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娇笙 > 第四百九十七章:“怪物”(书号:101179

第四百九十七章:“怪物”

作者:南墨离
    殿内伺候的宫人们,闻言皆低首噤声。

    可荣贵妃,却好像丝毫没有听出惠帝语气的变化似的,只顾着回答惠帝的话。

    “回陛下,福宣殿宫女是这般与臣妾说的,事涉陛下龙体,臣妾来不及等待求证,只得先来惊扰陛下了,臣妾以为,宫女所言虽不敢完全相信,但却也不能完全不信,事情关乎陛下龙体,容不得有丝毫的马虎大意,臣妾不敢以此做赌,纵然事后查明,乃是宫女无稽陷害昭妃,昭妃乃是无辜的,臣妾愿亲自向昭妃赔罪,却不愿见陛下涉险!”

    荣贵妃这一番话,可谓是大义至极。

    别说她所言之事,惠帝已经信了多半,就算是丝毫不信,也不得不为她话语中的拳拳情意所感动。

    “爱妃快快请起,”惠帝亲自将荣贵妃扶了起来,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爱妃所言,朕已悉知,原本,朕还只是怀疑,现如今听了爱妃所言,朕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荣贵妃随着惠帝坐到了榻上,像是忽然之间,才听出了惠帝话中的隐意似的,轻轻嗯了一声之后,疑惑问道:“皇上的意思是,这件事是真的了?”

    惠帝闻言,便冷哼了一声,回首看向内殿方向,道:“**不离十。”

    他就说呢,好端端一个人,怎么会突然变成那副鬼样子,原来,是用了不知名的丹药之故。

    如此说来,事情可就复杂了。

    昭妃为何要用丹药?这丹药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昭妃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

    若说昭妃用药,是想要获得圣宠,那么,这丹药怎么也不该将她变成那副样子吧?

    他方才可是惊吓多过惊喜,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简直要被吓破胆子了!

    等等!吓破胆?

    惠帝脑海中,忽然多了一个想法。

    昭妃虽是他的妃子,可同时也是匈奴公主,若今日自己一时不防,真被她吓出个好歹,那么,匈奴是否会借机发动战事?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往往经不起推敲,就怕多想。

    若不多想,可能并不会觉得这件事有这么多奇怪的地方,可一旦深入地去想,怀疑的种子便会生根发芽,愈加壮大,直到,长成了参天大树,届时,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惠帝自问,自己并非是阴谋论者,可此刻,他仍然不得不想,昭妃在承宠之前忽然用药,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加宠爱她吗?

    怕是不见得吧。

    一个异族的公主,忽然来到南诏,难道会一点儿不为人知的目的,都没有吗?

    谁会相信!

    他又不是三岁的孩子,他可是一国之君,他身上能图谋的事情,可是不少吧......

    “陛下,那您看,可要将那名宫女叫来,与昭妃对峙?”荣贵妃尽职尽责地表现着,对惠帝人身安全的忧虑。

    任是哪个不知内情的人见了她这副样子,怕是都不会怀疑,昭妃会变成现在那副模样,跟她会有什么关系。

    惠帝自然也没有怀疑。

    他听了荣贵妃的话,略沉吟了片刻,招过常公公,吩咐道:“常亭,你带人去将贵妃说的那名宫女先带过来,看好了,然后,再叫御医过来。”

    “是,皇上。”常公公福身应是。

    刚要走,又听惠帝道:“等等,再叫人去找皇后,让她也过来。”

    常公公闻言,抬首看了惠帝一眼,随即亦敛眉应了声是,然后,转身出了内殿,按照惠帝的吩咐行事去了。

    荣贵妃在听见惠帝说,让常公公去找皇后过来的一瞬间,眼神闪动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又恢复了正常,面上只余单纯的担心之色。

    惠帝转头,见荣贵妃一脸忧心,轻轻拍了拍她的柔荑,安抚道:“爱妃莫要担心,有朕在呢。”

    “是,皇上。”荣贵妃恭顺地柔声应道。

    她并没有问,原本应该在临华殿侍寝的昭妃此刻在何处,而是摆出一副万事由惠帝做主的姿态。

    她这般表现,落在惠帝眼中,不由满意更甚,心中暗暗赞叹,荣贵妃虽平日里爱吃些小醋,但是真到大事面前,还是很能拎得清的,可谓颇识大体。

    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堪为众妃表率,与皇后相比,甚至也并不逊色。

    只是......

    只是什么,惠帝没有再想下去。

    有些事情,便是他为天子,亦不可强行为之,后宫与前朝紧密相连,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皇后身后的文氏一族,一直忠于皇家,他也不能为自己一时冲动,便让文家寒了心肠。

    皇后来的很快,因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皇后穿戴整齐之后,才来的临华殿。

    君前失仪,可也不是小事,皇后此举,也是顾念规矩,惠帝倒并未怪罪。

    皇后刚到,常公公便也回来了。

    朝惠帝轻轻点了点头,常公公便又退回到惠帝身边去站着了。

    皇后亦被惠帝赐了座。

    对荣贵妃与惠帝同坐榻上的不合宜举动,皇后并未多说什么,只问惠帝:“臣妾敢问皇上,深夜召臣妾来此,到底所为何事啊?”

    皇后已经歇下了,忽然被召来临华殿,有这般疑问,倒也正常。

    惠帝也没瞒着皇后,便将荣贵妃报说,福宣殿宫女密告昭妃承宠之前,用了神秘丹药的事情,跟皇后说了。

    皇后闻言,忙起身请罪:“皇上恕罪,臣妾失察。”

    惠帝摆摆手,叫皇后坐下,“此事也不能全都怪你,这后宫之大,你又如何能做到事事兼顾,面面俱到,何况,福宣殿宫女说昭妃乃偷偷用药,她亦是偶然发现,你又不会未卜先知,如何能知道,你也别急着告罪,朕叫你来,并不单单为了此事。”

    “望皇上明示。”皇后忙说。

    “昭妃她......”惠帝说着,忽然皱紧了眉头,面上浮现起一种厌恶加上惧怕的神色,“昭妃如今,有些问题。”

    皇后和荣贵妃闻言,都焦急而疑惑地看着惠帝,似乎在说,您倒是快说啊,什么奇怪之处?

    惠帝啧了一声,好像有些难以启齿似的,最后,还是一咬牙,说道:“她变成了怪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