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二章 重生(书号:102369

第二章 重生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忤逆尊长,不敬嫡母,今天少不得动用家法,让你吃吃教训长个记性,明白什么是本份!什么是礼数!”

    一间富丽堂皇的厅堂中,端坐在中间的张夫人如群星拱绕,八个贴身丫鬟端庄地立在四周,个个衣锦服缎,容色秀丽。

    风韵犹存的张夫人开启薄薄的嘴唇,面无表情地轻声吩咐着,像是让下人去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来人,拖到院里狠打三十板!”

    两个健仆围上来,挟着跪在地板上的半大少年,将起拖往院中,按在冰冷的青石板上,两支细长的木板交叉着死死压在他腰上。

    这木板乌黑油亮,份量沉重,就是打在壮汉身上也会筋断骨折,要人性命,何况这年未及冠的瘦弱少年!

    不过动手的两个健仆心中有数,夫人说的是“狠打”,而不是“往死里打”,那自然是要让对方受尽皮肉之苦,而不会要其性命。

    随着板子重重落下,超乎寻常的剧痛如潮水般侵入骨髓!

    这两个家仆是打惯了板子的老手,说要让你吃痛,就绝对会打得你皮肉糜烂,痛不欲生,却绝对不会伤到性命。

    在众多下人冷漠地注视中,这才十六七岁的少年却一声不吭,紧紧捏住的拳头内,指甲刺破了手心血肉却浑然未觉,眼中除了痛苦之色,就是满满的倔强!

    张夫人端起一杯茶,吹了吹热气,轻轻抿了一口,只觉一股清香在腹中升腾,狭长的眼中迸射出的冷光,顿时柔和了不少。

    眼见地上的少年昏迷过去,落在身上的板子依旧一下不少地打足了三十下,张夫人微微一笑,道:“这孽种,吃了些苦头才会乖觉些时日。”

    手上轻轻一挥,两个健仆会意,将其拖回房中。

    地上,一道长长的血痕一直延伸到府中一处偏僻破落的院子里……

    然而,这只是大魏王京,洛邑城中,相国府内一件微不足道的家常小事罢了。

    这张夫人本姓司马,乃司马氏的嫡女,自从下嫁给张氏子弟后,本就世代联姻的两家,从此联系更为紧密了,已有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架势。

    这烈火烹油般的盛世,蒸蒸日上的世家大族,钟鸣鼎食的人间富贵,自然不是一介婢女所诞下的贱种能够享受的。

    ……

    昏暗的光线下,一张秀气文弱的脸蛋上满是痛苦挣扎,双眼虽是紧紧闭着,下面的眼珠子却在剧烈地滚动,仿佛陷入在一场噩梦中。

    “媚狐子生的贱种,还要老娘的伺候,真是反了天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粗使丫鬟嘟嘟囔囔的骂着,脸上一片戾色。

    想到同为丫鬟,对方生的孩子却要自己来伺候上药,这女人不禁心头火起,伸出手来两个大耳刮子扇在少年脸上,骂道:“快醒来,不要装死了!老娘可不耐烦伺候你这小杂种!”

    这少年虽是张氏子弟,相国的庶子,却由于嫡母司马氏的憎恨,出身之低贱,时不时找个由头把他拖出来折辱痛打一番,因此府中下人没一个将其放在眼里。

    见少年仍旧昏迷不醒,这女人又竖起食指,狠狠戳在他白皙的脸上,尖锐地指甲刺得皮肤点点血印。

    不料,这少年骤然间圆睁双目,直愣愣地瞪着头顶,唬得这女人吓了一大跳。

    随即更加暴跳如雷,又拿手指去戳他的脸:“死贱种,你要挺尸么?”

    指尖还未杵到脸上,这少年看也不看,瞪着空气的双眼没有丝毫波动,右手却突兀地捏住对方戳来的手指,用力一扳……

    “咔嚓”一声,指骨折断。

    “啊!!!!!!!!!”这丫鬟爆发出泼天般的痛嘶,一屁股坐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着滚,肥大的身子搅得周遭一片狼藉……

    这少年毫不理会,仍自愣愣地注视着空气,只觉得方才那场梦境如潮水般褪去,他拼命想要抓住一丝半点,却如掌中泥沙,越是用力,从指缝间滑出越多……

    梦境中所有一切,被他遗忘得干干净净,但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感觉自己似乎又有些不同了。

    仿佛,多了些什么!

    张原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除了几道血痕外,依旧显得白皙、细小而稚嫩。

    心中又觉得不对……

    好似这手掌非常陌生,应该不属于自己才是。那么又该是什么样子?

    不知为何,脑海中浮出一张筋骨暴凸、粗糙坚硬的手掌来……张原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

    没有人去解答他心中的迷惘,唯独觉得自己多了些什么,又少了些什么!

    片刻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

    “就是他!人家好心来给他上药,这贱种却掰断了人家的手指头,哎哟……嘶……痛死我啦!!”

    “相好的,给我报仇啊!!去砍他,砍他啊!!”

    方才那丫鬟跑了出去,带回一个自称相好的壮实男人进来,显然是想报复张原。

    这男子挎着一柄腰刀,显然是府中的护院家丁,按照世家惯例,这样的人往往是从军中精锐甄选而来,手底下功夫很硬,等闲五六个人是制不住他的。

    这男子一脸狠戾,向着张原缓缓走来,右手缓缓按在刀柄上。

    “好奴才,狗胆包天!”张原沉声大喝:“以下犯上,以奴欺主,还敢在我面前动刀,这是夷三族的罪名!”

    “再敢放肆,你信不信满门抄斩!!”

    话音刚落,心中不禁一怔,隐隐觉得这样的话不是自己能够说得出来的?

    大魏律例,这样的罪名的确够得上满门抄斩,不仅如此,连直系亲族也会被连带罪名。

    “主”与“奴”,“上”与“下”,是每一个肉食者阶层必定倾力维护的秩序,因为这样的秩序就代表他们的权力和利益,谁敢侵犯,下场就是……

    死!

    不仅犯者死,还要你全家死,连带亲族一块死!

    这就是大魏的立国之本,自上而下的阶层牢牢地把持着这样一套秩序。

    这护院脚步一顿,脸上显出几分惊色:这一向懦弱寡语的贱种,言语间怎么就突然变得如此凌厉?

    “哼,四少爷,你刚刚才被夫人教训完,现在还不记打么?”

    夫人?

    张原的脑袋忽然一恍,仿佛听到一个许久不见之人的名字,面上却神色不变,一字一句地道:“母亲自有权力教训,你……又是什么东西?”

    “一个狗也不如的奴才,没有母亲的吩咐,你也敢对我无礼?”

    “与府内丫鬟私相苟合,又是一条足以活活打死的罪名!”

    “滚!!”

    张原忽然大声斥喝,逼得那护院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

    纵然司马氏如何不待见此子,如何折辱痛打,也是主子们自己的事。张原的体内始终留着张家的血脉,没有主子发话,奴才要是敢于自作主张冒犯于他,不闹起来便罢了,若是闹将起来,相国也会狠狠处置!

    因为,哪怕是名义上的主子,也还是主子——这就是肉食者阶层的思想准则:我没发话,你就不能越矩!

    “你……等着瞧!”这护院想通这一点,便不敢再造次,于是放下一句狠话,面色不甘地离去。

    这该死的贱种,平日不都是逆来顺受,任由我等欺辱的货色么?莫非今日吃了一遭打,反而打醒了窍门?

    “哎?哎?怎么走了?哎哟……你这挨千刀的,晚上休想解老娘的裤带!!”

    听着那粗使丫鬟的大呼小叫渐渐远去,不知为何,张原有些悲哀……

    仿佛觉得,自己不该这般无力,这般弱小,更不应该只能用言语去逼迫对方放弃侵害自己的打算!!【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