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九十九章 魂行琉京(卷终)(书号:102369

第九十九章 魂行琉京(卷终)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深夜,琉京城,王宫内。

    一间幽静死寂的宫室内,榻上躺着一具玲珑浮凸的娇躯,柳眉轻蹙,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抖着,仿佛陷入在噩梦中无法自拔。

    连日来不分白天黑夜的督战,让具南珠身心俱疲,好不容易攻势稍缓,得以安稳睡上一觉,却又梦到那个妖人突破了禁宫的防御,擒获了自己肆意羞辱着,种种屈辱不堪言。

    她噌地一下坐了起来,惊怒的眼神茫然四顾,这才发现只是一场噩梦。

    具南珠长长地吐了口气,略略放松了身体,忽觉有些不对,宫殿中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平日夜间伺候的尚宫踪影俱无,连烛台上的灯焰都灭了。

    看着这不合常理的一幕,她心底深藏的恐惧再度涌上,想要喊人,嗓子却被什么堵住似的,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莫非那些妖人已经打破禁宫了?不会的,不会的,不然不可能这么安静!

    她小心翼翼的掀开帷幕,探头一看,心脏顿时漏跳了一拍床尾处正站着一个高大的黑衣人,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嗬嗬。”

    具南珠惊得几乎魂飞魄散,全身猛然发出一层细汗,想要开口尖叫,声音却被堵在了喉咙里,嗬嗬作响。

    “好了,不要惊慌,我不会伤害你。”

    张原平静地道,一身黑衣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与外间那些正满城烧杀的黑衣人倒有几分相似之处。

    具南珠急急地喘息了几下,看清了眼前人的面目,神情依旧有几分惊惶不定,艰难地发声道:“你……是你……你来此想要作甚?”

    看到这女子稍稍平静下来,张原伸手解了对方哑穴,入手处温热滑腻,淡淡地道:“我这次来,是要你帮忙保管一物。”

    “什么东西?”具南珠下意识地捂了捂自己胸口,然后嗅到对方身上的气息,有一种说不出的淡香,很是令人安心,于是定了定神,走下榻来。

    她却忘记了自己身着亵衣,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来,薄薄的湖蓝里衬被下面的高耸软肉撑得鼓鼓胀胀的,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纤细的腰身下是两只修长浑圆的大腿,肉光致致的暴露在空气中。

    似乎是感觉到张原的目光,具南珠连忙套上一件披风,只是若隐若现间更显诱惑。

    张原推开殿门,指了指院中一截长长的物事:“就是此物,找个没人的地方随意放着就行,不要太引人注意,也不要让人挪走或破坏。”

    “这是……一棵树?”具南珠眯着妩媚的眸子,看了半响才认出那一截黑黝黝的东西。

    “你深夜闯宫,就是要孤王替你保管这颗树??”具南珠有些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有什么意见吗?”张原皱眉道。

    具南珠眨了眨美眸,感觉内心快要崩溃,到底是眼前这个人疯了还是她疯了?

    她冷冷地道:“虽然圣僧是魏人,可也要尊一下礼数吧?深夜闯宫,冒犯孤王,在鄙国也是大不敬的死罪……圣僧就算是百人敌,能敌千人、万人吗?”

    张原失笑一声,逼近过去,低沉地道:“上一次,跟我说礼数和大不敬的人,如今都埋在大明宫下……或者,你想试试?”

    具南珠不得不仰视着面前男子,眸中的强硬渐渐褪去,剥去了权势的躯壳她才发现自己的无力,当下忍着委屈,咬着银牙道:“你不是嫌弃这蛮夷之地,又嫌弃我这蛮夷之女么?如今为何又来找到孤王,替你保管什么破烂!”

    “你要动手便动手,反正京城已被那些妖人攻破,这禁宫也守不了多久!孤王迟早是个死,死在谁手上都一样!”

    说着,双眸一闭,苍白的俏脸高高仰着,静候命运的裁决。

    半响,具南珠觉得那股若有若无的威压一松,不由睁开双眼,木然地望着对方。

    “够了,少来惺惺作态。”张原有些不耐地道:“我要你保管此树,自然会替你诛除那些人,愿是不愿,在你一念之间!”

    旅途漫漫,他不可能一直把这棵树带在身边,思来想去,也只有暂且寄存在这里了。

    具南珠眼中总算有了些活气,复杂地望着眼前这个男子,摇了摇头道:“你还是走吧,那些妖人人多势众,大军尚且挡不住他们,你又何必去枉送性命……。”

    张原面无表情,打断对方的话:“愿,还是不愿?”

    具南珠心中一痛,垂下头来,眼中泪珠扑簌扑簌地流了出来,哽咽着道:“我自然是愿意,只是……。”

    话未说完,只觉身旁风起,人影俱无。

    她呆了半响,忽然高声呼喝,召来宫女助她穿上一层软甲,随即带领着宫中最后一群侍卫匆匆赶往城头。

    “什么?开门出战?这万万不行!”李顺成摇了摇头。

    具南珠眼见说服不了这个粗莽汉子,也有些急了,便摆出国主架势,双眸一瞪:“李将军,听从命令!”

    好不容易拼凑了一支愿意出城的军队,众人胆战心惊地打开王宫城门,却发现外面的长街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的黑衣尸体。

    ……

    鬼面男子仗着突然暴增的妖力,一举攻破了镇北关,又带领着军队一路南下,狂飙突进,一鼓作气地打下了琉京城,眼前就只剩下了内城的宫禁还在顽抗。

    他本以为这是指日可破的事情,却没想到那股暴增地力量又突然消褪了下去,甚至比原来还有不如,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一身强横实力下降了十之七八!

    不仅是他,连其他黑衣人也是如此,战力和战心都下降了很多,一般的弓箭都能对其造成很大伤害,这才迟迟未能攻破内城。

    不过,对方大势已去,他也不担心还能翻盘,便放纵着手下在京城中肆意烧杀劫掠,自己也霸占了好些高门贵女,享受着一生中难得的安逸。

    正在一堆粉腿玉臂中沉沉入睡时,一声尖锐的禀报惊醒了他。

    ……

    张原纵身狂奔,在一栋栋房顶上疾速奔行,最后跳到最高的城楼顶部,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眼前的琉京城。

    浓烟冲天,火光四起,惨叫与哭泣不绝于耳。

    看着四周无人,应该不会让幽界的力量有再度吞噬人体的机会,他这才放心盘坐下来,暗念咒语,阴魂出壳。

    只差最后一关磨练的神魂,已经不能称之是阴魂了。

    漂浮在空中的魂体,已经不再是无形无色,而是透着一层极淡的紫色,里面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吞吐盈缩,仿佛夜空的繁星。

    张原心念一动,如狂风般往前掠去,在琉京城中横冲直撞,无视一切建筑阻碍,所过之处,十米内的黑衣人被冲得魂魄消散,无论沉浸在睡梦中还是正在烧杀劫掠中,纷纷倒地就死,眼珠犹自瞪得大大的。

    还未真正臻至阳神,便有了这般强横粗暴的碾压之力!

    “何方邪魔!来本尊刀下领死!”

    街头驰出一骑,头戴鬼面,暴喝了一声,持着一柄斩马大刀急速冲来。

    张原看到此人,方向迅速一折,魂体如光如影,与这鬼面男对撞而过……

    狂风席卷中,魂体骤然停下,一颗黑色的心脏,被他捏在手中,下一瞬碎成肉泥。

    鬼面男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空洞的胸膛,仿佛无法理解,下一秒便坠马而亡,死得通通透透。

    这时,具南珠率领地人马从街头缓缓走出,看到张原的魂体,不由齐齐一惊,勒马顿在原地。

    “好好保管那棵树。”她耳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由一怔。

    接着,那个人形光影消失在原地,化为一道碎星般的长虹往城楼上席卷而去。

    她把视线投了过去,看到远处城楼顶部的砖瓦上,那个狠狠羞辱了她、又给了她新生的男子长身而起,御风而去。

    这一刻,具南珠可能没想到,这一保管,便是多少年的光阴逝去!

    ……

    不计费字数

    ps:大幕即将拉开,剧变将要降临,张原将正式踏上修仙之途,这一次,路上会有什么样的风景?敬请大家的支持和订阅!

    感谢it_lx、冥王哈迪斯、太微道人、小黑欧阳的打赏!【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