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美酒飘香 > 美酒飘香22(书号:113081

美酒飘香22

作者:郦优昙
    美酒飘香22

    傅容再兴冲冲的回家后,原以为能抱着小嫂子快活一番,却不曾想她整个人都缩在傅言之身边,见了他跟见了鬼般躲着。傅容冷眼瞧向同桌的傅冲之:“这算是什么事儿?”

    傅冲之轻笑,看不出丝毫着恼来,“这要问你大伯父。”

    傅言之面无表情,坐在陈酒身边,淡道:“坐,今日怎地有空回来。”

    “本来是没空的。”傅容盯着陈酒,直把她盯的心慌不已,连筷子都要拿不稳。“这不是想小嫂子,回来看看她么。”

    他言辞轻佻,听得傅冲之微微蹙起眉头,“傅容。”

    傅容举起双手:“情难自已,这好东西,大伯父你可不能一人独吞。”他说完,端走傅言之面前一盘松鼠鱼,“这玩意儿我也挺爱吃的,就给我吧。”

    陈酒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觉得他们似乎在说什么她不懂的东西,只是她有些笨,觉着他们话里有话是一回事,听不听得懂就是另一回事了。三个成年男子之间的氛围本是剑拔弩张,却在瞧见她小脸茫然的时候都陷入了沉默。早知道她不会懂,可这一脸的乖巧呆萌,也实在是叫他们无法再针锋相对下去。

    于是三人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用完了这一餐。餐后陈酒回了自己院子,她是想跟傅言之在一起,可这很明显是不可能的。方才在桌上那一幕,似乎人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唯独她想不通。陈酒自己也知晓,她并非大家闺秀,莫说是四书五经,就是女诫女训都不曾读过,家里疼她,却也没有过让她去读书认字的意思。

    普通人家的女儿,大多是不识字的,光是从家世上来讲,陈酒跟将军府,便是天壤之别。时至今日,她尚且不知夫君为何会娶她为妻,更不知为何这将军府同外界截然不同,陈酒所明白的道理,在这里统统不适用。这整个将军府,除却她之外,竟无一名女子,便连下人也都是男子,这又是为何?

    她总觉得自己被隐瞒了什么事,只可惜无人告诉她。名义上虽担了个夫人的名义,可实际上,她又是谁的夫人呢?

    正在陈酒思索之时,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抱起。她吓了一大跳,下意识搂住那人的脖子,却见那人英俊面容带笑凝视自己,正是傅容。也不知他是何时进来的,陈酒完全没有察觉。她有些怕他,本来搂着的小手也略显僵硬地放开,咬着唇瓣,就连脸色也隐隐有些发白。

    傅容在她红润的小嘴上香了一口,问她:“数日不见,小嫂子可想我?”

    她如何会想他。他不回来,陈酒才睡得安稳一些,只是眼下她再不聪明也知道不能说实话,便咬着唇不回答。幸而傅容也并不是一定要她回话,坐到她先前坐的椅子上,让陈酒双腿分开坐着他的大腿,稍一用力,陈酒就被迫双腿大张。傅容又用牙齿咬开她外衫的系带,很快便将她衣裙弄得凌乱不堪,肚兜歪斜,他一只手摸进去,将两只奶子掏出来,看到上面尚未消去的齿痕,顿时拧起眉头:“谁咬的你?”

    陈酒不想同他说话,傅容便亮出一嘴白牙:“你若是不说,我便在你的小屁股也咬上一口。”

    她立时怕了,知晓他是说到做到的,嗫嚅着答道:“是父亲……”

    “叫得这么亲热。”傅容有些嫉妒。“也不曾听你叫我一句好的。”

    陈酒不习惯他靠得这样近,又说得这样亲密的话,两只小手抵在他胸膛上试图将他推的远一些,傅容却一把抓住她的两只腕子,低头来亲她,霸道又强势,陈酒躲闪不及,小舌头被他拖出来吸吮,弄得舌根都疼了。她捶着面前坚硬的胸膛,却被钳制的更加用力,陈酒委屈的快哭出来了,傅容才大发慈悲放过她的小舌,又在她粉颊上胡乱亲,“想死了我的小乖,这几日心里总想着干你,做什么都没心思,你呢?想不想我?让我摸一摸这嫩逼,可有水了?”

    他的手又往下一捞,陈酒的亵裤就被扯开了,她真是不明白他哪里来这样的本事,总是比她自己脱的都快。而后腿间一热,是傅容的手指,她动情的很快,傅容稍微蹭蹭揉揉,她的身子便软了,伏在男人肩头娇娇的喘息。

    傅容笑起来,“好甜。”

    他将指尖黏腻的水线放入口中,如同舔吃蜜糖般吮,又来与陈酒亲嘴,见她被亲得粉面酡红美目迷离,忍不住笑起来,觉得她着实惹人怜爱,又被她动人的体香围绕,又软又嫩,简直想把她一口吃下去。

    陈酒浑身无力,她此刻完全想不到别的,只有那在自己体内肆虐的手指。傅容戳着她穴内最敏感的那个点,她颤着抖着,空虚的无复以加,只想要被填满。

    傅容啃着她的奶子,尤其是那个齿痕所在,看得碍眼极了,这白玉做的身子,除却他疼爱的痕迹外,不该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尤其是旁的男人留下来的。

    他吃奶的动作就像是个孩子,因为没有奶便拼命的吸,吸的陈酒都疼了,他用舌头卷住香嫩的奶头,又以舌尖去钻小小出奶的孔,然而她岁数尚幼,又不曾有身孕,根本不会产奶。傅容颇觉遗憾,捧着又香又软的奶子揉搓,将陈酒抱到了榻上,褪去自己身上衣袍,跨上去坐在了陈酒胸前,将大鸡巴插入奶团儿之间,张牙舞爪的大鸡巴与白嫩的少女胸乳对比明显,龟头甚至戳到了美人小嘴儿。

    “乖,张开嘴。”

    陈酒的下巴被捏住,傅容借着在她胸口抽插的动作,次次让龟头深入她的唇,陈酒一张樱桃小嘴,光是吃进一个头就费足了力气,而且极为不适,她试图挣扎,两只雪白的腕子却被傅容捉住,随意地用肚兜绑起放到头顶。

    这样清丽娇媚的小姑娘,面上尚且稚嫩带着婴儿肥,本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此时却张大了嘴巴舔着男人又脏又臭的鸡巴,任谁见了,都止不住要欲火焚身,想要将她沾染的更堕落。

    ————————————————

    不接受任何剧情上的指点和建议,望周知,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