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375章 还是要小的出马(2/4)(书号:100860

第375章 还是要小的出马(2/4)

作者:寒门
    祠堂墨菲是进不去的,别说她现在还没被列入杨家的家谱(注1),就算有,祠堂也不是随便就能进去的!

    杨家的祠堂倒还算开明了,因为战争死伤惨重,老杨家就剩下杨崇贵这一支,所以规矩也是杨崇贵说了算。以前他也不让董月娥进祠堂,说什么一生只能进一次,但后来实在拗不过老伴,才勉强地改成了家族女性在逢年过节可以进祠堂一起祭拜祖先的规矩。

    但现在墨菲进不去,杨欢也不敢偷偷把墨菲带进去,要是被老爷子看到,杨欢可是要被挨揍的!

    怎么办?

    杨欢眼珠子转了转,狡黠一笑,说道:“有了!你跟我来!”

    ……

    杨轶跪在阴森森的祠堂里,夜晚的寒风一直从门缝里钻进来,还好他的身子骨结实,而且不怕冷,才很淡定地跪着,心里头还在腹诽着自家老爷子的传统、愚昧,觉得那个祖训里说的“乖僻自是”,用在老爷子身上未必不可以!

    当然,他只是腹诽杨崇贵的做事方式,杨崇贵责怪他的原因,杨轶也已经想通了,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曾经就有人说过:“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自己到底还是生存在这个世界的,不能因为自己以前随性的生活态度,就将社会风俗置若罔闻。自己也是有家有庭的人,就算再瞧不起那一纸凭证的约束力,也应该知道这个承诺对墨菲的意义……

    在这安静的祠堂里,杨轶倒是想了很多。

    不过,这个安静很快被打破了。

    一阵窸窣的微弱响声,传进了杨轶的耳朵,在这昏暗、幽静的祠堂里,显得动静很大!

    杨轶皱着眉头望了过去,他的听力和视力都很好,很快找到了声音的来源,然后在一个墙角的通风孔上,他看到了一双眼睛。

    那个眼睛眨了眨,然后退了回去。

    “嫂子,你看,大哥在里面。”杨欢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会儿,一双熟悉的眼眸出现在了洞口。

    是墨菲的!

    杨轶一下子便认了出来,也看出了她见到自己跪在那里难过的神情。

    “墨菲,没什么大事,我再呆半个多时,也就可以了。你赶紧回去吧,外面挺冷的。”杨轶抢在她前面说道。

    墨菲听到了,虽然在外面听得有些模糊,但后半句她听得很清楚,她抿了抿嘴,有些倔强地说道:“不,我要陪你。”

    “陪我干嘛?我在里面又不冷,你在外面要被冻坏的。傻瓜,听话!”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喜欢看到你为我受罚。”墨菲掉了几滴眼泪,才终于忍住,顶嘴道。

    “没受罚,在我们家,这个罚跪很正常,你不信问欢欢,是不是我和杨庆经常被罚?”杨轶哄着她。

    杨欢也拉了拉墨菲,说道:“对啊,才罚一个小时,没事。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候着,不然,一会儿我爸回来,事情更加糟糕。”

    墨菲被杨欢劝走了,不过她也不是就这么安心地回去,而是到楼上给杨轶拿了一件外套,让杨庆给他送进去。

    接着,她还去找了董月娥,尽管没有杨轶在,她有些紧张,但还是鼓起勇气跟董月娥讲述了她和杨轶目前的工作状况,解释了为什么还没有结婚的问题,想让董月娥帮忙说和一下。

    这时候,曦曦还没闹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她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拉着妈妈的手,问道:“麻麻,粑粑去哪里了呀?”

    现在大屋外面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清,曦曦有点害怕,不敢再去院子里“探险”,但爸爸妈妈都没有陪她玩,最可爱的爷爷也没有在,小姑娘终于觉得无聊了。

    “他,他现在有一点事情,一会儿就回来。”墨菲将曦曦拉到了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小声说道。

    董月娥却笑眯眯地看着曦曦,来了主意,她跟墨菲说道:“其实啊,平时我说的话,还有点效果。但现在老头子他这个脾气上来了,谁说也不听,我劝也没有用,他要是让铁子跪到天明,那心里也是念着替祖宗执法,六亲不认。但我觉得,有一个人,可能劝他就有用!”

    “谁?”墨菲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焦急地问道。

    “小杨曦!”董月娥笑眯眯地说道。

    ……

    一会儿,杨崇贵背着手慢慢悠悠地从外头回来了,他没急着去祠堂跟杨轶说话,而是先回到大堂,见着董月娥,指使着:“月娥,给我倒杯茶!”

    但他刚刚在太师椅上坐下,一个小人儿便端着茶杯,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爷爷,我给你,你喝茶。”曦曦还没走到,清脆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哎哟,快放下,给爷爷,怎么你来给爷爷端茶了?烫着怎么办?”杨崇贵看着焦急,屁股还没坐热,便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在孙女手里接过了茶杯,嘴上还责怪着。

    “嘻嘻,不烫的。”曦曦冲着爷爷甜甜地笑着。

    杨崇贵摸了摸杯沿,他心里大概有了数,喝了一口放下,确实不烫,茶水都放温了,看来有人早就做好了准备。

    “不烫也不行,这是瓷杯,掉下来,砸到脚,或者割到脚怎么办?”杨崇贵将曦曦抱起来,坐在太师椅上,责怪地说道。

    虽然是对着孙女,但在说谁,谁心里知道。

    “爷爷,奶奶说,你把我粑粑关起来了。”曦曦嘟起小嘴,说道,“爷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粑粑,我粑粑不是坏蛋。”

    “好不好……”曦曦是摇着杨崇贵手说的,这一顿儿稚声稚气的撒娇,杨崇贵就算铁石心肠,也难以抵挡。

    “但你爸爸有些事情做得不好,所以爷爷生气了。”杨崇贵解释道。

    “可是,可是你不要关他起来,好不好?我害怕。”曦曦难过地说道,“粑粑不听话,我让他跟你道歉好不好?粑粑说,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嘛……”

    小人儿声音软软的,缠得杨崇贵都不知道怎么对付,他又对曦曦硬不起心肠,而且被孙女这一顿哄,他的气也早消了。

    “好,好,好!我不惩罚你爸爸,杨曦你别哭,爷爷跟你保证,马上让你爸爸回来。”杨崇贵看到曦曦眼眶红了,连忙说道。

    “真的?”曦曦泪珠子忍住了,一脸惊喜地看着爷爷。

    “当然,爷爷说话,那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爷爷现在就让你爸爸回来!”杨崇贵看着孙女惊喜的眼神,马上拍了拍胸膛,豪气地说道。

    “爷爷,你真好!”曦曦凑了过去,在爷爷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这一下,原本还有些板着脸的杨崇贵也坚持不住了,露出了笑容,脸上的皱纹好像绽开的花一样,从未如此精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