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大明春色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小红山(书号:102776

第一百九十三章 小红山

作者:西风紧
    京师的狩猎场,显然不能与北方的相提并论,小红山狩猎场就在南京城里。

    皇帝带着一群将士骑马出太平门,往北偏西的方向走,到了玄武湖、钟山之间的一片低矮山林,就是小红山狩猎场了。

    朱棣一副束身戎装,来到了事先准备好的营帐旁边,下马张望着前面的山林。众将纷纷靠近过来,等着皇帝部署围猎战术。高煦过来时,看见周围有许多熟悉的面孔,大多是靖难功臣;也有一些面生的,可能是建文朝降将。

    他很快又看见了一个只有五岁左右的小屁孩、穿着黄色的小袍服,小孩儿正站在皇帝的身边,不是那好圣孙朱瞻基是谁?

    高煦忽然觉得自己确实不是个有爱心的人,看到这小孩儿没觉得丝毫可爱,反而有种立刻就打死小屁孩的冲动。

    朱棣开口道:“这地儿有点小,俺还是觉得在北平驰马射猎尽兴哩!”

    众将一阵附和。

    朱棣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也不要紧,今日俺只想和出生入死的老兄弟们出来走走……”说到这里武将们都露出了欣慰之色,在下面窃窃私语,朱棣继续道,“一会儿大伙分开从四面围猎,以角声为号,听到号角复来营地聚合,清点猎物。”

    他回顾左右笑道,“当然有彩头,射猎最多者,俺有赏赐。就俺骑来的这匹马!”他说罢轻轻拍了一下身边的坐骑。

    众将循声看去,顿时哗然,许多人都嚷嚷起来,好像马上就想撩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了!

    那是一匹枣红色的汗血宝马,汗血宝马本身就很精贵,而皇帝那一匹马又是汗血宝马中的佼佼者。身材高大、气质高贵优雅,毛皮油光水滑闪闪发光。

    故意站到了朱高煦身旁的邱福,小声道:“那匹马最难得的是四只蹄子,简直是万中无一,人称‘千里雪’。”

    朱高煦听罢又看了一眼,果然见那马浑身一色的枣红细毛,却只有四个蹄子是雪白的,当真长得稀奇。在古代,骑什么马就跟后世开什么车一样,同样是车,开辆威航能和开宏光神车一样吗?好的马,从外形、气质、速度都要讲究的,骏马能极大地提升一个人的比格,特别是喜欢骑马射箭的武将尤其偏爱骏马!

    看到如此骏马,大伙儿的兴致都被挑起来了,至于狩猎场大不大,那根本不是重点,只要彩头够好!

    朱棣完全不介绍那匹马怎么厉害,大家都是骑马的,自己看就行了。他把彩头说得轻描淡写,接着就岔开了话题,“打完猎,俺们就在这里把野味烤了下酒,一起说说话儿……”

    但是大伙只盯着那匹马。谁他|娘对酒肉有兴趣呀?跟着皇帝夺得了天下,大将们早就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了,天天吃肉天天喝酒,早腻了!武将们是很实在又势利的,别扯什么谦让虚套,既然打个猎就能得匹上好的千里马,老子就要那匹马!

    邱福又笑道:“论武功,天下谁是汉王殿下对手?俺看好汉王……那啥,汉王不会赢了送俺罢?”

    朱高煦很佩服邱福的脸皮,也跟着玩笑道:“听说淇国公新纳了几个小娇娘,你也没说送一个给我?”

    “哦!”邱福恍然道,“汉王确实是好这一口的。那一言为定!汉王若赢了马,我拿妾与你换。到府上来,除了贱内,随便汉王挑、尽管挑!”

    “淇国公想得好美。”朱高煦笑骂道。

    朱能、张辅、张武等几个人也附和起来了,觉得那匹马会被朱高煦牵走。毕竟年轻人反应敏捷,何况阵斩大将耿炳文的朱高煦,勇武名声在外。

    就在这时,竟然有个人大声道:“还真不一定,我看好何福都督!”

    朱高煦循声看去,说话的人是陈瑄。那边还有好几个比较面生的武将,围着一个壮年圆脸汉子,可能就是陈瑄嚷嚷的何福了。

    何福忙摆手道:“哪里哪里,我不过是汉王手下败将。”

    原来他也记得灵壁之战吃亏在谁手里。

    陈瑄笑道:“别人不知道,咱们还不知道么?何都督最喜骑马狩猎,这玩意和打仗还是不太一样啊。”

    上位的朱棣面带笑容,十分宽容地看着大伙儿嚷嚷,见众将兴致勃勃、他也心情很好的样子。父皇暴|戾,但平时真的看不出来。

    于是朱棣大致分了方位,便挥手叫众将前去就位。每个人都分了几个锦衣卫随从和一个宦官,帮忙拿猎物,随从可以帮衬着驱赶,但不能携带弓。

    朱高煦只听明白了自己的方位和何福的方向,便带着人拍马向西边去了。

    他准备了两把弓,都是普通的八斗弓。体力他是有的,但拿太重的弓不灵活、也浪费,太轻的又射不远,感觉八斗弓正好。

    靖难之役后,朱高煦很少跑马射箭,前几天知道要狩猎,才临时练习了几天,现在感觉有点荒疏了;幸好底子还在。

    “早知道彩头是千里马,我提前一个月就开始练!”朱高煦转头对身边的陌生宦官说。

    宦官道:“王爷那是勇武天下第一,不练也能轻易获胜!”

    “咚咚咚……”远处传来了鼓声,朱高煦马上拍马向树林里冲进去了,身边的随从也赶紧骑马跟了上来。

    跑一会儿,朱高煦总算看见了草丛一阵晃动,马上拉弦,看准那活物跑的方向,一声弦响,便传来了一声“喵”的惨叫。

    他拍马上去,侧身捡起猎物时,却见是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猫,顿时脸上一黑,回头道:“这也算猎物?”

    “管它的,先捡了再说。”宦官道。

    这时一只鹿从林子里蹿出来跑了,朱高煦马上抽了一支箭矢拍马追击。

    狩猎场没有发现任何凶猛的动物,连中大型猎物也很少,兔子以及野|鸡、麻雀等飞禽最多,毕竟在京师城里,能有甚么搞头?不过胜负只算头数,倒无所谓了。

    朱高煦很快就遇到了附近的另一些武将,在这小红山狩猎场,纵深实在有限,一大群人四面进来,有种人比动物多的错觉!

    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寻找猎物的事儿上了,不过朱高煦骑射功夫不错,只要有动物出现在射程内,角度又好的话,多半能一击射中。

    他一边寻找猎物,一边往纵深处搜索、向何福方向靠近。

    朱高煦心道:若能遇见何福,正好打个招呼,大家先混个脸熟。

    跑了好一阵没遇到任何活物,忽然之间,远处传来“哗”地一声,便有一只大鸟从一颗树上飞走了,它在树梢上起起伏伏十分笨拙。

    朱高煦见有机会,立刻拍马追了上去。狩猎场的树木很稀疏,方便跑马,但鸟飞的地方灌木很多。朱高煦追进去时,便听见后面一声惊呼,那宦官的马被绊倒了,朱高煦回头看了一眼,见猎物掉了一地。

    他没理会,继续追那只鸟,等那鸟刚要在一根枝头停顿时,朱高煦预判鸟儿落脚的方位,迅速拉弓放箭!

    “砰……砰!”两声弦响传来。不过第一声近,第二声远。

    朱高煦拍马靠近时,便见一个圆脸大汉也转头向自己看来,不是何福是谁?

    “汉王殿下,幸会!”何福率先抱着弓在马上执礼,他也只有一个人、随从没跟进这片密林,这地方骑马确实不好进来。

    朱高煦回礼道:“何都督,咱们似乎射中了同一只鸟哩!”

    “汉王先放箭。”何福十分懂事儿地说道。之前在营地上他就很谦虚,投降新皇改换了门庭后,他的作风看起来有点不像一个武将。

    朱高煦笑了笑,凑准位置摸过去,俯身捡起了那只鸟。

    “咦?”朱高煦瞧了一眼,便转过身,径直把鸟向何福扔了过去,“何都督拿着,我没射中要害。”

    何福下意识伸手接住,也看了一眼,“汉王殿下怎知哪一箭是您的?”

    大伙儿的箭矢并没多大区别,更未刻名。

    朱高煦笑道:“别耽搁工夫了,告辞!”

    “那末将不好意思了啊!”何福一脸诧异地看着朱高煦。朱高煦知道他啥意思,毕竟自己的名声不太好,不像是能谦让的人。

    就在这时,“呜呜呜……”的号角声传来了。朱高煦便策马调头返回,去看那掉了东西的宦官有没有捡完猎物。

    众将陆续返回了营地,马上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清点猎物了。大伙儿最关注的,当然是朱高煦和何福的猎物,因为不用数、一眼就看得出来就他俩的猎物最多!

    宦官郑和带着几个宦官清点数量,他数两遍之后,向北面躬身道:“禀皇爷,汉王和何都督的猎物数,竟然一般多!”

    “这么巧?俺只有一匹‘千里雪’哩。”朱棣的声音道。

    这时一个武将拿起朱高煦的一只死猫,提起来当众“哈哈”笑道,嚷嚷道:“这是啥?”

    “哈哈哈……”众将哄然大笑。

    乱哄哄的人群中,何福的脸有点红,正向朱高煦看过来,时不时不忘瞅一眼那匹“千里雪”……如果那只鸟朱高煦拿了,那么不算死猫、朱高煦也比他多一只猎物。

    何福嘴上谦虚,但是眼神已经出卖了他,漂亮的骏马,武将谁不喜欢?

    于是朱高煦心里已毫不犹豫。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何福一眼,淡淡地微笑着、轻轻点了一下头。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朱棣果断的声音:“死猫不算,马是何福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