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五十四章 佛镇大明宫 一(书号:102369

第五十四章 佛镇大明宫 一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司马夫人绝望地看着张文山被府中两个高手一左一右带着飞速离开,顿时尖叫着发出恶毒的咒骂。

    此时,她身边剩下的供奉和甲士也是死的死,逃的逃,很快就众叛亲离,只剩下孤零零一个人面对着缓缓走来的死神!

    张原很奇怪地望着这个瘫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妇人,就是这个轻轻一剑就能戳死的女人给予他那么多的苦难?

    就是这个女人成为了自己噩梦中的主角,几次险些令他丧命,并让自己的真正母亲悲惨死去?

    司马夫人缓缓转过头来,脸色僵了僵,接着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道:“原儿,你不是一直都喜欢冰儿吗?既然轩儿已死,那老身就做主,将冰儿许配给你怎么样?以后把那老不死的赶下去,助你登上家主之位。”

    听到这话,不知怎么的,张原怔了一怔,脑中轰地一声,涌出许多熟悉又陌生的信息来。

    一家破破烂烂的棚屋内,司马夫人穿着一身浆洗得发白的布袍讨好地道:“老身今天做主,冰儿就交给你了,以后可别忘记送吃的来啊。”

    “夫君,妾身今后会好好侍奉你的。”一对红烛下,荆钗布裙的司马冰神情温柔地道。

    “你我夫妻,缘尽于此……交出宝物,快快交给仙师……你我夫妻,缘尽于此……。”

    这一瞬间,他头痛欲裂,许多模模糊糊的人像和画面在脑海中一掠而过,似真似假,似远似近……

    “南莫萨咄喃……。”

    张原念了几句清心咒,这才渐渐沉下心神,看着眼前似乎老了十岁的司马氏。

    是将其送到青楼接客,还是抛入地下城,任凭那些人折辱?

    忽然间涌出的记忆中,那清澈高远、云霄之外的风景似乎更清晰了些,比起心心念念、纠结于报仇雪恨的手段而言,却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有过执着,放下执着。”张原喃喃自语道:“留之无用,我还是放下好了。”

    司马夫人听得张原说放过自己,脸上不禁露出笑容,连忙陪着小心道:“原儿就是心胸大度,你放心,老身我定然将冰儿……。”

    噗!

    司马氏一阵天昏地转,待视线重新恢复清晰,陡然笑容一僵,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无头尸身飚出好大一泼鲜血,那插在土壤中的雪亮剑身上,犹自映照着自己死里逃生的喜悦……

    张原神色冰冷,将司马氏一剑枭首,一把抓起头发纵身于大树之巅,将首级吊在一根树杈上,使其遥望着大火冲天的相国府。

    娘,儿子就不打听您是怎么死的了,但是儿子报了仇,您也可以瞑目了。

    不,您再等等,仇人,还剩最后一个!

    望了望周围密密麻麻,却畏畏缩缩不敢再冲上的军士,张原再不回顾,一往无前地往着皇宫方向追去。

    ……

    此刻,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辰。

    巍峨壮丽的大明宫内,此刻却灯火通明,天子百官,皆肃容以待,甲士林立,遍布于宫殿内外,一副如临大敌般的模样。

    此刻的张文山再无半点从容,一脸的青白,抖抖嗖嗖地说着那个大杀四方、无人可御的身影,待殿内众臣听到上千甲士围攻不果,乱箭齐下也拿之无可奈何时,闹哄哄的空气中顿时鸦雀无声。

    良久,魏明帝叹了一声,道:“不想武人之祸在朕这一朝重演,张卿,你教子无方啊。”

    忽又抬高声音道:“张文山,你治家无方,后宅不宁,纵子行凶,惹出这许多祸害来,着今免除你相国之位,你服是不服?”

    张文山身形一颤,沉默了片刻,见四周群臣没有一个站出来替他说话,连司马氏一系与张氏一系的大臣都保持了沉默,显然是各怀鬼胎,心中不禁长叹了一声,咬着牙道:“臣,领旨!”

    魏明帝心中松了口气,满意地点了点头,在他看来,世家才是最大的祸患,至于张原,不过纤芥之疾,只要认真起来对付,煌煌大魏,难道还拿不下一个武人?

    不过此人穷凶极恶,无法无天,绝对不能任其逍遥法外,就算倾尽全力也要将其明正典刑,分尸于五马之下!不然武人群起效仿,动辄杀官屠吏,天下将永无宁日!

    在这一点上,魏明帝的位置放得很正,皇室是世家之主,也是天下之主,维护这样的秩序与规矩绝对是不遗余力的,也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破坏!

    这时,殿外有人急急地通报道:“禀陛下,有贼人闯宫!”

    魏明帝一怔,还未说话,门外又传来一声急报:“陛下!有贼人闯进万安宫,禁卫擒之不下,以致惊扰了太后。”

    “报!贼人击杀了十一位供奉,其余负伤而逃!”

    “报!贼人要皇上交出张相国和司马尚书!”

    接二连三的惊人消息传来,魏明帝听得脸色铁青,拔出腰间宝剑重重劈在案几上,大怒道:“此獠要造反?”

    他虽然将世家恨之入骨,但亦明白大魏也是建立在世家的根基之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今日交出二人,不仅天子的颜面扫地,下面的世家也会群情汹涌,不会再服一个对贼寇低头的皇帝!

    这时,下方大臣中一个面容清癯地中年人站了出来,奏道:“陛下,此獠来去如风,弓箭难伤,且不易捕捉,若是潜伏山野之间,势必为祸更烈。臣请以大军围之,而后调动架子弩与车弩,一举毙杀!”

    魏明帝一怔:“用得着这般大阵仗?”

    架子弩是重弩,非得两人同时操作,而车弩更是架设城墙上的守御利器,威力奇大,如今竟用来捕杀一个人?!

    这中年人正是就任吏部尚书不久的司马温,闻言道:“臣犹觉不够大,此贼屡犯天威,正该以雷霆之势,一举灭之!!”

    司马氏两个嫡系成员都死于张原剑下,司马温简直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魏明帝的目光看向另一侧为首的大臣,王崇阳面沉如水,毫不犹豫地奏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虽然曾经很欣赏张原,但此人自绝宦途,一意孤行,王崇阳就决意不会再去管他,更何况,张原如今的所作所为亦令他震怒万分!

    一甲二甲的进士几乎尽亡他手,上到皇子官员、下到士卒平民,几乎是无人不杀,这样丧心病狂之人,绝不可留!

    因此他毫不犹豫地支持了司马温的意见,不动则以,动则使出全力,将此无君无父、目无纲纪之狂人一举拿下,以儆效尤!

    魏明帝不再犹豫,一道道命令颁布下去,首先将大内侍卫、皇城驻军全部调来大明宫,然后各种弩兵也一一安设在四周,最后下令道:“告诉那贼子,他要的人就在此间,让他自己过来!一路上尔等休要阻拦!”

    既然会受伤,那就还是人!只要是人,就不会杀不死!

    弓箭能伤其一寸,重弩就能穿透一尺,万弩齐发之下,就是神人也要射成一堆烂肉!!

    贼子,朕在这里等着你!!【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