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十四章 漫长一夜 一(书号:102369

第十四章 漫长一夜 一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师弟,你真的要去?”一个满面苦相的道人缓缓道。

    “师兄,我问天观的威望和影响已经超过了往生寺,正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好时机。若是违逆了相国府,只怕又遭打压啊,届时师父在世时的一番心血,又白白浪费了。”

    “……那你去罢,小心些,切记!性命第一!”

    中年道人笑道:“不过一个庶子罢了,既无官品在身,也没有相国府气运的保护,只要那群秃驴不在身边,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师兄且等着好消息吧!”

    说完,这道人盘腿而坐,闭上眼睛,只见屋中的灯光微微一闪,就再无别的动静了。

    ……

    往生寺一处偏院中,一灯如豆。

    “幻身灭故,幻心亦灭,幻心灭故,幻尘亦灭,幻尘灭故,幻灭亦灭,幻灭灭故,非幻不灭,譬如磨境,垢尽明现。”

    张原合上手中的佛经,静静地望着油灯中一点灯焰,目中若有所思。

    幻身,幻心,幻尘,幻灭——诸幻皆由后天之欲而来,看似孜孜以求的东西,并非是本心中真正想要。

    《牧牛记》曾记载这样一则故事:有一牧童,自幼家穷,受尽白眼和欺辱,于是决定入学读书,改变命运。寒窗十年,在赶考途中夜宿山神庙,半夜遇一美女求欢,他经不住引诱,一宿欢悦后,这书生发现自己灵智尽失,回忆不起半点经义上的内容来,科举一途因此断绝。无奈之下,只得上山为贼,却因为瘦小无力,受尽群贼欺辱。书生一气之下,决定拜师学艺,于是遍访名山大川,寻找武林高手,结果武艺没学到,反而闹得风霜满面,未老先衰。仓皇失落之下,翻到一本志怪神仙的话本,看到里面主角的奇遇,脑袋一热,决定跳崖碰碰运气……

    结果这书生在一阵疼痛中醒来,发现自己依旧是个孩童,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正在被自己放牧的青牛用角顶着。

    抛却其中佛门惯有的暗喻和说教手法,其中道理还是很明显的。

    张原长身而立,踱步到窗前注视着外面的夜中雪景,心中涌动着一股明悟。

    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十之**。身边少不了强者打压、小人如鬼、恶人惦记,特别是告别了相国府,今后各种风刀霜剑更会接连而来。

    遭遇的事情多了,人就会丢掉初心,忘记本来的追求。但若是害怕失去自我,而躲藏在安逸的角落中作鸵鸟状,那只会令明镜蒙尘,渐生锈迹。

    “譬如磨境,垢尽明现……譬如磨境,垢尽明现!”张原反复地念诵着这句佛经上的话,随着一呼一吸,体表上数之不尽的毛孔也在细微地一张一合,仿佛十万八千张小嘴活动开来。

    这是晋升“和尚”位份的征兆,下一步便是从这些毛孔中生出气场,隔绝污垢,成就住持之位。

    人心如境,既要打磨,才能不锈不垢,也不能在打磨中忘却本心,走上歪路歧途,徒费光阴。

    屋内寒素,屋外飞雪,漫漫长夜之中,张原的眸中愈发澄透。

    突然,屋内一暗,灯芯上的火光毫无征兆地熄灭了,一种不同于窗外风雪的阴冷渐渐弥漫开来。

    大门,无风自开,“吱嘎”的摩擦声,在这死寂的夜里让人心头发毛。

    一股阴风灌了进来,打在了张原身上。以他现在的修为,也感到一丝发自心底的寒凉。

    接着,一个人形的黑影,突然出现在门口地板上,在微弱的反光下,这黑影被拉得老长……

    张原抬头一看,门口明明空无一人,这黑影又是怎么出现的?

    地板上的黑影开始一步步向他逼近,就像一个无形却有影的人在向他走来,只是细细看去,这黑影的身体和四肢部位在不停地扭曲晃动着,怪异之极!

    剑光一闪,张原持剑一撩,剑锋划过处空空如也,除了让这黑影扭曲得更加厉害以外,似乎毫无成果。

    忽然,地上的黑影动作一变,似乎高高跃起,朝他兜头扑来,一时间,阴风大作,刺人肺腑……

    情急之下,张原来不及再去思考什么,下意识地作出忿怒明王相……

    哼!

    这重重一哼,仿佛张原怀着恨天遮眼、恨地缚身的莫大忿怒,体表毛孔大张,一股至阳至刚的无形气场透体而出。

    “呃呃呃呃咕哇哇嘎……。”下一个眨眼的功夫,这黑影就扑在这气场上,只见微弱的金光一闪,黑影被重重地弹飞出去,仿佛被厚厚的绸布捂住了嘴巴,发出扭曲怪异地嘶喊出来,在地上剧烈地滚动攀爬着,连那层漆黑也淡了一些。

    此时,张原面目狰狞,再不复往日的清淡,狠狠地盯着地上的阴影,嘴中吐气开声,又是一个音节吐了出来。

    “哈!”

    寒凉的空气中,突然热浪滚滚,仿佛大日降临,一股无形无色地气浪朝地上翻滚的黑影滔滔涌去……

    只听得一声无言地惨嚎,刺得张原的耳膜都一阵生疼。地上的黑影在这气浪的冲击下,顿时飞快地变淡变浅,四分五裂地碎了开来,较为粗大的几股黑影重新拧结在一起,飞快地从门缝中钻出,剩下的碎片则慢慢隐没在了空气中。

    张原重重喘息几口,只觉得脑袋中嗡然作响,那股莫大的愤怒仍未消褪,让他恨不得将眼前一切全部撕碎……

    这是……忿怒明王心经的后遗症?

    张原一手拄剑,一手扶着书桌,一边喘息,一边尝试着念诵《般若波罗蜜经》,心神才渐渐冷静下来。

    佛门善于驱除病人体内阴邪,但先要要求僧侣修持正经,清心明神,原来就是为了抵御这种暴烈到极致的功法!

    难怪!难怪!

    忿怒明王心经上有言,“哼哈”二音最能驱阴祛邪,但阳刚暴烈,有迷失心神之危,当初看时还不以为然,没想到果不其然!

    张原捂着胸口,心脏犹自砰砰跳动,又疾又重,几乎达到不堪承受的地步。

    忽然脑海中又响起方圆的话语:正经修为不足,断断不可使用心经上功法。什么层次就使什么,万万不可逾越。

    这“哼哈”二音,必须得佛法精深、修持年久的和尚每日才能使用一次,多了都不行!唯有到了住持一级,才可随心所欲运用。

    “这番好险,只是谁要杀我?使的又是什么邪法?”

    张原调息几口,恢复大半后便提着剑推门而出。

    报仇不过夜,岂能让死敌继续潜伏,随时暴起一击?

    此时,屋外飞雪连天,掌中剑锋如霜!

    这满天满地的雪,实在太白太单调,须得染些猩红,才教人知道真颜色!【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