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舟游诸天 > 第两百八十五章 探密雷峰塔(书号:101900

第两百八十五章 探密雷峰塔

作者:易飘零
    不过,小心归小心,对于神石这等能够提升自己实力宝物,元皓可是甘之欲得,绝对不会放弃的。

    于是,在元皓确定了方案之后,终结者的生产线已经不断生产出大量“矿工”用来进行开凿隧道。同时吸收湖底和山体之中物质,将其混合成更加耐热的水泥,用以加固开凿出来的隧道的强度。就像是一群蚂蚁,这些终结者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劳作着。

    如此又过了几天。一切进展顺利,挖掘出来的甬道离白素贞之墓所在之处已然越来越近。

    根据红后的汇报,终结者们大概能在三天之后就挖到白素贞的墓穴之下。

    白素贞是一个可怜人,所以元皓并不想打扰她的安宁。所以在元皓的计划中,隧道是从她的墓穴之下呈U字形绕过白素贞的墓室,呈螺旋状向下打通前往尖椎的路。

    这里本来是没有路的,但元皓却生生的开凿出一条路来。

    这是人的力量,也是科技的力量——利用科技人能够干出其本身所无法做到的一些事情。

    此时,一个消息在江湖上传开:拜剑山庄锻铸多年的绝世好剑已将完成,拜剑山庄传帖天下,欲为这绝世好剑寻一真命之主。

    拜剑山庄是天下两大炼兵圣地之一,它专门铸造宝剑,是江湖上最著名的名剑铸造商。这个山庄有许多铸剑师,他们都是人才。

    元皓对绝世好剑没有多大兴趣,但对铸剑山庄本身还是很有兴趣的。

    “拜剑山庄的成剑大会在两个月之后……那时我应该能拿到神石了吧。”看着送到自己的手中的这封烫金的请帖,元皓的眼睛微微的眯起,心中暗自喃呢。

    拜剑山庄以铸剑为生,其武力在江湖上并不出名。所以他们自认保不住绝世好剑,这才有了成剑大会这一码事情。要不然以江湖人对兵器的渴望和贪婪,这把称得上是神兵的绝世好剑拜剑山庄为什么不自己拿下?

    他们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所以,他们才传贴天下,邀请八方豪杰来争夺这柄宝剑。

    一般而言接到拜剑山庄请帖的人都是江湖上有名的剑客。毕竟只有剑客才会爱剑,才会想要夺剑,这是人之常情。

    不过,凡是都有例外。尽管拜剑山庄的人知道天下会的雄霸并不是用剑的,尽管他们也不太清楚元皓究竟是不是用剑的,可他们依旧向天下会和诸天山庄奉上请帖。

    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自己无法得罪的势力。

    天下会是天下第一大帮派,他们自然得罪不起。

    而元皓的诸天山庄虽然不如天下会,但也不是他们能够开罪的。而且比之远在北方的天下会,元皓的诸天山庄势力可谓就在他们的家门口。

    拜剑山庄位于龙泉,而元皓眼下就在杭州,两者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

    元皓大军枕戈待旦,尚未敛去浑身的杀气,诸天山庄的人自然对此心怀揣揣了。

    前来送贴的拜剑山庄弟子说尽了好话,陪尽了小心,看得出来他们对诸天山庄是有些惧怕的。

    这就挺不错了。

    在江湖上能让别人感到恐惧这本身就是一种有本事的表现。

    元皓对此看得发笑。他板着脸应付过拜将山庄的人,旋即要再次闭关。

    闭关只是一个借口,元皓实际的打算是进入雷峰塔,看看那个“孟钵”,顺带与另一位可怜的女子见面。

    雷峰塔是西湖之上的名胜之一。雷峰夕照为列西湖十景之一。

    因为“白蛇传”的流传,雷峰塔越发为世人所知。

    在大多数人的心中,雷峰塔似乎是作为一个镇压妖邪的神塔而存在的。

    没有多少人知道雷峰塔的最初……

    事实上,雷峰塔,始建于吴越。

    据传,当年“吴越王钱叔”因为其宠妃“黄氏”得子,遂计划兴建一座十三层高的砖塔,以八万四千卷佛经,为“黄氏”祈保平安之用。

    故,雷峰塔;又名“黄妃塔”。

    其实一个男人;若非对一个女人存有极深极深的爱,怎会不惜斥用巨资为她建塔祈保她平安长命,安享天年?也许还巴不得她早死早着,好让他快些续弦再娶!

    故而,雷峰塔,也是一个痴情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所作出的承诺!

    这真是有些讽刺,原本是坚贞爱情象征的雷峰塔,如今却埋葬了另一个被爱情背叛的可怜女子的尸骨,而它本身更因为这个可怜的女子而闻名天下。

    轻轻的叹息一声,元皓在这一日的傍晚悄然出现在雷峰塔的塔顶。

    此时,黄昏的残阳映照在雷峰塔之上。雷峰塔全然沐浴在一片血红里之中。

    残阳如血。

    尽管一阵温柔的晚风轻轻拂过塔顶,但元皓依旧在这里感受到了一股异样肃杀之息。

    元皓知道孟钵位于雷峰塔底,但如何开启机关抵达雷峰塔底,元皓却不甚了了。

    过去数天以来,他派遣了终结者以游人的身分走进雷峰塔内细心观察,得到了关于雷峰塔的最真实影响。

    他发觉这座十三层的高塔,除了每一层四壁都钉着放满佛经的桃木书架外,内里并无其余器具,完全是一片寂寥空洞。那些终结者甚至装作好奇的在雷峰塔四周拍拍打打,偏生却找不出任何半点机关的蛛丝马迹。似乎这座塔真的仅是一座名胜古迹,只供游人游览。而高塔之内内也无人看守、管理。

    高塔本身如此,那通向地底的万斤巨石也是如此。元皓派出的终结者在雷峰塔的第一楼观察许久,却发现那里浑然天成丝毫也没有什么裂隙。好像一切都是元皓的错觉。

    这当然不是错觉,红后探查出来的结果又怎么可能是假。

    开启雷峰塔的机关可定存在,元皓十分确定这一点。因此在排除了无数可能之后,一个匪夷所思的猜测便浮现在元皓的面前。

    世间一直传言白素贞是埋于塔底,极有可能是想分散人们的注意力。可能,真正的关键所在,会是与塔底完全相反的地方——塔顶。

    因此,到了今日黄昏,待得游人尽散之后,元皓便出现在这里。

    这个以四面三角瓦顶斜斜砌成功塔顶,乃是是雷峰塔上最高的地方

    元皓来到这里便发现了一些东西,一些他证明他所猜测是正确的东西!

    但见在塔顶其中一块瓦片上,深深刻着十六个草而苍劲的字:

    西湖水干,

    江潮不起,

    雷峰塔倒,

    白蛇出世!

    元皓随即喜上眉梢,这十六个字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新发现。

    既然然曾有在这个寻常游人难到的塔顶刻下这些字,那即是说,刻字的人并不想这十六个字给群众知道,刻字人的用意,是想给一些具有掠上塔顶能力的人知道。

    再者,所刻的十六个字并无遭受岁月侵蚀的痕迹,明显是最近才刻上去的,极有可能,仅是这数天的事而已……

    故元皓心头乍喜之余,同时不由一阵惑然。

    究竟是谁知道他已来了西湖?究竟谁在暗里帮他?

    这人,或这般人,到底是敌是友?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元皓并没多想,只因他此来既是为了盂钵,如今又已得到提示,前路尽管是血河火海,也必须先找出盂钵再算。

    他于是反覆嘴嚼着这十六个字:

    “西湖水干,江潮不起?西湖如此壮阔,如何可以水干?这为首八个字绝不可能发生,看来没有什么特别意义。至于‘雷峰塔倒’虽然可能,但雷峰塔倒下后,白蛇真的会……重视人间?”

    元皓愈想愈觉这十六个字荒诞无稽,霎时茫无头绪。

    此时晚风已愈刮愈猛,他一头长发在风中飘飞,那个极为倾斜的塔顶似亦给晚风刮得轻微颤动。元皓马步纵稳,惟亦感到有点摇摇欲坠似的,不期然一手捉着那个粉雕玉琢的柱形塔尖,赫地,他又发现了另一件怪事一一这根塔尖似乎可以施动!

    他陡地一愣,莫非……元皓不由分说以双手紧握塔尖,尝试向左一扭,顷刻之间“轧”的一声!

    开动了!雷峰塔内遽地传出沉沉的“轧轧”声,整座雷峰塔俨如一座机关,机关终于启动!

    元皓犹来不及讶异四块三角的瓦顶突如四道活门,全向内倾,塔顶的支架与塔尖则仍维持原位。元皓脚下迅即一空,再无依藉,身形逼不得己向下直堕。

    满以为跌至下一层便会有立足之地,但,元皓估计错误了!

    塔内每一层的地面,原来早已如两扇活门般向下翻倒,这些地面,尔全部可以活动,而那个塔尖,正是机关枢钮!

    如是这样,元皓这一跌,居然由塔顶一直堕向最低一层,通行无阻。这段距离少说也有二十丈,不过以元皓目前的轻功底子,这二十丈的高度还不足以令他受伤。

    然而就在他身形堕至距地面五丈之示,赫见塔底的地面竟然向左右两边缓缓张开,中间露出一条丈阔的石隙;原来塔底坚实的地面,亦可以移动?

    这一变非同小可!因不知塔底下还有多深,若然是万丈深渊便处境堪虞。可是元皓于半空苦无着力之地,纵使轻功妙绝,要提气向上回跃亦绝不可能,“嗖”的一声!身形已如疾电般跌进地底!

    就在元皓没进塔底地面下的黑暗深渊时,两条灰衣人影忽地从雷峰塔正门闪进雷峰塔内,也毫不考虞便一起跳进地上那条丈阔的石隙,直追元皓!

    对于发生身后的一切,元皓并不知道,他只晓得自己在下坠,在无能为力这中受制于重力这个构成世界基本规则,一个劲儿的下坠。

    这里的塔,这里甬道,似乎存在着某种莫名的力量,能够压制元皓的精神力。本来元皓还想通过自己的念动力控制自己的身体,让自己下降的稍微缓慢一些的,但这被证明是徒劳的。

    他没有办法,只能听天由命。

    他一直向下跌,似要跌进无尽地狱。

    到了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雷峰塔倒”这四字的含意了。“雷峰塔倒”并非真的会令雷峰塔整座塌倒,而是指塔内十三层的地面会向下翻倒。

    如今既已雷峰塔倒,那,已经跌进地底的元皓又会否看见“白蛇出世”?

    他不知道,他只发现一件事,在某种沛然巨力之下,位于雷锋塔底层被人视为地面的两块至少有足足有五丈厚,万斤之重的巨石竟然翻转起来,露出下面深邃的通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古代人的机关怎么能做到如此的无声无息?

    这真是令人惊叹的技艺!

    就如此底层的地面已忽攸而过,而在他穿过这五丈厚的塔底后,再下跌六、七丈时,他忽感到自己脚下已然存在少许着力之处。他不禁松一口气,满以为这已是雷峰塔的最低之处,岂料“嗤”的一声,黑暗中他只觉脚下所踏之地一片湿滑,身形竟又复向下急堕。

    这次,元皓感到自己是滑进一条向下迁回延伸的地道,地道内更满是桐油的气味,因此他也无法在地道内稳站,只是身不由己的一值沿着地道向下再滑,愈滑愈深……

    也不知向下滑了多少时候,元皓估计至少也向下滑了约有数柱香的时间,也至少向下滑了数里,霍地“伏”的一声,他感到自己双腿终于踏在真正坚实的土地上。

    想不到雷峰塔底竟有一条如此漫长、向下倾斜的地道,地道的尽头到底是什么地方?

    四周异常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元皓连忙取出火摺子一擦,就在火花迸发间,他已凭藉这微弱的光亮,瞥见不远的墙上有一根火把。

    元皓第一时间扑近墙边,摸黑握着火把,再以火摺子把它点燃,当火光一亮之际,周遭的环境赫然令元皓呆住了!

    但见这条地道所通的尽头,居然是一个约为二十丈见方、高约五丈的巨大地洞,地洞之顶还清晰可见适才元皓滑下的那条地道出口。

    然而最令元皓讶异的并非此洞的巨大,而是洞内其中一壁还有一道石几这道石门后想必又是另一条通道;元皓徐徐步近,使劲推开石门,只见道门内一片深不见底,门口旁边还刻着一些小字:

    “我很后悔,可惜已无法补救,惟有在此门内的世界。

    这道门所通之处是一条绝对难以回头的死路,若非有神所给予的地图,请即悬崖勤马从原路而回。

    这些石刻小字分明是一句忠告,不过元皓向来出生入死,对这些早已麻木,此时他的脑海只是不停的想:

    “什么?法海和尚,原来世上真有法海其人?他到底后悔些什么?难怪师父曾说,白素贞极可能并不是什么妖精,而是百多年前一个神秘宗派的超级高手,难道……他所说的话是真的?世上,真的有白素贞这个人?”

    一念及此,元皓的好奇心登时大起;既然已经来了,好歹也必须找出真相。于是也不再细想,正欲踏进这深不见底而又倾斜的门内,然而就在此时……

    “伏伏”两声!两条灰衣人影霍地从洞顶那条地道出口双双跃下,乍见聂风,不由分说如电向其一纵,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