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大明铁骨 > 第146章 人心何收(第二更!今天大爆发!)(书号:102145

第146章 人心何收(第二更!今天大爆发!)

作者:无语的命运
    血腥味!

    人还未进校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和着中药的药草味便扑面而来。不过虽是如此,却闻不到了寻常伤兵营的恶臭,而那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的艾草味,更是把苍蝇之类的蚊虫,都薰走许多。

    而在这伤兵营中,可以看到,一些女子正在营中来回走着,裹着小脚的她们或许走动有所不便,但她们走的速度依然很快,往返与一个个帐篷中的伤员之间。她们就是医护营中的“女护士”,也是在伏击梁化凤时解救的371名惨遭蹂躏无家可归的女子。现在这些可怜人都是军中的医护,负责照顾伤员。

    这里便是忠义军的“绷带所”或者说是个原始的战地医院。

    通济门一场血战,可以说让忠义军大伤元气,且不说近两千名官兵战死,便是两千人官兵负伤,就可见那场战事的惨烈,甚至直到现在,作为亲历者的朱明忠,都有一种庆幸之感。不仅仅只是庆幸着当初的绝地反攻,不仅击退了清军,甚至还直接杀进了满城。其实即便是朱明忠也知道当时不过只是回光返照,幸亏援军的到来改变了一切,否则谁胜谁负还未曾可知。

    与寻常的伤兵营不同,在忠义军的“绷带所”中,分有伤兵区、医护区等区域,来了绷带所的朱明忠直接去了伤兵区。

    在他进入伤兵区的时候,尽管燃烧着的用于驱散蚊蝇的艾草味道很浓,但是那股艾草味中的血腥味更浓了,尽管这里的民夫不时的将染血的军衣等污秽物都打扫得极为干净,可清扫的速度总是赶不上另一边污物丢弃的速度,所以空气中的血污味极重,甚至有股恶臭味,毕竟现在是夏天。

    虽说这里是军中的绷带所,可两天,这里没有一名军中主将来探视伤兵,对于他们来说,似乎都下意识的排斥这里,觉得这里诲气,倒是普通的兵卒和基层官佐们依着军中的人情,纷纷过来探望自己受伤的袍泽兄弟,有时候人手不够,也会被叫来打下手,所以一身便装的朱明忠刚一来到这里,还不等他被伤兵给认出来,就被人拉着打起了下手。

    “喂,你过来帮个忙!”

    一个女护士喊着朱明忠,在她为伤兵换着绷带的时候。注意到她的手法有些笨拙,朱明忠便开口说道。

    “还是让我来吧!”

    不等那女护士反应过来,他就接过绷带为伤兵换了起来。相比与动作有些笨拙的护士。他倒是显得很是得心应手。毕竟这才算是他原本的职业。

    而女护士这会儿这完全成了他的助手。与一旁一边协助,一边学习着。

    在这里,似乎没有注意到弯腰给伤兵包扎、换绷带的是忠义营的总兵。可不过只是简单的包扎几个伤员之后,其他的女护士还是注意到他包扎伤口时的手法非常熟练,而且处理伤口即便是医官也无法与之相比,于是纷纷走过来,全是一副讨教模样,对此,朱明忠当然不会拒绝,并主动的教受她们一些护理知识。

    “包扎伤口前,一定要先洗净双手,水最好用冷了的开水……”

    在水盆中的清水洗了洗手,将为伤兵换绷带时沾在手掌上的污血洗去。另一名女护士过来,将脏水端出去倒掉,又换了一盆净水过来。

    拆开满是血污的绷带,朱明忠看着身边的几个女护士,对她们叮嘱道。

    “下次清理伤口时,一定要用烈酒清理干净伤口内部,避免有血凝块留在里面,否则会引起化脓和发炎,使伤口难以愈合……”

    尽管只是一个无证的游医,但是身为游医最起码的需要掌握基本外科知识,毕竟很多城乡结合部的民工经常会受一些外伤,而朱明忠虽说无法与另一个世界的外科医生相比,但在这个时代,他所掌握的知识无疑是划时代的外科知识。甚至足以让这个时代的外科水平提高几百年,至少如清洗双手等基本的消毒知识,仅仅只是这一点就可以让外科技术水平提高200年。

    “……一般情况下,炎症的四个主要症状:红、肿、热、痛,这个红,就是伤口处发红,肿就是伤口肿胀……”

    在身边的女护士解释着,如何查看伤口炎症时,看着这些极为认真的女子朱明忠心底暗自寻思着。

    也许,回头等一切都定下来之后,应该办个培训学校,对她们进行培训,这样的话她们就不需要再靠经验去摸索,到时候还能培训出来一支专业的护士队伍。当然,这些护士应该还可以进行一些如伤口缝合之类的简单的外科手术。

    “像这样的用的绷带,必须要用滚水煮3……嗯,煮沸一刻才能再用。”在为那几个护士讲解了简单的医护知识之后,他指着起丢在筐中上、沾满脓血的绷带,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时代,这些绷带是不会被丢弃的,它们会被清洗,然后被反复利用,在很多时候,细菌正是通过这种渠道传播开。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在适应着这个时代的时间单位,除了时辰等于后世的两个小时外,每个时辰有四刻,每刻有三盏茶,每盏茶有两柱香,每柱香有五分,每分有六弹指,每弹指有十刹那,而一刹那差不多就是后世一秒钟。

    即便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但是朱明忠有时候仍然会有些口误,而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寻思着,回头一定要用钟表计时。

    “等回头一定要给大家伙一人配一块怀表……”

    虽说现在怀表的价值不斐。但是在军事行动中怀表是非常重要的计时工具,尤其是在炮兵之中,怀表更是不可离开的工具,毕竟榴弹的引信需要设定时间。这就需要用怀表来计时。

    过去他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在文章里提到,太平军、淮军尽管大量使用洋炮,但是因为直接操作火炮的炮手没有怀表,无法进行记时,所以不能够修剪引信,从而使得他们发射的榴弹,榴霰弹都没有根据距离,准确修剪引信长度设定时间,从而导致在大多数时候,那些炮弹的引信都是炮手根据经验设定,大部分炮弹都没有发挥其应有的威力。在这个时代,怀表看似不重要,但是对于炮手来说,却是最重要的武器,甚至不比大炮差。

    “回头看看,应该到什么地方去买些怀表过来。先买个100来块,无论如何,想训练一些炮兵用……”

    就在朱明忠心下寻思着将来要给各级军官每人都配上一块怀表的时候,那边却突然有人惊喊道。

    “军门!”

    躺床上的王源,原本有些昏沉沉的他,听着那话声,急忙睁开眼睛,立即便看到那人不是军门,还能是谁?

    “军门,您,您怎么……”

    瞧见军门额上的汗水,想到那日打下通济门后,军门身上血淋淋的模样,还有包扎伤口时浑身的刀枪伤口,在看到这会军门正在那里为伤员包扎伤口。

    王源的眼睛一红,顿时怒声嚷道。

    “你们不知道军门也负伤了吗?是谁让军门操劳的……”

    王源的怒声,顿时吸引了帐棚中的那些伤兵的注意,他们纷纷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会他们才注意到,那穿着一身儒袍的青年,可不就是军门。这会儿他的手中还拿着绷带,那额头上的汗水,更表明他不知已经忙活了多长时间。

    “是军门!”

    “军门来了!”

    这些伤兵的言语中尽是一副激动的语气,而在激动中更多的是感动。不仅仅是因为军门来看他们,更军门还拖着受伤的身体为他们包扎伤口,至于那些刚刚由他亲手包扎伤口的伤兵,更是挣扎着想要起身下跪,他们无不是一副受宠若惊模样,他们更是激动的目中含泪。而先前那几个女护士,同样也是紧张的看着这人,他可是她们的救命恩人,可谁知道这救命之恩,还没报道是先把别人给拉过来打了下手。

    那天夜里她们都没有看清他的模样,那曾想到这面似白玉般的青年居然会是朱军门,就在她们为自己居然使唤其干活而惶恐不安时,只听到朱明忠笑道。

    “王源,瞎嚷个什么!弟兄们,受了伤,需要静养!”

    打断王源的话语,朱明忠抱拳对伤兵说道。

    “弟兄们不要听他瞎嚷嚷,诸位皆是朱某之弟兄,皆于朱某同生共死,便是为弟兄们包扎个伤口又有何妨……”

    之所以来伤兵营,朱明忠就是为了收拾人心,在发现到有人意图不轨之后,在他看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争取人心!而没有什么地方比伤兵营更适合收拾人心,就像……想到在通济门前引爆火药车的王秀武,他可不就是以性命报答自己。

    如何笼络人心,可不就是这样的小事,你们觉得这里诲气,那正好,正好让我笼罩人心!只要弟兄们的心在我这里。你们又怎么可能把部队拉走?

    想到这,朱明忠又大声对帐篷内的众人说道。

    “诸位皆是朱某之生死弟兄,又何需如此客气!若是再这般客气,朱某可就不高兴了!”

    在朱明忠的话语中,这帐篷中的气氛发生了变化。大家能对他更亲近了,和他也是有说有笑起来。而这正是朱明忠所要的,他需要用这种方式去招揽人心。

    只要人心在,一切就都在!

    (今天上架了,尽管没有存稿,可还是倾尽全力来次大爆发,第二更了,求包养!求订阅!推荐一袖乾坤的《奋斗在晚明》、山下出水的《大唐风华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