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重生恶婆婆 > 105.第105章(书号:112038

105.第105章

作者:暮序
    生怕沈昕颜误会,她紧接着又道:“孩子, 孩子不是国公爷的。”

    沈昕颜眼睛瞪得更大了。

    “不是国公爷的, 那是谁的?你竟然做出这样之事?”

    莲香又是‘咚咚咚’的直叩头:“求夫人开恩,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事。”

    “没有办法?难不成还有人敢强迫你?”沈昕颜怒了。

    “国公爷心里只有夫人您, 旁人却是一点也瞧不上眼,更加碰都不会碰。我虽名为通房, 实则多年来一直清清白白。”

    “我也是人啊!我也会怕孤独终老没个依靠。”

    “你怕没个依靠,所以便与人私通未婚先孕?这是个什么道理?如若天底下的内宅女子都似你这般, 这还成个什么样子?!”

    “况且,你既是清清白白, 又不愿留在府内,大可求国公爷放你离开, 何必做出这样的丑事令他蒙羞!”沈昕颜越说越生气,厉声质问。

    莲香脸色发白, 闻言凄凉一笑:“夫人骂得对, 一切都是莲香厚颜无耻。只是夫人有所不知, 当年殿下将我给国公爷时,国公爷曾明言并不曾瞧上我, 故而绝不会碰我, 还给了我两个选择。”

    “一个是他会备一份嫁妆, 让我另择良人;另一个是准我留下, 但这辈子也不过是个丫头, 再没别的。是我心存奢望, 以为自己终有一日会打动他, 所以选了留下。”

    “当年便已做出了选择,我、我又怎敢求国公爷。”

    沈昕颜被她气笑了:“你没胆子求国公爷放你离开,却有胆子做出这样的事?”

    “你又不是国公爷,如何知道他便不会再次让你选择。”

    “当年国公爷说过了,只有这么一次机会,选了便不要后悔。”莲香小声地解释道。

    沈昕颜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此时此刻,她忽地就明白了两辈子魏隽航身边无缘无故便消失的通房去了何处,想来大多是初时因心中不甘选择了留下,没过多久便后悔了,遂求到了魏隽航处,得到了重新选择的机会。

    毕竟女子青春有限,总不能无望地守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白白耗费了大好时光。

    而这莲香大概是最蠢最自以为是的一个,不走寻常路,偏兜了这么一个大弯子。

    “你在国公爷身边这么多年,竟一点儿也不了解他的性子。你若有心要走,难不成他还会为了当年随口一句话不放人么?”

    莲香瞪大了眼睛。

    “如今你自作聪明,将本是最简单不过的一件事弄得这般复杂,让人便是有心想成全你怕也难了。”

    莲香白着脸瘫坐在地上。

    下一刻,她哭着跪爬到沈昕颜跟前,抓着她的裙裾道:“求夫人救救我,求夫人救救我……”

    沈昕颜被她这般哭着求得头都大了,揉揉额角,又是无奈又是恼怒:“你起来再说。”

    “好好好,我、我起来,起来……”莲香哭声顿止,连忙擦去眼泪,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

    “你要知道,你这是淫.乱后宅,身为主母,是绝对不容许有这样之事发生,更不必说你名义上还是国公爷的通房丫头,你这样做,让他脸上蒙羞,我岂能当作什么事也不曾发生?”

    “今日若开了你的先例,日后再有人这般学着来,国公府岂不是成了笑话?”沈昕板着脸,严肃地道。

    “夫人我……”莲香想要解释些什么,沈昕颜打断她,继续道,“你且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何人的?他可知道你怀了他的骨肉?”

    莲香略有些迟疑,抓不定主意是否应该实言相告。

    “怎么?事到如今你还要袒护他?敢作便要敢当,身为男子,若连这点担当都没有,要他何用!”

    莲香轻咬着唇瓣,好一会才结结巴巴地道:“是老庄头的儿子大牛。”

    沈昕颜皱眉:“他在庄子里当差,你在府里,又是如何搅和在一起的?”

    “我与他多年前便已相识,去年开始,他便负责将庄上的收成送到府里,所以、所以……”

    “所以便方便了你们在内院行那等事?”沈昕颜的脸色相当难看。

    内院是她管着,居然让他们在自己眼皮底下做出这种事,细究下来,她难辞失责之错。

    “不不不,我、我们没有、没有在府里……我们是、是在外、外头。”莲香结结巴巴地解释。

    府里到处是人,夫人治家又严谨,她便是有天大的胆子,怕也不敢啊!

    “此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今后没有我的话,不准你离开屋子半步,你可知道了?”沈昕颜严肃地道。

    “夫人……”莲香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她的冷脸给吓了回去,神不守舍地离开了。

    沈昕颜头疼地抚额,靠着椅背长长地叹了口气,一时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莲香若是清清白白地走倒容易,可她与外男私通失了贞,更因此怀上了对方骨肉,此事的性质便已经变了。

    这不就是给魏隽航戴绿帽子么?魏隽航便是再好性子,只怕也会受不住,毕竟世间男子均视此为最大的耻辱。

    抓不准魏隽航的态度,她一时之间也不好做什么决定。

    只是,此事总也不能瞒着他。

    她叹了口气,再一次被莲香的猪脑子气到了。

    本是最简单不过之事,偏要弄得这般复杂。说她胆大吧,她连到魏隽航跟前求个恩典也不敢;说她胆小吧,她竟敢瞒天过海做出这等惊世骇俗之事来。

    尽管很是头疼,只当晚魏隽航回来时,她还是如实地将莲香之事告诉了他。

    魏隽航听罢脸都变了,两道浓眉紧紧地拧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颜猜不透他的想法,斟酌着道:“国公爷是个什么意思?此事应该如何处置才是?”

    “此事你便不用管了,我来处理便是。”魏隽航回答。

    “这……虽然她犯下大错,只是……到底是人命,你……”沈昕颜迟疑着开口。

    魏隽航无奈道:“你以为我想要做什么?她虽犯了大错,但也不至于到了性命不保的程度。你放心吧,我自有主意。”

    听他这般说,沈昕颜便也放心了,颔首道:“既如此,那便听你的。”

    隔得半月,莲香无声无息地在府里消失了。

    莲香之母张婆子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哭闹着到了大长公主跟前,求大长公主替她苦命的女儿作主,一言一行中并没有提及沈昕颜半句,可字里行间都在暗示着是国公夫人不饶人,她苦命的女儿才会没了的。

    大长公主又岂是她一个婆子能牵着走的,闻言只是皱了皱眉,淡淡地吩咐着身边的人将她带下去了。

    沈昕颜得知此事时只是冷笑一声。

    那张婆子再怎么无利不起早,可她一个下人也绝对不敢招惹到自己头上来,若是说背后无人怂恿,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人还是不死心,总不肯认清现状,如今的英国公府早就已经不是她的天下了。

    “那婆子真真可恶至极,谁不知道她是怎么对她女儿,莲香还是一个小丫头时,对她不是打就是骂。待莲香稍有了些出息,便化成吸血的水蛭。如今哭什么苦命的女儿,她女儿苦命,是因为摊上她这么个娘!”春柳气不过。

    待大长公主那边使人来请时,沈昕颜更是毫不意外。

    她也知道,大长公主便是不会听信那张婆子之言,心里想必对自己也有了不满。

    这么多年来,魏隽航只得魏承霖一个儿子,身边除了她这个正室夫人外再无其他,早前还有一个“颜姨娘”,可颜氏却一病死了。

    莲香不管怎样也是她给魏隽航的,虽然只是一个通房丫头,可到底也不至于会委屈了他的儿子,不定将来肚子争气生下一男半女,好歹也能给二房添添丁。

    可如今,连莲香这个通房都没有了,而她这个正室夫人这么多年来再无所出,大长公主便是再通情达理,只怕心里也不会有多高兴。

    所以,当大长公主脸色不豫地问她关于莲香之事时,沈昕颜毫不犹豫地实言相告。

    她可不会为了别人的错而搭上自己,这样的“大度”与“善良”她做不来。

    大长公主也没有料到内情竟是这般不堪,脸色微微变了变,只一听此事是魏隽航处置的,双眉便又皱了起来,不悦地道:“你身为主母,这内宅之事本是你的职责,如何让隽航处置这样的事。”

    “是儿媳失责,请母亲责罚。”沈昕颜低眉垂眼,很是干脆地认起了错。

    她认错认得这般干脆,倒是将大长公主满腹教训之语全都给堵了回去,只是心里到底不痛快,沉着脸又道:“你确实没有尽到为人.妻子之责,隽航身边没了人侍候,你这个做妻子的,难不成还不会挑些伶俐的放在他身边?霖哥儿将来连个亲兄弟帮衬都没有,这岂不是你之过?”

    沈昕颜除了老老实实地听着之外,再说不出其他什么反驳之话。

    世道便是如此,男子无所出,怪的只会是妇人无子,而无子,则是要绝夫家香火,乃七出之条。还有一条妒,妇人善妒则乱家,同样可以休弃。

    她膝下有儿有女,自然称不上无子,可魏隽航身边只有她一人,说她善妒必然说得过去。

    大长公主虽然不曾明言,可未必没有这样的意思。

    许是因莲香之事,触及了她心里对自己的那点不满,只怕接下来有好一段时间,她的日子不会太过于轻松了。

    她无奈地暗暗叹息。

    就是不知这一回又要给几个通房。严重点,或是抬个妾进门?

    只不过是哪一样,都没有她可以置喙之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