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灵气逼人 1V1(重生 乱伦) > 甜味(书号:113011

甜味

作者:小饭团
    唐楚晏在Plan-B开卡喝酒。

    人满为患的夜店里,一群人高马大的黑人保镖守在他这一卡的两侧,拉了条警戒线,等闲人轻易没法靠近。

    夜店灯光昏暗,一闪一闪的绿色直线,打在脸上像医院的X光。震耳欲聋的EDM音乐,舞池里全是没钱开卡消费站着喝酒的男人,汗味混着廉价的古龙水味,闻得鼻子不舒服。

    卿卿被人群挤了出来,可怜兮兮地站在厕所门口,有鬼佬来搭讪,看着就是穷鬼,想免费骗一炮。

    她摆了摆手,转身冲进女厕所,里头的人不比外面少,给保洁阿姨小费就可以插队。

    卿卿在水池边洗手,想要回家又不甘心,她已经看见唐楚晏了,他就在夜店最中心最宽敞的位置,不过他没有看她,说不定看见了,也早忘了。

    “你怎么躲这儿来了?”同学在洗手间里找到卿卿,不爽地质问:“你不是说唐楚晏认识你吗?我怎么看着不像啊。”

    她们好不容易挤进舞池想去唐楚晏的卡,结果被黑人保镖给拦住,跟落水狗似的一点儿不客气地被赶走。

    “是真的。”卿卿红着眼着急的说:“我真的认识他,他还问过我的名字。”

    那天,在车上,唐楚晏肏过她之后就走了,明明答应过自己会带她去参加陈止安的生日派对,没想到竟是骗她的。

    卿卿哭了一夜。自那以后,学校的人都笑她是说谎精,明里暗里排挤她。她实在受不了了,只得把唐楚晏搬出来,他跟她上过床的,难道这都是假的吗?

    同学们不信,拉她来Plan-B找唐楚晏问清楚,可是她连他电话都没有,来了这儿甚至连话都没法跟他说。

    “我不管,就知道你是骗人的。唐楚晏哪里知道你是谁啊,他身边美女那么多,你算个屁。”女生瞪了卿卿一眼,甩头就走了。生气她浪费自己时间。

    卿卿在厕所隔间里哭了一阵,外头排队的人狠狠地敲门,让她快一点出来。

    可是哭又有什么用,这个冷酷的社会没有人同情她。

    卿卿抽出纸巾擦干眼泪,她穿了件黑色吊带和短裙,外头还套了件薄衫,这个装束在漆黑的夜店实在不打眼。

    她把外套脱了,狠下心把内衣也脱了。

    走出洗手间,卿卿往夜店中央的舞池去,DJ台前有一个大台子,妖艳浪荡的男女们站在上面跳舞。

    她买了杯最烈的酒一饮而尽,挤进舞池中央站上DJ台。

    热辣的音乐中,身后有男人贴了上来,用下身磨蹭着她的臀,抱着她的腰跳舞。

    卿卿难受得汗毛竖起,还是逼自己一定要忍耐,她从小练芭蕾舞,身段极好,随便扭动几下都美。

    她对着唐楚晏所在的方向,随着音乐与男人跳贴身舞,摇摆着杨柳细腰,丰满的大胸,没穿胸罩,跳舞时一阵狂抖,几乎全场男人的目光都集聚在了这个小妞身上。

    “唐少,那个妞不错啊。”

    唐楚晏心情很坏,低头看自己的白球鞋,刚从美国寄回来的鞋,不知被哪个女人的高跟鞋踩了一脚,脏了,操。

    他不耐烦地抬起头看台子上的女人。

    有点儿眼熟。

    “喜欢就干炮啊。”唐楚晏点燃一支烟叼在嘴里抽,挥手叫夜店业务过来,“Andrew,把那女孩叫过来喝两杯。”

    卿卿舞跳到一半,夜店业务特地在舞池开出一条道,毕恭毕敬来请她去喝酒。

    Andrew碘着脸笑道:“唐少请你过去。”

    来Plan-B的几个不认识唐楚晏,报上唐少的大名没有搞不定的。

    卿卿跳下台子,低头看着自己破旧的匡威鞋,站着没动。

    瑞英中学每年两个特长生名额,她是拿奖学金入学的,穷,就活该被贵族学校的孩子瞧不起是吗?

    她远远看向唐楚晏,他压根没在看她,正在和身边一个女孩喝酒。

    卿卿深深地吸了口气,往唐楚晏的卡走去。

    或许在他们这些人眼里,女人都是玩物,用过就扔。朋友都是利益关系,有利用价值才来往。

    保镖拉开警戒线,终于肯让卿卿进去。

    有男人递过来一杯加冰的威士忌请她喝,“美女。叫什么?”

    卿卿接过杯子,死死地盯着唐楚晏看,不理会他。

    “哟。”男人笑道:“唐少,这小妞看上你了。”

    唐楚晏闻声转过脸来,吐出一口烟,皱眉回视紧盯着自己的女孩。

    只怕是真见过。眼熟得很。

    “过来。”他伸手招她过来,近一点看。

    嘴角含笑,坏坏地问:“你叫什么?”

    “我叫卿卿。卿卿我我的卿卿。”她说完端起手中的玻璃杯将杯中加了冰的威士忌尽数泼在唐楚晏英俊逼人的脸上。

    心想:这下你总该记住我名字了吧。

    *

    深夜的机场。

    陈止安呆坐在候机室等一班晚点的飞机抵达。

    江灵伏在他的大腿上已等得睡着了。

    八岁时,父母离婚,自那以后陈止安就再没见过亲生母亲。

    只记得当年的离婚官司打得全城轰动,在财产分割的问题上僵持不下。

    最终,在钱和抚养权之间,她选择分走陈啸霆一半身家,放弃了自己儿子。

    这种烂俗的桥段实在不值得一再想起。

    陈止安没有怪过她。

    反正,那个女人也不会在乎。

    “表哥。”江灵睡眼惺忪地醒来,白嫩的小脸红扑扑的。她揉了揉眼,迷迷糊糊地问:“飞机还没有到吗?”

    陈止安抱起江灵坐在自己腿上,下巴磕着她的肩,疲惫地闭上眼,他困了。

    不想再等了。

    机场广播在通知,晚点了七个小时来自温哥华的航班已经抵达。

    陈止安拖起江灵的手,朝机场的停车场走去——

    “表哥,你走反了,接机是那边!”江灵急吼吼地叫。

    陈止安依然我行我素,他后悔了,他现在只想离开。

    等了七个小时,越等越觉得自己可笑。

    江灵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乖乖闭上嘴,牵着他的手走到停车场。

    一上车,陈止安就扑过来狠狠地吻她。

    吻到两人都呼吸不过来,殊死搏斗一般,大力喘着气死咬住对方的唇。

    他不想说话,只想吻她,尝到她口中血腥的甜味都不肯作罢。

    盗文死全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