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234章 研究木子昂(3/4)(书号:100860

第234章 研究木子昂(3/4)

作者:寒门
    中午,伍玥的厨艺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几个小家伙吃得很开心,扒拉着米饭,脸蛋上沾满了饭粒。然后彼此对视着,都为对方的狼狈相咯咯地笑了起来。

    小家伙们吃完饭,便丢下碗筷,跑到客厅里去玩耍,而大人们还是慢里斯条地吃着,一边看着玩疯了的小家伙们,一边聊天。

    伍玥请教了杨轶一些做菜的小技巧之后,忍不住好奇了起来:“杨轶,你究竟是哪里人?怎么哪里的菜都会做?而且从口音,都听不出来是哪里人。”

    “呃……”杨轶恍惚了一下,他才笑了笑,说道,“我是安庆人,不过很早就去了西南当兵,然后退役后也是走南闯北,口音早就混了,哪里听得出来?会做这么多菜,当然也是这些年到处混吃混喝学的。”

    在恍惚的那一刻,他想起了家乡,他这个身体的家乡是安庆省沛郡市沛国县的一个贫穷山村,前身因为退役之后混得不好,没脸见家乡父老,所以有两三年没回过家,只是逢年过节打了电话回去问候,跟将省吃俭用的钱邮回家......

    杨轶现在有钱了,混得有点出息了,但也没有回家的打算,他毕竟不是真的杨轶,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身体的父母、兄弟姐妹啊!

    出于补偿的心理,杨轶一直在给家里打钱,几千、几万,但不会一下子给太多,倒不是他吝啬,主要是他前身平时也没有给太多,要是一下子打了几十万,恐怕在那个贫穷的小山村的父母、乡亲们也会被吓到,更加为他担忧吧?

    细水长流,杨轶觉得这事得徐徐图之。

    “对了,说起口音,杨果你是粤省人吧?还有伍玥,我听出来你也是粤省人,怎么都来江南工作了?”杨轶为了岔开话题,问起了他们。

    “嗯,我们是粤省人,不过因为被聘请到了江城的大学,所以伍玥委屈一些,辞掉工作跟我来到了江城,也算是重新开始。”杨果温情地拍了拍身边伍玥的手,说道。

    伍玥笑了落落大方地笑道:“杨果他是博士学历,而且还当上了大学老师,我这个没读过大学的当然要跟着老师一起走。”

    “没读过大学,这又有什么?”杨轶笑了,“我也没有读过大学,高中都没读完,就去当兵。”

    “对,我也说没有什么,学历不能代表一切,可她心里其实还是有一点在意。”杨果有些宠溺地看了伍玥一眼,跟杨轶解释道,“更何况,伍玥也不是没有机会读大学,只是因为她是孤儿,为了生活,才放弃了通知书,早早地开始工作。”

    杨轶听到这,不由地身体一震。

    他这个身体虽然有父母,但前世他确实是孤儿一个。知道了伍玥的身世之后,杨轶莫名地觉得伍玥很亲切。

    当然没有别的意思,杨轶也将这个情绪掩藏起来。

    伍玥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谈下去,嗔怪地说道:“好啦,别说我了。杨轶,上回杨果说你是写小说的……”

    ……

    重新安排之后,墨菲终于见到了金英铭,因为前面消磨了太多时间在与公司的争斗上面,墨菲这个周末不打算休息,继续录歌。

    “抱歉,金老师,耽误您和您女儿周末的团聚。”墨菲知道公司之前只是做了新的打算,并没有告诉金英铭的时候,她便没有把背后的波折告诉他的打算。

    不过,墨菲虽然不说,金英铭还是隐隐约约察觉得到,他毕竟年纪比墨菲大这么多,还经历过娱乐圈真正的风雨。

    但聪明的人是不会把这些猜疑给说出来,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行,他还是跟平时那样端重地坐着,笑道:“没关系,正好这段时间,我仔细地研究了一下木子昂先生的所有的作品,也有了一点心得。”

    “哦?金老师讲一讲。”墨菲来了兴致。

    “我发现,木子昂目前的作品中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编曲风格,一种是极简,比如《好久不见》,这首歌木子昂先生就只用了钢琴和小提琴两种乐器进行编曲,而另一种就好像《最初的梦想》,用到的乐器就复杂了,除了电子琴的丰富电音以外,还有架子鼓等乐器加入。”金英铭说了起来。

    墨菲轻轻地点头,这些曲子她都有认真听过,自然能分辨出来。

    “然后我就有一个大胆的想象,是不是木子昂先生写的歌曲里,女声的歌曲,就倾向于丰富多彩一些,而男声的歌曲则喜欢用简单的乐器来演绎?”金英铭兴奋地在台子上用茶杯排兵布阵。

    墨菲却对这个提出了异议:“金老师,《漂洋过海来看你》呢?这首歌的伴奏基本上是由吉他完成的,还有《我的歌声里》,这首歌的伴奏也很简单,也是钢琴编曲。”

    “对,你提到的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金英铭兴高采烈地拿出了两个杯子,从多的一边挪到了少的一边,然后接着说道,“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这个《漂洋过海来看你》和《我的歌声里》,是不是木子昂先生原本写给男声歌手唱的呢?”

    “我们单纯从歌词上来分析,这两首歌并没有明显的性别标记,然后我在自己的录音室里尝试了一番,发现这两首歌,男歌手唱出来也有它的韵味。”金英铭就好像找到了新世界一样,笑得咧开了牙,“当然,我唱得比较一般,而且需要降Key。”

    “所以我在想木子昂先生是不是曾经写这两首歌的时候,是从一个男人的视角来写的,但意外发现这两首歌更适合墨菲你来唱,所以在这背后又改了编曲。”金英铭有些惋惜地说道,“可惜,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猜测,若是能跟木子昂先生面对面地沟通,真的好想跟他探讨一下。”

    这个研究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义,不过在金英铭这样痴迷音乐的人看来,不亚于玩了一个密室逃脱的解密游戏。

    “以后会有机会的,木子昂先生虽然隐藏着自己的身份,但他毕竟是在江城,说不定金老师您什么时候就有机会见到他了!”墨菲只能是劝慰着金英铭。

    “这没什么,我只是希望,木子昂先生能有更多的作品出世,这样我就能有更多的素材进行研究。”金英铭爽朗地笑了,“抱歉,跟你唠叨了这么多,我们赶紧开始工作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