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七章 礼法、家法、国法 (三)(书号:102369

第七章 礼法、家法、国法 (三)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富丽堂皇的大厅中,无论身份高低,每一个人都在用不同的目光注视着堂下的张原。

    或惊奇、或鄙夷、或戒惧、或厌恶……

    下人们无非在想,不过一个烧火丫头被老爷醉后临幸,撞了大运才生出来的孩子,与我等相比,又能高贵到哪里去?

    司马夫人的心中则转动着无数念头,虽然她知道张原绝无可能和她两个儿子争夺张氏的政治遗产,但这样低贱的出身,在她眼皮子底下意外诞下并成长起来,这令她无比厌恶和愤怒,恨不得立马抹除对方的存在!

    究竟有什么法子,能够毫无后患地解决这个祸害?

    张文山则用审慎地目光打量着自己这第三个儿子,印象中张原从来都是逆来顺受的性子,被打被骂也从不吭声,如今性子大变,甚至一朝奋起杀人,这样的变化、这样的成长,令他暗暗心惊。

    他与司马氏不同,张文山年轻时曾在军中历练过,虽是文职,但他深深明白一点:一个刚放下锄头的新兵,一旦杀过人、手上沾了鲜血,就能飞快地向精锐悍卒靠拢。

    这样的张原,还能留在富贵安稳的相国府吗?

    张端雅则心想,这个被自己从小欺负着长大的便宜四弟,究竟什么时候发生这样大的变化?这死水不波的相国府中,有了这么一个打破平静的人,倒颇为有趣。

    她心中甚至隐隐有些愉悦:我在深宫之中,每一天都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喝一口水,吃一口菜都要掂量防范,你们却安安稳稳地呆在相国府中,随心所欲地过着好日子,如今好不容易出现个搅局的,倒不可让他们随意处置掉了。

    正自沉默间,张轩忽然阴恻恻地发话了。

    “大魏律例,主杀仆,罚金一百,杖一百,徙三千里。”

    “四弟啊四弟,不是二哥不帮你,我大魏以法治国,相国府以法治家,若是徇私枉情,难免为人背后非议。”

    “二哥我身为刑部主事,审核犯人量刑,也实在做不出违背官德之事啊。”张轩自矜地道。

    司马夫人眼前一亮,嘴角上浮起一丝笑容。

    杖一百,徙三千里,无论是哪一条都能弄死这小贱种!

    一百个板子,稍稍打重些,死!

    徙三千里,那理由就更多了:路上病死,遭贼而死,落水溺死,坠山摔死,虎豹咬死……

    甚至随便拿出个几十两买通差役,走出王京几十里路就能一刀结果!

    “果然不愧是我儿!看你这下还有什么话好说!”司马夫人恨恨地盯着张原。

    实际上律例归律例,但就算寒门一系的官员,也不会将其当真。

    除非是那些富贾或小地主的家庭,打死奴仆或会被治罪,但正经官员家中打死个把仆人,是常有之事,谁也不会处置谁,就更别提世家了。

    若是这样处置张原,就是一个家族内部的事情,不会惹得官员反感,最多背后嘀咕几句罢了。

    这正是:平时惯拿礼法来治你,一旦你和他说起礼法,他又和你说家法;家法说不过,他又搬出国法。

    无论礼法、家法还是国法,总之就是要拿捏你、吞吃你!

    而张原等的就是这句话,一旦走出王京,那就是天高任鸟飞,潜龙入大渊,至于押送差役?

    若不是那些沙场上持大戟、背弩弓的甲士,些许差役,有何惧之?当他还是以前那个弱质孺子么?

    这样迷之自信,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何而来。

    张轩望了父亲一眼,见张文山并无反对的意思,当下眼中掠过一丝阴毒,喝令道:“来人!”

    “且慢!!”

    一直冷眼旁观的张端雅突然轻喝一声,制止来人。

    “越闹越不像话!四弟的体内好歹留着张家的血液,让那些贱役刀吏任意折辱,张家岂非颜面扫地?”

    “不过就是两个不知死活的莽夫也罢,死了就死了,值得这般大动干戈?”

    张原诧异地望着这位贵妃,隐隐感觉对方并不真是为自己说话。

    张端雅摆出贵妃派头,呵斥了两句,又目视着张轩道:“你只知官德官声,岂不闻父为子隐,兄为弟隐?”

    “若为外人得知,你亲自惩治四弟,信不信明天就有出身寒门的御史参你一个不友不悌的罪名?”

    “有了这样的罪名,你日后还奢望晋位尚书,宰执?”

    张轩猝不及防,被这么一通劈头盖脑的训斥说得有些发懵,一时不好抗辩,免得真惹恼这位贵妃姐姐。司马夫人却接过话头道:“这话是怎么说的,我相府内部的事哪轮得到他人说三道四?”

    诚然,若张氏一直这么强盛下去,就算有几个御史嚼一下舌根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司马夫人却没听出自家女儿话里的意思。

    ——若是日后有机会晋升尚书、宰执,也别指望我去替你尽力了!

    张端雅微微冷笑两声,兴致乏乏地甩了甩长长的衣袖:“本宫言尽于此,摆驾回宫!”

    说完,就在一群宫女的环绕下走了出去。

    司马夫人脸色愕然,低声喝骂道:“你看看,你看看!女大不由娘啊,进宫才多少年时间,脾气就这么大了!”

    张文山轻叹一声,老于算计的他自然明白女儿心中的忿懑,再瞧了瞧张原,心中便有了定计。

    当下吩咐道:“来人,将四公子送到往生寺,再把我手书一卷交给住持方圆大师,着其督导他面壁思过!”

    又对着张原冷冷地道:“到了往生寺,汝要诚心忏悔,多读些经文,化解心中戾气,一日不明白道理,便一日不许外出。”

    这话里意思,就是要将他羁押终生了。

    司马夫人一怔:“老爷……。”

    张文山摆摆手,示意不要多言,冷淡地对张原道:“去吧,去吧。”

    张原沉默少许,突然回头问道:“我母亲……是怎么死的?”

    话刚出口,朦胧中产生一种“我怎么又问了这个问题”的错觉?

    司马夫人勃然变色,将茶杯重重顿在桌上:“又忘记礼法不成?注意你的称呼!那贱婢也配称母亲?”

    张原沉沉一笑,再不说话,转身走出门去……

    还不到下雪的季节,天空已飘起了零零星星的雪花,给整个喧嚣沸腾、如火如荼地大魏王京增添了几许冷意。

    冬天来了,春天……应该也不远了罢!【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