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十六章 漫长一夜 三(书号:102369

第十六章 漫长一夜 三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这一番大战,饶是如今体质大增,张原也打得几乎精疲力竭。

    作为武道高手,最怕的并非是修为高出自己的同道,而是不知不觉的遭到军中甲士围杀。

    吃一堑长一智,要杜绝再次陷入这类危机,必须在对方合围之前远遁而去,充分发挥出武道的精义来,避敌之长,击敌之短,以游杀的方式对付,总好过正面硬撼。

    调息片刻,张原又看了看身上中箭的创口,看见伤口处血肉收缩,紧紧裹住箭头,已有凝血恢复之兆,不由暗叹佛门经法的神奇。

    若不是莫名地变得聪明了些,想必自己也无法兼顾佛法与武道吧。

    正待出去找些伤药,只见不远处火光冲天,看那方位,似乎是住持方圆的住所。

    莫非相国府同时派人来杀方圆?

    张原想了想,将身上的三支弩箭折断,只留着箭头在体内,想必短时间内并无大碍。

    随手草草包裹了一下,便提着剑朝火光冲天处掠去。

    这一夜,看来还要死更多人!

    ……

    “方圆,秃驴方圆……呵呵呵,躲到哪里去了呢?”

    静院禅房处大火冲天,一个风情妖娆的女子悠悠哉哉地坐在树梢头,火光映射下,妩媚娇嫩的脸蛋上笑靥如花,美眸中似欲滴出水来。

    “方圆老秃驴啊,还不肯出来么?那本姑娘只有把火烧到你的大雄宝殿去了哦,啧啧啧,千年的寺庙就这么毁于一旦,不可惜吗?”

    寺中许多和尚沙弥远远地围着,不敢稍前一步。

    而在一处夹壁中,方圆与方太二人正挤在里面,不停地念着佛号。

    听到这话,方圆身子一动,似是想要走出去,却被方太紧紧拉着,小脸上满是惊恐:“不行啊师兄,房子没了还可以再建,人没了可就真没了!”

    “阿弥陀佛,房子没了是可以再建,可那么多代祖师留下来的经书不能没有啊!”方圆神态沮丧,看模样又老了几分。

    方太一脸气愤:“这女施主什么来头,怎么能这样对我们?”

    方圆摇摇头:“是那些江湖中人的事,你不懂。”

    “江湖中人?”方太眼珠子一转,“啊?莫非是师兄上次治疗的那个……叫什么无相子的人,和他有关系?”

    此子聪颖是聪颖,但却没有根性……方圆暗叹一声,道:“无相子与这女子分属两家敌对门派,上次贫僧救了无相子,不想竟惹来对方,实属……。”

    “实属无妄之灾!”方太愤愤地道:“我们佛门中人,治伤疗疾本就是份内中事,怎可因为师兄救了他们的敌人就来找麻烦?这太过分了,真是无法无天!”

    “你不懂,这女子是神道教圣女,他们这一门的人,做什么事情从来不讲规矩和缘由,向来随心所欲惯了,就连世家的人也敢说杀就杀,怎会在意贫僧一介老朽。”

    “神道教?有无相剑派厉害么?”听到江湖轶事,方太的眼中顿时放出光来,声音便大了些。

    方圆连忙捂住他的嘴巴,正要说什么,忽而听到那个像是在喘息的声音几乎近在耳边一般。

    “嘻嘻嘻,原来是躲在这里呀,好狡猾的两个光头。”

    说着,这女子伸手扶在墙上,暗劲一震,整面墙壁便垮塌下来,砸得里面二人狼狈不堪。

    “果然是不秃不滑,不滑不秃。”这女子一把拎起方太,笑意盈盈地打量了一番,随即不感兴趣地扔到一边,目光望向咳嗽不已的方圆。

    “老和尚,我们神道教要杀的人,你怎么敢救呢?我们杀一个,你们救一个,不是和我们作对么?”

    这女子嘴中不疾不徐地说着,却一脚踹在方圆身上,将其踢飞到五六丈外,吐血不已。

    “啧啧啧,好硬的身板啊,可惜不通杀伐,也只是砧板上的肉而已。”

    若换成普通人,早被这灌注了功力的一脚踢得肝肺俱碎而死。

    “掌教要杀的人,你也敢救!到了黄泉之下,可莫要责怪奴家啊。”这女子脸上笑着,眼中却透出冰冷杀意。

    正要再下杀手,忽觉一道森寒剑气直指后心,刺得那处的肌肤都冒出一片鸡皮疙瘩。

    急忙转身一望,只见那道剑光已经不知不觉逼近一丈之内,来势凌厉而迅捷,连忙合掌一拍,将剑身紧紧夹住。

    “噗!”

    剑锋还是刺入肩膀少许,但透剑而出的剑气让她半边身子都几乎麻痹!

    女子心中大惊:该死!这和尚庙怎么有这等高手?!

    “可惜!还是没能完全将剑气剑意收敛起来!”张原见一击凑功,随即拔剑后退,再度挥出一捧剑光笼罩而去。

    方才那一击,若是张原将无相摧魂剑练至圆满之境,就一定能在不知不觉下将这女子穿胸而过!

    所谓无相摧魂,最高的精义就是在不动声色、无知无觉间取人性命,决计不会教人提前发现,乃所有剑法中最善于暗中袭杀的武技!

    张原运剑如电,剑身上似乎裹了一层淡淡的清光,如暴风骤雨般朝对方攻去,那女子持着一柄形如弯月的小刀,被打得连连后退。

    “无相……摧魂剑!”女子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眼神中不复妩媚之色,带着一丝震惊。

    “你是无相子新收的徒弟?不对!不对!剑法这般纯熟,功法修为也登堂入室,至少也是十年的修为!”

    “好好好!无相子果真老奸巨猾,狡兔三窟,不过你以为暴露了身份,还能逃过我教的追杀吗?”

    女子感觉自己身子愈发无力,而张原功力和体力均未恢复,又身负三处箭伤,也已是强弩之末。

    “你不是我对手。”张原淡淡地道,仿佛言出必中,手中长剑一撩,女子的颈侧又多了一道血痕。

    “你元阴已失,功力不纯,只能突起暴击,最不耐久战苦战。”

    张原木着一张脸,继续用话语打击着对方的信心:“这样下去,不出二十招,你必然亡命于我剑下。”

    噗!

    女子脸色一白,被他话语激得略微一分神,肩头又中了一剑,暴起一团血雾。

    打到最后,已是意志的比拼和较量!

    二人的身形纵跃腾挪间,剑光与刀影森森逼人,唯独方太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那女子被张原的话语打击得攻少防多,并且抵挡得愈发无力,只觉得手中小刀无比沉重,堪堪不支之下,阴毒地剜了张原一眼,一连暴退三丈,嗖地一下腾身而起,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张原也没追击,拄着剑直直地站在原地,缓缓地调息着近乎油尽灯枯的身体。连番苦战之下,若那女子坚持不退,很说不准最后谁生谁死!

    他一身黑衣黑裳,上面满是破洞和划痕,一张原本文弱秀气的脸,在经历了数场性命搏杀之后,添了几分英挺与出尘之气,整个人终于开始朝着另一个方向蜕变。

    然而,长夜依旧未央。【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