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小妖精榨干我 > 第5章(书号:113246

第5章

作者:秋雨
    「不用这麽警觉吧?妈妈~  」两姐妹不解的问道,平常妈妈最多在食物的身体里注入催淫毒素,从来没用蛛丝绑过。

    「要小心哦~我的淫毒只能保持猎物在一小时只能麻痹~但如果配合阴毒便能让猎物彻彻底底的废掉~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是缠丝吧~  」秦雪蛛轻笑着对两姐妹说道。

    「唉~是吗~那我们呢?」两姐妹的疑惑好像回答不完一样。

    「你们不一样~由於你们没有足够大小的丨乳丨房储藏毒液,所以你们的淫毒会十分的浓烈哦~让你们的淫毒进入体内没半天的时间很难清醒。」秦雪蛛想起以前她做过的试验。

    「唉~太小了吗~  」两姐妹低下头望着才刚刚发育的小胸脯。

    「等你们慢慢长大的时候你们的胸部会越来越大,而淫毒会随着胸部的变大而被稀释,倒是後就是考验你们捕食技巧的时候了~  」

    「是~  」

    「好了时间不多了,你们准备准备~我们去开会。」秦雪蛛拍了拍手,示意两姐妹换衣服。

    两姐妹乖乖的去换了衣服跟在秦雪蛛的身後出了门往深红色走廊的深处走去。

    「我这是……怎麽……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躺着床上的丁可渐渐的清醒过来,身体软塌塌的,四肢也僵硬无比,随着他把眼睛彻底的睁开,他发现自己正躺着一张巨大的床上,四肢被白色的物体黏住了,而白色物体的另一端则是床头和床脚,他仔细一看那是白色的丝线,许许多多的丝线缠在他的手臂上,他试着去弄断丝线,却发现丝线的硬度极其的高,张力也十分的大,他扯了好久也没扯出什麽来,他刚想放弃就想起刚刚那个女人好像要把他吃掉的目光和那两个可怕的小女孩,她们在他的身上做着很舒服的事,但他感觉那绝对不是什麽好事,反而会要了自己的命。

    「得想办法逃出去,不然只能等死。」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但他根本没有方法逃出去,缠住四肢的丝线让他无法挣扎,「难道只能等死吗……  」

    他挣扎了许久,最後得出了这个结论,他自暴自弃的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等着死亡的来临。

    突然走廊里的一阵响动,然後是开门的声音,丁可立刻闭上了眼,进门的是那个兔女郎,她轻轻的关上门,望着被捆在床上的丁可轻笑了起来,「果然还没吃呢~那股味道~变的更加浓烈了~是被那两个小萝莉嚐过了吗?」

    兔女郎快步走到床前,望着假寐的丁可,她的小手扶上了丁可的小脸,她猛的吻上了丁可的唇,丁可只觉得一阵阵的吸力从她的嘴里传来,伴随着一阵的眩晕感他的思想开始慢下来,「啊啊~香甜的味道~果然是少见的极品呢~  」

    兔女郎把衣服脱了下来,再将黑丝网袜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黑丝过膝袜,「假的真是穿不习惯呢~还是这条好~相信一会你也会喜欢上的~哼哼~  」

    兔女郎开始在丁可的身体上大肆的抚摸,小舌也不老实的乱舔,玉葱般的手指摸到绑住丁可双手的蛛丝是,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真是的~那个前辈真是防备严呢  ~看来得下血本了~小可爱,你一会一定要给我补回来哦~  」

    她托起她c罩的丨乳丨房,对着蛛丝挤出了奶水,蛛丝像遇到热水的雪一样,几乎在瞬间化没了,待蛛丝全都消失後,兔女郎将丁可的浴袍脱下,露出了丁可幼小却又健壮的身躯,虽然看着有点瘦弱但却白里透红的皮肤,「好香啊~  」

    兔女郎俯下身去将早已顶起的肉棒含入嘴里,慢慢的品味着,很快的加速,大量的快感让丁可忍不住的  射精,「嗯哼~  」

    不小心哼出来了,索性丁可也不再装了,他缓缓的睁开眼,望着眼前的女性,黑色的短发陪着她的俏脸显的分外可爱,凹凸有致的身体,略有不足的是她的皮肤不是特别的白皙,反而有些乾燥,套着黑色网袜的双腿十分的诱人,的兔女郎也心有灵犀的望着他,丁可看见了她粉色的双眼,她嘴里还在吞咽着刚入口的精液,她用舌头将嘴唇上的精液舔进嘴里,「醒了吗?」

    「你要干什麽?」

    「当然是将你偷吃~掉咯~  」兔女郎嗤嗤的笑了起来,她将刚刚褪下的黑色网袜包着内裤塞进丁可的嘴里,一阵甜腻带着微微腥臊的味道充斥着丁可的味蕾,丁可只觉得身体慢慢的热起来,「为了不让你一会爽的叫起来所以只能这麽做了~  」

    兔女郎掏出手机看了眼面带潮红的用粉色的瞳孔看着丁可娇笑道:「放心~离她们开完会议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不细细品  的话应该能彻底吃完~也就是说~你是我的了~美味的小家伙~  」

    丁可想起身却被狠狠的推到,兔女郎将整个身体压上来,把他的头埋在胸里,一只纤手抚摸着丁可顶起的肉棒,另一只手则是摸上了自己的蜜丨穴,反复的揉搓後,蜜丨穴张开了一个小口,蜜露从里面滴出来滴在Gui头上,「哼哼~别挣扎了~乖乖的配合姐姐~姐姐一定让你爽到不想离开姐姐~  」

    她抓着肉棒对准蠕动着的肉丨穴口,顶了上去,然後用力坐了下去,丁可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热,下体更是被火热的嫩肉包裹住,他不适的摇动着身体却带来了更大的快感,他僵着身体想让快感减小,但兔女郎却没有给他机会,她挺起白嫩的肉臀开始一下一下的抽插着,没次都顶到最深处,让丁可的快感达到最大,Gui头摩擦着子宫口,柔软的感觉让丁可无法把持,「嗯呃……啊……」

    他不停的忍耐着,兔女郎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小下来的意思,反而更加的剧烈起来,丁可只觉得自己就像在慾望大海里的一片叶子,被无情的拍打推向高氵朝,他的忍耐渐渐的变小,下体的快感无限的叠加着,他的身体越来越人,他大口的呼吸着,但吸入的全是兔女郎身上的致命香气,让他更一步的迷醉,兔女郎面带潮红的疯狂上下抽插着,「好热啊……烫的我很舒服……别忍了全都射进来~射给我~给我你的初精……嘻嘻~  」

    兔女郎的动作一下比一下剧烈一下比一下疯狂,丁可只觉得自己的理智在崩溃,他在也无法忍住快感,下体开始抖动,他的身体也随着兔女郎的上下耸动而挺动腰,「哼哈哈~我就说吗~很舒服~对吧~马上会让你更加舒服~现在先  射精~  」

    兔女郎狠狠的坐下去,然後用腰在丁可的身上画了个圈圈,荫部的柔肉也狠狠的咬住丁可的R  ou棒,子宫将Gui头吸进去巨大的吸力催促着丁可,他再也无法忍住,一瞬间,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随後的是身体彷佛被疲倦包围了一样,精液像怒吼的江水一样  射精兔女郎的身体里,兔女郎也跟着娇喘起来,她过膝的黑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大腿上长着,好一会从快感恢复的兔女郎看了眼腿上兴奋的蠕动的黑丝娇笑起来,「果然不愧是极品,明明只是吃了初精却长了这麽多,平时吃掉一个人才长这麽多呢~我真是越来越舍不得你了~  」

    她轻轻的抚摸着丁可的黑发,看着丁可的紧闭的双眼,许久丁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见的是带着魔性的粉瞳,毫不掩饰的贪婪的目光让他害怕起来,一种奇怪的思想开始在脑海里蔓延,侵犯她。侵犯她……侵犯她!!!丁可被脑海里的思想吓了一跳,但身体却开始颤抖着动起来,腰部开始用力往上顶,「怎麽……怎麽回事?」

    丁可发现他的视线无法那双粉色的瞳孔,他慌张的样子被兔女郎看在眼里,她笑了起来:「来吧~主动侵犯我~给你带来更多的快感~来主动的抽插主动的将美味射进来吧~  」

    她拉着丁可往後一躺,姿势瞬间就倒过来,就像丁可主动强Jian她一样,丁可想抽出肉棒,却发现自己的屁股被黑丝美腿牢牢的夹杂,兔女郎的腰开始不安分的动了起来,他的腰也配合着动了起来,开着像他主动其实还是兔女郎牵引着他的肉棒在动,「身体不受使唤了……」

    丁可的身体主动的倒在了妖艳的肉体上,一头扎进她的胸部,双眼依旧望着那双粉色的眼眸,如水的粉瞳开始泛起波澜,让丁可更加的无法移开视线,下体被猛吸着,他的双手抱住兔女郎的腰开始狠狠的顶着,不一会肉棒再次开始颤抖,兔女郎舔起了嘴唇:「就这样~就这样~射进来吧~  」

    他使劲往前一顶继续狠  的射着,丁可悲鸣了起来,身体根本就像被人操作了一样自己动着,渐渐的看着眼前的粉瞳,他的眼神开始涣散,「来吧~我们继续~来把我抱起来~  」

    在兔女郎的操作下,丁可抱着她下了床,站在床边,双手抱着她的两片臀瓣,兔女郎的双腿紧紧的夹杂他的腰,双手也搂住他的脖子,低下头对视着他的双眼,吻了上去,丁可的身体接受到信号後开始机械般的抽插,在兔女郎身下承欢着,房间里回荡着兔女郎的娇笑声和交合处紧紧碰撞的声音。

    秦雪蛛无聊的拖着香腮,望着会议室里的七个人,七个各色各样的美丽女性,三个已经接近异化状态另外四个加秦雪蛛一共五个已经异化了,两个萝莉,三个少女样的,两个熟女御姐,和一个外表像邻家温柔的大姐姐一样,虽然看着有点迷糊,但秦雪蛛依旧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冰冷残酷的目光,从她的外表上看不出她异化的是什么生物,而另外一个御姐异化的则是狐狸是组织这次会议的领导人,她腿上穿的是肉色的丝袜,黑丝突出的是捕食,白丝突出是毒性,而肉丝突出的则是诱惑,这些看着像丝袜的东西是什麽秦雪蛛不知道,只知道她们是像寄生生物一样,寄生在宿主的身上,改造宿主的身体结构,同时给宿主带来无时无刻的快乐,至於其他的颜色秦雪蛛不知道。

    每个人都要划分领地,每个自己感染的附属人都要上报,商讨怎麽应对来自警方的威胁,要磨磨唧唧的商讨两个小时,此时秦雪蛛想着用什麽样的姿势去和刚刚捕获的猎物交合,细细的去品味他的阳精,品味他在最後的那种绝望的味道,啊~想想就饿了呢~  「妈妈妈妈好无聊啊~我们能先回去吗?」

    「可以哦~但是不能偷吃哦~不然妈妈会生气的~  」秦雪蛛想了一会便让两姐妹先回去,并吩咐她们不然她们偷吃,「嗯嗯~绝对~不会的~  」

    两姐妹蹦蹦跳跳的离开了会议室,此时离兔女郎进食丁可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此时的屋子里……

    「啊……啊……!给我我还要!给我!亲爱的~我想要你的阳精……」此时的丁可已经被到了最後的阶段,健康的身躯被吸成了一个人干,浑身上下变的枯瘦无比,双眼的神采也消失不见,下身的肉棒变的巨大无比,插在兔女郎的荫部里,荫部里传来阵阵毛骨悚然的蠕动的声音,响亮的让人听的分外清楚,兔女郎已经浑身香汗淋漓,白皙的皮肤透着水嫩的光泽布满了粉色的光晕,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吸榨着丁可的精液,丁可早已浑身无力的被她抱在怀里,身体还在随着兔女郎的挺动而往上顶着,此时的兔女郎腿上的黑丝早已爬到了大腿根部,眼看就要爬到荫部了,  「嗯哼哼~真是美味的小可爱~真是美味精液阳气~啊~感觉就像飞起来了一样呢~你呢?小可爱~哈哈哈~  」

    兔女郎娇笑着,更加紧凑的抱紧怀里的美味,交合着,吸榨着,等待着自己下一次  高氵朝,刚刚在怀里的小可爱身上已经高氵朝了三次了,他依旧是这麽坚挺,「已经快不行了呢~看来得结束了~呐~一起去天堂吧~  」

    兔女郎露出了可怕的痴笑,她双手摸上了丁可干瘦的小脸,望着他深陷的眼窝,此时的丁可早已被快感占去了全部的意识,大量的快感让他浑身无力无法思考,只能任由眼前的妖女在自己的身上肆意的驰骋,他感觉死神在向自己招手,他知道自己估计挺不过下一次的  射精了,自己的身体早就变的冰冷无比,只有下体依旧散发着惊人的热量,由於刚刚才射过一会现在正处於还未感到快感的阶段,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是清醒的,不过很快随着兔女郎加速的挺动这最後一丝的理智也将被快感碾碎,自己再次被拉回快乐的天堂。

    「哼哼~最後一次了啊~好激动啊……好舒服啊……就让我的高氵朝来将你强行带入高氵朝吧……闭上眼睛享受生命中最後一次的快感~嗯!!!  ~  」

    正当兔女郎将丁可的头再次埋入由於吸收了过多精液而变大双丨乳丨之间的时候,走廊传来的响动却让她停止了动作,有人提前回来了!不行,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对抗资深者们,必须要忍着,「只不过~可惜了呢~小可爱~看来我不能亲自送你进入至高的快乐了呢~姐姐要先走了……  」

    说着她轻轻的松开怀里的丁可,丁可就这麽直挺挺的倒在床上,但她发现她的下体还在死死的咬住丁可的肉棒,「啊~真是的~待会我们在吃个不就行了吗~  」

    兔女郎气急的使劲一拔,随着粘稠的声音从下体传来,被磨的发紫的肉棒露了出来,兔女郎的下体也在蠕动声中慢慢的闭合,她匆忙的从丁可的嘴里取出浸湿的丝袜和内裤穿上衣物,她站在床边,突然她的身形慢慢的变透明起来,消失在了空气中,恢复清明的丁可不可思议的看着消失的兔女郎,然後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房门再次被打开,「怎……怎麽回事?」

    两姐妹惊讶的看着躺在床上枯瘦的身体,她们快步向前,看着浑身枯瘦的小男孩,摸了摸  的胸口,「还有心跳。」

    「但看样子,估计是只差一两口就要死的样子了。」莉莉肯定的说道。

    「一定有人偷吃了,不然不会这样的,得告诉妈妈去!」

    「嗯~你去告诉妈妈我看着他。」莉莉害怕偷吃的人绕一个弯再次来吃掉刚刚剩下的食物。

    ……

    秦雪蛛看着眼前枯瘦的丁可眼中闪着寒芒,她的食物被人偷吃了,她轻抚额头,这事不能闹大,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她暗暗的想到,「把他放进箱子里,放到车後备箱,我们回家。」

    「可是,妈妈,我们不找是谁干的吗?」莉莉有点不甘心的道。

    「这里是老狐狸的地盘,而且她们人比我们多,不能闹大,回家我自有办法。」

    「好……」见妈妈言语中透露出的那股冷意,两姐妹也不敢多言。

    别墅里……

    秦雪蛛半裸着,拖着巨Ru在给丁可喂奶,看着他渐渐恢复的身体,秦雪蛛停了下来,然後又抽出蛛丝将他牢牢的捆成茧,放在了蛛丝床上,「这样就行了吗?妈妈。」

    「可以了,三天以後就能让他回复饱满的状态,甚至能还残留不少,只是这是我用自己的营养液灌养出来的,味道肯定不如他自身产出来的好,而且最为美味的初精也没有了。」秦雪蛛轻轻的抚了抚头。

    「你们出去自己玩吧,我要休息一会。」刚刚喂奶让她有些许疲倦,差遣两姐妹出去後秦雪蛛慢慢的睡去。

    ……

    姓名:未知职业:兔女郎能力:控制身体和精神的能力,(未知)

    异化向:未知丝袜:黑丝网状长筒Kou交:c丨乳丨交:c足交:c性茭:c在酒吧活动的常见兔女郎,拥有可以控制人身体的能力。

    第05章

    暖暖的就像妈妈的怀抱一样,沉睡中的丁可感觉就像回到妈妈的怀抱一样,浑身上下暖暖的很舒服,让人不想离开这个温暖的地方,他就这麽抱着双膝一睡睡了两天,当他不情愿的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包在一个白色的空间里,窄小的空间让他无法伸直腰板,他开始用力的扯着白色的丝线,黏性巨大的蛛丝岂是这麽好扯断的,他不断的用着力,他感觉自己的力气好像用不完的样子,浑身上下充满着力量。

    「妈妈妈妈,他动了~  」浑身上下只穿着一双白丝的两姐妹来到了秦雪蛛的床前。

    「是吗~等等我用完餐……啊……」销魂的娇喘从秦雪蛛的嘴里传出,她开始在身下被裹在黑丝中的幼小的躯体上加速,露在外面的小男孩脸上一副难受的神色,秦雪蛛一边吻着他一边紧紧的拥着他不留丝毫空隙,潮红遍布全身,随着她一声媚魂酥骨的叫床声,身下的小男孩长大了嘴巴,脸上的线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凹,眼窝开始深陷,皮肤开始发黄,头发开始枯燥,纯黑色的丝袜早已等不及的从他的脖子上包住他整个头,随着噗嗤噗嗤的声音不断的传来,黑色的茧开始失去人形,最後慢慢的缩小回到秦雪蛛的身上,变成了一件紧身包裹全身的黑丝衣物,秦雪蛛依旧保持着高氵朝的姿势,直至自己的荫唇彻底的闭上,秋水般的眼波流转着,望向在床边看着的两姐妹用还留着高氵朝後颤抖的余音道:「走,去看看~  」

    「妈妈,吃东西的姿势还是  麽的销魂呢~  」莉莉忍不住的说道。

    「咯咯~真会说话~好好学着让男人快速高氵朝的方法~以後你们可以节省很长的时间~  」秦雪蛛轻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嗯~  」莉莉高兴的点着头。

    「莉可,你呢~最近有什麽要求吗?」秦雪蛛转头问另一边安静的走着路的莉可。

    「没什麽要求,只是经常会饿呢~  」莉可轻抚着自己的小腹。

    「是吗~你们下次尽量找成丨人下手,他们的精液虽然不是很美味但量比较多,喂饱你们两个也是够的~至於成年人的警觉性会比较高,但是看见可爱的小孩子总会放松警惕,到时候就是你们下手的时候~  」秦雪蛛叮嘱着两姐妹,三人一路聊着一路走到了满是蛛丝的那间房间,蛛丝床上一个白色的茧正在不安分的乱动着,在秦雪蛛的会意下两姐妹爬上床,一前一後的抱住了茧,伸出粉色的小舌头开始舔起来,蛛丝就像棉花糖一样极快的化着。

    丁可感觉到有人抓住了他,他以为是救他的来了,他兴奋起来,他开始更加快速的动着,同时:我在这!我在这!的叫道,但很快他看见融开蛛丝外的是莉莉可爱的小脸後恐惧的表情再次爬上了他的脸,他还没忘记三天前那致命的快乐,在那个兔女郎身下等待着死亡降临的自己,他张口想求救,但莉莉的小嘴已经先一步吻了上来,粉色的双唇紧紧的吻着丁可苍白的小嘴,熟悉的香甜气息再次往丁可的脑海里钻,这次他好像有防备似得,拼命的抵抗着,「唉~妈妈~他好像已经对我的淫毒有免疫了唉~  」

    莉莉看丁可久久未失神,便松开了小嘴,歪着头疑惑的问道。

    「是吗?抗体产生的很快嘛~  」秦雪蛛也看见莉莉松嘴後,丁可只是摇了摇头便恢复了清醒,她忍不住的也爬上床,莉莉莉可松开了丁可,被秦雪蛛抱住,她轻松的扯断蛛丝,将他从白茧里拉了出来。

    丁可看见秦雪蛛妖艳的脸时,瞳孔因恐惧而缩小,当他看见裹着秦雪蛛浑身的黑丝是他猛的站起身来,往旁边跑,他在床的边缘从身一跃,在秦雪蛛戏谑的注视下撞到了一张大网上,他害怕的挣扎着,但蛛丝随着他的挣扎开始缩紧,秦雪蛛站起来,走到蛛网下将他扯下,粉色的竖瞳双眸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丁可想起了三天前的那双眼瞳,他立马闭上了双眼,自己的嘴突然被火热的双唇吻住,玫瑰香味的唾液让他渐渐的迷醉下来,下体传来一阵快感,但他无法从秦雪蛛的香唇中挣脱出来,无力感从他的心底传来,在秦雪蛛的玉手揉搓下,丁可的下体很快的变硬,在一阵激烈的揉搓後,他的下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秦雪蛛用手心盖住马眼,浓厚的精液射在她的手心里,她放开吻着丁可的红唇,在他的注视下舔舐着手心的精液,尝清味道後她的柳眉皱  起来,「味道已经不像小孩那样纯真,香甜了反而有点像成丨人的那种味道,果然破了初精的就要一口气吃乾呢~莉莉莉可~过来嚐嚐~  」

    说着她伸出手心,两姐妹立马跑过来将她手心的精液全都舔乾净,莉莉思考了一下:「对於我来说,味道稍微有点差~  」

    「等你们长大以後便会慢慢的发现还是纯真的小可爱们最好吃~嘛~这个就留给你们了~  」秦雪蛛冰冷的看了一眼丁可,对他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容,然後将他扔回床上,丁可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就被仍回了床上,刚想起身就被莉可从後面抱住,莉莉从前面抱住他,「谢谢妈妈~  」

    莉莉开心的说道,秦雪蛛看了一眼就离开了这个房间,莉莉目送着秦雪蛛离开後她开始强吻着丁可,不停的将混有淫毒的唾液送到丁可的嘴里,但丁可还是很快的清醒了,「莉可~他根本不会中毒呢~怎麽办呢?」

    莉莉歪着头瞪着闪烁着水光的大眼睛问道,「直接吃掉吗~姐姐我饿了~  」

    「别急~妹妹~在吃东西的时候食物乱动可是很让人困扰的呢~  」莉莉略  着苦恼的看着丁可,虽然他的双手被莉可抱住双腿被莉可的双腿锁住,但他还在不停的挣扎,莉莉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丁可的脸庞,黑色的大眼闪烁着光芒望着丁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