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 第九百八十一章 需要确凿的证据(书号:106122

第九百八十一章 需要确凿的证据

作者:雷姆的粉
    “想走?”银河主宰皱眉,有他到来,难道还以为可以成功离开吗?

    为了能够顺利拿下这几位古仙,在刚出现的那个时候,他付出了点代价,将血莲的大半能力封死,用那连古仙都承受不了的痛苦,来强行干扰,使得血莲无法动用完整的战力。

    剩下的花语,只需要慢慢的磨,慢慢的弄,拿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这半路出现的家伙,将这个打乱了。

    银河主宰想去拦截住拉结,血莲,花语,可路夕,菈荷会让他得逞吗?什么是悍不畏死的攻击,战斗,两女明明白白的可以告诉大家,她们所用的就是。

    被反震之力弄伤,吐血,身体被打烂一部分,不管多么重的伤,呼吸间的功夫就可恢复,痊愈,接着继续生龙活虎的开始战斗。

    路夕修炼的功法,取自一个墓葬中的古老之法,九婴。

    阴神,阳神,反复的分,合,重复着这样的步骤,在从金丹突破至元婴时,接连化出九个元婴,九九归一,这一功法让路夕得到了非凡的战斗力,那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力量。

    在时间差中的三万多年,修为稳固在了天仙之境,驾驭天地之力,配合上这一身充沛的九婴之力,吸血鬼那不老不死的强大生命力,纵使打不过古仙,拼上性命不要,也可以短时间拖延住。

    菈荷修炼的是体,也即是身体,身体中包括了骨骼,五脏六腑,皮,肉,筋脉,眼睛,耳朵,这些自然也算在内,通过雷电,火焰,冰寒等刺激超高的能量进行淬炼,捶打,来熬炼体魄,打磨身体。

    长久的修炼下来,让菈荷的身体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还间接的掌握了很多的属性力量,这些力量是深刻在了骨子里的,仿佛本能一般。

    拉结带着浑身巨痛,冒着一身冷汗,打着颤的血莲,花语在前面开路,路夕,菈荷在断后,以这样的队列,势如破竹的冲进围堵在这一星球外的包围圈中。

    进来的时候还没有那个感觉,等到真正完全进入以后,拉结就感觉到了空间的凝固,本来可以像门一样轻松推开的空间,现在坚硬的跟钢铁牢笼似得,撼动不了,要想离开,摆脱掉银河主宰,那么就必须出到一个范围,能够进行空间大挪移的位置。

    花语认识到了现在的急迫,出手毫无停滞,一举一动全部都是杀招,几乎没有一合之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像是路夕,菈荷那样,以天仙修为去硬撼古仙。

    事实上,才不过短短的十几息时间,路夕,菈荷已经被打残,打坏不下五次了,不是吸血鬼,没有不老不死,真的做不到这种程度。

    银河主宰暗暗心惊,这两个家伙是怪物吗?还是某种傀儡呢?这么强大的自愈能力,生平仅见的最强了,无论多么重的伤,乃至于心脏,内脏大部分被他轰成粉末,都不死,呼吸间恢复完全,难以想象居然会有这种人存在,怎么回事?

    路夕,菈荷跟拉结不一样,拉结有着完全的药物豁免,不管是好的良药,还是坏的毒药,统统不起作用,这样的情况下,路夕,菈荷可以吃下超级强力的止痛药,来抑制身体的痛苦。

    而又因为是吸血鬼,身体定格在了这个样子,不会再发生改变,所以止痛药的副作用也就无所谓多少了,表面上看着很痛,实际上,路夕,菈荷是一点痛苦都体会不到的,含在嘴里的止痛药含片无时无刻都在发挥着作用。

    情况就是如此了,花语凭着残忍的杀人手段,硬生生在这星空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沿途死伤的人,不可计数,一度到这里,周围那些人都怕了,一些人甚至崩溃的大喊大叫,着急的后退。

    花语面带标准的优雅笑容,犹如收割生命的机器一样在疯狂扫荡,那副样子,友方会觉得美丽,漂亮,敌方就不会产生如此想法了,那是噩梦,那是恶魔的微笑,除了恐惧,害怕之外,再没别的多余情绪在。

    顺利的,冲出了包围圈,一出来,拉结将血莲递给花语,她自己反身冲到后面,换下路夕,菈荷,钻石结晶意识,在肉眼看不见的情况下,神识,神念感觉不到的状态下,扭曲成一个钻头,狠狠的对着银河主宰撞去。

    冥冥中,感觉到了生死威胁,银河主宰脸色变得极为严肃,动念间,这片银河之地荡漾起诡异的波纹。

    啪!

    耳朵听不到的层面上,一声破裂的响动,银河主宰喉咙一甜,全身气血翻滚,涌上来的血被他用强韧的毅力咽下,一张幼儿般精致稚嫩的脸凝重的看着身穿黑袍的拉结。

    拉结深深的看了银河主宰一眼,控制着钻石结晶意识对着他又撞了一下。

    轰!

    虚空炸鸣,空间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从空间裂缝后面,涌出了大量的银河,银河主宰脸色先是充血的红,然后很快转变为苍白,惨白,没有了一点的血色。

    眼睁睁的看着拉结一行人出到禁制外,发动空间大挪移离开,银河主宰悬空在星空中,怔怔的看着,嘴唇张合,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凑近了能够依稀听到。

    “主宰!绝对是主宰!是哪位?至阳吗?晨星?还是,仙月?”

    当思绪转到仙月时,马上想到了刚才的那些人,至阳主宰,晨星主宰,他和这两位打的交道实在是太多太多,彼此不说完全了解,也差不多快那样了,以他对那两位的认识,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强力部下,还三位古仙,再怎么乱来也要认真一点。

    想来想去,唯一可能的,就是那个神秘,刚出现没多久的仙月主宰了,也唯有她,是神秘到没有探查清楚的。

    “仙月主宰吗?”面色不停的变化着,银河主宰转头四顾,一闪间返回了住地,陷入了沉思,是不是仙月主宰还不确定,得有个确凿的证据才行。

    “玲珑好像还在那里吧?看来要用一下了,在那里待了也有段时间了,应该有着什么进展!”

    联想到仙月,让得银河主宰想到了留守在月之都的殷玲珑,早前设下的手段,现在是时候使用了,就是不知道,这个棋子在失去作用之前,能为他带来什么样的帮助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