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权门蜜爱:总统夫人请高调 > 058(书号:105903

058

作者:珈蓝
    闻言,宋音序松了一口气,但仍旧不敢轻举妄动,乖乖被司习政抱在怀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紧张感一下来,心跳声就袭来了,砰砰砰的,烧得整张脸都红了。

    大概是因为两人的胸膛紧紧贴着的关系吧,没有穿内衣的自己,内心纠结到要死了。

    这下,她什么便宜都给司习政占了。

    司习政想法倒是比她简单点,一门心思都在外面那两个杀手上,没有留意到宋音序的心里变化。

    有力的手臂忽然揽住了她的后腰。

    稍一用力,宋音序整个人往前靠了靠,密实地贴在他怀里,接着衣柜门被打开一点,是外面那个凶手干的,衣柜里一片漆黑,两人躲在衣服后面,看不清楚。

    那凶手瞄了两眼,把衣柜门关上了。

    宋音序整个人都坐到了他身上,手臂也攀在他脖子上,姿势很尴尬,却不敢叫出声音,闭紧牙关,整个身子都是僵硬的。

    司习政也不太好受,伤口被她压着,苦苦忍受着枪伤。

    就在这个时候,宋音序眼前一亮……

    衣柜门被拉开了。

    她怔忡回头,就看见一个大胡子男人拿着一把消音枪射过来。

    宋音序心中一紧,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做好坦然接受死亡的准备。

    下一秒,低闷的枪声响起,却不是落在她身上的,千钧一发的时候她被司习政推开了,除了屁股先落地有点痛之外,没有别的感觉。

    中枪的是她眼前的男人,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便轰然倒下了,眉心中弹,双目瞪大大的,像是死不瞑目。

    另一个男人闻到枪声立刻转过头来,枪头对准司习政,刚要扣动扳机,便觉右手一痛,已喷出一道血流。

    他也中了一枪,手上的消音枪掉落,砸在脚边。

    这个杀手似乎没想到司习政的枪会这么快准很,怔了数秒,弯腰用没受伤的左手去捡枪。

    千钧一发之际,宋音序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在想什么,总之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那把消音枪已经被她扔出了老远,然后那个杀手动怒,伸来一掌,刚好卡在了她的喉间。

    想把她提起来掐断脖子,却被一把冰冷的枪敲了敲后脑勺,刚才那个坐在衣柜里的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用低沉的嗓音说出几句英文,“别动,放开她。”

    掐在宋音序脖子上的那只手立刻撤回,吓得她出了一脑门的冷汗,缓过神来之后,宋音序伸出自己的腿,踹了那个人高马大的外国杀手几脚。

    那人不敢还手,瞪了她几眼,仍旧慢慢举起手,表示投降。

    宋音序被他这么看着,觉得不够解气,跑到床前车来一条被单,把他团团捆住,绑在桌角边上。

    司习政默默看着,有些哭笑不得,“你就不怕?刚还敢去扔他的枪,不怕死?”

    “不是还有你么?”

    他一怔,“你就那么信我?”

    “你枪法不是很准吗?如果我抢不到,你再开一枪不就好了。”

    他把自己的枪一倒,笑道:“其实我刚才已经没子弹了。”

    宋音序猛地一愣,“也就是说,如果没唬住他,死的就是我们两的。”

    “不,应该说,如果你没去扔他的枪,我们就死定了。”

    她嘿嘿一笑,眉开眼笑,“那这么说,这算我的功劳咯?”

    “算。”他点头,下一刻眉心紧紧蹙起,像是疼得厉害,她本来还在笑,见他疼得身子微微不稳,目光往他受伤的大腿望去,顿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披在身下的浴巾,已经被鲜血染红大半块,虽然他的伤口被掩盖在浴巾之下,但想象得出一定是很严重的,大概他是在洗澡的时候被杀手袭击的。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司公馆是360度无死角监控的吗?怎么会有这些恐怖分子?”

    “可能有内奸。”他简单地说了一句,微微低头,唇色苍白,“你身上有带手机吗?有的话给冷平生打个电话。”

    “有。”宋音序连忙转过身去拨打电话。

    几分钟之后,冷平生带着人推门而入。

    司习政立在灯光下,尽管受了枪伤,脸色苍白如纸,但他的站姿仍旧是挺拔迷人,手中的消音枪抵在那个外国杀手的脑门上,神情冷肃。

    冷平生向前一步,“阁下,怎么回事?”

    “有杀手混进了司公馆,平生,你派人在府邸查一下,看是不是有内奸。”

    “是。”冷平生办事效率一向很高,一说罢便派人着手下去查。

    司习政连续交代了一些事情,末了,睫毛微微向下,像是无法集中精神,一副很疲倦的样子,“把这个人先关起来,查一下他的枪,等过两日,我亲自审他。”

    “是。”冷平生叫人把他拖了下去。

    前后不过五分钟,司习政就把事情交代完了,冷平生也把事情安排下去了,刚想转身离开,便觉得身子微微不稳,往旁边倒了下去。

    一双纤柔的手接住了他高大的身躯,是宋音序,她从刚才起就一直站在他身边,看见他身上全是触目惊心的血,眼神担忧,“你的腿受伤了,走路不方便,就呆在这里吧。”

    说着把他扶到自己床上,顺便扯过一件睡袍外套披在自己身上。

    司习政想笑她这个小动作,但唇角怎么也勾不起来,伤口发炎了,已经开始呈现发烧的状态了,他缓缓闭上沉重的眼皮,表情淡漠,神色恹恹。

    宋音序怔了怔,神情惊慌,“冷平生,他怎么了?怎么浑身那么烫?”

    “可能是发烧了,音序小姐,你在这里看着阁下,我去看看家庭医生过来了没有。”

    “好,你快去吧。”

    很快家庭医生就来了,宋音序被几人赶出了房间,说是要动手术,不方便她入内。

    里头在动手术,宋音序在外面走来走去的,心头惴惴不安。

    虽然不是很喜欢司习政,但也不想见到他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他出事了,她是不是又变成孤儿了?想到这里,她的表情呆了呆,竟然有些伤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