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邪风道骨 > 第170章 云中缠绵(书号:102369

第170章 云中缠绵

作者:出云道人
    一家酒肆内,待佳肴上桌,魏云水正待大快朵颐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事,扭扭捏捏地道:“张原,你这么厉害,有件事情你要帮帮我。”

    “何事?”张原不解地看着她。

    “我以为这次十死无生,就把……把你送我那枚铜钱吞到肚子里去了,你有办法取出来吗?”

    说着,魏云水脸上飞起两朵红晕。

    雅间内静默下来,张原盘膝而坐,脸上看着没什么表情,心中却长长一叹,复杂难言。

    他本想找个地方安顿好她,保其一世平安,然后再抽身而去,毕竟大道无情,这位从小锦衣玉食的公主既没有灵根,也没有那心性足以攀登大道。

    可对方如此情深义重,他夫复何言?

    前世被挚爱利用出卖,今生还未醒觉记忆时,他下意识里排斥男女之情,认为那是伐戮命性的东西,因此辜负了许多情意。可经过了紫宸殿上的生死相随,他因前世遭遇而扭曲的心性渐渐恢复过来,没有办法再如从前那般坚辞以拒。

    此女作为公主,身上束缚更多,能做到这样地步已经不亚于苏白二女,他何德何能,让这些女子如此倾心?

    “取不出来也没关系的。”魏云水怕他难堪,一脸娇憨地道:“我挺愿意它留在肚子里,就是怕……呃?”

    话还没说完,她喉头一动,感觉什么东西飞了出来。

    张原捏着那枚铜钱,似笑非笑地道:“留在肚子里,会长出许多小铜钱,你就不怕肚子越来越大?”

    ……若是情意挥之不去,那便坦然以对吧。

    心中不再纠结矛盾,反而念头通畅了许多。

    魏云水不知想到了什么,脸红彤彤地夺过他手中的铜钱,嘟囔了一句,便开始进食。

    即便腹中饥火熊熊,依旧小口慢咽地吃着,长久以来的严格教养在这一刻体现出来。

    待酒足饭饱,张原平静地道:“我替你皇兄夺回兵权,保你一世平安喜乐,你意下如何?”

    魏云水一怔,没听出这话里的意思,却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说:“张原,你不要再丢下我,我要跟你在一起。”

    张原点点头,又道:“今后时时风餐露宿,再无半点安稳日子,无数风刀霜剑,随时死无葬身之地,你不后悔?”

    魏云水心中暗道,原来这些年,你过得竟是这样的苦日子么?没关系,今后我陪你一起。

    “有你在身旁,云水至死不悔!”

    张原召出飞剑,这柄长达一丈的阔剑凌空浮起,剑身上不时掠过一阵阵灵光,一看便非凡物。

    “此去关山万里,长风难度,远离凡尘俗世,寒凉不胜,或许至死不得魂归故乡,我二人亦会聚少离多,苦多乐少,你可想好?”

    魏云水震惊地望着那把飞剑,仿佛不能理解它为什么能够凭空浮起,她并不十分明白张原话里的意思,也不知道这话的背后代表着何等艰险的路途,眼神中虽有懵懂,但更多是坚定,一字一句地道:“云水愿意,云水不悔!”

    “好!”

    张原拍案而起,跳到飞剑之上,向她伸出手掌:“走不走?”

    魏云水脑袋一嗡,瞬间闪过那些修士划过天空的情景,心中也说不清是害怕还是兴奋,下意识地抓住那只手,顿时一股柔和地大力将她拽了起来,刚踩到剑身上,便觉得脚下一动,瞬间往窗外飚去……

    “啊——。”

    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地惊叫,便被迎面而来的狂风堵住了声音……

    她像鸟儿一样飞了起来!!!

    魏云水死死地抱着前面的张原,惊恐地看着脚下鳞次栉比的房屋,整齐划一地街道,一个个人头在迅速变小,一栋栋建筑变成一个个黑色方块,连整个城池的轮廓也尽收眼底……

    清风缭绕,白云相伴。远山近野,大城小屋,一切尽在足下!

    直到张原释放出一道灵气罩,将她整个人保护在内,那呼呼灌入耳朵、吹得几乎睁不开眼地狂风被隔绝在外,这才让魏云水心中惊恐减轻了许多。

    害怕之后,是无与伦比地雀跃,这前所未有的体验,让她情不自禁地跳跃了起来,两团柔软的丰腴在背后不停地摩擦着,让张原一阵阵心猿意马。

    “好了,不要再跳,当心摔下去。”他忍不住恐吓她。

    魏云水终于乖乖不动了,张原顿时舒了口气,背后的柔软触感虽然还在,却比方才好了许多。

    不料,背后女子忽然绕颈而过,一双朱唇向他笨拙地吻来,清甜芳香的气息萦绕在唇鼻间,无比醉人,张原脚下一晃,险些控御不住飞剑,苦苦忍耐了片刻,终于忍不住一把抱了过去……

    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怎一个癫狂堪言!

    若没有踏剑飞翔带来的刺激,在礼教熏陶下渐渐变得端庄自持的魏云水不会如此胆大,做出这等“放浪”举动来,但此刻她已经彻底沉醉在其中!

    与心爱之人在蓝天上相拥,在白云间相吻,这世间女子,谁能比得上她?

    与之相比,过去数年的等待与苦楚,皇族中姐妹和长辈的嘲笑与斥责,到后来的绝望与死志,就算最后真真死了一回……这一切都值得了!!

    她恨不得时间停下,永恒地留驻在这一刻!

    “张原……张原……。”

    二人激情稍褪,见她像个小女孩般对周围一切新鲜无比,张原索性将飞剑停留在淡淡的云气中,任由她尽情观赏着脚下和天边的风景。

    魏云水坐在剑身上,两只雪白小腿在空中一勾一勾的摇动着,乐此不彼。

    “九龙冠冕,谁堪其重,你知道这句话吧?”张原淡淡地道,心想也是时候给她泼些冷水了。

    魏云水诧异地点了点头,“知道,你的意思是?”

    “这柄飞剑承受你我二人之重,你可知道要付出什么?”

    ——它代表着修士在闭关苦修中承受的寂寞,代表了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危机,代表无数重挫也不能坍塌下去的坚强意志,代表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一往无前……

    不然,这柄剑就会坠落尘埃,剑的主人也会粉身碎骨!

    这其中蕴含的份量,绝不比统治万民的君王来得轻巧,权力是聚天下之力于己身,而修士则是向天地索取伟力归于己身!

    二人坐在白云间,张原将自身一些境遇,与另一个世界的残酷与惊心娓娓道来,天地大势,磅礴万界,令一无所知地魏云水头晕目眩。

    良久,年过二十依旧一张童颜的公主泪水涟涟地注视着他,聪颖的她很快明白自己给对方出了多大难题,无计报答之下,只能再度吻了过来,献上自己的歉意与爱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