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素锦图 > 第十八章 绘春宫书斋日初长(书号:110341

第十八章 绘春宫书斋日初长

作者:水晶狐狸
    那日直到洗漱完用完膳,被沈穆时牵着走过暖廊,素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睡梦中已经离了西山别苑,到了沈穆时府中。

    她咬着指尖一脸迷茫的样子倒把沈穆时给逗笑了,其实说起来一点也不奇怪,她自进了教坊司便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昨日实在是精神绷到了极致才晕了过去。沈穆时给她把了脉,见是惊悸体虚之兆,干脆给她用了安息香助眠,才让她睡了这许多时候。

    沈府有两个书房,一个外书房是沈穆时平时待客和处理政务用的,另外一个内书房便在卧室附近,用半封闭的暖廊围通,作为他平时休闲小憩之用。

    “我若是不在家中,暖廊所划范围内你可随意走动,有甚需要,茗烟、茗露两个丫头都守在外头,你吩咐便是。”

    言下之意,便是要她乖乖呆在这区域内不要乱跑。素娥跟在他身后,狗腿地点头:“素娥哪儿也不去,给大人整理屋子。”

    沈穆时沐浴后只穿了件月白的儒衫,用木簪松松挽了发,走动时袍袖翩飞黑发飘逸,一派潇潇肃肃林下之风,闻言淡淡的:“那些杂事自然有丫鬟做。”

    素娥生怕自己成了吃白饭的被退回教坊,急忙问道:“那我能替大人做些什么?”

    沈穆时刚走进书房,闻言转回头瞥她一眼,隽朗的脸庞露了一点慵懒的笑意:“你这般笨,还能做些什么?能专心伺候好大人的鸡巴便不错了。”

    到底是小姑娘脸皮薄,就算有了多次肌肤之亲,白日里听了这般的下流话脸还是一路烧到了耳朵根。沈穆时勾了她小腰让她贴着自己,醇声道:“不愿意?”

    素娥心跳又乱了,她也不知自己是怎地了,身子一挨着他腿脚就发软,低着头磕磕绊绊地说:“愿、愿意的。”

    他却还不肯放过她,手指抚着她腰窝问:“愿意什么?”

    素娥把脸偎在他胸前,带着一点颤音瑟瑟地说:“愿意伺候大人的鸡巴......”

    环着她的臂膀一紧,书房门被“砰”一声合上了,香馨的小身子在他怀中抖了一抖。

    “别怕。”他温声说,将小姑娘轻而易举地托抱起来,走到书房东首推开窗,窗外是一泓浩渺烟波,他素喜开阔,书房三面环窗,半挑在莲湖之上。此时荷叶还未抽芽,湖上一片澹静,潇潇细雨中偶有春燕衔泥而过,微风过处,檐下铃铎脆响,些些雨丝沾湿了两人面庞。沈穆时手掌一拂,纱幔飘然落下,湖景迷迷蒙蒙地印在薄透的帷幔上,像一幅湮湿的水墨画儿。素娥轻叹一声,竟是看得痴了。

    “等六月里荷花开了,我带卿卿湖上泛舟。”

    “您便是为了这莲湖不肯搬吗?”

    她曾听说武帝曾嫌沈穆时住的太偏,前年有意将文昌侯在东门胡同的旧宅赐给他,他拒的理由便是舍不下那一池荷花,武帝也便作罢。

    沈穆时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听你父亲说的?”

    她有些赧然地“嗯”了一声。那时父亲与他已是罅隙日深,自然没有好话,说他这不过是以退为进的媚上之举,又说他晋升太快,烈火烹油,非长久之相。言犹在耳,说这话的人反而不在了。

    沈穆时见她神色似有惘然,安慰地拍拍她头,顺手从墙边书架上取了张生宣,搂了她坐到书案前的圈椅中,道,“画幅画儿我瞧瞧,手生了没有。”

    素娥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在他膝上别扭地动了动:“这样坐着不成......”

    “哪儿那么多规矩,许道宁喝醉了不还是一样画。”她这般扭来扭去,扭得他鸡巴都硬了。将她稍微抱提起来,分腿跨坐在他膝上,用力拍了拍她圆臀,懒洋洋倚在椅背上,令道:“磨墨!”

    素娥被他一喝,赶紧铺平了画纸,取镇纸压了。只是他这画案对她而言却太大了,笔墨砚台离得有一臂远,磨墨的清泉水倒是现成的,桌角满觚的西府海棠开得泼辣,想是每天都有人料理。

    素娥见他不像是会放开自己的样子,只得就着这姿势撑起身去够取笔砚,他乘机卷了她后裙塞进束腰里,指掌在她翘起的臀瓣上流连。

    她不敢回头也不敢挣扎,挽了袖子露出一截皓白的腕子,倒了水在砚池里细细研磨起来。从前她顶喜欢磨墨,都说人磨墨、墨磨人,这么一圈一圈下来,多少浮躁心思都消磨了。此刻她却控制不住心念浮动,一不小心墨条便在砚池里打滑。

    好不容易把墨磨匀了,她握着笔软声问他:“您想要我画什么?”

    沈穆时享受着少女娇臀丰润腻滑的美妙触感,阖眸道:“随心而绘,不必问我。”

    素娥咬着唇,极力忽略身下的异样感受,略作思索,提笔落墨。

    堪堪勾染出一点轮廓,便觉一只温暖的手掌灵活地探入她腿间,轻轻抚弄玉门。指尖轻颤,滴落几点墨痕,素娥“呀”地叫了一声,一时灵台昏蒙,竟不知该如何挽救,  腰间一紧,已被他揽着跌坐怀中。

    沈穆时接过素娥手中的笔,稍作勾画点染,便将那几点墨痕融入了山水之间。他一手拥在素娥腰间,一手运笔如飞,就着她的起势绘了假山松石,笔法清逸洒脱。素娥正要赞叹,就见他笔锋回转,在山石一角绘了挑置的小衣,玉带横斜、裙衫委地,虽不见其形却见其魂,俨然便是一幅引人绮思的偷情场面。

    他绘完将那湖笔随手一丢,侧过身在她额上亲了一口,呼吸热热的往下拂在她唇上,低沉温厚的嗓音醇得醉人:“来,与我吃个嘴儿。”

    素娥心脏跳得乱乱的,闭了眼乖乖地把嘴凑上去,探出香嫩的小舌与他的相缠。

    此时恰一阵风来,吹得纱幔飘飞、细雨如雾,书案上那觚西府海棠暗香扑鼻,屋内两人交缠相拥,春深如海。素娥只觉胸腔里轻忽忽的,仿佛一颗心已经消融在了他温热的怀抱里。

    等沈穆时终于放开她时,素娥的身子便软绵绵地倚在了他怀里。

    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她娇红欲滴的唇瓣,他的声音也不自觉地带了几分宠溺:“卿卿看过春宫画儿么?”

    “没。”素娥红着脸摇头,蹭得他胸口痒痒的。

    “既然习画,怎可缺科?”到底是久居上位,沈穆时一本正经地说着无耻之言,在她臀上拍了一下。“去,把书架上把辛字七取过来。”

    素娥从他膝上溜下地,跑到书架边找起来,见他书腰上果然都编了号,辛字在最下层,他要的那本用朱红锦缎裹了面,没有书名题跋。

    等她回来,他随手拍拍自己膝盖,素娥就提着裙子乖乖地坐回去,仍是倚在他怀里,手里捧着着那本厚厚的册子,明知这是春宫画儿,羞怯之外还是有些好奇。

    沈穆时手指懒懒摩挲着她细软的腰肢,半寐着眼道:“打开看看。”

    翻开果然是本春宫图,五色套印,栩栩如生。

    第一幅画的是个半裸的妇人醉卧在新房里,翘嘟嘟的奶子、红馥馥的脸儿,线条明丽流畅,绘出了新妇的妩媚娇憨之态,色而不淫。

    再翻是一裸身披轻纱的少女蹲踞在秋千架上,秋千荡得半高,少女胸前两团可爱的凝脂玉乳似乎还在颤动,薄纱飞扬,隐秘的花缝泛着水光......

    素娥是个画痴,这册子一看就是名家手笔,她看得又羞又爱,偷偷瞥了沈穆时一眼,正对上他促狭的黑眸。

    被他要笑不笑地一看,她脸颊红得要烧起来,白嫩的手指插在下一页画页中犹豫着不敢翻。

    “怕什么?人之大欲,天地存焉,敦伦之事也不是你我独有。”他一面温声说着,一面将手掌覆在她小手上。她人娇娇小小的,手也小小的,握在掌中玩弄,柔弱无骨。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愈显嫩白,纤纤如春葱,他将自己的五指嵌在她指间,稍一收拢,她就娇声呼痛。

    “娇滴滴的,每次都不敢尽兴弄你。”他在她耳洞边吹气,用舌尖拨弄她柔软小巧的耳珠,又含在口中细细舔吮。

    素娥被他弄得浑身酸软,呼吸又浅又乱,臀侧被他硬硬地顶着,小手被握在他掌心里,被动地又翻了一页书。

    这次是个俏丫鬟,赤条条地趴在男人身下舔屌。含着她耳珠的唇舌用力一收,素娥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声,身下秘处已是湿了。

    沈穆时轻笑着,带着她又翻了一页。原来这却是个联张,仍是刚才那图景,只是丫鬟身后又多了个男人,扶着粗黑的阳具对着丫鬟高高翘起的臀部。

    “卿卿喜欢这样么?”

    “不要!”因为太慌张了,她答得飞快。

    他也不强逼,慢悠悠再往下翻,这次两个男人都脱得精光,一前一后将小丫鬟夹在了中间,竟然同时在奸她。

    不等沈穆时再问,素娥已经摇着头一叠声地道:“不要,也不要这样......”当日容真那一幕给她留下了极大的阴影,令她一见这场面便怕得发抖。

    沈穆时安抚的亲亲她鬓发,又把画页翻回了前面舔屌那张。

    “不怕,咱们只做这个,好不好?”

    素娥泪湿的睫毛颤啊颤,乖顺地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