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四章 杀人(书号:102369

第四章 杀人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本该骇得腿软的张原,面对着这道自下而上、向双腿间劈来的刀光,脸上仍旧是一片清冷,没有半点动容。

    这一瞬间,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古怪,脑海中唰唰地飞快冒出十几种应对方案……

    屈指捏刀?不行,现在有眼力却没那指力。

    缩身后退?不行,以现在速度没两招就要被砍中。

    近身搏击?不行,现在气力不足。

    ……

    各种方案被一一否决,然而刀光已然临体,张原下意识般侧身避过,一拳朝对方喉骨处击去,却被一只铁拳牢牢抓住。

    “小贱种,你……啊!!!!!!”

    张原另一只拳头捏成鸟喙状,狠狠击打在对方眼窝处,只听得一下令人发麻的眼球爆裂声,大汉的左眼被他活活捣烂!

    饶是如此,这大汉也做出迅猛的反击,额头往侧面狠狠一撞,将张原撞飞倒地。

    然而对方不愧是百战余生之士,剧痛之下反而刺激出凶性来,持着腰刀疯虎一般再度向他斩去!

    张原在地上顺势滚了几圈,忍着头晕眼花和身后创口的剧痛,狠狠咬了咬舌头,从晕沉中醒来。

    “锵!”

    刀锋贴面而过,砍在了青石上,溅起几颗火星。

    “锵!”

    又是一刀砍下,斩断了张原几缕头发。

    “啊啊啊啊啊啊!小贱种,老子要你的命!!”

    眼见几招不中,这大汉心中更是暴躁,左眼处剧痛得深入脑髓,不禁发起狂性来,什么打法套路都丢开了,只管追着张原乱砍乱斩。

    张原瘦弱的身体如狡兔脱笼,连连避过对方的攻势,所有动作仿佛下意识般拈手即来。

    见到对方步伐踉跄,显然是瞎眼痛到极致,张原逮住机会伸腿一绊,那大汉便一跤扑倒在地。

    张原飞身扑上,骑在汉子身上,一手抓住对方发髻,死死按在地上,一手将那柄压在下巴处的腰刀往脖颈动脉处用力一抹……

    气流夹着鲜血,从深深的裂口处一股一股喷涌而出,这大汉挣扎几下,均被张原拼尽全力死死抵住,双手在地上都刨出个小坑来。

    随着鲜血不要钱似的汨汨涌出,这护院教头挣扎的力道也越来越小,最后抽搐几下,不再动弹。

    几个护院目瞪口呆地望着,绝没有想到会有眼前这一幕。

    从围观好戏到意外突发,反被这孺子废了眼睛,接着一番打斗之下,百战余生的教头竟然……竟然死在这废人手下?

    张原仍未停止动作,喘着气抽出腰刀,往对方脖颈处狠狠劈下,一连劈了十几下才把首级给剁下来,看得众人眼角抽搐,心中直喊疯子!

    张原仍旧面无表情,揪着头发将首级悬在空中,让那唯一完好、怒瞪前方的独目直直地盯着众人。

    “以奴欺主者,死!”

    “以下犯上者,死!”

    木着脸说出的血淋淋话语,瞅着那死不瞑合的独目,让一众护院中的胆小者忍不住失禁了……

    “四公子疯了……真的……真的疯了!”有人战战兢兢地道。

    瞧着众护院如避恶鬼般退去,张原心头又涌起一阵莫名的悲哀……

    什么时候,自己需要用这样的动作和语言来吓人了?为了避免这些人日后再有不轨之念,不得不恐吓一番?

    为什么?我不该怕他们的啊!来一个杀一个便是,何尝需要去恐吓?

    隐隐约约的记忆似乎告诉他,除了某一种人,自己向来无所畏惧!

    等等,这“某一种人”又指的是什么……莫非自己真被打坏了脑袋?以至于经常冒出一些奇怪的念头?

    一个时辰前。

    一队隆重的仪仗从深深禁宫中走出,朝着相国府行来。

    八个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金黄色的翟舆,上面绘着金云翟鸟,显出一种贵不可言。

    翟轿四周围绕着众多身高一致、娉娉婷婷的宫女,个个气质不俗,在扫得干干净净、又洒了一层清水的街道上款款走着。

    上百个身形高大、披甲顶盔的骑士护送在侧,警惕地注视着那些远远跪着的百姓,似乎那些密密麻麻的黔首中会随时跳出一个舍得一身剐的死士来。

    稍微懂一些的人都知道,京兵多是样子货,但这队甲士不同。

    每年都有一批精锐,从驻扎在边远蛮荒之地的军队中抽调出来,进驻王京拱卫皇室,这些经过战阵厮杀的甲士,每一个手底下都有数条蛮人的性命,每一个都是精于搏杀、敢于舍命的勇士!

    “拜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万安”

    相国府大门外,基本所有的下人都迎了出来,跪拜着齐齐高声道。

    “哎呀呀,贵妃怎么不提前招呼一声就来了。”张文山迎上鸾轿,连声叹道。

    按礼,他也要向自己的女儿行礼的。但这不是宫中,他张文山也不是等闲官员,不需要做到这般地步。

    司马夫人含笑道:“瞧你说得,女儿回自己家还需要提前招呼?”

    一个宫女上前掀开帘布,搀扶着一位宫装少妇缓缓走出,向着四周看了一眼,眼中掠过一丝疲色:“父亲,母亲。”

    这少妇就是张端雅,大魏贵妃,司马夫人亲生的嫡长女。

    瞧见女儿脸色不对,张文山面色不变,笑着道:“进屋吧,有什么事进去再说。”

    司马夫人掉头对一个丫鬟道:“去把刑部轩儿叫回来,就说家中有事。”

    丫鬟应声离去,三人在众女拱绕下缓缓走进大厅,然后屏退众人。

    “女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快快跟娘亲说来。”眼见周遭无人,司马氏一改雍容不迫的作风,急切地问道。

    张文山看似不疾不徐地饮下一口茶,耳朵却竖了起来。

    张贵妃脸色有些疲惫,短暂地静默了一会,开口道:“皇上,已经三个月不曾留夜了。”

    这话里意思,就是三个月没有得到一次召见,更别提过夜了。

    作为仅次于皇后的贵妃而言,这绝对是冷置的前兆。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眼中均有些忧色,还是由司马夫人出声问道:“何至于此,是否女儿不经意间开罪了皇上?”

    张贵妃摇摇头,脸色有些凄楚:“本宫留在皇上身边的人说……说……。”

    “说什么?”张文山忍不住出声问道。

    张贵妃缓了缓气,幽幽地道:“皇上说,司马家和张家坑壑一气,狐鼠一窝!”

    话如惊雷,击落在二人心口间。

    只听到“唧唧”一声痛叫,司马夫人怀中的小小金丝猴,被她活活抓扯下一把毛来。【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