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 第七百六十八章 吃不消的一幕(书号:106122

第七百六十八章 吃不消的一幕

作者:雷姆的粉
    见面就问对方是不是处子,处子身份还有吗?这样的问题,太直接了吧!

    并不会哦,实力上升到了某种地步,除非是习惯或者喜好,不然没谁愿意去拐弯抹角的绕,直奔主题是最直接了当的方式。

    拉结,血莲,丽丽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确定花鬼王是不是处子女鬼,一旦确定,那么···

    “我如果说我不是!信吗?”花鬼王打量了三女好半响,轻雅淡然道,头重新的转回去,继续观赏着前面的彼岸花。

    看外表是一位气质很优雅的鬼呢,语气好,态度好。

    外表的话?身材等没问题,那个不断变化的脸也都是模样属于中上之姿的类型,所以,忽略掉那个诡异还是很好看的。

    呵!如果真的这么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能达到鬼王这个等次,就势必不是简单之辈,这位花鬼王手里沾染的生命,没有去计算,但根据血莲和丽丽的一致认可,她们两个外加那位烛鬼王,三大鬼王所杀之辈叠加起来都不一定有花鬼王杀的多。

    花鬼王也是唯一热衷于去现界,也就是阳界猎杀活人的鬼王。

    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外表,拉结清楚着这一点,往往越是美丽的花,其所带的刺,含的毒,才是更加致命的。

    人命在血莲,丽丽眼里不算什么,经历过死亡的她们,并不觉得人死就等于结束,那只不过是另一段新生活的开始。

    “不信!”血莲摇摇头,在外人面前,特别是在鬼的面前,她的穿着是鬼王的那套,也就是人面血衣,血裙,血面具,看起来就好像是刚从血海中爬出来的一样。

    “你本体出现在我面前!我才会相信!”

    本体?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面前这位花鬼王,好像只是一个投影?虚影?幻象?

    “我正在做梦!感受新的人生,不可以!”

    “是吗?难道你要让我和力鬼干站在这里等你吗?或者,摧毁掉你的这片花田?”

    此话一出,整个彼岸花田一静。

    坐在小树下貌似在赏花的花鬼王又一次扭头看来,脸蛋定格,那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文静女子,一脸读书的气质展露无遗;“你是认真的?”

    “恩!”血莲点头,右手上幽芒一闪间,那把光是看着就让人眼球跟被针扎似得痛的镰刀出现,丽丽也象征性的捏紧右拳,拳头上,胳膊上缠绕起晦涩文字,这赫然是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节奏啊。

    花鬼王陷入了更加漫长的沉寂,似乎是在衡量得失。

    “我还是处子!”花鬼王没有本体出来,她这么说着。

    血莲血面具后的表情一沉,不再开口,而是调转右手的镰刀对准远处的彼岸花田隔空一划。

    咔嚓!

    嗡!

    清楚的锋芒脱离了镰刀飞出,速度快若闪电,只是眨眼间就冲出去数里。

    花鬼王脸色这下是变了,从地上站起,手掐印,那处位置的所有彼岸花全部沸腾的朝着四周围散开。

    轰隆隆!

    震惊百里的轰鸣冲天而起,狂暴的冲击波肆无忌惮的吹,处于周围的彼岸花全部扫倒在地,尽一切可能的抵消掉这股冲击。

    当这次的冲击完后,看着没有一朵彼岸花死亡,花鬼王松口气,转而脸色难看的看向血莲,拉结,丽丽。

    “不是开玩笑!也不是来商量的,而是···”对花鬼王的狠意没有在意,血莲淡淡道;“你出来!”

    花鬼王直勾勾的看着血莲,良久笑了,很美的笑,这一丝笑消失的很快,因为脸蛋继续开始变化了。

    “很好!很好!”说着很好,也不知道花鬼王是在指什么,就在三女眼睁睁的注视下,此花鬼王的身体淡化,消失,确实是投影,是幻象。

    变化在这个幻象消失后的下一刻接踵而至。

    还是那颗小树下,地面微微的开了个小口子,数条枝子蔓延出来,生长,开花。

    这是一片血红色的鲜艳彼岸花,花朵生长,盛开,绽放,彼此缠绕着,编织出了一个大一些的花骨朵。

    花骨朵上有着缭绕不散的浓郁花香,还有虽淡,却能用肉眼看到的雪白霜雾,看起来如梦似幻。

    霜雾越来越厚,越来越多,直至花骨朵被这些霜雾包裹,覆盖以后,方才停止。

    霜雾中有着什么在动?前后不过才半分钟,霜雾散去,出现在那个花骨朵上的是一位体态丰腴,肤质极好,面容完美无瑕的妇人。

    外表年龄在三十岁上下,可以看出保养的非常好,妇人身上不含任何的遮掩,是光妞妞的。

    拉结不解的看着,这位难道就是花鬼王吗?这么想着,准备问一下血莲和丽丽,变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

    呲!

    相当骇人的一幕,那位妇人的头被打开了,脑浆哗啦啦的跟豆腐脑似得在留,头皮,头盖骨,整个被从顶端打开。

    让拉结屏住呼吸的是,从那个打开的里面伸出了一只如冰晶白玉一般的手,手指纤细修长,指尖,指甲,光是这一只手就超乎想象的完美。

    在拉结吃不消,还隐隐有些恶心,想吐的注视下,妇人的头被大打开,沾染有脑浆,血液的手从其中伸出,其后跟着一起出来,胳膊,头,身子,腰,腿。

    该如何形容拉结此时的心情啊?

    从妇人体内钻出的这位女子,外表年龄二十出头,肌肤胜雪,从头到脚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她就这样舒着懒腰,将自己姣好又完美的身段展现在三女面前。

    说是这么说,可身上沾染有那些脑浆,头发上,皮肤上携带着那位妇人的血,这一幕真心让拉结欣赏不起来啊。

    数不清的彼岸花花瓣飘舞,半空中的花瓣落下,来到这女子的身体周围,覆盖了上去,形成了长裙。

    女子抬起右脚,由枝子编织的草鞋现场缠绕包裹上去,左脚同样的步骤,在此过程中,女子身上的血和脑浆被彼岸花擦拭掉了,那位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尸体被彼岸花拉到了地底下,不知道放去了哪里。

    “好了!我来了,这下可以确定了吧?”花鬼王温文尔雅的柔声笑道,只是看这张脸,任何人都会不受控制的喜欢上她,换做拉结也是这样。

    可是!可是!可是!

    拉结无论如何都起不了任何的喜欢啊,因为,对方刚才就在她的面前,上演了那么一出。

    花鬼王的笑很迷人,很好看,犹如无微不至照顾着你的大姐姐,联想到刚才的那一幕,这抹笑非但没有任何的迷人,更是增添了诡异和恐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