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 第七百四十五章 轿子(书号:106122

第七百四十五章 轿子

作者:雷姆的粉
    紫漭星,原本作为一个完整的星球,在上古时代因为龙的浩劫而被打的四分五裂,形成了东西南北中五块大陆,每一块大陆都是广褒浩大的,常人一辈子都无法走出。

    大陆和大陆之间有着虚无的银河牵连,能够自由来往大陆之间,依靠的一个是传送阵,一个是实力达到元婴期,可以勉强横渡虚无银河。

    就大陆和大陆之间的距离,其实还不到千米,可这千米的宽度下,是那蕴含着深不可测神秘的虚无银河,掉入其中的人生死不知。

    之前的镜月湖,就位于东大陆和南大陆的交汇处,距离这夹缝的虚无银河也就十几公里的地方。

    拉结暂停了任务的执行,给陨星宗发了信回去,说她有事要去一趟西大陆,同时在那些去拜访陨星宗的宗门势力中,帮她留意那些即将飞升,或者就要飞升的人。

    交待好这些事情,拉结没有了任何的后顾之忧,带着路夕她们抵达了西大陆。

    和东大陆的良好气候比起来,这里的气温相对来说要高一些,平均在三十四到三十七度,真正舒服的地方还是中大陆,那里说是一年四季都如春也没问题啊,比起这西大陆的炎热,中大陆显然是悠闲度假的好地方。

    “说是鬼界在这里!可这到底在哪里啊?”看着前面入眼到处都是荒漠的场景,拉结苦笑道。

    御剑飞行的速度够快,可那容易错过什么,拉结为的是找到鬼界,找到处子女鬼,所以自从进入西大陆,她就是处于徒步行走的方式,这家伙,寻找了一个星期,毛的鬼界影子都不见,甚至连个鬼魂都没有。

    “一般来说!人死后是会进入轮回的,修士达到元婴以后,灵魂融入元婴,一旦死亡就是彻底的死了,没有轮回的可能!唔!”许轻芸说着,擦了把额头的汗,转头看着拉结;“前辈!这里实在不像是有鬼界的地方啊,鬼是阴,是负面的一种,怎么可能会在这样气候炎热?终日处于阳光暴晒的地方呢?”

    别说许轻芸这样想了,事实上拉结也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怀疑,传闻到底只是传闻,是真还是假那一点谱都没有啊。

    “唉!再继续找找吧!实在不行那就···”后面的话没说,拉结打起精神,神识最大程度的扩散,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拉结还特地释放出了第十四兽,地裂的幽冥,俄陀聂,让它帮忙留意着,要是遇到符合条件的女鬼,第一时间通知她。

    就这样,陆陆续续走了两个星期,跨越了好多的地方。

    这西大陆的水很少,遍地大部分都是沙漠,人口居住,较比起其它的大陆那是少得多了,没有村子,来到这西大陆的快一月时间,拉结就遇到过一座大城。

    水在这里被卖到了天价,任何含有水的东西,比如水果,蔬菜等,全部都是热门的存在。

    拉结等人还遇到推销水的,那唾沫横飞的,夸他那里的水有多么质量高,营养好,还说什么打折的,便宜卖,拉结就呵呵了,没搭理。

    拉结还看到了杀人喝血,用血来止渴的事情,那个画面真的是太惨了,和吸血鬼优雅的吸血不同,那整个就跟野兽一样。

    死亡的不在少数,奇怪的一点却是,鬼魂一个都没见?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杀人的事情发生在面前,拉结都要怀疑这个西大陆是和平到没有杀人之事发生的美地了,事实证明了不是,这里的残杀不比其他大陆要少。

    呼!

    一天夜里,在一处山崖下歇脚的拉结一行人,突然有一阵阴风吹来。

    西大陆的环境恶劣,缺水,缺活的土壤,更缺风,这里说是不毛之地都可以,唯有那些大能者,修为高深之辈开辟的城池,经过阵法的调整能让气候好起来。

    这野外的地方,你要能遇到一丝的微风拂面,那是等于中了五百万彩票似得,不能说不可能,但是几率小到近乎不可能。

    因此,突然吹来的这阵阴风,就跟一剂强有力的兴奋剂一样,给拉结打去了足够的注意。

    拉结蹭的跳起,往前边跑去,一直出到外面。

    失去了这个山崖的遮掩,这下,才是看到,发生了什么?

    一座轿子在远处缓缓浮行,轿子没有人抬,是独立浮着的,轿子周围汇聚有驱之不散的血气。

    被拉结的举动惊到,后知后觉的路夕,菈荷,许轻芸,虫母急跑着到了拉结身边,看向拉结所看的位置。

    “那个!主人,你在看什么啊?”路夕狐疑道。

    她这么一问,拉结心里一顿;“你们,看不到吗?那里的那顶轿子!”说着,拉结还特意伸手指着那个方位。

    路夕顺着拉结手所指的方向看去,摇摇头。

    不止是她,菈荷,许轻芸,就是虫母也如此。

    拉结皱眉,在几人交谈的过程中,轿子在靠近,独立浮着在前进,轿子表面没有任何的美化纹路,只有一道道血线勾勒在上面,绘画出嘴唇的样子,粗眼扫去,少说有十几张嘴唇在那上面。

    在轿子扛抬的四根杠上,各自拴有一串铃铛,铃铛响起着幽寒,让人冷到骨子里的恶寒声音,好似无数厉鬼在哭泣,哀嚎一样。

    拉结深吸口气,在轿子抵达面前时,上前一步开口道;“打扰了!有点事情需要麻烦,能!”拉结的话说到这里停滞,因为轿子并未因为她站在轿前而停下,轿子继续的前进,穿过拉结,就如同是鬼魂,虚构的投影一样。

    拉结也在这个过程看到了轿子里的画面。

    这是一个戴着恐怖血面具的人,穿着血红的衣服,袖子上,表面上描绘着大量的人面,这些人面的表情千奇百怪,还不断的变化着。

    此人斜靠在轿子内的座椅上,面具后的双眼紧闭,突然,睁开了,在拉结看向对方的那一刻,睁开了。

    四目相对,那一瞬,拉结脑域里的阴胎剧烈颤抖,从其中传出了迫切的渴望,渴求,仿佛是对此人气息的强烈要求。

    对方开口说话了,拉结听不到,拉结又试着说了几句话,很明显的,对方也听不到。

    就在对方从座位上站起,准备靠近的时候,轿子消失不见。

    拉结孤零零的站在空处,前后左右的看着,没有了,轿子不存在,刚才的一切都好像是虚幻的。

    “真的是虚幻的吗?”不!脑域里的阴胎反应告诉拉结,这是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