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五十章 血洗相国府 一(书号:102369

第五十章 血洗相国府 一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魏明帝将好大一个茶杯掷向贵妃张氏,怒声咆哮道:“你家出的好兄弟!!!戮朕臣子,杀朕将士,连朕的皇儿也死得如此惨烈!!你们张家这是要造反吗??”

    额上一缕鲜血流了下来,张端雅暗咬银牙,含泪跪拜道:“臣妾有罪,还请皇上宽心,家父一定会给出一个交代!”

    魏明帝不为所动,对左右道:“拟旨,张氏纵子行凶,家教无方,一系官员统统降职一等,贵妃张氏降为淑妃,闭门思过,无召不得出入。”

    顿了顿,又一字一句地道:“下令,全城大搜,地底亦不可放过,务必生擒活捉!擒获此獠者,赏银一万两,有爵晋三级,无爵封六品,世袭罔替!!”

    听到“生擒活捉”,张端雅心中一突,凄声道:“贼人武力高强,万万不可让将士心存顾忌,否则必然为其走脱啊皇上!”

    魏明帝逮住把柄,趁此机会大大削弱了张氏的影响力,别看只是区区的降职一等,让出的可是许多要害职位,并且让众世家无话可说。

    并且还特意嘱咐了生擒活捉,这是打算从张原嘴巴中掏出不利于张氏的证据来,从而更进一步重挫张氏的势力,张端雅终是世家出身,敏锐地觉察到这一点,连忙出声阻止。

    魏明帝冷冷一笑,也不理她,在随从簇拥下离开此间。

    ……

    一间精致的宫室中,魏云水发着呆,听着魏定一的述说,把自己嘴皮咬破了都不曾发觉。

    “张原……张原不会是这样凶残的人,一定是,一定是那些人把他逼急了。”

    当初张原在策问试中未曾名列前百,让这位公主好生伤心一场,这代表着她憧憬中的新科进士迎娶皇家女的故事完全破灭,再后来听说他娶了一个青楼女子,又痛哭了一天一夜,好几天寝食难安……

    魏定一也明白自己这位小妹的心思,叹道:“不管此人是否凶残,做了就是做了,如此骇人听闻,自古未有,他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想到张原击毙如此之多的甲士,想到自己那二弟惨死朝天门,再想到他曾经面对如此凶人谈笑风生,心中亦是发寒!

    不过想想又有些后悔,如此绝代武力,当初若是收归己用,一来那些人便投鼠忌器,不敢过分逼迫;二来自己也多了个强力干将,再不济也能白虹贯日,一举颠倒乾坤……

    可惜!

    魏云水呆了半响,忽然摇头,一派天真的小脸上满是坚决:“不,张原不会死的!”

    ……

    相国府中,此刻一派凄风惨雾,除了张端雅,一家子在堂中坐了个齐,连浑身绷带的张卫也在场,众人相顾无言。

    张文山神色疲惫,但毕竟久经风浪,这件事还击不垮他,难就难在怎么将那小畜生先一步击毙,免得落在皇帝的手中,逼出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栽赃到张氏一族的头上。

    司马夫人的精神有些衰颓,但一双眼神中却满是斗志,在她看来,张原犯下如此滔天之罪,死期只是时间问题,至于屠戮了多少士卒,她却不在意。

    因为无论是皇家,还是张氏或司马氏,都有杀不完的甲士前赴后继,一个人再如何厉害也决计敌不过。

    一人还能敌一国?没人会有开启这种妄念。

    “你们都说说,怎么个章程吧。”张文山喝了口茶,微微一示意,旁边一个俏丫头立马会意地给他揉起了太阳穴。

    堂下静默顷刻,如今气质大变的张轩满眼阴毒,幽幽地道:“待明日天亮,皇帝的人定然大索全城,然儿子以为那小畜生定然不会傻傻的呆在城中。”

    “儿子在刑部也呆了些年头,对这洛邑城熟捻无比。此城为七代之都,城下有城,是一些歹人凶犯的聚居之地。若是城中搜索无果,那贱种定然藏身于地下,届时烟熏逼迫也好,派兵进入也好,他还能跑的掉?”

    司马夫人冷笑道:“正该如此,老爷,你去联系薛家,妾身去一趟娘家,我那侄子惨死,他们正恨不得把那该死的贱种寝皮剥肉!我们几家联手,定然会在皇帝的人把他找出来之前弄死他!”

    张文山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今晚府中有多少人手守卫?”

    司马夫人诧异道:“白日里,那小畜生殴伤了卫儿,妾身就从娘家借来两百侍卫,准备将其拿下……可惜晚了,老爷可是担心他半夜行刺?”

    张文山摇摇头,忽又道:“持老夫手谕,去城防营再调三百精锐来。”

    司马夫人不以为然,她至今仍不认为张原有这个值得他们大动干戈的能耐,不过也没反驳,不过多花些银子罢了。

    张卫忽然嗡声嗡气地道:“逮住那贱种的时候,可否让儿子亲自动手?不削了他的鼻子耳朵,不亲手抠下他的眼睛,我以后寝食难安啊。”

    不知为何,张文山心中总有些心惊肉跳,他是到过张原大开杀戒的现场的,无论是血流满堂的松间月,还是尸横遍野的朝天门,这两处惨不可言的场景都是大魏立国百年来从所未见的一幕!

    他几乎怀疑任何一个目击者都在撒谎!

    他那个无能蠢笨的庶子,有这种能耐?那他张文山这么多年来岂不是有眼无珠?

    就算他不是自己儿子,只是一个寒微旁支,就凭这身勇力,他也会大力扶持对方,让张氏在军中的羽翼更加丰厚啊!

    可惜!如今都晚了,对那个势成水火的儿子,唯一的解决手段,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斩断这祸根,动用族中全部力量将其扑杀!!!

    张卫在一众丫鬟的搀扶下缓缓回到房间,虽然经过了道士疗伤,但断骨处时而阴痛,时而剧痒,时不时发作一下,令他烦躁不安。

    看了看冬菊那挺翘的圆臀,忽然心头火起,吩咐道:“去厨房吩咐一声,做一碗虎羊汤来。”

    冬菊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犹豫着道:“公子的伤……。”

    张卫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少啰嗦,让你去便去!”

    冬菊没奈何,只得走去厨房。她提着一支灯笼穿过一片走廊,途经一座假山时,忽然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拖入了黑乎乎的阴影中。

    相国府太大,纵然已经驻守了两百多侍卫,也是分散在外院一周,防备从府外进攻的敌人,连苍蝇也不可能毫无所觉地越过那道防线,而这内院中却因为多是女眷的关系,没什么人防守。

    冬菊惊恐地望着身后黑乎乎的人影,陡然,她身子一颤,从那双清清冷冷的眼神中认出了来人。

    “四……四四四公子饶命!”一向灵活的口舌,此时不知怎么打了结,心中的大恐惧骇得她几乎魂飞魄散,连腿上的知觉都失去了。

    张原想到许多事情都是被这奴婢一手挑起,历来阎王手下的小鬼最是难缠,若说府中带给他最多痛苦的人是司马氏,那么这冬菊就是她手下最得力的小鬼。

    “好奴婢!一身皮肉换来的倚仗,就敢如此作威作福?”

    “可惜!屁股能换来富贵,却换不来大好性命!”

    黑暗中,只听得“咔嚓”一声,冬菊恐怖得无以复加的脸蛋骤然转到了后背,口鼻中缓缓流下一道鲜血……【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