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繁体) > 前夫,你把你的‘草’掉了(四十二)(书号:110630

前夫,你把你的‘草’掉了(四十二)

作者:茶蘼
    “既然好不容易当了队长,就好好享受,不该你过问的事情,碰的人,最好,不要跨界。也不要惹我生气,我的脾气虽然好,但,你不会想要看见我生气後的下场。”平缓的语气,却让人高马大的男人,心颤如粟,周围的空气似乎在那壹秒被他壹直以爲是弱鸡的男人控制了整个气场。

    被抓住的手腕,不管他怎麽挣脱,付凯的手,明明白皙好看的让人抓狂嫉妒,但此时却如壹只炎浆中带火的鬼爪,滚烫的似要烤焦他的皮肤,牢牢的,抓着他。无法撼动分毫。

    他也不是吴下阿蒙,自然不会觉得这是什麽鬼巧合或是运气,更不会觉得这诡异的温度是寻常。

    那麽就只有壹个解释,这个影帝,并非外界曾说的那般手无缚鸡之力,也绝非小白脸。

    因爲,那双眼睛,那体温,都让他胆寒和战憟。

    蔡永发咽了咽口水,看着付凯,没有了之前嚣张的气势。

    言少凯轻慢的松开掌心的手,壹能动,蔡永发就快速的後退,眼神警惕的看着他。

    言少凯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从口袋里掏出壹块洁白的手帕,擦了擦手,然後无情丢弃,似笑非笑的倪眼看了壹旁全身戒备看着自己的蔡永发,冷冷壹笑。

    搂着周敏与他擦身而过,无视衆人,径直往前走。

    而衆人更是被这壹分锺不到就发生的惊天转变惊呆了,只能目送付凯从队伍的最後面壹路走到最前面,甚至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壹直在往前走。

    “蔡哥,你……”和蔡永发关系很好,在这个小团体中隐隐是二把手的胖子小跑过来,眼神阴沈的看着走过去的付凯,小声在蔡永发耳边嘀咕。

    “待会说,让队伍跟紧了,先找今晚的落脚点。”蔡永发眼神阴暗的瞟了眼身边想要问缘由的胖子,声音阴森可怖。

    言少凯此时对周敏的话以及她的针法都好奇极了。

    周敏壹路被言少凯搂着前行,看着两边的人,他们的眼神都怪异的很,其实从清醒之後,周敏就隐隐察觉四周的氛围有些古怪,再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她已经能确定,那怪异的感觉从何而来。

    这些人和言少凯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某种变化。

    没有了曾经的奉承和逢迎拍马,也没有了曾经的尊敬和礼貌,只有对壹人马首是瞻,无法有意见的感觉,有点像原始土着的部落。

    言少凯搂着周敏继续前行,并不知道周敏此时脑子里所思所想,只是看着远方出声,自言自语般的说到,“我很高兴,在准备杀你的时候,有了壹丝迟疑,你,没有让我失望。”

    周敏本就在专心想着其他事情,突然被言少凯壹句话噎的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埋在衣服里的脸,眼角直抽,哭笑不得,“言少凯,你这麽光明正大的说曾经想要杀我这句话的时候,想过听了这话後,我是什麽感想吗?”

    “我需要在意吗?”言少凯壹本正经的问道,却把周敏心塞的要死。

    而她竟无法反驳。

    不用看,言少凯也能猜到,此时自己怀里的人,怕是早已被自己的话怼的咬牙切齿的脸,不由得想笑。

    言少凯不得不承认,那时候,久隔十多年第壹次发病,清醒後,发现自己并不是和之前壹样,在壹堆断臂残骸的屍体和鲜血中醒过来时,他以爲,他的怪病真的被那群人治好了,可是却在下壹秒发现,他把所有的暴戾和阴冷以及兴奋狂热,都发泄在了周敏的身体之上。

    这个状况,让他诧异万分,却无法解释,又觉得不可思议。

    杀她的想法,只是壹闪而过,在周敏昏昏沈沈,高烧不断的那十天,他其实更多地是看着她发呆。

    照理说,没有专业药物的压制,他每天都会有发狂嗜血的冲动,就算用药得以控制,可是每三天也都要再壹次注射药物,壹直持续下去。

    可是,这次已经十天了,身体之中那股狂暴的想要杀人嗜血的欲望居然壹点都没有再出现过,只有刚刚,被人挑衅的时候,才又有了那种无法控制的躁动。

    “那群人,到底是什麽状况?我们要去哪?爲什麽我们会和那群人在壹起?你的身体,又是怎麽回事?爲什麽,你身体之中会有嗜血蛊的存在?你又是如何压制身体之中母蛊已死,子蛊独存後造成的疯癫发狂的状况?这种情况又有多久了?你付出了什麽代价吗?”周敏在感觉言少凯似乎并不想继续说话後,只能主动发问。

    霹雳拍啦的甩出几个问题,让言少凯脚步微微壹顿,随後继续前行,“你这麽多问题?可我只想回答壹个。”

    周敏被言少凯的话壹噎,顿时气短,只想抓狂。

    “那,告诉我,这些年,爲了压制子蛊,你付出了什麽代价?”周敏的心微微泛疼,这嗜血蛊尤爲狠毒,而且是子母蛊,母蛊已死,照理说,种下子蛊的言少凯早就应该暴体而亡了,可是,他却活到了现在。

    除非是有极爲懂蛊的人,用了什麽方法将这条子蛊重新培育了起来,但是言少凯就无疑成了器皿,装载和培育这条蛊虫的器皿。

    但却是,不得不爲的方法,也是那时,唯壹可以救言少凯的办法了吧。

    “周敏,你是不是太关心我了,你就真的那麽喜欢我吗?在海上风浪中,滔天巨浪卷着船舱铁板砸下来的时候,你那弱不禁风的小身板,居然可以将我按到,可见当时你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可怕的,可那可怕的爆发力是想要替我去死,明明在船上你还在说,你不想死,可那时候,你却下意识的想要保护我,哪怕是死。我被铁板砸成重伤,失去意识的时候,又是你,将我拖上了海面,在海上漂流的时候,你更是衣不解带的照顾我,可那时候,你也受伤不轻吧。那壹晚我强暴了你,可你醒来第壹件事,问的是我的伤好了吗,现在,你不担心自己的状况,前途如何,何去何从,能不能回去,你问的又是我!难道这张脸真的就让你这麽着迷?让你这麽喜欢?”言少凯将周敏推出自己的怀抱,直视她的双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