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 第七百九十四章 鳄反水了?(书号:106122

第七百九十四章 鳄反水了?

作者:雷姆的粉
    感知消失的好处,拉结体会到了,被鬼帝那一幽尺直接劈在身上,一点痛觉都没有,另外,那些缠裹在她身上的黑水,防御力居然出奇的好,鬼帝的这一尺下来,对拉结没有造成丝毫伤害,只是产生的反作用力和冲击力将拉结炸飞出去一段距离。

    鬼帝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面色阴沉难看起来。

    没有办法伤到拉结的话,要是成功让拉结顺利离开亡途河,凭着拉结的鬼主权限,直接就能让沉入亡途河底部的血莲,丽丽,花鬼王全部出来,到时候三位鬼王联手,加上这个在他看来非常诡异的拉结,后果不堪设想。

    迟疑着,鬼帝慢慢靠近到亡途河的河边,在这里对准远处刚冲出水面的拉结又是一尺隔空劈去。

    轰隆!

    响彻半个天际的轰炸。

    要对拉结进行攻击的鳄发现了鬼帝,硫磺火的双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去拖拽拉结的动作一顿,然后继续。

    在鬼帝没有立刻察觉出的情况下,鳄和拉结的距离在慢慢的朝着他靠近,这不是拉结的意思,拉结现在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方向感什么的完全没有,又怎么可能做到那种事情呢。

    这一切都是鳄在驱使着的,鳄做的很隐秘,加之鬼帝大部分注意力都在拉结身上,是以,直到鳄和拉结的方向靠近到千米范围内,鬼帝才惊觉这一点。

    “吼!!”鳄扑咬的对象骤然一变,不再是那乱闯乱撞的拉结,而是···站在亡途河岸边的鬼帝!

    遮挡住大半个天的巨嘴,上下颚大大的张开,庞大的吸力从其中涌现。

    鬼帝一惊之下再也顾不得拉结那边,赶紧力灌全身,朝着后面倒退,右手紧抓着幽尺对准向他扑咬来的鳄口一下劈去。

    “畜生!你敢!”伴随着鬼帝的怒喝,鳄的巨口和幽尺碰撞在了一起。

    轰!

    一股强大的反震力使得鬼帝浑身一振,意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连千分之一秒都没有,但那没错,确实是出现了空白。

    察觉到这一点的鬼帝眼里更加怒了,在怒中还有着那么一丝不明显的惧意,体内的法则之力调动,一缕缕晦涩文字凭空出现,缠绕在幽尺的表面。

    铛的一声嗡响。

    鬼帝倒飞出去,鳄的体型占有不小的优势,让它没有倒退出去多远。

    嗖嗖嗖的,亡途河中的黑水化作道道黑色的触手射出,犹如蛇一样扑咬,缠绕向鬼帝,看样子是鳄,不,是亡途河本身的意志在渴望着鬼帝,渴望得到鬼帝,更甚于其它。

    明明在黑水的底部有着三位鬼王,还有拉结这位具备着那三位鬼王法则的人类,可看起来,貌似鬼帝对亡途河的诱惑要更大,相比起来,血莲,丽丽,花鬼王,拉结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畜生!畜生,畜生啊啊啊!”鬼帝气的连连喝骂,脚下却不敢停留一瞬,用了最快的速度急行倒退,好几次险象环生,就是鬼帝也不禁心惊胆战。

    他知道,以他现在的状况,被那黑水抓住绝对是凶多吉少,再加上亡途河那只吃不吐,连骨头都不留的作风,那个后果···

    意识到这里,鬼帝速度再涨一分,直到倒退出很远的地方,距离亡途河有十三公里远的时候,这才停下。

    那些蔓延出来的黑水触手努力的延伸,想要再追,再来,可碍于或者是某种限制在,并没能如愿,尝试着努力了几下,这些黑水触手不甘的返回。

    “看来这次的交易要稍微克扣一些了!居然敢打我的主意吗?亡途!你很好!”鬼帝恨恨的低声骂道,老远的看着那在黑水上蹦跶,距离岸边越来越近的拉结,鬼帝心里着急,在他期望的鳄也好似因为他的关系而没有去管拉结,甚至都不再去看拉结。

    “呼!”鬼帝呼了口气,额头青筋暴起。

    这次违反规则,硬挺着鬼界的压制和阳界的抵抗,拖拉着那么大量的亡途河黑水去抓三鬼王,对他的消耗,损伤非常大,甚至为了构成出接引仙光的假象,诱骗拉结进入他的陷阱范围,鬼帝不惜去鬼界和仙界的中间路那边,劫取了一部分仙界气息。

    这所有的所有,带给鬼帝的是虚弱期,需要最少二十年时间才能恢复完全,在此期间,他的实力降低到鬼王的时候。

    为了保险起见,他不放心烛鬼王那边,在动手做这些之前已经率先镇压了烛鬼王,将其投入了亡途河中。

    没错,现如今的亡途河,其中不单纯只有拉结,血莲,丽丽,花鬼王四女而已,还有烛鬼王。

    计划很好,只等时期一到,他就会用这失去了自我意识的四位鬼王炼成药,而在这段时间,整个鬼界也不会有可以对他造成威胁的鬼,少数的几个威胁,只要他不去靠近的话,碍于规则限制,那些家伙也无法主动出来攻击他。

    这亡途河的意志就要算在其中一个。

    让鬼帝气急的正是这个,交易已经达成,现在居然要反水来攻击他吗?

    “该死!该死!该死!”不停顿的咒骂着,鬼帝往前靠近些距离,死死的看着远处的亡途河。

    那头鳄好似知道拉结的重要性,一直让拉结在亡途河的河边乱蹦跶,不让拉结完全出去,又不去主动的带拉结返回黑水深处,犹如是在用拉结钓鱼一般,这个鱼自然是鬼帝了。

    在鳄那硫磺火的双眼中,隐约浮现着觊觎又贪婪的神色。

    这一切鬼帝都看在眼里,脸色阴沉的可以用墨水来形容,下巴位置的胡子根根竖起,跟被雷劈了似得。

    这样的一个气氛,短时间内形成了微妙的平衡,只有拉结挣扎,乱动,碰撞着黑水的轰炸声持续不断的响起。

    在此过程中,那些缠裹在拉结身上的粘稠黑水正一点一点的被剥离,藕断丝连是不假,但耐不住拉结这样不知疲倦的挣扎,乱动,且每一下的动还都不是简单的那种,而是灌输着拉结的极致阴力,庞大魔力,骇人体魄之力,这样三重力的作用下,就是以黑水的强效吸附也有要被挣脱的趋势了。

    不知多久,拉结的右手小拇指的指尖部位一点点的地方,出现了一瞬间,极有可能被忽略的感觉,那是风的触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