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醉爱繁花(双CP★1v1甜宠H) > .醉爱繁花 18 那麽,姊姊帮你忘记她好不好?(书号:113239

.醉爱繁花 18 那麽,姊姊帮你忘记她好不好?

作者:霜音
    路久抬头瞅着她,勾了勾唇,伸手将她的包包放到一旁空着的椅子上,语气竟也不是特别讶异:「虫虫你怎麽回来了?你不是跟路悠走了吗?」

    花蝉转过头跟服务员点了个草莓巧克力蛋糕跟一杯苹果汁後,伸手伸手撩了撩发,白嫩耳垂上戴着的银色长耳环闪着光,狭长的眼里翻腾着不明的晦暗。她嘁了声:「还是那麽没大没小,叫姊姊。」

    他垂眸笑了笑,却仍然挑衅地喊了声虫虫。花蝉啧啧两声,眯了眯眼,沉声道:「别把我当成路悠,你不喊她是因为你喜欢她,对我,你还是得给我相对的尊重。」

    路久闻言浑身一顿,蹙眉抬头瞅着她,只见她面上勾着一抹笑,笑容艳丽,红唇妖娆,与他印象里她高中时那规规矩矩清汤挂面的样子,差距极大。她低头拿起叉子叉起服务员刚送过来的蛋糕上头鲜红的草莓,抬眸瞥了他一眼:「怎麽,你很意外?」

    路久抿唇半晌,轻笑一声,有些自嘲又有些无奈:「你怎麽知道的?」花蝉嗤笑了声,红唇含入那颗鲜红的草莓,擦着紫色指甲油的白皙手指摸上草莓上的蒂头,红的妖娆,绿的鲜嫩,白的纯洁,勾的他的眼眸不禁落在那白嫩的指尖上,默然注视。她眼眸闪了闪,指尖一个使力便扯下了绿色的蒂头。

    花蝉瞅了他一眼,将草莓纳入口中,舔了舔唇,菀尔一笑:「你喜欢她,或许其他人不知道,但是跟你们两个这麽熟的我,却清楚的很。你看路悠的眼神,跟看我的不一样。」

    他笑了笑,伸手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无奈地笑道:「看来你,才是我们之中最明白的人。那时候路悠喜欢那个男人,我喜欢路悠,你可聪明的很,完全不谈恋爱,拚死拚活的读书……瞧瞧,现在最有成就的就是你了,读了个国内数一数二的好大学,现在又是个出名的导演……你果然才是最明事理的呢。」

    最明事理吗?

    她勾唇笑了笑,眸色深了些许。她喝了口苹果汁,嫣红的唇贴在上头,印下了个淡红的唇印。放下杯子後,花蝉双手支颐,抿唇浅笑:「所以呢?路久小弟弟现在打算怎麽办?」路久瞅着她,摇了摇头:

    「不怎麽办。当初我国中时就是被爸爸发现我喜欢路悠,所以爸爸才会把我送出国的。我懂他的用心,但我却无法感激他,虽然我也很清楚我跟路悠不可能在一起。现在好不容易回来,哪怕我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修完了大学课程,也打造了一些属於我的产业,可是我知道,这和路悠爱那个男人的心意比起来,不值一提。」

    花蝉点点头,也不安慰他,迳自又吃了口甜腻的蛋糕,习惯性咬了咬叉子,眼眸清澈地望着他,问道:「所以,你要告诉路悠你的心意吗?」他摇头,喝掉了最後一口咖啡,唇上沾了点白色的奶泡,他却恍若未觉。

    「或许会,或许不会,虽然我之前跟那个男人撂下了很多我要抢走她的话,但其实……根本没可能的。」

    「因为我根本不舍得让她为难。」

    花蝉闻言笑出了声,狭长的黑眸眯了起来,一脸兴味。她舔了舔唇,歪头瞅着他,语带笑意:

    「那麽,姊姊帮你忘记她好不好?」

    路久闻言一愣,不明所以的看她,就见她站起了身走到他的身边,伸手揪着他的衣领将他往上一拉,他惯性的仰头,唇便被她给含住了。他怔怔地瞅着近在咫尺的面容,几年过去了,她变成了个妖娆艳丽的女人,可他却还困在自己建造的囹圄里,深陷不出。

    她舔舐着他的唇,将他上唇的咖啡奶泡一一舔去,眸色媚人。她离开他的唇,又舔了舔自己的,嫣然一笑:「甜的呢。」

    花蝉俯身,手勾着他的脖颈,红唇贴着他的耳朵,声色微哑,带着无尽的魅惑,像是勾人的海妖,妖娆魅惑。

    「姊姊跟你玩个游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相信我,保证……」

    「你很快就会忘了她。」

    他眸色深深,垂下了眼。花蝉也不逼他,笑笑地坐回自己的位子,抬头环视周围几个目瞪口呆的人,勾唇微笑。

    路久抬头看着她,神色淡漠:「所以……你图些什麽?」他从未想过,当年那个文静的花蝉,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她唔了一声,伸手戳了戳自己的面颊,可爱地眨了眨眼:「我说的这麽明白,你还不懂?我这样能得到什麽?」她轻笑,眼眸略深。

    「事成之後,我能拥有的……」

    「不就一个你吗?」

    路久皱了皱眉,不是很懂她为何突然提出这个想法。花蝉微微倾身,双手垫着下颔,深紫色的指甲透华晶亮:「别问这些了,给个答案吧。如何?玩不玩?」

    他思索半晌,笑了出声,笑容带着痞痞的意味,眼里带着着几分趣味。

    「行啊,答应你。」

    花蝉挑了挑眉,拿起了桌上的苹果汁,将它全数喝尽後,得意地对着他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她舔了舔唇,拎着包包站了起身,走到他身边又低头吻了他一下,笑得诱人。

    「那麽,我先回家了,明天见……另外,男朋友你的嘴唇挺软的唷。」

    路久勾唇轻笑:「亲爱的女朋友,你的唇也很软。」而且,还带着点甜蜜的香气……许是苹果汁的味道吧,他想。

    「当然罗。」花蝉轻快地说道,转身走了出去,到了门边转头轻轻地瞥了他一眼,嫣红的唇瓣扬起一抹无奈的苦笑。

    最明事理吗……?不尽然吧。

    若是她真的那麽明白,又怎麽会喜欢这个男人这麽多年。

    说到底,她还不只是个,为爱痴狂的傻子。

    ~~~~~~~以下为简体字部分~~~~~~~

    路久抬头瞅着她,勾了勾唇,伸手将她的包包放到一旁空着的椅子上,语气竟也不是特别讶异:「虫虫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跟路悠走了吗?」

    花蝉转过头跟服务员点了个草莓巧克力蛋糕跟一杯苹果汁后,伸手伸手撩了撩发,白嫩耳垂上戴着的银色长耳环闪着光,狭长的眼里翻腾着不明的晦暗。她嘁了声:「还是那么没大没小,叫姊姊。」

    他垂眸笑了笑,却仍然挑衅地喊了声虫虫。花蝉啧啧两声,眯了眯眼,沉声道:「别把我当成路悠,你不喊她是因为你喜欢她,对我,你还是得给我相对的尊重。」

    路久闻言浑身一顿,蹙眉抬头瞅着她,只见她面上勾着一抹笑,笑容艳丽,红唇妖娆,与他印象里她高中时那规规矩矩清汤挂面的样子,差距极大。她低头拿起叉子叉起服务员刚送过来的蛋糕上头鲜红的草莓,抬眸瞥了他一眼:「怎么,你很意外?」

    路久抿唇半晌,轻笑一声,有些自嘲又有些无奈:「你怎么知道的?」花蝉嗤笑了声,红唇含入那颗鲜红的草莓,擦着紫色指甲油的白皙手指摸上草莓上的蒂头,红的妖娆,绿的鲜嫩,白的纯洁,勾的他的眼眸不禁落在那白嫩的指尖上,默然注视。她眼眸闪了闪,指尖一个使力便扯下了绿色的蒂头。

    花蝉瞅了他一眼,将草莓纳入口中,舔了舔唇,菀尔一笑:「你喜欢她,或许其他人不知道,但是跟你们两个这么熟的我,却清楚的很。你看路悠的眼神,跟看我的不一样。」

    他笑了笑,伸手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无奈地笑道:「看来你,才是我们之中最明白的人。那时候路悠喜欢那个男人,我喜欢路悠,你可聪明的很,完全不谈恋爱,拚死拚活的读书……瞧瞧,现在最有成就的就是你了,读了个国内数一数二的好大学,现在又是个出名的导演……你果然才是最明事理的呢。」

    最明事理吗?

    她勾唇笑了笑,眸色深了些许。她喝了口苹果汁,嫣红的唇贴在上头,印下了个淡红的唇印。放下杯子后,花蝉双手支颐,抿唇浅笑:「所以呢?路久小弟弟现在打算怎么办?」路久瞅着她,摇了摇头:

    「不怎么办。当初我国中时就是被爸爸发现我喜欢路悠,所以爸爸才会把我送出国的。我懂他的用心,但我却无法感激他,虽然我也很清楚我跟路悠不可能在一起。现在好不容易回来,哪怕我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修完了大学课程,也打造了一些属于我的产业,可是我知道,这和路悠爱那个男人的心意比起来,不值一提。」

    花蝉点点头,也不安慰他,迳自又吃了口甜腻的蛋糕,习惯性咬了咬叉子,眼眸清澈地望着他,问道:「所以,你要告诉路悠你的心意吗?」他摇头,喝掉了最后一口咖啡,唇上沾了点白色的奶泡,他却恍若未觉。

    「或许会,或许不会,虽然我之前跟那个男人撂下了很多我要抢走她的话,但其实……根本没可能的。」

    「因为我根本不舍得让她为难。」

    花蝉闻言笑出了声,狭长的黑眸眯了起来,一脸兴味。她舔了舔唇,歪头瞅着他,语带笑意:

    「那么,姊姊帮你忘记她好不好?」

    路久闻言一愣,不明所以的看她,就见她站起了身走到他的身边,伸手揪着他的衣领将他往上一拉,他惯性的仰头,唇便被她给含住了。他怔怔地瞅着近在咫尺的面容,几年过去了,她变成了个妖娆艳丽的女人,可他却还困在自己建造的囹圄里,深陷不出。

    她舔舐着他的唇,将他上唇的咖啡奶泡一一舔去,眸色媚人。她离开他的唇,又舔了舔自己的,嫣然一笑:「甜的呢。」

    花蝉俯身,手勾着他的脖颈,红唇贴着他的耳朵,声色微哑,带着无尽的魅惑,像是勾人的海妖,妖娆魅惑。

    「姊姊跟你玩个游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相信我,保证……」

    「你很快就会忘了她。」

    他眸色深深,垂下了眼。花蝉也不逼他,笑笑地坐回自己的位子,抬头环视周围几个目瞪口呆的人,勾唇微笑。

    路久抬头看着她,神色淡漠:「所以……你图些什么?」他从未想过,当年那个文静的花蝉,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她唔了一声,伸手戳了戳自己的面颊,可爱地眨了眨眼:「我说的这么明白,你还不懂?我这样能得到什么?」她轻笑,眼眸略深。

    「事成之后,我能拥有的……」

    「不就一个你吗?」

    路久皱了皱眉,不是很懂她为何突然提出这个想法。花蝉微微倾身,双手垫着下颔,深紫色的指甲透华晶亮:「别问这些了,给个答案吧。如何?玩不玩?」

    他思索半晌,笑了出声,笑容带着痞痞的意味,眼里带着着几分趣味。

    「行啊,答应你。」

    花蝉挑了挑眉,拿起了桌上的苹果汁,将它全数喝尽后,得意地对着他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她舔了舔唇,拎着包包站了起身,走到他身边又低头吻了他一下,笑得诱人。

    「那么,我先回家了,明天见……另外,男朋友你的嘴唇挺软的唷。」

    路久勾唇轻笑:「亲爱的女朋友,你的唇也很软。」而且,还带着点甜蜜的香气……许是苹果汁的味道吧,他想。

    「当然罗。」花蝉轻快地说道,转身走了出去,到了门边转头轻轻地瞥了他一眼,嫣红的唇瓣扬起一抹无奈的苦笑。

    最明事理吗……?不尽然吧。

    若是她真的那么明白,又怎么会喜欢这个男人这么多年。

    说到底,她还不只是个,为爱痴狂的傻子。

    ##作者说说话:

    来,为我们演技派的花蝉姊姊鼓鼓掌

    天知道花蝉姊姊到底忍了多久qaq

    我们花蝉姊姊喜欢久久很久啦

    写的我都觉得有点虐(?

    虫虫跟久久的文案我已经写完了

    比从头甜到尾的晨岚路悠多XDD

    文案一如往常的有种虐虐的感觉哈哈哈

    但是放心拉我是亲妈,来跟我念三次,我是亲妈!!

    虽然有机率会虐一点点(?

    等等就去改文案罗宝贝们晚点就可以去看了XD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