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上古华夏 > 第二三八章 昊母与老巫祝(书号:100592

第二三八章 昊母与老巫祝

作者:诸司马甲
    第二三八章昊母与老巫祝

    黎昊与凤祥携手走进屋来,见母亲正在忙碌,似是捏制陶坯,由于态度认真,只顾低头忙活,竟对二人进来全无知觉。

    其时已是春日,但天气尚寒,黎昊见母亲双手手指通红,显是未用温水,不由得心中怜惜。急忙冲上前去,蹲了下来,握住母亲双手,触手冰凉,一股奇痛随之而来。

    黎昊忍不住数落道:“娘,你干嘛还做这些,缺少陶器尽管跟我说,我随时让小李送来,天这么凉,小心冻坏的身子。”

    昊母忽感双手一暖,才知有人进来,陡然听到儿子声音,又惊又喜,抬起头来,眼见儿子满脸都是关怀神色,倍感欣慰。

    抽出手来,反握儿子之手,轻轻拍其手背,笑道:“昊,你怎么来啦?你小时我便是如此,这么多年下来,早已习惯,若是不忙些啥,浑身都不舒服。”

    黎昊想起当初自己与母亲孤儿寡母,流落深山老林,母亲对自己关怀备至,独自将自己抚养长大,这养育之恩,一刻都不敢忘。

    想到此处,不禁眼眶一红,佯怒道:“那便从即日开始改,这习惯不改不行!现在我们什么也不缺,娘不必再像从前那般辛劳,安心享福便是。”

    昊母只是笑笑,不置可否,心中却打定主意,以后在儿子面前绝不动手忙碌,但儿子一走,那万事可就由自己做主了。

    儿子心疼自己,她岂会不知?只是劳碌惯了,当真闲不下来,同时仍想为部落、为族人多做些事,若不是族人们多年来悉心照顾,他与儿子如今恐怕还身处老林当中,做人要懂得感恩。

    她为人善良,自己对别人的恩情,从来不放在心上,而别人对自己哪怕只有滴水之恩,她都会涌泉相报。其实他们母子二人能离开老林,重返部落,全是他们自己努力所得,族人相帮甚少,但这些她全不在乎了。

    凤祥见他们母子情深,心下也十分感动,想起母亲因救自己而离世,不禁悲从中来,许久都未说话,直到此刻才道:“昊说的极是,现如今我们又不缺这些东西,不必再为此劳碌,你若累坏了身子,昊可就心疼了。”

    说着往屋里角落一指,又道:“昊没回来之前,我曾带了许多陶器粮食过来,想必……咦!那些陶器呢?”

    站起身头,走过去察看,只见粮食也已所剩无几,皱眉道:“这才过去几日,粮食怎么会只剩这么一点儿?”

    昊母笑道:“我不缺这些陶器粮食,但有些族人却急缺,我便送给了他们。”眼见黎昊与凤祥二人对视一眼,低声道,“你们不会怪我吧?”

    黎昊道:“这是行善积德,是大好事,我们又怎会怪娘?但无论如何,娘要先顾及自己,再想他人,否则我和凤祥远在华夏,如何能够安心?”

    他素知母亲心善,劝也无用,当初孤儿寡母身处深山老林,生活艰难困苦,母亲尚省下粮食援助部落,如今生活大好,更没理由不帮。何况有黎氏部落毕竟也是生他养他的地方,除了首领那家以外,其他族人大都对他们母子不薄,知恩图报,乃理所当然。

    昊母此刻却嫌儿子啰嗦,斥道:“啰里啰嗦,你小时我时常这般数落你,如今你长大了,想着报复来了是吧?”虽是斥责,言语中却满是笑意。

    黎昊撇了撇嘴,虽知母亲并非当真生气,但一时也无法辩驳,看这情状,今日是无法劝说母亲搬到华夏了。

    这时听得母亲又道:“凤祥,我们到那边说话,不理他。”

    凤祥道:“昊起来后还未进食,我们还是先整治点饭食,让他填饱肚子再说吧?”

    昊母道:“甭管他,让他饿着!”话虽如此说,但还是拉着凤祥走到了火堆旁,动手忙碌起来。

    黎昊见机会难得,说道:“那我去看看师父!”说罢,从屋中走出,向老巫祝住所走去。

    黎昊此番前来,用意便在此处。

    抢婚仪式举办在即,眼见黎巨尽处上风,自己劣势巨大,若再不行动,恐怕当真无法挽回了。

    偶然从春芒口中得知,九黎人以粮**心饲养马匹,那么为何不能在饲料上动些手脚?

    他跟随老巫祝学习,如何辨识百草之时,曾了解到一种植物,此物生长在玉山山脚,人误食后,便会腹泻不止,须得好几日,症状才会缓解。

    当时他猜测是巴豆,但见到老巫祝拿来的实物后,随即否决了,他前世曾见过巴豆,绝不是那个样子。

    后来还闹了个笑话,他那时还对老巫祝的学识有所怀疑,不信那植物有此功效,便趁着天黑,偷偷摸到老巫祝的“药房”,找到一些吃了。

    当晚身体并无丝毫异状,由此认定老巫祝是坑蒙拐骗的神棍,所谓巫术也就是骗人的。怀着打假之心,第二日一大早,便怒气冲冲的找老巫祝理论,谁知刚出家门,便感腹中疼痛,就此一发不可收拾,足足疼了三日,症状才有所好转。

    那滋味当真难受,是以多年过去,黎昊仍记忆犹新。从那时起,他便收起了对老巫祝的小觑之心,死心塌地的跟他学巫,只是黎昊只对辨识百草、医病治人感兴趣,至于其他如祈雨、通神等,既不相信,也从没放在心上。

    黎昊走进屋里,见老巫祝正坐在榻上,分拣各种各样的花草,唤道:“师父!”

    老巫祝抬起头来,乍见多日未见、引以为豪的徒儿,顿时喜上眉梢,当即起身就要相迎,只是年纪老迈,又用力过猛,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黎昊眼疾手快,抢先一步上去搀扶,将他安稳的置在榻上。

    老巫祝满脸笑容,伸出手来,抚摸黎昊的头顶,说道:“你有些日子没过来了,最近都好吗?”

    黎昊此时身材又长了些许,坐在榻上,比老巫祝高出一头,见老巫祝伸手困难,便蹲了下来,说道:“我好的很,是我不孝,让师傅担心了。”

    一番寒暄过后,黎昊才把此行的真实目的说了出来。

    老巫祝见黎昊仍对百草感兴趣,颇感欣慰,他此生引以为傲的便是眼前这个徒儿,自觉再无东西可教,此刻这位名扬东夷的徒弟,竟有事请教自己,心中只感到说不出的得意。

    当即便拉着他手,朝“药房”走去,一边走,一边讲解此种植物的外形与功效,便如多年前讲授一般。

    黎昊见老巫祝身子瘦削,摇摇欲倒,本不想让他再劳累,只是看到他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模样,又不忍打消他兴致,只好任由他牵着手,缓缓跟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