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144章 苏含月与白云烟 二(卷终)(书号:102369

第144章 苏含月与白云烟 二(卷终)

作者:出云道人
    看到阿姆削了一个人的耳朵,这血淋淋的一幕没让许雪感到半分不适,仍旧吃得有滋有味,恍若未见一般。什么,另一匹马上的苏含月冷冷地道:“你左我右。”

    说着,勒马向另一头巨狼冲了过去,白裙飘飘,翩然若初,空谷幽兰亦染血,不减英姿矫!

    白云烟只得按下心头的疑问,收回狼头上的小剑,冲着左前方那只不断收割着人命的巨狼奔了过去,那数十个豪客也拦之不下的妖兽,在纤纤玉手挥出的凌厉剑光下轰然倒毙!

    美人如玉剑如虹!

    “快走快走!”那粗壮妇人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背着许雪就往远处跑去。

    ……

    夜色降临,繁星闪烁,城郊这座镇子里却一片死寂,没有半分生气,显然此地居民已经逃得干干净净。

    一处为人遗弃的豪宅中,白云烟拎着两个大水桶,不停地在水井与卧房间来回穿梭着。

    往日这娇娇怯怯的青楼花魁,双手拎着数十斤重的东西来回奔跑,却显得轻轻巧巧,毫不费劲,显然这三年的时光没有虚度。

    苏含月走至院中,身上一袭白衣,在月华中更增三分仙气,看见白云烟拎着满满的水桶,不由皱眉道:“你这是做什么?”

    “洗澡啊。”

    白云烟白了她一眼,理所当然地说。

    苏含月有些不悦地道:“带你出来是为了见见血,适应一下江湖生活。我等江湖儿女三日不餐,五日不眠是常有的事,你还当做在宫里面吗?”

    白云烟莫名其妙,挥了挥衣袖嗅了嗅,脸上露出嫌弃地表情:“这跟洗澡有什么关系啊?咦……臭死了!”

    苏含月板着脸,冷声训斥道:“你洗澡之时,若有敌人来犯怎么办?光着身子迎敌吗?”

    “哎呀,小苏苏,这不是有你在吗?”白云烟叹道:“你倒是可以尘埃不沾身了,十天十夜不洗澡都没关系,可人家的修为还没到你那种地步嘛!”

    听着这惫懒的语气和称呼,苏含月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也没有如往常一般纠正对方,默默转身回到了房中。

    见状,白云烟得意一笑,转动着井口的装置将水桶打满,乐滋滋的拎了回去,待走到房中,绕过一扇屏风,却见到浴盆中一颗臻首靠在上面,如云秀发垂落在盆外……这一幕让她气得几乎跳了起来!

    她辛勤忙碌了这么半天,才把那个硕大的木质浴盆盛满了水,眼见这就最后一桶便可以好好享受一番,洗去这一天的风尘……

    但是,居然……

    “苏——含——月!”

    她咬着牙齿,一字一句地道:“你这是干什么?”

    “洗澡。”

    苏含月眼都不睁,简短利落地回答,仿佛天经地义。

    “江湖儿女洗什么澡,万一敌人来了怎么办?”白云烟脸色不好地挖苦道。

    “不是还有你吗?小白!”苏含月风轻云淡地道。

    “你!”

    白云烟气得鼓胀的胸脯急速起伏了几下,忽然眼珠一转,轻解罗裳,几下便褪去一身戎装,露出女儿家的美好娇躯来。

    看着苏含月仍旧闭着眼睛,没有半点反应,她轻哼了一声,迈开修长紧致的大腿,钻入了浴盆中,与苏含月相对而坐。

    好在浴盆够大,能轻松容下二人。

    “嗯嗯……。”

    感觉到凉凉的井水包裹了身子,白云烟不由发出一声惬意的鼻音来,“反正本姑娘是不介意啦,你尘埃不沾,我这又是汗又是土的,污了你身子可不要怪我哟!”

    说着,又似赞似叹地道:“练武就是好,再也不用怕冷水了。”

    透过清亮荡漾的水面,两具玲珑浮凸的娇躯胖瘦不同,各有千秋,但都散射出令人晕眩的诱惑来。

    苏含月突觉腿上一痒,似乎对方的脚趾不小心触碰到,不由脸上浮出一抹红晕,终于有些绷不住了,唰地站了起来,准备回到自己房中。

    这时,白云烟忽然想起一事,道:“哎?跟你说个事儿啊,今天那个小女孩……她的剑法有些像是张郎的无相摧魂剑。”

    苏含月的身子微微一滞,登时忘记了自己正春光毕露,凝色道:“你没看错?”

    白云烟犹豫着道:“应该没错……不过只有一剑,不是很肯定,但煞气很重呢,张郎那会儿杀了很多人,我都在旁边看着,对这印象很深刻。”

    苏含月没有说话,微微出神一会,低低地说道:“兴许是他师父无相子又收了徒弟,他……应该不是那种有闲暇教徒弟的人。”

    “也是呢。”白云烟轻叹了口气,多情的美眸中忽然兴起一丝戏谑,盯着对方的胸脯抬了抬下巴道:“你没我大哦。”

    “什么?”苏含月还没回过神来。

    “你没我大。”白云烟骄傲地重复道。

    苏含月愕然地看了看对方的眼神,忽然明白了言下之意,脸上红晕复现,冷冷地剜了她一眼,扯下衣架上的白裳裹住身子,留下“不知羞耻”四个字后便匆匆离去。

    “唉……人家倒是想不知羞耻呢,可那个能令我不知羞耻的人,如今又在何方呢?”

    浴盆中,白云烟掬起一捧清水浇在脸上,整个人缩进了水中,遮掩了落寞,藏住了思念。

    过了顷刻,她看到水面上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连忙从水中冒头,瞪大了眼睛四处梭巡着。

    “小苏苏?”

    白云烟轻声叫着,但是没有任何回音。

    这时,在烛光的映照下,身后的屏风突地一暗,她回头一看,是一道淡淡地人影,形状有些奇怪……

    小苏苏不会做这种无聊事情——她心中闪过这道念头,顿时有了些警惕,连忙扯过衣衫,在一阵烛影摇动间覆盖了身子,提着剑绕过屏风一瞧,什么都没有,连影子也没了。

    忽然,屋外什么地方传来一阵阵悉悉索索的细碎声音,仿佛指甲挠过石板发出的摩擦,白云烟推门而出,四处张望一番,发现声音从井中传来,顿时一挺手中长剑,蹑步靠近……

    “莫非是什么蛤蟆成妖作祟?这世道真是越来越怪了,敢情要从大侠满地跑,变成妖怪满天飞?”

    她暗自嘀咕着,小心翼翼地伸出头来,往井中一瞧,只见一张惨白怨毒的脸从黑暗中迅速爬上,猩红的眼珠流淌着血泪,伸出尖锐干枯的五指向她抓来……

    “啊啊啊——!!!”

    一声嘹亮的尖叫响彻夜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