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223章 战狼沈昕雨和老罗(4/4,为云扬风的万赏加更)(书号:100860

第223章 战狼沈昕雨和老罗(4/4,为云扬风的万赏加更)

作者:寒门
    西南文山密林,连绵的山峦被厚重的植被包裹成了一团团绿色的坟墓,就连断崖也是苔藓斑驳。厚重的湿气笼罩着这份原本美不胜收的天地,密林里,阳光透不进来,湿热阴森得更像是一座埋葬一切生物的墓穴。

    这里曾经是平原训练出来的军队的噩梦,但今天,有一支江南的部队正在行走在此,步履并不艰难,即便是遇到障碍,带着战术手套的手掌在倒下的枯树上面一撑,便如同蝮蛇一般悄无声息地游了过去,仿佛他们也早已经适应了这种气候、这种环境。

    打头的侦察兵举起了拳头,后面分散行军的战友们都纷纷警惕起来,端起手中的步枪,留意起了四周的动静。

    “什么情况?”等一个侦察兵跑了过来,一个脸上同样画着迷彩妆的人压低声音问道。

    “还不知道,大宝觉得不对劲。”

    “注意警惕!”指挥的人点了点头,他还是很信赖郭达宝的第六感。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间枪声大作,一个个做了浓厚伪装的树叶人宛如猿猴一样的从树上吊了下来,手中的步枪肆意喷洒着红焰。

    尽管原本已经十分警惕,但没想到危机从天而降,江南来的军人们纷纷身上冒着红光,无奈地只好倒在地上。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立刻被清除,有那么几个身手好的,动作利索,在听到动静的时候立刻翻身寻找到了掩体,但反击却来不及,他们的掩体立刻受到了训练有素的弹雨覆盖,根本抬不起头来。

    郭达宝就是其中一个,他亲眼目睹着自己身边一个弟兄想抬头射击时候,立刻额头上中了一枪,身上冒出红光,只能无奈地躺下。

    “玛德,战狼你们这些混蛋玩偷袭,有种来跟劳资单挑啊!”郭达宝憋屈地大声叫道。

    一阵儿安静之后,一个戏谑的声音传了过来:“行!单挑,来,把枪扔出来,我跟你单挑,我输了,这场比赛算你们赢!”

    “这可是你说的啊!”郭达宝兴奋地丢开了手中的步枪,从掩体后面蹦了出来。

    这是今年全军大竞赛的一场特种对抗赛,江南军区的蝮蛇特战部队有点悲催,他们不仅跟战狼分在了一组,而且,因为全军大竞赛的选址定在了西南,这可是人家的地盘,他们出线的机会更加渺茫。

    原本蝮蛇还想着,就算输,也要跟战狼拼得惨烈一点,输得不至于那么难看,然而,他们还是中了埋伏,而且几乎被全歼……这下回去可是要被嘲笑死了!

    但郭达宝还觉得自己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甭管对方是不是哄他,至少还保留了一线希望。

    再说了,比拼丛林厮杀的经验,几支蝮蛇估计都拼不过,但比拼个人身手,郭达宝还是有点信心。

    战狼的人还端着枪警惕地站着,有几个人已经分散出去侦查,只有一个有点跳脱的家伙正在扒着身上的伪装,露出了跟郭达宝一样的军装,只是袖肩上缝着一个狼头的团彰显着他的身份。

    郭达宝也学着对方,将身上累赘的防弹背心、战术套装,包括他喜欢绑在脚踝的一把匕首丢到一边。

    战略上蔑视敌人,但战术上要重视敌人,真正要开打了,那个家伙也是认真了起来,他盯着郭达宝,沉声说道:“西南军区直属战狼特种大队第二小队队长沈昕雨!”

    这是自报家门,郭达宝也很有江湖气息地拱了拱手,说道:“江南军区蝮蛇特战部队,郭达宝!”

    废话不多说,立刻开打!

    郭达宝经历过和杨轶的比试之后,他似乎功夫又有了精进,一开打,劈挂掌的凌冽掌风便让沈昕雨不得不提起精神。

    沈昕雨使的是部队的军体拳,不过是密不外传、极具杀伤力的特殊版本,它虽然没有劈挂掌那么刚猛,但沈昕雨稳稳招架和寻找时机反击,那总是刁钻毒辣的反击,也是令郭达宝不敢将破绽卖出来。

    两人的纠缠,几乎是拳拳到肉,酣畅淋漓地打了快一刻钟。

    沈昕雨才猛然后退一步,嘿嘿一笑:“郭达宝,你要是只有这么一点功夫,今天恐怕是要输了!”

    郭达宝怒道:“别特么只会耍嘴皮子,来啊,干翻我啊!”

    打得兴奋了的他汗水都冲糊了脸上的迷彩,刚才厮打中被撕裂的衣服,现在也是露出了他黑黝黝、极为精壮的肌肉。

    “那就得罪了!”沈昕雨侵身而上,他的招数一下子发生了变化,原本是一板一眼的军体拳,但现在,一下子变成了贴身短打的咏春拳!

    郭达宝倒是辨认了出来,但有点招架不住。

    沈昕雨贴身之后,他的劈挂掌就有点难以找到空间施展,打得很难受!

    但郭达宝也是顽强,硬是又招架了一刻钟,才被沈昕雨出其不意地脚下一撩绊倒,随即被反手擒拿,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服不服?”沈昕雨都被郭达宝的死命挣扎搞得有点狼狈,他喘一口气,问道。

    郭达宝嘴巴啃在泥土上,腐朽的草木气息钻进了鼻子,他喷着重重的鼻息,憋屈地一字一句说道:“不……服!”

    个人恩怨他可以服,但这是关系到队伍的荣誉,郭达宝打算宁死不屈。

    “好了,大宝。”这时候,被“击毙”了的队长走了出来,叹息着说道,“愿赌服输,我们蝮蛇这次又栽在了你们战狼的手上。老罗,罗宗盛,还不出来?难道你这个王八蛋退役了?”

    战狼的人群中,一个树叶人走了出来,微笑着跟蝮蛇的队长抱了抱拳头,说道:“老李,你们蝮蛇,输给我们不是很正常吗?不用气馁,接下来你们还有一场比试。”

    “妈卖批,劳资的部队辛辛苦苦训练一年,就是想击败你们战狼一次。下次给劳资小心一点,不在你们地盘上玩,分分钟把你们搞死!”蝮蛇的队长老李呸了一声,却也是笑容满面地骂骂咧咧。

    其实都是战友,虽然一年到头见不到几次。但打了几次架,交情就来了。

    “想得美,就算去你们地头,你们也不是我们的对手。”罗宗盛笑道。

    “妈买批,老罗,有种把你们战狼拉过来江南试试!”

    罗宗盛莞尔,他手指头点了点对方,说道:“老李你不厚道啊,跟我玩激将计,想让我们战狼给你们免费当陪练?”

    “切,明明就是不敢!”老李嘴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