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168章 魏云水 一(书号:102369

第168章 魏云水 一

作者:出云道人
    说了这几句话,魏云水感觉自己气虚无力,头晕目眩,脑袋里嗡嗡作响,难受得要命。 起来,这里面还有张原一点功劳——大明宫的坍塌,让人失去了对至尊的敬畏;世家的消失,让原先的秩序和牵制荡然无存。

    这姓侯的将领,手中至少掌握了京畿一半以上的军队,这也是他胆敢如此威逼于她的底气!

    面临这种处境,她真的无比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的练习苏含月教授的武艺,总觉得坚城耸立,甲兵环绕,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自己,却没料到祸乱就发生在肘腋之下。

    见她油盐不进,侯胜眼中厉光一闪,捏住下巴的手掌使出十成力气,神色阴狠地冷笑道:“贱人!老子好声好气,想要把你明媒正娶,你却不识好歹,视本将如草芥!”

    “呵呵,公主就了不起么?既然你正房夫人不做,那老子就成全你,让你做一只千人睡万人枕的野妓……别以为弄成这般邋遢模样老子就会放过你,这帝女的滋味,今天我是尝定了!!”

    说着,就开始卸去身上甲胄,望着这饿了许多日,胸前仍旧挺拔的天之娇女,他下腹就蹿起一股火热,再也难耐熊熊欲焰!

    什么风雅格调,都去死吧!

    老子今天就要玩营妓一样玩玩大魏的公主!

    想到自己不过一介大头兵出身,现在却能将这出身高贵的帝女压在身下,肆意地蹂躏折辱,侯胜就无比兴奋,盯着魏云水的眼珠子都红了。

    终究还是避不过么?也罢,自己早该随着他去了,不该再抱有幻想……

    魏云水摸出一枚贴身收藏的铜钱,浅浅一笑,脑海中满是七年前的那一幕。

    “你阴气有余,阳气不足,以后想要找个宜室宜家的女子极难,倒不如寻个男子执手,日后生儿育女,可得永年。”

    那时她扮成男装,找他相命,却被他一眼瞧出,说这话来戏弄自己……自己那会也是傻,怎么就那么笨呢?

    后来他上了大试皇榜,自己向他索要喜钱,这呆子……竟然摸出一枚臭铜钱给她……

    但是这是他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啊,也是自己身心倾力寄托之物,那圆圆的轮廓和方正的孔洞,在这一刻仿佛化成了他呆呆的神情。

    自从拿到这枚铜钱,上面的体温再也不曾散过,而此时此刻,她一把塞到自己嘴里,喉咙咕隆一下吞进了腹中——如果尸身被烧成灰,也会与这枚铜钱融在一起吧?!

    接着,她咬破了早就藏在嘴中的毒药。

    “张原!我来找你了,你在下面可别忘了我!”

    见她吞下铜钱,侯胜眉头一皱,骂道:“贱人,你饿疯了不成?还是想要恶心本将?”

    魏云水平静地道:“本宫说过,你无法得逞所愿。”

    说着,腹中开始一阵绞痛,喉头一甜,一丝鲜血溢出嘴角。

    侯胜大怒,一巴掌将她扇倒在地,大骂道:“贱人,以为死了就完了吗?好好好,老子这一辈子还没玩过尸体呢!!”

    魏云水轻蔑地瞥了他最后一眼,随即眼前开始模糊,神智渐渐丧失,顷刻之后便绝了呼吸。

    “倒不如寻个男子执手,日后生儿育女,可得永年……张原,你算错了呢。”

    她死去之前,嘴角含笑。

    “贱人!贱人!”

    侯胜见她脸色开始泛起青灰之色,登时倒了胃口,一怒下抄起长剑正要狠狠戳下泄气,忽觉身后大门一开,有人走了进来。

    “找死吗???”他回头怒吼,却愕然见到一个陌生青年走了进来。

    “你在做什么?”张原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地上的女子,便收回了目光。

    七年未见的变化,数月折磨的消瘦,加上发鬓凌乱,覆盖在脸上,令他没能一眼认出。

    侯胜大怒,正待呼喊来人,心中突然一凛,这些时日的搏杀中练出的警觉让他察觉到不对来。

    自己的亲卫绝对不可能任由此人大摇大摆走进此屋,要么瞒过了他们耳目,要么全死在这人手中……

    他马上想到那些协助守城的江湖武人!

    这些年来,混迹在草莽中的所谓江湖高手,一个个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实力暴涨得厉害,其中的佼佼者,没有数百个甲士围攻都难以拿下。

    这破世道!

    侯胜心里愤愤地骂了一句,但他不愧在底层中打过滚的老油子,马上识相地摆出恭谨的态度,拱手道:“府中有妖物作怪,末将奉命在此巡查,阁下若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

    张原淡淡地道:“苏含月与白云烟,这两名女子何在?”

    侯胜心中一惊,随即若无其事地道:“末将不认得这两名女子,也没有听说过,不知是何方人士?”

    张原默然稍许,目中忽然射出冷电,“你在说谎……为什么?”

    侯胜的身上莫名地浮起一层鸡皮疙瘩,这是他面临危机时练就的本能,在对方那双似乎射穿灵魂的目光下,他感觉整个人都被看穿。

    但他仍旧强撑着分辩道:“末将是真不知道,要不……末将帮您告示全城,发动人手寻找?这样肯定能够找出来的。”

    张原一步步走近,向他缓缓逼来,不带一丝情绪地眼神让侯胜心中发毛,见他赤手空拳,毫无戒备地样子,侯胜当胸刺出迅捷无论地一剑!

    “杂碎,死吧!”

    叮!!!

    剑身颤抖,发出哀鸣,这一击如中钢铁,分毫无伤!

    “怎么可能???”

    侯胜匪夷所思地看了看尖锐的剑锋,忍不住叫了出来,“你是人还是妖??”

    张原走近过去,一把捏在对方肩上,咔嚓一声,侯胜陡然爆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

    “那两个女子在哪里?”

    “我说……我说……她们早就被一个仙女带走了,不在洛邑了啊!!”侯胜一五一十地道。

    张原微微一愕:仙女?莫非是南绮罗?难道她们二人都有灵根?

    尽管他不敢相信会有这般巧合,但这次灵觉告诉他此人没有说谎,而且……这也是好事啊。

    虽然这次扑了个空,想到与二女相见无期,张原微感失落,但从长远来说,二人从“相濡以沫”的桎梏中跳到了更为辽阔的“江湖”里,从此亦为大道同行之人,反倒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好事。

    至少,不会再出现一个青春一个衰朽的悲哀了。

    “那你为何撒谎?”

    张原随口问了一句,便放开了侯胜,准备转身离去,眼光掠过地下女子时,忽觉外形轮廓有些眼熟,便撩开对方脸上的乱发,看清了面相后,眼神忽然一凝。

    “大侠,末将还有公务,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先走一步了。”

    侯胜捂着肩膀,扯着脸强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