难看起来,不想吃常郁给的东西,转头眼神怨念的瞪着他,闹起了小性子。

    昨晚那样的事,说实话阮熹是不情愿的,不单是常郁奇差的技术,还有对他一直以来的抵抗。

    可在常郁面前,她才摆出脸色,眼前的人一个眼风扫过来,凌厉逼人,让阮熹刚刚升起的反抗仿佛被针扎破的气球,瞬间瘪了,乖得像个鹌鹑。

    呐呐,形势比人强,自己才做第一个任务就遇上了这样的困难,简直了。

    阮熹扁扁嘴,在常郁气息越来越阴沉之前,一把抓过面包喝水,低下头啃了一口。

    车厢里的气氛压抑,阮熹吃完最后一口面包,忍不住开口道,“去哪里?”

    她已经决定忘掉昨晚的不愉快,继续麻痹常郁,在他放松对她的控制的时候,悄咪|咪的逃走。

    事实上对于常郁把她带出基地的目的是什么,阮熹一点也不知道,目前莫名其妙的跟着兜圈,换了一个又一个地方,而没完没了的。她知道常郁在找东西,可又不说是什么,还拖着她在外面,这多危险啊,常郁不怕,阮熹可是怕得很。

    说话时车别颠簸了一下,阮熹本来是面向常郁那边的,结果这一颠簸,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他那边趴去,脸朝下的撞在常郁的大|腿上。

    这下好了,无尽的尴尬蔓延,阮熹脸腾地一下红了,连刚刚询问的答案也不要了,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手掌着力撑着常郁的大|腿。

    这一段路简直在和阮熹作对,每次她就要爬起来时,就颠簸一下,于是阮熹的头又往常郁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撞去,整个人像小猪仔似的拱啊拱,非常猥琐。她活这么久,还没遇到过这样狼狈的事,自从遇到常郁,真是一桩接着一桩,刷新她的下限。

    慢慢的那个地方开始异样,阮熹脸红得都快冒烟了,竭力用手抵着常郁的结实的大|腿,谨防再倒下去,丢脸。

    变|态就是变|态,她的脸都一下一下的撞击了,可这样都没把他给撞坏,反而兴致勃勃,她能说什么。

    常郁的脸突然变温,舌头舔|了下嘴唇,露出情|色的表情,嘴里戏谑道,“看来昨晚我让你印象深刻,这么快就需要重温。”

    阮熹气呼呼的直起身,瞪圆了眼睛,骂道,“你这变|态说什么!你还有脸说,你都,你都把我……”

    她实在说不下去,自己的身体现在还在疼痛着,甚至很多地方都被啃破了皮,常郁这种变|态,在那档子事上都让人难以忍受,简直是禽兽不如。

    他忽而发出轻笑,姿态闲事,语气邪恶,“变|态,昨晚你可是和我这个变|态怎么了呢。”

    那种恶意满满的语气简直让人有即刻弄死他的冲动,阮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不然一出手就让人给压制了,说不定立马就把他给解剖了。

    现在的常郁,她可以大一点胆子,大约是男人对于与自己发生了关系的女人有说不出的宽容,像以前动不动就要弄死她相比,现在的常郁虽然可恶,可到底没有语出威胁。

    于是阮熹皮笑肉笑的呵了一声,转过脸,眼不见为净。

    尽管她的态度不阴不阳,但是常郁仿佛是遇到了开心的事,把车停下,手撑在方向盘上,目光向着阮熹,笑出了声音。

    这反常的态度,比他黑着脸还吓人,阮熹瞄了又瞄,心里发毛,屁|股往车窗挪动,手脚缩了缩,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常郁盯着阮熹,眉眼如弯月,就在阮熹往车窗便挪屁|股是,长臂一身,把阮熹捞过来,禁锢在怀里,他啃了啃阮熹的脸颊,带着笑意,“躲什么,反正躲不过。”

    他继续道:“你那弱小的四肢,我轻轻一折就断了。”仿佛是什么好笑的事,他乐不可支的笑起来。

    阮熹被迫拥在他怀里,感受到他胸腔的振动,尽管还是不喜欢那种感觉,她还是忍住了。

    说实话,这个男人从一开始的见面,就喜欢和她有肢体上的接触,不是舔就是啃,从来没有表现出其他的**,不过从昨晚开始,一切就变了,那一双平时总是阴沉得像古井一般的黑眸暗藏情|欲,像蛰伏的猛兽一般呼啸出山。

    很快,汽车发动的声音划破夜的寂静,黑色的车子转了个弯,掉头,离开寂静的小镇往天幕开去。天地间还混沌,分不清哪个是天,哪里是地,在车子的发动声过后,这一片狼藉又荒芜的城镇再次陷入寂静。

    云姿翻了个身,呓语了一声,意识渐醒,隐约觉得听到了声音,模模糊糊想到什么,可仿佛一个浪头打来,那点渐渐明晰的想法才起了个头,就消散在意识之海里。

    末世的公路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车子并不平缓,阮熹在颠簸中醒来,揉了揉眼,还没搞清楚今夕何夕,常郁就塞过来一块面包和矿泉水。

    身体已经醒来,可思维混沌,跟不上动作,等阮熹反应过来,已经把水和食物抱在怀里。

    想到昨晚发生什么,身体上残留着那种感觉,甚至腿|根还痛着,她脸色渐渐难看起来,不想吃常郁给的东西,转头眼神怨念的瞪着他,闹起了小性子。

    昨晚那样的事,说实话阮熹是不情愿的,不单是常郁奇差的技术,还有对他一直以来的抵抗。

    可在常郁面前,她才摆出脸色,眼前的人一个眼风扫过来,凌厉逼人,让阮熹刚刚升起的反抗仿佛被针扎破的气球,瞬间瘪了,乖得像个鹌鹑。

    呐呐,形势比人强,自己才做第一个任务就遇上了这样的困难,简直了。

    阮熹扁扁嘴,在常郁气息越来越阴沉之前,一把抓过面包喝水,低下头啃了一口。

    车厢里的气氛压抑,阮熹吃完最后一口面包,忍不住开口道,“去哪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