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 第五百零八章 甩塞珥瓦罗茜耳光(书号:106122

第五百零八章 甩塞珥瓦罗茜耳光

作者:雷姆的粉
    “看!拉结,看我的脚多好看!十个脚趾头亮晶晶的呢!”

    拉结汗颜,哪有人炫耀自己脚的啊?

    路夕,菈荷扑哧的偷笑着。

    啪!拉结一把拍过去,把妮雅举到面前的双脚打下;“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脚好看了,现在天凉了,乖乖穿上袜子睡,不然你老盖不住会着凉的!”

    “有什么关系,反正也不会死!”妮雅不在意的嘟嚷着。

    “听话!只是不死而已,感冒了也会很难受的!”

    “那拉结,你给我穿嘛!我懒得不想动了!”

    “你是猪吗?又能吃!又爱睡!还又懒!”无奈的吐槽道,拉结去妮雅的行李中翻找出一双新的过膝绵袜,撕开包装准备给她穿。

    “嘿嘿嘿!我就知道,拉结对我最好了!”妮雅心满意足的笑道,她当然不是连这个都懒得做,纯粹是想拉结照顾她,喜欢拉结宠她而已。

    咚咚咚!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拉结讶异,这个生命能是冷月啊?拉结把手里的袜子给路夕,让她帮妮雅穿,然后过去开门,门外是一身睡衣装扮的冷月。

    “冷月?你?”

    冷月深吸口气,一把拉住拉结带了出去。

    “什么!”妮雅大惊,从床上蹦起,就要追出去的,结果被路夕抓住了脚,失去平衡的栽倒在床;“哎呦!路夕,可以了,我不穿了!放开我啊!”

    “那怎么行,这个是主人的命令!妮雅,你就乖乖听话吧,那样主人才会更喜欢你!”

    “这,我当然知道啊!可是拉结她被冷月带走了哎!”原来的冷月是十四岁的稚嫩模样,那你爱怎么接近妮雅都不会有危机感,可是现在的冷月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易容,恢复成了她原来的样子,二十多岁,正是御姐的时期啊,这无疑是拉结喜欢款式啊,如何能让妮雅放心。

    “抱歉!妮雅,我是主人的女仆!要执行任何来自主人的命令!”路夕露出标志性的微笑,双手轻松抓住妮雅的双脚,将她倒立的抓了起来;“菈荷!过来帮忙!”

    “不!”妮雅惨叫起来,犹如被按在案板上的鱼在蹦跶和挣扎;“不要啊啊啊!”

    被冷月拉出去的拉结没多久就听到了房间里妮雅的这个叫声,天哪!这是在搞什么啊?

    “会长!霜花她回去了!”两女前往的地方是在侧面一直往前的一个露天的阳台,其中摆放着几张喝茶的桌子和椅子,刚坐下,椅子还没热乎呢,冷月的这句话就让得拉结蹭的站起。

    “什么?霜花她回去了,不是已经要留下来了吗?”

    冷月淡笑了下,让拉结稍等,起身去准备了些茶。

    一看冷月这一点都不着急的样,拉结就松气了,应该是没事的,如果霜花有事,冷月可是第一个着急和失去理智的,既然现在那不紧不慢还很淡定,可以确定了无碍。

    没一会儿,端着茶还有甜点返回的冷月给拉结摆弄好;“会长!霜花她这次回去,并不是要继续待在那个人身边的,而是···”

    与此同时,王宫中,夜间返回了这里的霜花低垂着头以匀速朝着二王子所在宫殿靠近。

    霜花为什么要对押尔效忠?

    忌惮?害怕?原因在于押尔背后的强大!还有押尔手段的狠辣!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真正原因是她的弟弟被押尔挟持着,也是因为这,霜花才会在姐姐冷月安全了以后都没有离开押尔。

    可是这一切都在霜花记忆恢复以后得到了改变,她的那个弟弟是虚构的,是被篡改了的记忆,真实来说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天知道霜花在这个事实的面前那是付出了多少的勇气才接受下来的。

    这个世界上憎恨着押尔的人不多,因为很多被押尔折磨死的人那是到死都没有能够知道押尔是幕后黑手,押尔的表现完美的将善者淋漓尽致的彰显了出来。

    可是霜花不一样,她知道押尔的很多事情,因为誓言的关系没有办法对其它任何人透露关系到押尔的任何事情,但是她自己就可以去做到。

    “回来了?很快嘛!才一个多月而已!”霜花的脚刚踏入二王子的宫殿处,里面就响起了押尔的说话声。

    霜花眼眸闪烁了下,左手微微虚抓着;“是!大人,我回来了!”鞋底踩踏在华贵地砖上的声音清晰的响彻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宫殿。

    和其它宫殿中那众多伺候的侍女,太监,侍卫不同,二王子押尔的宫殿是没有这些人的,明面上负责保护押尔安全,负责照顾押尔吃,喝,起居的都是霜花,至于那些暗地里的家伙就不算在内了。

    “这么说拉结也回来了!”在押尔的身边,塞珥瓦罗茜脸色难看道,她最近经常去不夜区,那里有着不少的服务,刚好能满足她的虐待心念,好不容易享受了几天,没想到拉结就回来了,这个消息对塞珥瓦罗茜来说,不可谓不坏。

    “是!”霜花的步伐没有停,一直在靠近着押尔。

    “那么,拉结她带着那么多人去了哪里?都做了些什么?还有,你应该没有被拉结发现吧?”押尔说着,抬头看着霜花,讶异,不解的发现霜花的头发居然还是健康的色泽,而且整个人的状态都异常的健康,没有虚弱和生命透支的迹象。

    “不!我被发现了!”

    “被发现了?”押尔狐疑道。

    “你和拉结交手了?怎么样?有打伤她吗?”塞珥瓦罗茜激动道。

    霜花瞥了她一眼,轻声道:‘请不要和我说话!恶心的老妖婆!’

    静!

    塞珥瓦罗茜嘴角抽搐着,额头上的青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起;“你说什么!你这个贱人!不想活了吗?啊!”偌大的宫殿里响起了塞珥瓦罗茜的怒吼。

    “张口闭口说别人是贱人的人···”霜花冷静轻声反驳道;“自己才是那个贱人吧?哪怕你外表这么漂亮,这么美丽,就算是达到了可以和精灵媲美的地步!但是,都掩饰不了你是个人渣!恶心的粪便!这样的事实!”

    “人渣···粪便···你!你你你,你居然敢!”塞珥瓦罗茜气的心都快炸了,从柔软的垫子上站起,走到霜花面前,右手朝着霜花的脸甩去。

    用的是全力,而且气机已经锁定了,这一下要是打中了,就算是现在战斗力媲美大魔导师的霜花也会被直接打的休克过去的,只是,那也是在被打到的情况下,拥有了光翼这件圣法器,霜花会被打到吗?

    啪!

    塞珥瓦罗茜眼前一花,就感觉到气机锁定失去了目标,紧接着左边脸出现一股巨痛。

    呆!塞珥瓦罗茜懵了,霜花她?居然敢还手!

    押尔眼神沉寂,捉摸不定的看着扬手打了塞珥瓦罗茜一耳光的霜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