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三国之夏侯尚 > 第十六章 恩将仇报(书号:113252

第十六章 恩将仇报

作者:白眉玉堂
    审配又一次昏迷了,这一次是被夏侯尚气的,不过更可能是被夏侯尚揍的,荀彧倾向于后一点。

    夏侯尚看了看昏迷的审配,奸笑了两声,然后嘿嘿的说道:“完了,完了,正南先生又昏了过去,看来我还需要救治一下。”

    夏侯尚将左手按到审配的胸口,右手刚刚举起,审配就醒了,怒视夏侯尚,眼中喷火,若不是看夏侯尚全副武装,恐怕审配就要······此时的夏侯尚比覆灭袁氏的曹操还可恨。

    审配一把将按在自己胸口的夏侯尚的左手扫了下去,然后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夏侯尚也站了起了,扫了扫铠甲上的尘土,发出“铿铿”的响声,与《天下第一》中成是非使用金刚不神功后,弹胸口发出的金属声类似。

    夏侯尚不屑的瞥了一眼审配,心中暗道,以为老子喜欢摸你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的胸啊!不仅没肉,全是骨头,手感也·····,不对,有点跑题了,这不是重点!

    审配站在那里,仰望天空,沉默不语,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细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眼角甚至是流出了泪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惹人注目。

    夏侯尚感觉自己作为说服审配的人,又是审配的救命恩人,此时此刻,他应该说些什么,尤其是这个时候审配正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更需要人给他加一把火,鼓一鼓劲,坚定审配的信念。

    所以夏侯尚左手握拳,放在嘴边清咳一声,“正南先生,袁氏的结束,不过是另一种开始,就如同刚才你求死,被我救活一般。”

    “不用过于纠结谁是谁非,不要苦于执着过去的遗憾,您更不应该踌躇不前,顾影自怜,因为人生他不快也不慢,是刹那,也是永恒。”

    “正南先生,若是您历尽千帆,仍能安然无恙,年深月久之后,依然初心不变,这就是最好的忠,也是最好的孝,正南先生,以为然否?”

    这么一大罐的心灵鸡汤灌下去,夏侯尚感觉审配投降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于是他自信满满的等着,旁边的曹操也是。

    谁知审配还是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这可就怪异了。

    曹操走了过去,只见审配还是泪流满面,心中暗叹一声,果然不愧是忠义之士,“先生,您可愿····”

    “司空,您不用说了,审配愿降!”

    审配终于投降了,对于忠义之人,曹操是十分欣赏的,比如说关羽,这就是典型的例子。

    “不过,审配有一个请求,还望司空应允。”审配继续保持刚才那种高冷的姿态说道。

    “先生但说无妨,操无有不应允之事。”曹操喜道。

    旁边的荀彧、郭嘉、曹丕、许褚、夏侯尚等人都笑了,不过夏侯尚的笑与前面四人不同,前面四人是因为审配归降,而夏侯尚则是把曹操的话语句读了,所以他笑了,而且笑的很开心。

    “请司空杖责夏侯尚,否则审正南难解心中郁气!”审配恨恨的说道,当然了还是高冷的姿势。

    夏侯尚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他感觉自己的听觉可能出现了问题,怎么还有要恩将仇报的?我可是救了你性命的,不过审配你以为用这个就能要挟的了曹操?他可是一代枭雄,最恨别人要挟自己了,所以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哼哼!

    “这有何难?竖子无礼,今我就替妙才好好教训教训他。”曹操眉头都不皱一下,因为刚才夏侯尚对审配的“非礼”,他可是一直看在眼中的,再说了,这可是河·北名士审正南,能够得到他的效忠,就算是打亲儿子他也乐意,更别说是区区夏侯尚了,所以曹操直接吩咐道:“来人,将夏侯尚拖下去,重责十军棍。”

    夏侯尚有些蒙圈了,这是怎么回事?曹操你的枭雄气概呢?审配你的节操呢?还有许褚,你笑的那么难看,难道你生下来的时候,你妈没告诉你吗?

    然后,夏侯尚又一次被许褚倒着拖走·····

    “正南先生,河·北文武皆已到场,狩猎马上开始,请!”曹操伸出右手欣喜的说道。

    然而,审配还是保持那高冷的范,一动不动。

    “正南先生,为何不动?”曹操疑惑的问道。

    审配费力的抬起左手擦了擦汗水与泪水,咬着牙苦笑道:“司空,我的肋骨折了,请恕审配失礼了!”

    曹操、荀彧等人此时才恍然大悟,而后同时嘴角抽了抽,因为他们想起刚才夏侯尚那状若疯魔的样子,尤其是那砂锅大的拳头,捶下去,可不似作假,怪不得,审配要求杖责夏侯尚呢,原来症结在这里。

    “快传大夫,快传大夫。”曹操急忙走上前去扶住审配,这种刷君臣好感的戏,曹操是无师自通,屡试不爽,果然,审配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感激。

    ·······

    夏侯尚爬在一块毯子上,面色有些恐惧的看着许褚,“将军,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意思意思就行了,日后可还要在一个锅里吃饭呢!”

    许褚不怀好意的笑道:“伯仁啊!本来呢,凭借咱们的关系,这十军棍给你免了也不是不可能,但····主公有命,某家也不敢违背啊!所以就只能委屈你了,你放心,一会儿打完了,某家亲自给你上药,那可是上好的金疮药,上次某家被杖责····”

    说到这里,许褚感觉自己说的有些多,于是大手一挥,颇为豪气的说道:“行刑,某家这里有上好的金疮药。”

    莽夫就是莽夫,夏侯尚在心中暗骂一句,早晚有找回来的那一天。

    这时曹丕疾步走了过来,夏侯尚一看,顿时大喜道:“子桓,是不是司空改主意了?”

    曹丕一愣,旋即笑道:“伯仁,你想多了,我是来看你行刑的。”

    夏侯尚怒视曹丕,“呸”的一声说道:“你这个损友,亏的还是好兄弟,我要与你割袍断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