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食男系(NP 都市) > 第八章 所以是被强奸了吗?(多肉)(书号:113211

第八章 所以是被强奸了吗?(多肉)

作者:浅白川
    从山口组聚会逃出来的将臣,不自觉地跑回祖母的老宅子。试了几次密码锁之后放弃了,从后门的矮墙翻进这栋房子,然而对着庭院的这个房间是他必经之路,一开灯就看到地上扭动发春的青菜。

    这算什么福利?不知道是不是又喝了什么加料的酒,浑身燥热的难受,又怕被他们在老宅子留了女人,本来想回这里来好好睡个觉,结果一开门就看到这货。

    本来不喝酒他可能把控的更好,但是现在他酒上头,身体燥热的厉害。家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尤物,雪白的胸肉被她自己揉捏,  睡袍大敞身体完全暴露在外面。

    光洁又饱满的贝肉,隐藏着一颗光亮的珍珠,肉缝里丝丝水光身下可以看到一片蜜液洇湿的水印。小脸写满欲望,脸颊红彤彤,饱满的樱唇被她轻咬,鼻子发出勾人的轻哼。

    看的他下身已经硬的可以了,他趴跪在她身上,用手替开她的柔荑,帮她揉捏缓解,被夺去功能的双手开始摸去下身那个祸害的根源,他用嘴去含吸她的乳尖,惹得她更难受,摆动更厉害了,双手握住自己的三角密林,两腿狠狠加紧,试图让那种难耐缓解一些。

    他用手分开她的大腿,将膝盖压在胸前,露出整个小穴给他看,干净粉嫩紧致。用手指勾了蜜液拉起一条银丝。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肉棒又肿大了几分,

    他脱下裤子用柱头沾上她的蜜液在肉缝上下滑动几下。惹得她身体微颤,呻吟的声更加勾人。

    “嗯。。。。嗯。。。。。”她言语不清哼哼唧唧的念叨。但是好似没有拒绝,将臣这样安慰自己,看着只有一条细缝的她的小穴,再看看自己已经狰狞的巨大肉棒,真担心她能不能吃进去。

    他的肉棒已经开始分泌水汁,涨痛的他好难受,一向自认为自制力不错的人,  现在对这个身下的陌生女子完全把持不了了。算了~谁让她现在出现在他家,送上门也不能怪他。

    腰一挺,肉棒进了三分之一。感觉已经冲破极限,虽然紧致的离谱,他还是感觉到冲破了一层屏障。

    “啊。。。。。。  啊。。。。。  ”  身下的小人痛的大叫,脸颊流过两道热泪。不知道是醒了还是梦里,青菜觉得自己被人从中间撕开了,巨大的东西堵在她的伤口上,除了痛还有说不出的感觉,她意识又迷糊了。

    “嘶。。。。”他把肉棒抽出,鲜红的血  随着蜜液缓缓流出,他摸出身上的手帕替他垫在身下,抽出的肉棒离开了温暖舒服的小嘴们,立刻就让将臣难受的要命。他这时候已经管不了了,又把肉棒缓缓塞入。回到巢穴的肉棒舒服的又涨大一圈,被她夹得又痛又爽,加上催情药的效果还没抽插整个后背到脚趾毛孔都说不出的舒爽。

    “疼。。。。。好痛。。。。。不要。。。。不要。。。。。”她又开始发出呻吟,只是他真的停不下了,只是轻轻抽送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她已经开始哭泣,疼痛的感觉让她眼泪不止,意识不明,也看不清身前的男人,只是闻着檀香和烟草的香味,她恍惚还以为是刚才那个未遂者。

    “不要。。。。你出来。。。好痛。。。呜”  嘴巴被带着烟草和酒精味道的灼热嘴唇封住,下身的抽插越来越深入,直到整根没入。她已经痛的失去喊叫的力气。

    “嗯~~~不要~~”叫声也柔媚了一些,剧烈的疼痛过去后,酥麻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她觉得这个感觉其实还不错。

    “嗯~~轻点~~”脑子也清晰了一些,看着眼前的陌生人,完全的陌生人,白色衬衫零散的开了两扣下身裤子还在,巨大的肉棒在缝隙探出。高大的身形,似雕塑的完美五官,浓黑的短发,暗深不见底的瞳孔沾着情欲也冷的吓人,

    “你是谁~~走开~~~不要  ~~~~放开“青菜使劲推他,勾人的表情消失了带着生气与惊恐。双手徒劳推着身前铁壁一样的胸膛。

    “你以为我是谁~~刚才被我干的那么爽~现在又要推开我,你自己点的火,给我泄干净”刚刚进入佳境的将臣被她一推,心里一阵怒火,从来没人敢这样招惹她,狠狠抓住她的双手,下身撞击的更用力了。

    他抽出她身下的睡衣系带把她手臂绑的紧紧的,一只手穿过头顶的秀发,狠狠抵住她的头一只手把他分的更开,用力抽插,室内清晰的撞击声和她痛苦的求饶,看她哭花的小脸,他性趣更劲,每下都狠狠刺入她的子宫再狠狠抽出,不带一点疼惜。

    “啊~~~我不行了~~~求你了~~~求你了~~~啊~~~~~~~~~”被制住的身体被他打桩似的抽插,身体像要被撞碎,腹部一阵酸麻,从子宫传来的剧烈麻爽让她一阵颤抖,她高潮了,从来没有过的舒服感觉眼前一片蒙白意识也被抽离,只剩下小穴到子宫的抽动,一股阴精泄出,让体内肉棒又热了几分。

    高潮后的青菜  半张着嘴,像上岸的鱼大口呼吸,身体颤抖,脚尖也蹦的紧紧的。

    被她花穴绞的更紧的肉棒主人,完全不顾她刚高潮完的敏感身体,抽插的更用力,身下的人被他操弄的晕了过去。

    将臣将它抱起来放在怀里操干,怀里似乎是个无骨的小人,已经软塌塌的贴在他身上,她的抽送就换来他轻声闷哼。

    操弄了几百下,他后腰一酸忍不住泄了出来,一股炙热精液全数灌进她的子宫。

    刚刚恢复意识的青菜,被他精液一烫又舒服的泄了一次。这次昏的更彻底了。

    将臣抱着她直到两人身体都恢复平静,才缓缓抽出已经又要蓄势待发的肉棒,他的白灼和她高潮的蜜液还有处子的丝丝血迹,缓缓流出,还没流净,红肿的小穴又慢慢闭合封上了出口。

    高潮后的将臣清醒了一些,他在庭院点上一颗烟。回味了一下,她的味道似乎还不错。

    房间的小包放着她的护照,他打开看到南雅树三个字,眉头一皱。再看看床上那个昏迷不醒的人,不解又更深了一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