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笨蛋 > 第三十一章(书号:112376

第三十一章

作者:占着茅坑不下蛋
    陆盼生从自己销魂的淫荡举止中回过神来,正自怨自艾呢,哪有空管他做了什么事。

    被人忽略许久的肉棍子,等待得过久了,特别十分地饥渴,尤其她现在还湿的不像话。

    韩晋弯下身,两手穿过她的胳膊,她正对着自己,将她连人带身子都抱到自己腿上,再上一点儿的大肉棍上,肉棍子早已经昂首挺胸,粗壮的火热胀得老大,就等着人来把它裹进去。

    “陆盼生,自己坐下去。”他已经在她腿间探索,嫩穴刚经历过一次动荡,抽搐的动作还没停止,他轻易地就让它乖乖打开门来。

    陆盼生脸上红白交替,一会儿觉得疼,一会儿觉得色情难忍,怎么可能会乖乖地听话,还叫她坐下去,陆盼生哼哼唧唧,一碰到龟头顶端了就撅起屁股往上拱,不肯如他的愿。

    反正她愿不愿意都没有什么大的关系,反正她的小洞都被人扒开了。

    韩晋扣住她的腰,扶着她的身子一点点松开,控制着力道让她往下落,落到滚烫的龟头已经挤进洞穴里面半分,陆盼生感觉到身体里突然多了压迫的东西,粗大的龟头开始往里面逼近,但以这个速度,她并不是不可以忍受的,嗯,到现在她以为他进去了一半,其实,他不过就进去了最小最小的龟头眼儿罢。

    然后,韩晋停了下落的动作,他觉得以这个姿势能准确下落了,直接在她最觉得适应的时候松开了手。

    真是,一入神地,一叫惊魂呐!

    “啊——你出去,你给我出去——”陆盼生被他直挺挺落下的动作,浑身都刺激得僵硬了,压根儿没想到这男人还有这么一招,那时候精神是放松的,身子是放松的,小穴更是放松的,肉棍入侵的时候她连一点先觉都没有,由着它一路到底肆意撑开了自己的身体,并且直往她深处抵去。

    这下,她就是哭也来不及了,下面含着男人的东西,仍由它硬生生将自己分成两瓣,坐在男人的大腿上难上难下。

    “唔——”相较于她的难受,他可是舒服得很呐,紧致的小穴想往外挤他的肉棍,可是这姿势,她的重量摆那儿,怎么挤,唯有把它一次又一次裹紧。

    陆盼生还没一点点儿适应的反应呢,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扣着她的小腰,扭着屁股,不急不燥地往里面扩张。

    “韩晋,你就不能慢点么。”陆盼生死命咬着唇,含着泪花儿怒瞪他,何况她身体里哪还有地儿给他弄啊,都满了,哪儿都满了。

    韩晋他在人身下的时候也不忘记保持自己的绝对优势,哪管陆盼生适应没,一会儿屁股就往上挺一下,强烈的戳劲要把陆盼生身子都给弄散了。

    端着她滑嫩的身子,原先笔直落在背后的发丝早被他弄得一片蓬乱,散在肩胛各处,韩晋借着自己腹部的力量,偶上偶下,陆盼生包裹着他的棍子坐在他腿间,脸上神色一时半会儿间真难辨出她的情绪,倒是她自己有几分似浪中离桨行使的船只,这浪要它往哪处去,它就得往哪处飘,半点不由己。

    其实韩晋对这男男女女最爱的闺房之事技术实在是少得可怜,要搁上个万棍林间过的女子,除了瞧上他此间独竖黑草中的大物,恐怕其他还真没什么能够看得上眼的,九浅一深,不清楚,右三左三,懒得管,从开始到现在就一个动作,捅,往死里捅,往上捅,捅得某人不算太薄的肚皮都能大概见出棍子顶端究竟样儿。

    可架不住棍子上的女子也是个头二货,他不管不顾胡乱往穴里冲,几下不规律的放肆插入下来,陆盼生倒是很快随着他进入状态,臀儿轻摇,挺着小腰儿,晃着小乳尖儿,早已经是完全麻痹在春色里,不论身上痛不痛了。

    那男人占了天大的便宜还不满足,见陆盼生满脸欲水荡漾,樱唇微启,一副难以自控的状况,于是他一个劲俯在耳边她耳边放厥词,“陆盼生,你叫两声来给我听听——这招人的嗓子不唱两句也忒可惜了。”

    “唔——呐”他说得那么镇定,字字吐词清晰,仿佛浸在欲望里的根本仅陆盼生一人而已,陆盼生听到他的音,一时抽神出来,对当下的情景羞愧难当,又摆脱不得,本来不用他多嘴,她自个儿确实是控制不住,不要下一刻,当下就哼唧出声的,如今硬生生刹住,余下嘤嘤燕语全招到他肩膀上去了。

    陆盼生这张嘴一张一合,半天没再有一张,最起码有十来个牙齿印子深深落在韩晋的肉上。

    “这小嘴儿果然犀利。”韩晋非但没急吼吼把人从他肩上扯来,反而推波助澜,大手扣住她的脖子让她就趴在他脖子边上不叫她抬头,谁知道是不是帮了她一把,反正他上半身就任她折腾了,多巧,她下半身也得由着他闹。

    在这后车座上的小地方,两人各自守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使劲地弄。

    弄到他肩上都能见着血丝了,弄到她身下面真带出血了,棍子上一捅一抽,全是鲜红的颜色。

    刚开始谁都没发现这东西,韩晋觉得这水多了点,她里面湿润了点,似乎比刚才更适宜进出,实在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了,要不然他捣鼓了半天不是做无用功的么,于是趁着这湿润润的机会发狠了继续将棍子往她嫩穴里面塞,棍子不塞到头了,绝对不罢手,这么一来,她水似乎更多了,饶是他,也忍不住在里面吐了好几个来回。

    陆盼生对这也不是全无感觉,反正遇上他,湿润得不像话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直到,韩晋不经意伸出手在两人紧连在一块儿的地方摸了一把,主要的,还是去碰触她娇娇弱弱的小穴来着,他自己的棒子什么时候见不着,碰不得。

    这一摸,并没有什么要紧,打开整个口子容纳肉棍子的穴肉被韩晋一只手闲闲拨弄了好几下,然后韩晋移开湿漉漉的手掌心,随意往她身上抹去,陆盼生,你瞧呐,这可都是你我流出来的白牛奶。

    那个白,僵硬地落在韩晋唇角,再也没有吐出来的机会。

    这哪里是白,分明是满目铮亮的红。

    韩晋看自己沾满血的手,下秒立马抬住她的身子,低了头去往她腿心瞧,可才发现肆意流淌在他们间的哪里是什么淫汁,全是血,还是颜色特别纯正的那种朱红色,韩晋脸色变了许,莫不是刚刚劲用大了,弄坏了她,急急忙忙抽身出来,他的棍子方才就被包在那片朱红中,现在血滴滴往四下流,好歹还能见出点原先的紫黑色。

    陆盼生也瞧见了,脸同样变了色,可惜,这与韩晋变的那完全不是一个色系上的。

    陆盼生现在满心只想到了一句话,谎话说着说着,就成了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甬道经过这两天的变动,终于不乐意,她那个每月光临一次的近房亲戚,真真驾临了。

    来得那么彻底,丝毫都不给那位内心无比悲愤,面色尤见怒火的女子留点余地。

    韩晋原本被她下面的血花给吓到,以为真是捅过火伤了她,现在见她下面一直冒着血滴子,还有她小媳妇的样,立刻也回过神来,将自己身上的血迹擦净后就套上自己的衬衣,长裤环胸坐在一旁,看她的好戏。

    低头仔细瞧了甚至能分辨出来,这看起来似乎无穷无尽的血真是从他刚才进出的小花儿里流出来,虽然她腿间现在露在外面的就一道小缝,却也足够叫男人臆想连篇,甚至升出股不该的自豪感,那小花儿可真能,流了这么多汁汁水水,也不觉得有什么异常,照样紧实得很。

    韩晋不是没遇上陆盼生的这特殊状况,可自他进去她身体里晃悠了两遭,这想法,明明是开始将这小花穴当作自己的私有物看待了,真以为是长他身上的?

    陆盼生扣着面纸盒子,蹲在车座一角窸窸窣窣猛擦,衣服因为男人之前的暴力,原先平整的织物无端添了许多褶皱,韩晋堆起眉,冷眼瞧着她将衣服理了理,手上动作但凡是见不到丝毫犹豫的,哪里有嫌弃皱衣服的模样,在他脸色又沉了半分的间隙里,陆盼生已经飞快将自己上半身包裹了严实。

    只是这空空荡荡,飘着风流着血的下半身,如今着了衣服肯定不行,可要就一直这样光溜溜露着屁股,敞着小花儿,韩晋可扬着他白净的手,在擦亮眼珠子看呢。

    依着这架势,他就没有生出要帮忙的心。

    反而倚着她难做,故意放下车上的锁,刁难她,“陆盼生,你刚才不是还巴着要出去的么,现在还赖在这车内是恋着我,想让我再来上你一回的么。”

    他以为呢,连必要的卫生用品都没有,陆盼生当下根本离不得这车里,还不得由着他,求着他。

    陆盼生恨不得拼死将韩晋踹出去,她圈成一团,抱着自己的小裤衩和长裤,岔开双腿儿占的那小块皮质地儿,上面滴滴落血,很快堆了一小块血迹,陆盼生接到韩晋猎奇的目光,低头,僵硬地抽出面纸从那团糟糕的红色痕迹上抹过去。

    这血流的速度还有流量又不是水阀,任由陆盼生开关的,只消一分钟的功夫,红色便继续在座椅上晃荡了。

    陆盼生姑娘心里羞愤难挡,恐也是在韩晋面前,丢脸丢得多了,要真搁到别处去,依着她,不老早遮了脸不肯见人。

    她屈身穿上小裤,一连抽了十几层纸垫在上头,再套上自己的长裤,搭着鞋真打算开车门出去。

    韩晋从后抓住她的胳膊,怒气冲冲,“陆盼生,你也不知道照照镜子,你这一副衣服皱乱,明显被人糟蹋了的模样,走出去是要出去丢谁家的脸面呢?”

    陆盼生不知道哪里来的吃奶劲,挥身甩开他的手,一下,没甩掉,接着一下,还是分毫未动,她终于安生下来,不再折腾自己上下都不舒服的身子骨,她盯着韩晋咬紧了下唇,之后才缓缓说,“可不就是被人糟蹋了么,韩晋,我要丢人,丢的也是陆家的人,与你韩晋,那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上次话就搁给你,我们两清了,今天我再说一次,你要找人,多的是人让你找,可你若再来找我,我真不介意闹出来,韩晋你知道的,我忌讳的,从来就不是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