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167章 回京(书号:102369

第167章 回京

作者:出云道人
    果然是修真无岁月,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大半年时间,也难怪许多人无法突破修为,便寿尽而亡了。

    凡人只羡修士可长生,却不知道他们的生命体验,比许多修士都长多了。毕竟沉浸在修持之中的时候,与睡眠状态并无区别。

    张原走出石殿,略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收回那套剑阵。虽然殿内空空如也,没有存放什么东西,但也能防止别人悄然进入,给他布置什么陷阱。

    记忆中,距离王京被兽潮攻破那一天已经为时不远,虽说倚靠皇室退守陪都不至于有什么危险,但乱世中谁说得清楚?

    在御剑飞腾之前,张原使出幻身术,悄然离开了这座小岛。

    虽说宫家查到他头上、并买通星宿海的修士盯上这座岛屿的几率并不高,但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几率,一旦撞上,那就是百分百。

    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暗中的敌人以为自己一直没有离开!

    张原双手各自握着一块灵石,补充着体内剧烈地消耗,一直支撑到即将离开星宿海,这才解除了幻身术状态。

    刚喘了口气,体内灵力还没恢复到三成,张原头皮一紧,一股沉重地灵压从头顶盖了过来,只见天上划过十几道人影,最前方一人亡命奔逃,后面十几个修士紧追不已。

    一个宏大的声音响彻周围百里海域:“星宿岛主有令,此人勾结外门,图谋不轨,危及我星宿海之存亡,若能生擒此人,赏灵石一千!”

    往来过路的修士听到这丰厚赏格,本来不欲多管闲事之人也动了心,加入追捕队伍,一路上滚雪球似的,追兵越来越多。

    张原心中一动,跟着尾随了上去,他自然不会将区区千枚灵石放在心里,却不妨趁此机会探听下星宿海的内幕。

    他向来不惮以最恶意的想法去揣测别人,对这所谓的散修乐园,世外桃源,心里面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他也曾想过是否因为自己受过太过磨难的关系,导致对谁都不信任,结果思虑再三,还是坚持了原先的想法。

    ——修士,是一群本性逐“利”的家伙,根本没有半点凡人想象的仙风道骨。当利益大到一定程度,他们彬彬有礼的面具会瞬间撕下,随时争个你死我活,只因为,茫茫仙道的诱惑不是任何一个生物所能够抵挡的。

    而有修士存在的地方,安稳和太平就必然不会长久!张原固执的认为,星宿海表面上努力营造出来的形象,那元婴老祖招募人手的行径,定然有着旁人不知的古怪原因。

    “连羽!你听我一句劝,休要再逃,与我乖乖回去向老祖认错!老祖心善,定会饶你一命!”

    一群筑基追击着前面那个叫连羽的修士,身后还辍着一群妄想捡便宜的凝气期,张原自然也在其中。

    “这连羽什么人,因何得罪了老祖?”他“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我只是来碰运气的,嘿嘿。”

    张原无语,过了一会,不动声色地换了个位置,又去问另外一人。

    这人所知也不多,说道:“我只知道这家伙三个月前上了星宿峰,成为老祖座下的常驻修士,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事,居然是一个奸细身份,实在可恶!”

    以那位元婴的修为,这人呆了足足三个月才被发现是奸细?至少张原是不相信这个理由的。

    又是什么原因,务必要让人生擒此人?若是奸细,直接打杀不就好了?

    那人遁速极快,很快就把后面的凝气期甩掉了,只有一干筑基还在勉强跟着,不时地轰出法术。

    “连羽,你这是自寻死路!!就别怪我等不念同门之情了!”

    “哼!什么狗屁同门,尔等不过一群鹰犬罢了……。”

    人影渐渐远去,声音变得微不可闻,张原见探听不出什么有用信息,便踏着飞剑换了个方向,往北方飞去。

    那里有他的红颜,有他心中最后的挂念……

    “我来了,你们……还好么?”

    ……

    曾经是天下之中,号令万邦的王京洛邑,在一次次天地大变中渐渐没落下来,天下有十之七八的郡县,在地方世家的谋划下开始阳奉阴违,脱离掌控。

    今日的洛邑,繁华不再,往日行人如织、接踵摩肩的景象再不复见。仿佛自从那个血色的夜晚开始,天子和朝廷的无上威权就彻底地坍塌了下来。

    “一别七年,恍然如昨。”

    张原站在天门街上,回首望向高大地城楼。

    只见那布满青苔的墙砖上,几块砖石与周围格格不入,想必是后来修缮上去。

    那是他一矛钉死皇子魏元一的地方!

    身世高贵如他,此刻恐怕烂得只剩下骨头了吧。

    长街血战,血洗相府,掌压禁宫……现在回想起来,仿佛就像昨日一般历历在目。

    笃、笃、笃

    萧条冷清的公主府外,忽然有人拍响了大门。

    半响,大门拉开一条缝隙,露出一双警惕地眼神:“谁呀?”

    “公主可在?”

    “不在!”那仆人冷漠答道,就要关闭大门。

    砰地一声闷响,一只修长如玉的手卡在了门缝内。

    “大胆!你要干什么?”那仆人刚刚怒喝一声,就感觉两扇大门上传来一股不可抗御的巨力,把他重重地弹飞了出去,砸在地上半响说不出话来。

    张原缓缓走入,见到庭院中植被枯萎,水塘干涸,几颗垂柳蔫巴巴的,显然很久没人用心打理过,心中便紧了一紧,大步往后院走去。

    他临走之时,将二女托付给公主照顾,有那一夜的威慑,只要他还没死,难道魏帝就敢为难她俩不成?

    此时的后院中,魏云水蓬头垢面,脸色煞白,往日柔嫩饱满的嘴唇竟然开了裂,像是在沙漠中干渴了许久,肤色没有一丁点光泽。

    “殿下,你考虑好了吗?本将的耐心可快耗光了。”

    往日间男子不得踏入半步的闺阁内,此刻竟站着一个披甲将领,满脸络腮胡子,微微眯起的眼珠不住地梭巡在对面女子的身躯上。

    “侯将军,本宫不愿意,你问一次是这回答,问一百次也是这回答。”

    魏云水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凌乱的发式下,是一双黯淡却不失坚毅的目光。

    “哈?是么?”姓侯的将领摩挲着下巴笑道:“殿下,本将看在你皇室血脉份上,因此敬你三分,不愿做那强扭的瓜儿,大家体面风光的把事儿办了,岂不妙哉?”

    说着,伸手抬起她尖尖的下巴,戏谑地道:“否则,本将现在就睡了你,你又能如何?”

    魏云水没有躲避,直直地迎视着对方,“本宫虽然没有认真修习苏姐姐教的武艺,但也有办法让你永远无法得逞所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