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八十五章 巨龙 一(书号:102369

第八十五章 巨龙 一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当黑衣人的船队赶到之后,辛罗人的攻势顿时一挫,渐渐被逼得缩回本船,防守自保。x更新最快

    但在一狂猛的冲击,一次次悍不畏死的冲锋下,辛罗军队的士气开始飞速下降,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失去战心,而后两条舰船完全被黑衣人占领,大肆屠杀着仓皇奔逃的辛罗人。

    “国主,那个光头果然不是好人,与这些妖人是一丘之貉!”丫鬟指着不远处的张原,愤愤地道。

    看着眼前交战不利的情形,具南珠的眸中掠过一丝惊惶,看着那边袖手旁观的张原,心中又是后悔又是愤恨,对着护在身侧的李顺成道:“李将军,可否请得那位大师出手?孤愿以十倍,不,百倍的价钱聘请他。”

    大块头挠了挠头皮,为难地道:“那样的人,不在意钱的,恐怕是没用了。”

    话间,己方这首舰船的防守也被突破了一道口子,冲进四五个黑衣人来大肆砍杀着,具南珠神情一紧,急声道:“李将军快去增援,孤这边不碍事。”

    看着大块头的身影冲了下去,身侧再没有可靠的人卫护,她心底的彻底慌了神,只觉得自己曝露在狼群的目光下,下一刻就被会被撕得粉碎!

    一念及此,她的手不禁摸上了腰间的海螺,心思急转:要不……就用一用吧,试一试也好,万一真的有用呢?

    看着自己的亲卫大将都在最前方浴血厮杀,却仍旧没能挽回渐渐倾的战势,若是被这些人擒了自己……

    绝望之中,具南珠摘下腰间的海螺,微微犹豫了一下,尽管觉得这样未免太傻,还是凑近了嘴巴,准备吹响……

    这时,身后一只手猛地一把夺走了海螺,具南珠又惊又怒,回头一看,正是自己最信任的丫鬟惠儿。

    “惠儿,你做什么??快给我!!”

    惠儿呵呵一笑,将海螺紧紧攥在手中,“国主,这种关键时刻,您吹海螺干嘛呢?”

    具南珠心中一沉:“惠儿,孤待你不薄,情同姐妹,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莫非要背叛孤,背叛辛罗吗?”

    这个叫惠儿的丫鬟脸色一阴,尖声道:“不薄?我原本也是世家千金,今天沦落到服侍别人的地步,拜谁所赐?我父母双亲,本也是朝中清贵,却被贬为平民,落得活活病死的下场,这又拜谁所赐?先王欠下的债,只有你来还!!”

    具南珠俏脸微寒,冷冷地道:“原来你一直心怀怨望,好!好!你若真恨,孤就给你这个机会!”

    着,拔出腰中细剑,用剑柄对着丫鬟喝道:“来,堂堂正正的拿着剑,想要报仇就拿剑刺过来,不要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把先王的遗物还我!”

    惠儿往后退了一步,神色得意地道:“愚昧的女人,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我一直忍到现在是为了什么?”

    具南珠的眉头跳了跳,忍着怒气道:“你在什么?要报仇就过来,只要把遗物还给我,孤死在你手中就是!”

    惠儿嘻嘻一笑,将海螺在手中掂了掂,眼中露出不加遮掩地讽刺:“国主,您在什么傻话啊,奴婢在你身边呆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在你孤立无援的时候,把这个东西夺过来献给主人啊。”

    听到“主人”二字,具南珠彻底明白,这个丫鬟已然沦为了那些妖人中的一员,只是对方那“主人”那么在意这个海螺,想必祖上的传言定然是真的!

    她亦是颇有几分智计的人,眼珠转了转,忽然愕然地望向丫鬟的身后:“你的主人不就在那里吗?那你还不快去献给他?”

    惠儿下意识地转过头去,还没从乱兵缠战中分清人影来,就觉得身后一阵风掠过,手上骤然一空。

    回头一看,只见那海螺重新回到了具南珠手上,不由大怒,喉中发出一声不似常人的怒吼,合身迅猛地扑了过去。

    具南珠也会几分武艺,连忙拔剑挥出一朵剑花,几血星从对方身上爆出,然而那惠儿却恍若未觉,眼神凶猛了扑了过来。

    眼见这丫鬟跟疯了似的,加上具南珠本就没多少格斗经验,看到剑出无功,心中不由一慌,整个身体被她一下扑倒在地。

    二女在船楼上纠缠滚动着,这丫鬟的力气变得奇大,但好在不通武艺,出手没有章法,具南珠在经历最初的慌乱后,很快逮住一个空子,将剑柄重重击在对方的太阳穴上。

    惠儿脑袋一晕,双手不由松了开来,而具南珠趁势脱身,在地上滚了几圈,颤抖着双手将海螺凑近嘴边,吹响这最后的希望……

    呼呼

    声音细而无力,无论她鼓起多大的劲来,将俏脸涨得通红一片,也只能吹出几下渺沙哑的细碎声音出来。

    连连吹了几下,没有任何异状发生。

    惠儿起身追了几步,见这情形不由一愣,踉跄着身形哈哈大笑起来。

    “对了!对了!你那兄长死得突然,没把这里面的关窍告诉你吧?你怎么不想想,你家堂堂王室,却世代礼佛修佛,以国主之尊带发修行,却是为了什么?”

    看着对方失魂落魄的模样,她心里格外痛快,从希望破灭、而毫无抵抗的具南珠手上一把夺回海螺,洋洋自得地:“主人果然无所不知!愚昧的女人,今天本姑娘就让你明白,若要吹响这海螺,至少也要沙弥的修为,以禅音吹奏,方能……。”

    正着,忽然眼前一花,海螺被人轻轻夺去。

    “谁?”惠儿回头一看,满是怒容的脸上顿时充满忌惮。

    “大师,这不干您的事,只要把海螺还我,这个女人你拿去随意享用!”

    具南珠满是死灰的眸中重新燃起光亮,惊喜地道:“大师,拜托您吹响它,它关系着辛罗国万千子民的安危!”

    惠儿神色有些紧张,往前走了一步:“大师,快把它还给我。这女人是辛罗国主,奴家代表主人把她送给您,还有金银美人,要什么有什么!”

    具南珠咬了咬嘴唇,方才纠缠打斗时,胸前被撕开的衣襟露出一抹惊心动魄的雪白与沟壑,白皙美艳的脸上染上一层嫣红,眸中波光流转,嘤嘤哀求道:“神僧,奴家愿意以身侍奉,并按照辛罗国礼,尊夫为君,将王位相让,这里的将士都可鉴证,以后您就是这三千里河山的国主!”

    漫天的火焰将海面染得一片通红,把张原的脸上照得忽明忽暗。

    听到这两个女人的话,他漠然地瞥了二女一眼,眼中毫无一丝意动之色,完全熟若无睹,神色淡淡地道:“蛮夷之女,化外之地,于我而言如敝履。我如何行事,你们无需插嘴。”

    ...【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