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 第134章 请谁的客(书号:111070

第134章 请谁的客

作者:懒语
    吃完饭以后,费蓉儿身边的丫头果然去问了冷纤雪,而冷纤雪也毫不客气,直接大包大揽地揽下了晚餐的任务。

    “小姐,她什么都争,实在是可恶。小姐处处让着她,她却半分人情世故都不懂。”丫头将过去的经过回来说了一遍以后,最后有些为费蓉儿愤恨不平。

    费蓉儿笑得更甜了,争?争得好。

    既然要下厨,少不得要了解厨房里的食材,弄清楚厨房的结构和位置。费蓉儿性子好,主动过去找了冷纤雪,建议一起向叶子衿了解一二。

    这一次冷纤雪没有拒绝她的好意,她初到越清王府,的确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论起王府中谁对厨房最了解,当然是非叶子衿莫属了。

    除此之外,冷纤雪也有她自己的小算盘,她过去向叶子衿打听厨房的事情,要是叶子衿拒绝了她,正好也让越清王看清楚叶子衿的嘴脸。

    直到现在,冷纤雪还是很固执地认为,容峘之所以喜欢上叶子衿,还是被叶子衿的厨艺一时之间迷住罢了。至于叶子衿的人品,估计容峘根本没有注意到。

    “冷小姐,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论起厨艺,我真的只能算是门外汉。我可不像冷小姐一样,厨艺高超了。要是冷小姐今日不领下下厨的任何,我都不知道该何如是好了。”去厨房的路上,费蓉儿一个劲夸奖冷纤雪,不惜将自己往低里贬。

    冷纤雪听了,心中冷笑不已,面上却没有显现出来。她客气地回答,“费小姐客气了,我只是跟着母亲学到了几道菜,说到厨艺精却是远远不够。费姑娘也别妄自菲薄,我早就听太后夸过你,宫里的人都知道费小姐最擅长煮粥了。”

    费蓉儿听她对自己十分了解,也不觉得尴尬,而是继续笑眯眯地回答,“都是宫里的人给面子推崇,其实我也差远了。”

    两个人你来我往,气氛算不上和谐,却也没有到对峙的地步。很快的,两个人就到了厨房门口。

    “站住,厨房重地,不许闲人靠近。”天机倚在一根柱子旁,正虎视眈眈地盯着通往厨房的道路。

    “王爷晚上的膳食归我管。”冷纤雪冷笑着说。

    “冷小姐,管家已经安排将你们自己院子里的小厨房收拾出来了,需要什么食材,只管让人找管家要。这儿是厨房重地,闲人免进。这是越清王府的规矩。”天机半点儿也不犯怵。

    冷纤雪差点儿要被他气死,该死的奴才,居然敢拦着她。

    费蓉儿却在这时闻到了点心的香味。这种点心的香味很浓郁,和她以往吃过的任何一种点心都不同。

    “是叶姑娘在里面吗?”她笑眯眯地问。

    “王妃在里面。”天机不耐烦地回答。

    王妃?这个词很刺耳,冷纤雪听了,脸色微微沉了下来。

    这个位置明明应该属于她的,要不是叶子衿冒出来……

    “叶姑娘。我能进去吗?”费蓉儿忽然高声叫起来,她的语气带着兴奋,半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

    叶子衿晃悠悠地出来了,她的手上还占着面粉。“原来是费小姐、冷小姐。呵呵。”

    礼貌没错!然后再无下文。

    “叶姑娘,你是在做点心?”费蓉儿羞涩地问,“味道好香呀,我能进去看看吗?我想跟着你学几手,以后回府了,也能做几道点心自己吃。”

    “不好意思,厨房重地,闲人不得入内。这是王府的规矩,而且很不幸,我暂时也没打算招收学徒,更重要的是,我很穷,正打算靠这几道点心赚点儿小钱了。所以,很抱歉,你的要求我不能满足。”

    啊?费蓉儿顿时愣住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叶子衿会拒绝得如此爽快,这么多人面前,她又是放低了姿态,没想到叶子衿居然没有给她留半分情面。

    冷纤雪冷笑不已,费蓉儿费尽心机却讨好叶子衿,结果也不过如此。

    “子衿,赶紧进来,我搞不定。”厨房内,传来了李玲珑大声的尖叫声。

    “抱歉哈。”叶子衿道了一个毫无诚意的歉后,又闪身进了厨房内。

    “好可惜呀。”费蓉儿脸上依旧挂着笑容,短短时间内,她已经自我调节过来了。

    烘焙房中,李玲珑坐在高背椅子上,正吃得不亦乐乎,一杯奶茶,几份小点心,生活要多自在,就有多自在。

    她的对面,则是李婉儿,同样是一杯奶茶,几份点心,小家伙一边吃,目光一边直勾勾地盯着叶子衿看。

    “叶姑娘,你看这些盒子行吗?。”常平亲自抱着一摞的木盒过来。

    这些木盒上面都雕着漂亮的花纹,叶子衿将油皮纸用刀子裁开,然后选择了一些月饼直接包装起来。

    包装好的月饼直接被放进了木盒之中,一个盒子八块月饼。八块月饼五种口味。

    高端大气的礼品盒就这么成了。

    叶子衿装了六盒以后,又用油纸包了七八包,剩下的则喊天机几个进来分了。

    “常管家,吩咐人将盒子中的月饼分别送去给平西王府和欧阳将军府。”叶子衿将打包好的月饼分开,剩下的油纸包月饼,她同样也分给了这两府。

    “子衿,给我们两个留一些。”李玲珑叫嚷着。

    “明日做别的点心,少不了你们两个。”叶子衿白了她们一眼回答。

    常平没有耽搁,手中抓了两块月饼以后,直接吩咐人将月饼送去了两府。

    平西王府接到月饼,没有惊讶之色。想必,以容峘的能耐,平西王府为他在背后做的事,肯定早就查得一清二楚了。

    对于李玲珑和李婉儿叛变,赖在越清王府不愿意回府,平西王和王妃也着实无奈,王妃焦急之余,也只能派了贴身的丫头将换洗衣物送过去了。

    将军府接到叶子衿送过去的月饼,却有些吃惊。说实在话,叶子衿被关进天牢,包括越清王被打,欧阳楚还真没有为他们做任何事。

    “我家小姐说了,送将军点心就是为了气死陌上秋。”天权淡淡地解释。

    欧阳楚……

    得了,意外之喜,不过,有点儿笑不起来。京城里的形势不明,欧阳楚根本不打算站队。

    天权似乎看出了他的迟疑,“小姐说了,点心不管官场的事情,不管人情,只要将军能气到陌上秋就行。”

    “多谢你家小姐了。”欧阳楚果断答应下来了。

    晚上的时候,冷纤雪果然做了几道小菜。清炒白虾,水煮肉丸,木耳鸡蛋,清蒸鱼,糖醋肉,粥是红枣枸杞粥,面食则是小包子,这些菜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炖菜地烹饪方式。

    可以说在叶子衿的影响下,京城里的食谱在悄然发生改变。

    叶子衿没有想到冷纤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改进了菜谱,孺子可教,可惜双方不是朋友呀,注定这辈子两个人永远都不会走到一块去。

    “虾有腥味,鱼也是。肉丸看着太老,糖醋的醋味太浓,木耳太整了,端下去。”冷纤雪费尽了心思做的菜,刚端到桌子上,容峘甚至都没有拿起筷子,就直接批评了太多。

    冷纤雪听了心如刀绞,一双美目中全是泪水,“这些菜的口味其实很不错,还望王爷……”

    “你是想本王将就一下。”容峘的目光顿时如剑一般插入她的心头。

    “不……。”冷纤雪顿时有些慌了起来。

    “滚。”容峘半点儿客气也不带。

    叶子衿坐在对面,和李玲珑、李婉儿正吃得不亦乐乎,今天吃得饭菜是厨房中的厨子所做。这些厨子都是叶子衿手把手教出来的,厨艺自然很不错,做出的菜几乎达到了色香味形完美地程度。

    容峘不满意,天玄几个可不管冷纤雪的脸色好看不好看,直接上去将饭菜端下去了。

    “给本王盛一碗南瓜粥。”容峘淡淡地吩咐。

    如兰听到他吩咐,赶紧盛了一碗粥递了过去。

    容峘端起碗,用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慢慢吃起来。

    冷纤雪的眼睛更湿润了,但她不敢在容峘面前落泪。为什么不尝尝她做的菜,做的粥,她明明做的很好,只要容峘尝一口,就会知道她做的饭菜其实一点儿也不比厨房中的厨子做的差。

    容峘连半点儿机会都没有给她,就直接否定了她,她的心好痛。更让冷纤雪觉得难堪的是,容峘训斥了她,一切都是当着叶子衿的面进行的。

    正如冷纤雪不喜欢叶子衿一样,叶子衿同样也不喜欢冷纤雪,而且叶子衿没有拿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的癖好。

    所以即便冷纤雪此时难受得半死,叶子衿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叶子衿嘴里塞得满满的,嘴巴鼓鼓的,像一只小松鼠一般,眼中全是食物。

    李玲珑倒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呵呵,贱女人,还敢过来挖墙脚,尝到苦头了吧?“没办法,六哥的嘴巴最精细,差了一点儿东西他都能品尝出啦。再差一些的,根本都入不了他的眼,我说冷纤雪,你也不是第一个被六哥嫌弃的人,你可千万不要掉眼泪哟。要是你在这儿掉眼泪,保不准外面的人知道,就会认定六哥是在故意为难你,故意欺负你了,这样对六哥来说,多冤呀。”

    这话听着很气人!冷纤雪就被她气得浑身直打哆嗦。不过正如李玲珑所说,她还真不能在这时候掉眼泪,否则的话,只会惹容峘对她更加厌烦。

    “多谢王爷指教,是纤雪厨艺不精,让王爷笑话了。”她强忍着泪水给容峘行了礼。

    “下去吧。”容峘的口气总算没有一开始地犀利了。

    冷纤雪低着头转身出了花厅。

    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以后,顿时扑倒在床上轻声的哭泣起来,耻辱,容峘居然在叶子衿面前给她羞辱,一切都是叶子衿的错,如果没有叶子衿,越清王绝对不会如此对待她。

    定国公府的丫头和婆子听了,也不敢进去劝她,三个人面面相觑地站在门外轻轻地叹着气。

    冷纤雪吃瘪的事,费蓉儿那边很快就知道了。

    “小姐,奴婢怎么觉得越清王是在故意为难冷小姐?”一个丫头低声问,“以后王爷会不会同样为难小姐呢?”

    “多嘴。”婆子怒了。

    小丫头吓得立刻低下头,再也不敢乱说一个字。

    “训斥她干什么?她不过是说了大实话而已。越清王不仅会为难冷纤雪和我,就算是换了别的女人过来,只要那个人不是叶子衿,统统都会被刁难。”费蓉儿笑眯眯地说。

    “小姐,那怎么办?”小丫头急了。

    “怎么办?当然解铃还须系铃人,试想天下还有几个人的厨艺能比得过叶子衿的了。”费蓉儿微笑着说。

    “小姐是说,明日早上准备去找叶子衿帮忙?”轮到婆子吃惊了,“她愿意吗?奴婢看着,那丫头可并不是好相处的人。”

    “不好相处也罢,好相处也罢,本小姐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她好好相处。”费蓉儿轻笑起来,声音十分清脆。

    婆子和小丫头全都搞不明白她的用意,可谁也不敢乱猜测。

    费蓉儿想的很美,可惜叶子衿根本不给她算计的机会。

    “什么,叶姑娘出府去呢?”第二天,当费蓉儿去找叶子衿的时候,却得知叶子衿一大早就拉着李玲珑和李婉儿出去逛街了。

    这下事情比较棘手了!费蓉儿叹口气,只好自己去了小厨房忙碌起来。

    早餐是米粥,鸡汤熬出的米粥很粘稠,看着一点儿也不油腻,费蓉儿做出的小菜也很清爽。

    “还不错。你们下去吧。”容峘端起碗喝了一口米粥说。

    本来费蓉儿已经做好了被容峘骂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容峘却给了她一个意外之喜。

    “小女谢过王爷。”费蓉儿笑眯眯地给他行了礼。

    “下去。”容峘脸色发冷。

    费蓉儿也不害怕,欢天喜地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同样的,冷纤雪很快就知道费蓉儿成功的消息了,脸色顿时又变得难看起来。

    如果早上这一顿饭,费蓉儿也被骂了,她多少不会太难看。可是费蓉儿做出的米粥,越清王却吃了,这样下来,她就成了大家眼中的笑话了。

    冷纤雪此刻的心拔凉拔凉,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端下去喂狗。”费蓉儿绝对不会想到,她这边退下去,容峘就直接将她做的米粥倒了。“让人在暗处守着王妃。”

    “是,王爷。”开阳轻声答应,“天机、天玄和天权都在暗处守着,不会出任何差池。”

    容峘听了,脸色才好转一些。

    “王爷,该换药了。”开阳轻声提醒他。

    “嗯。”容峘淡淡地答应一声,自己直接解开了上衣露出了后背。

    开阳看到他背后被打成蝴蝶结的绷带,差点儿忍不住笑出声来。容峘犀利的目光顿时射向他,他立刻变得老实起来。

    开阳将绷带一圈圈地放开,然后仔细查看了他的背部。

    容峘后背狰狞的伤口经过两天的时间,已经彻底收口,只剩下粉红色的模样,而青黑的地方则完全变成了红色。

    不得不说,开阳的医术的确是天下无双,无愧于神医的称号。

    常平亲手端着汤药过来,让容峘喝下去。他看到容峘后背几乎全好了的伤口,脸上顿时浮现出了几分笑意。

    出门溜达的叶子衿、李玲珑和李婉儿简直是放飞的小鸟。

    三个人早上出门就叼着一块面包出来了,出了越清王府的大门,她们也不找大的酒楼吃饭。而是专门找城中的小摊上吃特色小吃。

    羊肉烧饼、包子、豆花……一路走下来,很快就将肚子给填饱了。

    “这儿是富春楼,京城中最大的银楼,要不要进去看看?”李玲珑算是京城一霸,她对京城中的地势十分清楚。

    叶子衿觉得她没有带错人,李玲珑真的是很好的向导。

    “走,进去看看,我正想给家人买一些首饰了。”叶子衿不差钱,从定州回京城的一路上,她赚到了不少,买首饰什么的,她还真不差钱。

    “小姐里面请。”小二见一大早就有人上门,立刻欢喜地招呼起她们来。也正是因为她们来的早,银楼中几乎没有什么客人,李玲珑和叶子衿两个人挑挑拣拣,加上李婉儿在一旁捣乱胡出主意,一会儿,她还真买了不少首饰。

    掌柜见她们是大主顾,喜得嘴巴都合不上了。又因为她们是银楼的第一单生意,掌柜干脆利索地给她们一个最低价。

    买了首饰以后,叶子衿又到布庄买了不少的布料带上。这么一逛,就到了中午。

    三个人开始带着婢女往回走。

    “丑虾,卖丑虾了呀。”经过菜场的时候,一道吆喝声传了过来,成功地吸引了叶子衿的主意。

    “这种也叫虾,根本没有人愿意吃,难看死了。”李玲珑拉着叶子衿,不让她过去。

    叶子衿近距离终于看清楚了筐里卖得是什么。她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天啦,没想到,在南靖国的京城居然会看到这玩意!

    但她看到丑虾的时候,心里不禁感叹着大自然的奇妙。

    “这些虾怎么卖?”叶子衿饶有兴趣在老汉面前蹲下来。

    老汉很瘦,身上的衣服几乎看不到一块完整的地方,有的地方还是补丁摞着补丁,他脸色发黄,一看就知道家里的日子过得不太好。

    听到叶子衿的询问声,他吓了一跳,接着又变得兴奋激动起来。家中儿子病重,根本不能做重活,生活的重担全都压在儿媳妇和他的身上,他年纪大了,重活也做不了,看到河里的丑虾比较多,就抓了一些带过来。进了城,交了赋税,吆喝半天,却没有一个人过来询问,老汉都快要绝望了。

    主动送上门的叶子衿在他的眼中,顿时成了金主。“三文钱一斤,姑娘。你要是全要了,我可以再算便宜一些。”老汉眼巴巴地看着叶子衿。

    “你家中可还有这样的虾?”叶子衿问他。

    “有,姑娘还要吗?”老汉惊讶地看着她。

    “明日如果你能抓来,有多少我就要多少。这些,我也全要了,你挑上担子跟着我们走就是。”叶子衿笑眯眯地说,“我给你六文钱一斤。”

    这还是叶子衿第一次主动给人放价,李玲珑吃惊地睁圆了双眼盯着她看,似乎才是第一次认识她。

    老汉也不迟疑,欢天喜地地挑起了担子,跟着叶子衿来到了一处酒楼之中。

    “奴才见过小姐。”常运一见到叶子衿,立刻从柜台后面出来给她行了礼。

    “得了,出来没有那么多规矩。”叶子衿摆摆手,“给我们炒几个菜送到包间内,这位老汉送来的虾,你全都收下,如果有泥鳅的话,也收下,每一斤按照六文钱结算。如果卖得好的话,可以涨价。”

    常运答应一声,将老汉引到后面,安排小二将虾子过了秤,然后结算了银子给老汉带回去了。

    “李玲珑,你发个信让你家人到酒楼来一趟呗,晚上我请客吃虾。”叶子衿舒了一个懒腰说。

    “就吃这种丑虾?”李玲珑的声音高了起来。

    叶子衿看了桶里的龙虾,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丫的,要不是看在平西王为她出力的份上,她还舍不得将小龙虾送人了。

    不过,在宫廷之中吃过亏以后,叶子衿也学聪明了。

    小龙虾这个称号,打死她也不会再叫了。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估计就算是容峘,也救不了她的小命。

    龙代表的可是天子了,将天子给煮了,等同于弑君。这罪名,她坚决不承担。

    “要是你们不喜欢吃的话,还有别的菜。”叶子衿慢悠悠地回答。

    这个可以有!李玲珑高兴地不住点头,立刻转身吩咐身边的丫头,“赶紧回去告诉王爷一声,晚上到云客来,叶子衿请客。”

    “是,郡主。”婢女赶紧出去了。

    主仆配合默契,那模样分明就是担心叶子衿会改变主意。

    在云客来吃完午饭以后,叶子衿开始用清水清洗起小龙虾来。

    古代的水质没有被污染,因为桶里七八十斤重的小龙虾腹部十分干净,白白的肉质看得很清楚。

    叶子衿还是不放心,向掌柜要了一支毛笔,然后坐在大桶边,开始认真地清理起龙虾来。

    李玲珑觉得好玩,也很李婉儿加入了。

    主子干活,摇光几个肯定闲不住,跟着也搭了一把手,加上李玲珑和李婉儿的丫头帮忙,很快的小龙虾就被清洗干净了。

    李玲珑和李婉儿很满意地看了一眼小龙虾,姑侄两个心里满满都是成就感。

    龙虾要想入味,就得煮得久一些。

    天色虽然还比较早,但叶子衿就忙活开了。

    姜切成片,葱花、大蒜全都切好备用,然后她开始挑选香料,配置了十三香。即便有了十三香,叶子衿还是没有满足,她在锅中放入热油以后,就倒入了颗粒状的花椒、茴香和麻椒,辣椒干,接着倒入洗干净剔除虾线的小龙虾,翻炒,等龙虾变成了红色以后,她又放入葱姜蒜,最后喷上料酒,放入清水胡椒粉、盐、糖开始煮。

    关于其中的料酒,叶子衿稍微不满意。如果有啤酒,再加上啤酒的话,根本就用不上清水,做出的龙虾味道也更加醇香。

    平西王一家接到自家丫头送过去的准信,倒是也不矫情,直接答应赴约了。

    容峘在家中有些烦,叶子衿出去逛街,本以为那丫头中午肯定会回来陪着他一起吃饭。可是没想到小丫头心大,中午去云客来吃了午饭,直接将他给抛弃在家了。

    等天机传信过来,说晚上叶子衿要请平西王一家吃饭的时候,容峘就再也坐不住了,他直接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王爷,这会儿出去的话,恐怕不妥。”常平拦住他。

    容峘轻轻瞪了他一眼,然后大摇大摆地带着天权出去了。

    常平泪崩,遇上一个任性的主子,他真的好为难呀。

    容峘在云客来如愿以偿地见到了叶子衿,叶子衿那会儿正忙着准备食材。

    应李玲珑的要求,叶子衿还特意准备了三套鸭。

    “可惜了啰,今天做了一道贼好吃的菜,但是你的背部有伤不能吃哟,唉,可惜了呀。”要说叶子衿这个人,有时成熟的要死,有时又幼稚得可笑,比如这会儿,只是为了一道菜,她就是故意想惹容峘生气。

    “我背上的伤口已经收口结疤了,所以什么菜我都可以吃。”容峘也坏心眼,故意贴近她的身后,将嘴巴凑近到了她的耳旁说话。

    呼出的热气就这么不经意地喷在了叶子衿的耳朵上,痒痒的酥酥的,叶子衿见李玲珑一直暧昧地对她挤眼睛,立刻心虚地跳到了一边,“好好说话就是,凑得这么近干什么?”

    “你是我媳妇,靠得近一些,谁敢有意见?”容峘笑眯眯地回答,目光如寒冰一般落在了一旁看笑话的李玲珑身上。

    李玲珑……

    “六哥说得对,你们将来是夫妻,谁敢有意见,我第一个不会饶了她。”千锤万炼,还是拍马屁比较好用。李玲珑说得那样义正言辞,叶子衿如果没有看到她的小腿肚在发抖的话,就真的就信了她的话。

    没骨气的丫头。

    李玲珑白了她一眼,哼,骨气算什么,在越清王面前千万不要谈什么骨气。

    既然是请客,叶子衿还是拿出了相当的诚意出来。

    芝士焗土豆泥、鼓油鸡、蜜汁蒜香排骨、三套鸭……

    甚至在李玲珑强烈要求下,还放弃原则,不顾菜品的雷同,加上了两只叫花鸡,外加一大盆的麻辣小龙虾。

    天还没有黑,平西王一家就到了云客来,正儿八经地坐下来。

    说起来,平西王也是个坏人,按理说,以叶子衿今日请客的规格,他们一家完全可以坐到包间去。但平西王偏偏就坐到了大厅中,两张八仙桌拼起来,一家人笑眯眯地坐在桌子旁。

    “父王、母妃、大哥、嫂子、二哥,今天子衿下了血本了,她烧了那么多的虾,都不让我尝一只了,我还让她给我们烧了两只叫花鸡了。”李玲珑一见到家人,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表功了,“你们可能不知道,想让她做一次叫花鸡,太难了。”

    “叫花鸡,最适合老头我这样的叫花子吃了。”老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算你运气好,交待你们的事情做好呢?”叶子衿白了他们一眼问。

    老头没有回答,跟在老头后面的玉海棠抢着回答,“叶姑娘交待的事情,我们全都办好了。货物已经运到了越清王府,我们可是蹲守了好些天,好不容才等到这一批与众不同的玩意了。”

    “验货才能吃饭。”叶子衿斜睨看着他们。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小气鬼。”玉海棠瞪他。

    话音一落,一道暗器直冲他的门面而来。

    玉海棠嗷地叫了一声,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顾不上大厅中食客多,他一个纵身,直接跳上了边上的柱子上,“不带这样的,我辛辛苦苦守在那边,连刮风下雨都不敢离开了,你刚见面就要对我痛下杀手,哪有你这样过河拆桥的人?”

    叶子衿笑眯眯地晃到了柱子下面,满意地看着嵌入了柱子中的花生米,然后大吼一声,“验货合格才能吃饭。”..

    “有,全都有。”玉海棠从柱子上滑下来,然后从身上掏出了两个小荷包,不耐烦地扔给了叶子衿,“你自己看,当王妃就了不起呢?”

    “你有意见?”叶子衿斜睨看着他问。

    容峘如刀子的目光顿时落在了他的身上,天机几个则已经开始摩拳擦掌准备过去揍人了。

    玉海棠吓得直摆手,“姑奶奶,我哪敢有意见,我倒是希望越清王早点儿将你娶进王府去。”

    玉海棠坚决认为,像叶子衿这种妖精,也只有越清王那种阎王才能压得住。

    不过这两个人成为夫妻,肯定就成了天下第一祸害了。

    叶子衿将手里的锅铲递给了李玲珑,然后自己慢吞吞地打开手里的小荷包。

    李玲珑一手抓着锅铲,一边将脑袋伸长了,想看清楚袋子里到底装的是啥玩意。

    两包里面都是豆子,颜色稍微有些差异,大小也不同。不过不管长得如何,还不都是豆子。李玲珑皱着眉头,嫌弃地别开了脑袋。

    “对,我要的就是这玩意。你们买了多少回来?”叶子衿瞪着他们问。

    哼,要是这两个家伙故意诳她,就带了这么两荷包的咖啡豆和巧克力豆回来,那么她还不亏死了。

    “放心好了,老子的运气不错,两艘船过来,各自都装了半船这些玩意。因为豆子的味道怪,还发苦,根本就没有人要。还是老子聪明,直接就买了。”玉海棠拍着胸脯表功。

    叶子衿脸色发黑,败家的玩意,居然连价格都不谈?

    “老头见他傻缺,直接找了你说的那个铺子掌柜,价格是那掌柜谈下的。我们来的时候,每一种给你扛了一麻袋过来。”姜到底是老的辣,老头一见叶子衿的脸色不对劲,立刻改口,顺手还给了玉海棠一个爆栗子,“指望这小子买东西,能亏死,幸亏老头聪明。”

    “干得漂亮,等会儿和天机他们一桌,坐下来吃好了。”叶子衿给了他们一个甜枣子吃。

    老头顺杆子爬,“老头还想喝酒。”

    容峘见叶子衿心情不错,知道老头和玉海棠这两个二货,带回来的东西,肯定中了叶子衿的心意,于是,本着媳妇高兴,他就快乐的原则,他直接就答应了老头的要求,“给他上一壶上好的花雕酒。”

    老头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越清王果然大方呀。”

    “上冷菜吧。”叶子衿见人来得差不多,立刻吩咐上菜。

    常运得了吩咐,马上安排了几个小厮负责端菜上菜。

    首先是冷菜,八道。下酒好伴侣,酒鬼花生、椒盐带鱼、酸甜小萝卜、醋皮蛋、凉拌大拉皮、酱料牛肉、玫瑰山药、蒜泥白肉,有荤有素,看着很不错。

    吃的上桌,平西王一家也不客气,直接开动起来了。

    容峘桌子上的冷菜也一样不少,不过他没有动筷子,而是在等着叶子衿过来。

    “六哥,一个人呀。正巧,我也一个人。”八皇子笑呵呵地跑过来,到了容峘身边,挨挨蹭蹭的,他就想坐下。

    容峘脸色一愣,一脚踢掉了他屁股下的凳子。

    八皇子……。

    容峘看都不看他一眼,继续盯着厨房的方向看。

    “六哥,你也太无情了。”八皇子哭丧着脸说,“你一个人,这么多菜,哪能吃得了?”

    说着,他又想伸手去抓桌子上的筷子。

    可是没等他摸到筷子,一双筷子就冲着他伸出的右手而去。八皇子赶紧将手缩回去了,他的眼睛有些发直,天啦,如果不是他反应快,他的右手就废了。

    “谁说六哥是一个人,我不是正陪着六哥吗?”李玲珑见状,连忙蹬蹬地跑过去,像老母鸡护着小鸡一般,气势汹汹地坐在了容峘的对面,“还有婉儿,等会儿,子衿也要过来的。我们这么多人,当然能吃光所有的菜了。”

    “对对,还有我。”李婉儿小短腿,很努力跑过来爬上了一张凳子上坐好。

    “哎哟,好巧,大家全都在呀。”就在这边闹腾得厉害的时候,陌上秋那个贱人也过来凑热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