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104章 圣僧法体 一(书号:102369

第104章 圣僧法体 一

作者:出云道人
    【92zw】    张原敢于出手,自然是做好了一番判断的。

    第一,此时限制未除,能越界而来的人,修为都不会太高,此人的修为虽然不是最弱的那两个,却也强不到哪里去。按照那国师所说的法不近身,对上此人大可无惧。

    第二,这些人来自不同家族,并不会真的同心协力。而且自己显露了这一手,以方才那女子的招揽之意,再不济也能引得对方注意,不但不会对付自己,说不定反而还能套取一些信息。

    桑子通的脸颊上肿起一大块,眼中满是疯狂与不信,正要挣扎着站起,张原大脚一踏,重重地踩在对方脸上,将他死死压在足下,冷冷地道:“大声告诉我,谁是蝼蚁?”

    听到这话,围观众人的脸上纷纷一热,几个与桑子通修为差不多的人,也曾在心底鄙屑过张原,认为他一个蝼蚁般的凡人,竟然敢于得罪修士可眼前的事实,实在出乎他们的预料,张原的这一记拳头,也等于打在了他们脸上。

    这种前所未有的羞辱,令桑子通几乎彻底疯狂,修士的尊贵与自傲,在这一刻竟然被一介凡人轰然打碎,他怎么能接受?怎么能承认?

    但是,已经彻底失去方寸的他,怎么也挣不脱张原的钳制,只能在地上发出嘶声力竭的咆哮……

    剩下的六个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凡人可以这么欺辱一个修士了?

    还是说,这方天地也有另类的修士?不,这不可能,再有什么神异,也万万比不上修真大道!

    高阳兰的脸色有些难看,刚刚她还断定了张原的上限不过凝气三层,可是一转眼,他就以凡人之身打得一个凝气六层的修士毫无抵抗之力,这等于间接打了她的脸。

    “不……我断定的没有错,没有资质就是没有资质,难道……他是仗着某种特殊体质?”

    高阳兰不断地给自己寻找着理由。

    在修真界,看一个人的资质,除了观察灵根外,还有某些体质也能被纳入考察范围,只是这样的人更加稀少,几乎不可一见。

    高阳金没有说话,目光有些闪烁不定,与高阳兰对视了一眼,暗中传递着某些信息。

    他不说话,其他几个以他为首的人也没说话,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张原欺凌他们的同伴,修士明哲保身的念头,让他们没一个想到出手帮忙。

    桑子通终于有些冷静下来,暗恨自己昏了头,怎么与对方拼起蛮力来……虽说修士在修炼的过程中,自身**也会随之强大,但他毕竟才是凝气中期,与一些强大的武士相比,纯以肉身而论,还是力有不逮的。

    “死!!!”他疯狂地嚎叫了一声,连连挥出数道光刃,速度迅捷无比,张原根本避无可避。

    噗噗噗噗……

    一连串沉闷的响声后,他的攻击悉数被圣僧的法体吸收,桑子通看着若无其事的张原,顿时有些傻眼,脸上刚刚露出一丝痛快,随即凝滞起来。

    怎么回事???

    他心中在疯狂地呐喊,开始怀疑眼前只是一场噩梦。

    “你在耍猴戏?”

    张原冷冷一笑,心中杀机涌动,但他知道当着这些人的面下杀手,不仅成功性微乎其微,更是后患无穷,只得按捺下来,索性重重地一脚踹在桑子通的肚子上,竟然直接穿透了那层浮出的光盾,将他踢成了一只弯腰的大虾,捂着肚子痛苦不已。

    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高阳金,再度确认了凝气期的术法对张原无效后,神色终于凝重起来。

    对于修士的资质,大多数人只知道灵根一说,灵根也确实是最重要的基础资质,修仙途中,一连串与资质关联的瓶颈死死的桎梏着所有天生不足的修士,若是没有足够的好运或奇遇,是决计无法迈过的。

    而除了灵根,还有根骨一说。根骨不像灵根那样,有一套固定的评判体系与标准,无论是大界还是小界,各种稀奇古怪作用的根骨并不少见,有的天生带来,有的后天形成,或与某些特殊世界的功法以及规则有关。

    只是这些根骨大多比较鸡肋,作用不大,而且并不能代替灵根的作用,资质越差,修炼的速度越慢,再逆天的根骨也不能改变这一处境。

    但是,拥有一身好根骨,往往能在仙途上走得更长更久,哪怕灵根稍差一些,这样的人也会得到各大仙门或家族的着重栽培,别的不说,一旦成长起来,这种人绝对是一派势力的顶梁柱。

    在家族的典籍中,也林林总总记载了许多根骨的作用,普遍认为最好的一种,便是“先天道体”,这样的人对于“道”的领悟远远胜过常人,越过境阶之间大小瓶颈,是轻而易举的事,并且操纵任何术法的威力也强过别的修士!

    只是,这样的人千年不遇,有史可寻的那几个先天道体,被普遍认为是大能带着一点不灭的灵光和宿慧转世而出!

    这样的人,是足以让所有仙门为之抢得头破血流,等闲宗门是没有资格容纳的,就算他没有一点灵根,也会被各种天材地宝硬生生喂上去!

    灵根不足,还有各种宝药妙丹来补,根骨却是天生带来,没有任何法子改变。

    但张原这样的根骨,却是家族的典籍中不曾记录过的,令他诧异之余,心中渐渐起了杀意。

    不仅法不近身,而且还能无视术法的防御?

    与鲁天元出身大宗,见多识广不同,修真家族往往局限在本世界,很难支撑起跨界的靡费,并且高阳家族所在的世界并非鲁天元所在的那方天地,因此对这方面的认知远远不如后者。

    显然,他过于高估了张原根骨的能力。

    他只觉得,这样的人,这样的根骨,换作任何一个修士在这,都会忍不住暴起杀机!

    这无异于,俗世中研习儒家经义,以考取功名为人生目标的士子,遇到一个试图废除科举、断绝儒家传承,并且也有能力这么做的人……

    若是有机会,这士子会不会举起屠刀?

    修炼修炼,修的是仙途大道,炼的是真我天心,术法不仅是护道之力,也是仙道规则存在的体现之一,如今有人完全无视其存在,岂不是任何修士在他面前都如同凡人一般?

    想到这里,高阳金心里有些发寒,但筑基修士的尊严却支撑着他迈出一步,彬彬有礼的抱拳道:“这位兄台,可否借一步说话?”

    众人闻言,面色都有些讶然,这高阳家的骄子,什么时候对人这么客气过?而且还是对着一个凡人……

    张原感应到对方潜藏的杀机,心中微微一紧,面上却微笑道:“请!”【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