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五章 礼法、家法、国法 (一)(书号:102369

第五章 礼法、家法、国法 (一)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厅内的檀香清神醒脑,缭缭青烟在寂静的空气中冉冉升腾。

    此事之因,三人皆清楚其中底细。

    当今大魏,立足于世家之上。世家权重,天下官员多出自其中,无形中威胁了皇室,因此太宗皇帝开了科举,大肆提拔寒门士子。

    自开科举以来,世家与寒门出身的官员泾渭分明,时有争斗。然而这近百年以降,世家仍旧占据着牢牢的优势,别的不说,朝堂上三公九卿一十二人,出身于世家的便占了足足八人!

    皇室与世家的争斗从未停止过,单一个世家或许不足与皇室对抗,但若是铁了心联合起来,即便是大魏天子,也拿这些人无法。

    而吏部尚书,掌管着全国四品以下官员的人事任免大权,这百年以来,世家之间的阴谋阳谋,士族与寒门的你争我夺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回!而往往是世家胜出的多,寒门出身官员的赢面少。

    今遭,便是几家士族同心合力,让司马家的司马温拿下了这吏部尚书一职,出力最大的,就是相国府,张家!

    当今天子因此大发雷霆,恨屋及乌,便迁怒到了张贵妃头上。

    三人沉默片刻,司马氏忍不住出声道:“要不……过上一段时日,咱们找个由头把吏部尚书的位置让给皇上的人吧?”

    张文山摇了摇头,正待开口,门外大步走进一个俊朗的青年,朗声道:“万万不可!”

    来者眉目间依稀与司马夫人有着几分肖似,正是相国府的嫡长子,张轩。

    看着自己这年纪轻轻便担任了刑部主事的儿子,司马夫人眼中流露出几丝骄傲,却板着脸道:“为何不可?莫非真要让你大姐与皇上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张文山摇了摇头,暗道果然是妇人不可与谋,当下带着考量地目光看向张轩。

    此事可大可小,全看如何处理善后。吏部尚书一位已成定局,却不妨从其他方面略熄皇上怒火。不然天威发作,其他世家又从中作梗的话,张家也许就倒霉了。

    平衡各方,和光同尘,乃世家处事之道。

    张轩向上首行了一礼,昂然道:“百年前,太祖立国之时有八柱国,每一家都不亚于我张氏,势焰熏天之时,一家之力便足以压制皇室,如今安在?”

    “一步退,步步退!天下世家,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若今日退让了,皇上就会想要得到更多,到了那时候,让是不让?”

    “再者,若是我张氏与司马家没了今日威势为大姐撑腰,别说晋位皇后,恐怕就是贵妃之位也不可保。”

    “小弟的话糙了些,还望姐姐见谅。”说完,张轩对着张端雅拱手一揖。

    “罢了,小弟也是为了门楣着想。”张贵妃淡淡地道,但作为一个女人,听到这般完全不为她考虑的话语,心底还是恼了起来。

    当初怎么说的?

    要女儿进宫侍候皇上,处处小心讨得皇上欢喜,以便诞下子嗣后能克承大统,这样一来,将来若发生不忍言之事,也能留出一条后路。

    行,女儿去了,这些年来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在深宫大院中过着日子,跟那些机心重重的嫔妃们打着明里暗里的交道,连未出世的孩子都死了两个,好不容易保住一个,瞧着好日子就要到来。

    若是在这节骨眼上,被皇上冷落下来,那儿子以后连亲王之位也不可得,何谈克承大统?

    区区一个吏部尚书,又不是没有过让寒门官员担任的先例,怎就说得这般严重,仿佛让一让就会家破人亡似的!

    其实张端雅也没指望家里能够做出多大让步,这趟出宫主要也是为了透透气、诉诉苦罢了,只有一些寒门蠢女话本看多了,才会幻想皇帝的妃嫔有多么荣耀风光,恨不得一头扎进那大染缸里。

    她作为世家女,生来富贵之极,根本就不稀罕什么皇室尊位,更别提里面压抑到让人疯狂变态的生活了!

    没料到,想着回家散散心,却听到这番教人心头生恶的话语!

    这什么家,什么兄弟!

    看着父亲一脸赞赏之色的样子,她越想越是烦恶,正待起身回宫,一个丫鬟却忽然跌跌撞撞地闯进厅堂,咋咋呼呼地道:“老爷夫人,不好了,祸事了!”

    司马夫人脸色一寒,认得这是自己的贴身丫头冬菊,狭长的双眼顿时眯了起来,尖声喝道:“来人,将这贱婢拉下去往死里打!”

    虽是信任的家生丫头,但这等密议也敢不经通报一头扎进来,自己真是把这帮奴才宠坏了!

    两个家丁正要将其拖下去,张文山轻咳一声:“让她把话说完吧,老夫倒要看看,我相国府居然有什么祸事?”

    冬菊狠狠一脚跺在一个家丁的脚上,剜了对方一眼,随即跪在堂下连连磕头,惊慌地道:“夫人恕罪,是那贱……是四公子,他……他杀人了!”

    司马夫人闻言一愣,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孺子,能杀得了谁?”

    “夫人,是真的!四公子把大壮……李大壮给杀了!”

    一旁的张轩愕然道:“当真是胡言乱语,李大壮是本官亲自从大牢中放出来的军中猛士,那废物能杀得了他?”

    “反了!真是反了!”瞧着冬菊不像说谎的样子,司马夫人喝道:“带几个人去把那小贱种提来,我要倒要看看他能反得了天!”

    张端雅的眸中露出一丝兴趣之色,像等着一场好戏开演,又缓缓坐了下来。

    相府占地极广,从东一头走到西一头,耗时不下半个时辰,待冬菊带着一批护院气势汹汹地闯进张原居住的小破院落,那曾经与张原对峙,之后又怂恿过教头的护院时不时在她耳边说着什么,令冬菊脸色愈发难看。

    一群人走进院中,却愕然看见这少年刚刚把自己清洗得干干净净,披头散发却丝毫不显凌乱,气质娴定而从容,身上一丝血迹也无,没事人似的悠闲地站着。

    “哼!”

    冬菊轻蔑地望着张原,傲然走到他身前,一张俏丽的脸蛋上满是嘲讽:“四公子,四少爷,听说你想睡我?”

    说着,围着张原绕行了一圈,冷笑道:“真不知道你是猪油蒙了心,还是服了什么乱神的药,你凭什么敢那样说我?就凭你那烧火丫头出身的娘吗?”

    张原一脸平静,瞥了这女子一眼,目光又投注在天空之上,带着几分思索,仿佛那里有着什么令他印象深刻的东西。

    “不说话?还是无言以对?”冬菊冷着脸,抬着下巴道:“不要装疯卖傻,你不是要我宽衣解带吗?敢不敢把那话再说一遍?”

    张原皱了皱眉头,风轻云淡地道:“我是这样说过,但现在改变主意,不想睡你了。”

    “哦?”冬菊撇撇嘴角:“知道服软了么?你明白就好,我是夫人身边的丫鬟,将来就算不是老爷的妾室,也会是二位公子的人,至于你,若是夫人开恩,也许会配一个跟你娘一般出身的烧火丫头给你,那才是你的本份,懂么?”

    张原头也不回,继续仰首看天,心中隐隐觉得那里会出现一个很重要的物事,但具体为何、几时出现,却说不出个究竟来。

    不可能!天空中除了日月星辰,还能出现什么?

    蓝天是如此清澈高远,身边却总有小人进逼……他不耐烦地抬起手臂,对着冬菊摆了摆手,淡淡地道:“你身上有浊气,心中有俗气,站远一点,不要熏到我。”【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