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六十四章 阳神 二(书号:102369

第六十四章 阳神 二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能喝退阴神的禅音,对阳神毫无作用!

    一个眨眼的瞬间,阳神便扑进了张原的身体内,无可躲避,也无可抵御,他只觉得一个如炽日般宏大的意念像一股燃烧的火焰即将点燃自己的神魂……

    金光爆闪!!

    “啊!!!!圣僧?圣僧!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嚎骤然响起。

    银色的光人从张原身体内飞快飘出,色泽黯淡许多,隐约有几分飘忽,显然受创不浅。

    而此刻的张原也不好过,形状极为可怖,全身数百万毛孔中溢出淡金色的液体,像一尊渐渐融化在烈火中的神佛!

    瞬间交锋之下,本就受创的金身变得残破不堪,二人竟两败俱伤!

    “汝为谁?????”阳神的怒喝似能震动天地。

    张原盘坐在地,眼睑半垂不垂,紧紧咬牙,实则苦苦忍受着前所未有的痛苦,全身上下仿佛被针扎一般,疼痛深入骨髓。

    “你……又是谁!”

    “我是谁?哈哈,我是谁?”这阳神的情绪似乎非常不稳定,“我乃这世间最后一个真人,最后一个阳神!!”

    “一个寄身于蜘蛛,在地下吃爬虫的阳神?这也配称真人?”张原微微冷笑。

    果然,阳神大怒道:“后生小辈,无知之极!若不寄身于这异种肉身,吾早早随肉身腐朽,焉能活到今日??若不食那些独目小人,又怎能补养神魂??”

    听到这话,张原眸中若有所思,登时忘记了肉身的痛苦,嘴上呵斥道:“那你这定然是假阳神!阳神与天地同寿,岂会腐朽?”

    “放屁!放屁!”那银色光人气得连连怒骂,“你这小子一无所知!腐朽的是这天地,而非阳神!!只要两年!!最后两年时间了啊,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存身躯壳竟然毁了!!!吾要食汝之肉,拔汝之皮!!”

    “两年?两年后又会怎么样?”听到这里,张原毫不在乎对方的威胁,语气急促地问道。他虽然知道后面一系列剧变,却不知道这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阳神的情绪似乎非常亢奋,又忘记了方才的恨意似的,激动地道:“两年之后,天地大变,我阳神便能脱离这千年桎梏,逍遥长生!!!”

    “然后呢?”

    “然后……。”阳神刚说了两个字,突然语气一变,诡异地变得冷静下来,竟然隐隐带着几分喜意,“小子,你问够多了,该老夫问你了罢?当今之世,为何还有人能够成就圣僧?既是佛门中人,又为何还有我道人秘传?”

    张原微微失望,沉默了片刻,淡淡地道:“当今之世,为何就不能有人成就圣僧?”

    “小儿之问!老夫真怀疑你是怎么修出圣僧之位来!这方天地,早在千年前就开始走下坡路,天地灵气日渐不足,没有这凭借,再好的资质也不可能成就!”阳神顿了顿,语气有些古怪地道:“莫非我道人的传承如此式微,竟找了一个秃驴来继承?”

    “莫非与时光回溯一事有关?”实际上,经历了前世变化的张原也有这种感觉,千年以降,圣僧与阳神不出,绝非是没有这般资质的人,而是大环境的影响,至于前世的广元子,说不得就有什么机缘巧合之下,才能成就阳神!

    可惜,自己不能探知这机缘到底是什么。

    想到这里,张原咬着牙笑道:“不错,在下的确身怀道人传承,对于晋位真人之途,不知前辈能否指点一二?”

    不知这阳神究竟是什么状态,此刻语气再度一变,突然变得尖酸刻薄起来,满嘴嘲讽地道:“指点你?凭什么?老夫为何要指点你?你是老夫儿子还是孙子?”

    张原也不恼怒,面无表情地道:“就凭你现在失去了寄托神魂的躯壳,让在下猜一猜,没有肉身的补充和滋润,想必阁下是等不到两年之后了罢?”

    “你!都是你这小辈害的,我要生食了你!!生食!!”

    听到这话,阳神又变得焦躁起来,左右来回飘动数次,一副想要扑上来却又不敢的样子,虽然张原金身已破,但他也好不到哪去,硬来的话,最后很可能两相偕亡!

    他苦苦挣扎了千年光阴,岂会为了一时之愤,而坏了那么多年的等待?

    看着对方情绪飘忽不定,忽喜忽怒的样子,张原倒想起一本道籍上记载的内容来,说是一旦成就法师,能够阴魂出壳之时,那脱离了肉身的神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情绪不能自控,就如同梦中一般,喜怒哀乐、种种**,均会表现出一个极端来。

    随着修为渐深,肉身与神魂契合提高,以及渐渐习惯了神魂的世界,这才能慢慢压抑克制。

    而这阳神虽是千年前的古人,但一直存身在异类的躯壳中,如此长年累月,不但丝毫不能提高契合度,反而只能依靠进食异类来补充神魂的消耗,如此一来,无怪乎情绪如此反复无常。

    忽然,那阳神停了下来,用着一种奸诈的语气道:“不如这样,你放开戒备,让老夫寄身在你躯壳里,这样一来,成就真人的秘密你自然得知,两年后老夫再脱离你的身体,如此皆大欢喜!”

    张原有些无语地望着对方,这种连小孩子都骗不了的语气和话语竟然拿来蒙他?这就像一个人要一个小孩的冰糖葫芦,说是在嘴里含一圈就吐出来还给他,谁信?

    况且,同样的话,同样的计谋,他已经在清元子那里领教过一次,此刻再度听到,不免有些啼笑皆非。

    恐怕,这个道人在长达千年的独守中,原本的心智已经蜕化了许多,这才说出把他当白痴的话来。

    不过他再一次看到了道人的坚韧特质,和永不放弃的执着!果然,能成就阳神之辈,心志之坚远非常人能比!

    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有没有机会,像吞噬清元子魂魄那般?

    不,不行,阳神与阴魂相差太大,我此刻若是完好无损还好,这般状态之下,冒不得风险!

    并且清元子的传承念头也是真,这才将问天观一系的秘术全都给了他,而眼前的阳神则不同,鬼知道这人有什么手段,就算夺不到他的肉身,一身传承也不会留下分毫!

    张原想了想,用着很诚恳地语气道:“好!在下同意前辈的提议!只是阁下需要展现一些诚意出来!”【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