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四十三章 决裂(书号:102369

第四十三章 决裂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张原!你怎敢伤了我儿?以弟殴兄,以庶犯嫡,以下犯上,你该当何罪?”众人拥簇下,司马夫人气势汹汹,满脸憎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原。

    相国府中,十来个供奉高手与众多护院将小院塞得满满的,有两人的修为甚至几与无相子媲美,所有人按剑以待,气机遥遥锁定了张原。

    张原不言不语,缓缓向众人走去,每走一步,身上的气机就高涨一分,对面的供奉,武道修为越是精深之人,就愈发觉得对面逼近而来的不似人,而是一把剑。

    一把气冲斗牛的剑。

    许多功力稍浅的耐不住这股无形的气机,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张原!大魏律例,你犯了大不敬、逆人伦、不友不悌之罪,还不束手就擒,争取从宽发落?”张轩高声叫道。

    蓦然,张原停下脚步,竟让许多供奉心中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以弟殴兄,是为不友不悌;以庶犯嫡,是为干逆人伦;以民犯官,是为以下犯上。

    这罪名若是判决下来,斩首示众是板上钉钉的下场。

    张原一个个看去,只见众人目光中满是敌意,如视寇仇,特别是最中心那一群人,简直恨不得立刻将他置于死地,当下心中一横,淡淡说道:“张轩,你少说了一个罪名。”

    张轩不由脱口道:“什么罪名?”

    张原面上冰寒一笑,煞气一闪而过:“弑——亲。”

    张轩心中一突,来不及去思考话里的意味,这一瞬间,他感到自己仿佛如被天敌虎视,生出极大的不安全感来。

    司马夫人感到面皮一紧,血流涌上,涨红着脸骂道:“小畜生,你敢大逆不道?!”

    众供奉齐齐踏前一步……

    “锵!”

    张原拇指轻弹,利剑从鞘中滑出少许,龙吟之声铮铮不绝。

    司马氏又惊又怒,抖抖嗖嗖地指着张原:“你……你还想反抗?”

    张原须发突张,锐目一寒,沉声大喝道:“老虔婆!!你尽可用贱命一试,我剑利是不利??”

    “他……他竟敢如此辱骂老身??”司马夫人气得胸口不断起伏,心中惊怒交集,只恨不得没有早杀此子,一时噎得说不出话来。

    后面的白云烟捂着嘴,眼中再度盈满泪花,她不知道自己只是导火索,还以为张原为了她不惜做到如此地步。

    “错有错福,没想到我也能否极泰来,遇到这样的丈夫。此刻就算是与他死在这些人的刀下,我也是无怨无悔!”

    飘零了多年的女儿心,终于真真正正向一个男人靠拢了。

    正对峙间,一个下人从外面跑来。

    “夫人,大皇子派了人来,要四公子立刻前往松间月赴宴。”

    大皇子?这庶子何时结识了大皇子?

    众人惊疑不定,望向这个一直以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贱庶子。

    司马夫人回过气来,神色狂怒地道:“大皇子算什么?今天谁也带不走这个贱种!!”

    这时张轩附耳过去,低声嘀咕了几句。

    司马氏重重地喘了几口气,眼中杀机森寒:“好好好,且让你多活一时半会!!我们走!”

    张轩说的是,杀江湖人,不能用江湖的刀。只有调集好精锐甲士,强弓大戟一围,才能万无一失。

    这也是朝廷对付武道高手的惯用伎俩。

    而张原也不想此刻动手,除了身后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大威天龙经》已经念到了最后一个章节!

    他有着预感,若能读完此经,即使不能马上成就圣僧位份,也能大大增强实力!届时,无论面临任何恶劣的态势,他也有信心一搏!

    回头看了一眼,白云烟立刻知情识趣,提着裙子一路小跑着跟了过来,紧紧攥着他的手臂,随着张原离开了这虎狼之窝。

    ……

    问天观。

    宁无我带了几个亲信手下,其中就有苏含月,悄然潜进了观中。

    他这番多了个心眼,并未完全按照二皇子的吩咐,带领大批人马尽歼此间的道人。

    问天观与往生寺一样,分院遍布天下,与官员和世家纠缠甚深,若是全灭此间道人,那无异于获罪于天,招来泼天大罪!

    你把治病的都杀光了,那谁来替人治疗疾疫?不仅世家官员,连平民百姓都会将他恨之入骨!

    到时,群情汹汹之下,就是二皇子也护不了他。

    他苦苦思索一番,决定将此行折衷,只取清元子一人。就算二皇子有些不满意,也不会太过开罪于他,同时还避免犯下不赦之罪,一举两得。

    几名亲信扮作求医之人打着掩护,他与苏含月则一路潜行至道观之主的居所外。

    “在下请见清元法师。”宁无我在屋外朗声道。

    没料到,这边他刚一说完,屋子的另一面就出现一阵急促地脚步声,渐行渐远。

    怎么我一来对方就跑?宁无我又惊又愕,来不及多想,连忙合身追去,前面的人影似乎学过一点轻功,奔行速度远比常人来得快,但与他相比又是小儿科了。

    一处树林中,宁无我奔行如飞,几下就追上了前面的人影,厉声喝道:“清元法师!得罪了!”

    说完,呼地一拳朝对方后心砸去。

    出乎意料的是,前面的老者反而停下脚步,骤然转身,一双如鹰如狼的目光投注过来,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阴风刮起,朝宁无我当头扑来。

    阴魂出壳!!

    清元子早在屋中就用了这法子,瞧出二人来者不善,因为在阴魂的视线中,能够看到许多常人不能见到的东西,故而想也不想,掉头就跑。

    道人常年遭受迫害,岂能没有防范心理?

    但此刻眼见逃脱无路,又是在遮蔽了阳光的密林中,他索性飞出阴魂,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纵然敌人是武道高手,气血如龙,比较克制阴魂,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一搏之力。

    宁无我发力狂奔之力,只觉惨惨阴风扑面,心中一惊,已经来不及躲避,索性运足功力,全力击去。

    两相对撞之下,一个惨叫之声,一个怪嘶之音同时响起,竟是两败俱伤。

    宁无我只觉得脑中骤然一炸,痛不可忍,当下抱着头在地上翻滚不休。

    而那道阴风倒卷而回,入了清元子的身体,在地上狠狠抽搐了两下,咬着牙爬起来又跑,跌跌撞撞间还掏出一个瓶子倒入嘴中。

    “哈哈哈,法师好手段!好果决!某家实在佩服得很,给我追!”宁无我暂时无力追击,却打发了性子,对着尾随而至的苏含月喝道。

    白衣飘飘的苏含月如同一只林中幽灵,起落间毫无声息,若不是那双璨若星辰的眸子,简直就像一只女鬼。

    然而她却站在宁无我身边不动了,静静地看着对方。

    宁无我心中一沉,知道情况不妙,叹道:“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么?”

    苏含月开口道:“我想试试,能不能够杀了你,这样就不用被你拿去送人。”

    宁无我默然片刻,道:“就为这个么?”

    苏含月点点头,不再犹豫,阴暗的密林中忽然寒光一闪,锋锐无匹的剑气向地上的宁无我陡然射去。

    宁无我头皮一炸,勉力躲过这道寒光,却依旧被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随即竖起指头,飞速地往自己身上戳了几下……

    神道逆血**!【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