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最强影视大抽奖 > 406杨公宝藏4(书号:100307

406杨公宝藏4

作者:锋御
    天魔劲令他有力难施,全身虚虚荡荡的,差点就要吐血受伤。

    假若他明知对手是“阴后”祝玉妍,反不会这一个照面就吃暗亏。

    杨虚彦的影子剑本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没料到李元吉的裂马枪忽地横里撞来,猝不及防下,长剑立被撞歪,整个人亦顿感空空荡荡,接下来的变化全被打乱。

    绝对的黑暗中,两边都不晓得对手是谁,只都疑神疑鬼,混乱至极点。

    事实上祝玉妍也大吃一惊,判断出在这窄小的空间内,若要杀死这两个神秘敌手,不是办不到,而是必须付出沉重代价。

    她的感官何等灵敏,侦察到廊内尚有另两个人,还在动手过招,其中一个该是沈牧,在这种形势下,她怎肯冒负伤之险。

    李元吉和杨虚彦又重组攻势反击,祝玉妍虽恨得牙痒痒的,却是无计可施,只好往后退却。

    地库内没有一个人真正明白发生甚事。

    梅洵正靠壁站立,闻得刀风之声,觑准把握到的沈牧方位,一枪无声无息地标刺而出。

    正暗幸得计,竟然刺在空处,尚未有机会变招,给沈牧重重一剑劈在金枪头上,震得他金枪差些脱手堕地,骇然下往后退去。

    门外激战之声逐渐远去,梅洵非是没有还手之力,一来给沈牧抢占主动,二来弄不清楚敌我形势,刚才李元吉还像是吃了点亏,无心恋战下,遂往门外且战且退,心想只要能把守井口,沈牧将插翼难飞,自己犯不着和他在这暗黑中分个生死。

    沈牧则心中叫妙,只要迫得梅洵到达通往地底河的秘道,或是返回井口,他就可折返库内,由活壁离开,锁壁后等若把敌人拒诸真库之外,纵然对方再来,也会以为“假库”就是杨公宝藏的真库。更令敌人会认定他从地底河离开。

    事情的变化,出乎任何人料想之外。

    沈牧潜回沙府,得知徐子陵安然无事,偷偷入房,往枕底一摸,出走的留书仍在,放下一件心事。

    此时天已微亮,仍有点飘雪,沈牧索性倒头大睡,听到沙福的惊呼,才醒过来。

    一脸喜色的沙福道:“莫爷何时回来的?”

    沈牧拥被坐起,道:“昨晚有没有人找我?”

    沙福道:“秀芳小姐和青青夫人分别派人来找过你。”

    沈牧心忖幸好自己是这副尊容,若戴的是象侯希白般模样的面具,定惹来更多美人青睐,并给人以为是到处留情。

    沙福追问道:“莫爷究竟到哪里去,老爷他们还以为你怕给挽留,来个不辞而别。”

    沈牧道:“这几天我肯定要趁皇上离城,溜之大吉,大舅爷有没有找我?”

    沙福道:“大舅爷昨晚轮值,没有空闲。”

    沈牧暗叫谢天谢地,压低声音道:“我昨天黄昏遇上天策府的李靖,给他硬架回府中喝酒,岂知三杯下肚,竟醉得不醒人事,到早先醒来,才匆匆回府,是从后院爬进来的,因大老爷绝不欢喜我和天策府的人来往得这么密,你有什么方法帮我隐瞒?”

    沙福眼也不眨地道:“这个容易,府内下人谁不尊敬莫爷,谁不肯为莫爷尽力办事,只要我打点一下,就说莫爷昨晚初更才从秀芳小姐又或青青夫人处回来,包保没人知道。”

    沈牧欣然道:“就说是去见秀芳小姐吧,有劳你老人家打点照拂。”

    沙福叹道:“这是小事。老爷自从知你要一意离开,很不高兴呢。”

    沈牧道:“我只是出去打个转应应命运,有什么大不了。”

    沙福压低声音道:“可是有消息说皇上要任命你为御医,莫爷这么走掉,皇上不高兴起来,说不定会怪罪大舅爷。”

    沈牧倒没想过这问题,眉头一皱,计上心头道:“你叫老爷不用担心,我待会儿入宫向张婕妤禀告陈情,她向皇上说一句话,比任何人说上千句更有用,包保大舅爷不受影响。”

    沙福道:“那就要快点。听说皇上今天要起程往终南别宫,说不定会带张贵妃同行。”

    沈牧心想杨公宝库的事势将纸包不住火,李渊不因此延迟起行才怪,点头答应。

    沙福匆匆离开,为他的谎话圆谎,减去沈牧一件心事。

    梳洗妥当,正要出门,婠婠芳驾光临,见到沈牧神态安详,像没有任何事发生过的留在房内,难掩惊讶神色。

    沈牧亦想弄清楚她们和李元吉间发生过什么事,在一旁坐下道:“亏你还有面来见我。”

    婠婠在床沿坐下,幽幽怨怨,楚楚可怜地道:“你怎能怪人家,食言的是你,迫不得已下,我们只有采取自保的手段。”

    沈牧摊手道:“好啦!现在来个一拍两散,你没有舍利,我失去宝藏,唯一可庆幸的是仍可吃饭走路。”

    婠婠“噗哧”娇笑道:“你该多谢我们才对,你的所谓秘密行动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如非祝师刚好进入宝库,引开李元吉,谅你沈牧插翼难飞。”

    接着摊开手掌道:“拿来!”

    沈牧心中暗凛,婠婠方面肯定有人潜在李阀之内,才能第一时间掌握到库内的情况,并晓得他从地底河“逃生”,皱眉道:“你以为舍利在我手上吗?”

    婠婠道:“你们两人在李元吉寻得入口前,有足够时间把宝库倒翻过来看,我们见到子陵时,他穿的是紧身水靠,没有可能把舍利藏在身上。既然不在他处,当然在你那里。”

    沈牧洒然笑道:“若非看在你仍能装神弄鬼份上,真不愿再和你交易。但现在你只能听我的,今晚戌时初在外宾馆见吧!”

    婠婠还要说话,足音传来。

    沈牧向婠婠眨眨眼腈,迎出小厅去。

    下人来报,可达志在东厅等待他。沈牧早猜到他会闻风而至,欣然去了。

    沈牧在可达志旁坐下,苦笑道:“你这么大清早来找小弟,不怕启人疑虑吗?”

    可达志长长呼出一口气道:“连可某也不得不佩服少帅神通广大,现在宫内盛传少帅已葬身宝库里的沼气洞内,只徐子陵安然逃脱,怎想得到少帅不但仍活得好好的,还似刚睡醒气力,春风满面的样子。”

    沈牧道:“没点道行,怎到江湖来混?”

    可达志道:“少帅当然有高得令人难以相信的道行,只是言帅担心,你们可能来不及带走舍利。”

    沈牧扬眉哈哈一笑,道:“有人在库内找到舍利吗?”

    顺手掏出夜明珠,虽不能象先前于地库的暗黑中光芒绽射的辉煌情景,但任谁都可一眼判断此乃稀世奇珍,实事胜于雄辩,可达志登时哑口无言。

    沈牧把夜明珠纳回怀内,道:“可兄请回去通知言帅,交易如期在今晚进行,千万别耍花样,否则他杀掉我们都得不到圣舍利,何况我沈牧更非可欺之辈。小弟现正百废待举,要立即去办的事多不胜数,恕小弟失陪。”

    可达志长身而起,双目精光闪闪地打量沈牧,讶道:“少帅似乎对宝库得而复失并不在意,究竟是什么回事?”

    沈牧陪他站起来,神秘兮兮道:“入宝山岂有空手而回的道理,有钱自能使得鬼推磨,可兄对敝国的谚语这么熟悉,当明白这两句话的含意。”

    可达志拿他没法,一知半解地离开。

    正要出门,沙福来道:“李靖将军来哩!他说想看看你宿酒醒后,有没有头痛。我不敢让老爷小姐晓得,请他到外院的小厅候莫爷大驾?”

    沈牧暗赞李靖机灵,顺着沙福的口气助他圆谎,令胡诌出来的假话变得天衣无缝,匆匆往见,心知肚明这一关比可达志那一关更难过。

    李靖用神瞧着沈牧好半晌后,道:“昨晚究竟发生什么事?”

    沈牧道:“我们运气欠佳,被李元吉的人监听到在地库内的活动,所以……”

    李靖打断他,道:“你说的现在全城皆知,我想问的是你既被迫逃进地底的沼洞去,为何又这么轻松出现在这里,这比见不到你更令人感意外。”

    沈牧道:“这叫天无绝人之路,我的闭气神功虽练得不错,但仍不可永无休止地涯下去,只好顺着地底河拼命游。哈,岂知竟能从城外一个小湖钻出来。”

    李靖一瞬不眨地盯着他,还是无法判断他说话的真伪,兼且两人关系微妙,若他迫得沈牧太紧,沈牧大有可能翻脸。一阵沉默后,李靖叹道:“为何你好像并不因失去宝库而有半点失望?”

    沈牧微笑道:“不是得,就是失。坦白说库内的东西除那几箱珠宝还可以买几个子儿外,生绣的兵器送给我也嫌占地方。他奶奶的杨公宝库,竟是这么一回事。”

    李靖道:“天亮前皇上亲率秦王,齐王和十多名高手入内,本意是要把你们生擒,岂知你已从地底沼洞逃走,沼气还不断涌入库内。皇上立即命人遍搜库内,终在其中一箱珍宝下发现启下层真宝库的机关,发现一批可装配一个千人队的兵器甲胄。”

    沈牧适才暗松一口气,心道好险,也像徐子陵般想到如果先一步发现下层宝库的是他们,肯定会被鲁妙子和杨素愚弄了。

    李靖续道:“现在宝库内的情况被列作最高机密,待封好通往沼洞的入口,抽尽沼气,我们会派人下去彻底搜查,看看可否找得邪帝舍利,再交由师小姐送返静斋,免留后患。”

    沈牧至此才晓得师妃暄已把邪帝舍利一事告知李世民,在现今的情况下,李世民自然要如实禀上李渊。

    沈牧却暗叫不妙,假若赵德言和可达志认定他们手上没有邪帝舍利,今晚的刺香大计如何进行。

    敌人只会将计就计,布局全力将他们击杀。可达志这小子真阴险,还诈傻扮懵,诱自己去骗他。

    李靖此时对沈牧没有进入真正的宝藏一事深信不疑,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生不忍,道:“佛家有言,每个人自身都是个宝库,只要懂得取用,可终生受益无穷,天数有定,非是人力所能强求。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沈牧回过神来,勉强挤出一个枯涩的笑容,装出心灰意冷、萎靡不振的模样,叹道:“我现在只想速离长安,以后都不再回来。”

    ……

    沈牧现在不但是长安名人,更是皇宫熟客,首次独赴皇宫,不用报上大名,守卫已把他认出来,还特别请出负责朱门的兵尉级将官,来招呼沈牧,令他受宠若惊。

    横贯广场上,春狩的队伍整装待发,除健马偶尔发出呼啸外,数千人不作一声,也没有人露出不耐烦或散漫的等待神色,也可见人马训练精良,不愧大唐雄师。

    比起彭梁所谓受过几天训练的乌合之众,确是天壤之别。在少帅军内,只有宣永的部队算得上是精锐。希望在他离开后,虚行之,宣永等能好好把握这段太平日子,提升少帅军的素质和作战能力。

    左思右想间,领路的外城卫依规矩地把他交给承天门的郎将。郎将知他不但是常何的老朋友,更是皇上和二贵妃身边的红人,自然敬礼有加,亲自领他往内谒见张婕妤。

    忽然迎头一人声势浩大地朝他走过来,沈牧尚未弄清楚是什么一回事,郎将慌忙把他扯到一旁,道:“皇上驾到,快跪下。”

    依皇宫规矩:凡把守城门城楼的侍卫,即使见皇帝,只需致敬而不用施跪礼,但若像这么在路上遇上,不但要避道,更要跪地垂首,不准平视直望。

    轩昂的开路队伍过后,李渊的声音在沈牧身前响起道:“停下!”

    有人立即领命喝停,从兵猛一踏步,忽然而止,整齐划一。

    李渊讶道:“这位不是莫先生吗?请立即起来,先生是我大唐的贵宾,不用执君臣之礼。”

    沈牧装作慌慌张张站起来,目光一扫,发觉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在他左右,后面还有一群大臣,包括他的老朋友刘政会,其他尚有裴寂、刘静、肖禹、陈叔达、封德彝等近臣,看来刚开过紧急会议,刻下正往广场,与春狩的队伍会合,出发往终南别宫。

    不由心中叫好,这么恰逢其会的现身,除知情者如李世民外,谁都不会怀疑他是沈牧的化身。因为在李渊等的猜测内,就算他能侥幸生离沼洞,也绝无可能这么快赶回来。

    李建成视他为己系的人,开口帮他说话道:“莫先生这些天来,四处奔波,忙于济事,太辛苦了。”

    沈牧打蛇随棍上,躬身道:“谢皇上和太子殿下的关心,小人今次入宫,是想看看张夫人调养的情况,顺道辞行。”

    李渊愕然道:“莫先生即将远行吗?”

    沈牧忙把李建成拉下水,道:“小人曾向太子殿下禀告,因小人命有克星,三十岁前,不宜在任何地方长久停留,所以这几天就会离开长安,到别处历练。此乃家叔吩咐,小人不敢违命。”

    李渊朝李建成瞧去,李建成心中暗惊,偏是确有此事,无奈下道:“莫先生曾向王儿提过此事,只是没想过先生这么快便要起行,故没向王父禀报。”

    李渊也拿他没法,只好道:“莫先生今年贵庚?”

    沈牧硬着头皮道:“小人今年二十八岁。”

    若非有李渊在,群臣和众兵保证哗然起哄,因他的样子横看竖看也超过三十五岁。

    李渊道:“莫先生原来这么年轻,那即是尚有两年四处游历济世的时光。令叔乃高人异士,即然有此严命,背后必有深意。两年后先生云游而回,朕必不会薄待你,起驾!”

    ……

    张婕妤今天的心情不佳,原来李渊本答应带她和尹德妃同赴终南别宫,岂知今早临时变主意,命两个爱妃留在长安。

    见张婕妤前,郑公公再三对沈牧提出警告,若无必要,最好改天才入宫求见。更暗示说如非看在沈牧份上,绝不肯通传。否则张婕妤一旦迁怒于他,郑公公就要倒足霉头。

    沈牧听他说得这般严重,亦想打退堂鼓。不过记起常何说的“张婕妤一句话得上李建成十句话”,只好硬着头皮去见张婕妤,因为郑公公被迁怒事小,迁怒于常何和沙家则事大。权衡轻重下,怎都要冒这个险。

    等了片刻,郑公公来到外厅道:“夫人确对先生另眼相看,知是先生来,所有事都暂且抛开,要先见先生。”

    沈牧很想问张婕妤究竟抛开了什么事?却知这般问于礼不合,只好旁敲侧击道:“夫人的气平了吗?”

    郑公公惶恐道:“她刚摔碎一个皇上送她的大食国花瓶,还不准人收拾,你说她的气平了吗?”

    沈牧差点掉头要走,只是既已通传,变得势成骑虎,心想在这种情况下说自己要离开长安,她能有什么反应呢?

    郑公公道:“来吧!勿要让夫人久等。”

    沈牧脑海中只有“自作孽,不可活”六个字,头皮发麻地进入内院。

    张婕妤接见他的书斋显然非是她摔东西泄愤之处,地板干干净净的,左右侍候的婢子人人心惊肉跳的垂首肃立,唯一敢望的东西就是地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