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 411、我不想这样活着(书号:101190

411、我不想这样活着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许是难得看到墨上筠“生病”,教官也好,助教也好,都对她的身体问题表示了极大的关切。

    她往办公室里一站,人偏偏不信她是健康的,全当她是咬着牙强撑着。

    在被关怀了一个上午后,墨上筠正好一晚没睡,困到不行,于是遵从民意,回到了三楼的宿舍,打算好好的睡一觉。

    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结果人的身体可没有脑子那么复杂,几乎是一躺下来,她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有些长。

    从中午十二点开始,一直睡到天黑。

    再次睁眼,视线陷入黑暗中。

    脑子浑浑噩噩的,她想着怎么天还没亮,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是中午睡下的,天已经黑了。

    耳里还挂着个耳机,小巧的mp3竟然还有电,音乐声贯穿耳膜。

    她将声音调小了点儿。

    翻了个身,又闭上了眼,恍恍惚惚的,似乎又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门开的声响吵醒。

    准确来说,是被惊醒的。

    几乎是门开的那一瞬,声音透过耳机,跟音乐声比截然不同的声响,让她一瞬清醒过来。

    推门的人走了进来。

    军靴踩在地面,很稳,声音很轻,动作慢条斯理的,绝不是季若楠。

    墨上筠抬起眼,视线昏暗,她看到有抹挺拔的身影从门口走近,熟悉的身影轮廓让她恍惚间一愣,心下意识一提,可下一刻,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放到开关上,“啪”地一声响,宿舍的灯亮了,在强烈的光线落到眼底的那一瞬,她看清了来人。

    于是,不竟然间紧皱的眉头,心里提起的防备,都渐渐放松下来。

    光线刺眼,她微微眯着眼,几秒后难以适应,干脆闭上了。

    “还没睡够?”

    随着对面书桌的椅子被拖出来,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也飘了过来。

    “我有病假。”

    墨上筠眼睛都没睁一下。

    阎天邢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肘搭在椅背上,随手拿着墨上筠的工作笔记翻看着,嘴里却一点儿都不闲着,“越活越回去了啊,有病假值得你这么骄傲?”

    这话说得忒不礼貌。

    墨上筠忍了忍,最后还是睁开了眼。

    她偏着头,不耐地看着混不客气地坐在她椅子上的男人,道:“感情这集训要结束了,您就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怎么着,显摆自己能背词典?”阎天邢悠悠然打断她嘀嘀咕咕的话。

    “妈的。”

    眉头拧起,墨上筠没好气地爆粗口。

    阎天邢勾了勾唇,忽的问:“病好了吗?”

    “没有。”

    墨上筠翻个身,背对着他。

    将她不合格的工作笔记搁在一边,阎天邢从椅子上站起身,不紧不慢地踱步走过去,一直走到墨上筠床边。

    身形在灯光下洒落阴影,落到墨上筠的脸上,早已察觉到他走近的墨上筠,没有回身,当做没看到。

    但——

    阎天邢在床边站了三秒,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将挂在墨上筠耳朵上的耳机扯了下来。

    墨上筠反应过来已然来不及。

    下意识抬手去抓,但眼角余光只见到耳机线被提了起来,头一侧过来,就见耳机被挂在了阎天邢耳朵上。

    “我不想这样活着,我不想这样活着,我不想这样活着……”

    耳机里响起了甚是魔性的歌声。

    阎天邢眉头轻扬,脸色变了变,颇有深意地看了墨上筠一眼,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像是在强忍着笑意。

    最后,他忍不住了,朝墨上筠问:“你不想这样活着,你想怎样活着?”

    “……”

    墨上筠脸色顿时黑成锅底。

    奶奶个熊的。

    这p3是牧程的!

    『集训快结束了,她不以下犯上;集训快结束了,她不以下犯上;集训快结束了,她不以下犯上……』

    墨上筠在心里默念了三遍,然后才忍住了‘一拳砸向阎天邢那张挂着笑容的妖孽脸’的冲动。

    拉了拉盖在身上的毛毯,墨上筠慢条斯理地将毛毯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嘴里却念念叨叨的:“反正吧,我也是看清了,我病成这样,您老多聪明,挑在这时候把我气死了,罪过也不在您。”

    在她说着气话的时候,阎天邢将耳机线慢慢的卷起来,顺带把mp3也拖了出来,她念叨完,耳机和mp3都落到了阎天邢手上。

    等她静下来后,他才接过话,“你病成哪样了?”

    墨上筠:“……”

    要死了,真想弄死他。

    “起来。”

    阎天邢勾着唇,看着控制着自己不要弄死他的墨上筠。

    半响,墨上筠磨磨蹭蹭地吐出三个字,“我病了。”

    阎天邢笑了,“行,你病了,我送你去医院。”

    “我想休息。”

    “看在咱们同事一场的份上,带你去玩儿。”阎天邢把mp3放到了她的枕头旁。

    “我病了,走不动。”

    墨上筠干脆一动不动地躺着。

    “那不行,”阎天邢慢条斯理,“你站着走进来的,被人抬着出去,我不好交差。”

    墨上筠道:“您这么压榨劳动力,我也觉得不好交差。”

    阎天邢笑了一下。

    尔后,俯下身。

    “墨上筠,你再不起来,我就亲你了。”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暧昧的气氛倏地升起,浓重的压力从上方压下来。

    阎天邢是贴着墨上筠耳畔说的,那撩人的嗓音,戏谑威胁中带着温柔,让墨上筠浑身不由得僵了僵。

    “您现在可是违纪了啊……”墨上筠尽量用平稳地语调道。

    “你再贫一个试试?”阎天邢直接打断她的话。

    眉头微动,墨上筠清了清嗓子,“去哪儿啊?”

    “唱k。”

    阎天邢慢慢地站直了身子,负手而立,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墨上筠思索了一番,手撑在床铺上坐起身,有些想不通地朝阎天邢问:“咱能找点儿非中老年人的娱乐项目吗?”

    “少废话,去不去?”阎天邢不耐烦地皱眉。

    他不记前仇,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好心带她出去玩儿,哪来那么多说道?

    “去去去。”墨上筠用手理了理头发,敷衍地点着头,抬手去拿作训帽的时候,倏地一顿,诡异地抬眼盯着他,“等等,这算征得领导同意了?”

    “嗯。”阎天邢用鼻孔出声。

    “不罚检讨?”墨上筠又不确定地问。

    阎天邢被她气笑了,“感情我们认识大半年,在你心里我是那种人?”

    墨上筠好脾气地道:“搁一个月前,那您绝不是……”

    阎天邢一掌拍她脑门上。

    墨上筠吃痛地皱眉。

    瞧瞧,她刚说什么来着?

    这人就是翻脸不认人的类型!

    看得出她在想什么,阎天邢恼火地将她的作训帽扯过来,一把戴在了她的脑子上,还用力往下压了压,遮住了她的眉目。

    “给你三分钟换便装。”

    手一松,跟大爷似的丢下一句话,阎天邢转身出了门。

    走出门的时候,还“啪”地一声将门一关,似乎是在泄愤。

    幼稚!

    墨上筠心里嘀咕一声。

    被阎天邢这么一气,什么心情都没了,墨上筠麻利儿地换好便装,顺带把柜子里放了三个月的一顶黑色棒球帽找了出来,端端正正地戴好。

    白色t恤、黑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外加一顶黑色棒球帽,活脱脱一耍酷青年。

    再拿起mp3往兜里一放,耳机挂在脖子上,墨上筠一身酷炫装扮地出了宿舍门。

    她这边刚将门关上,隔壁阎天邢宿舍门也拉开了,同样换好便装的阎天邢从门内走了出来。

    墨上筠并不稀奇地扫了两眼。

    依旧是那副社会精英的打扮,白衬衫配休闲裤,皮鞋,养眼是养眼,但一点儿都不个性。

    阎天邢偏过头,打量了墨上筠那随性休闲的装扮,吊儿郎当地将手放到裤兜里,尤其是挂着那白色的耳机,一副不正经的样子。

    阎天邢忽然觉得——

    墨上筠跟他太不配了。

    这丫头穿军装就不像样,这一穿便装,活脱脱像个街头随处能见的混混女青年。

    “拉风吗?”

    抬手压了下帽檐,墨上筠扬着眉头朝阎天邢问。

    “打算解放天性?”阎天邢不掩眉目间的嫌弃。

    墨上筠:“……”

    有代沟,不是很好沟通。

    摆了摆手,墨上筠兴致全无,绕过阎天邢径直往楼梯走去。

    阎天邢同样毫无兴致地跟在后面。

    因为口味不同,一出门就互相嫌弃的两人,在下了楼后,坐上了极其拉风的幻影。

    阎天邢一踩油门,两人上了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