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鬼艳 > 槐香—番外(春宫二十八式)(书号:113493

槐香—番外(春宫二十八式)

作者:千帆过尽
    苏勤让槐花精作自己的妻子,于是槐花精便一门心思琢磨起这妻子要怎么做。

    苏勤现在大大小小算是个官员,宅子里也置有仆人,扫地洗衣这些粗活自然是有人做的。至于照顾苏勤起居饮食——苏勤每天早上天未亮便要早朝,槐花精自然是没那个精力陪着早起的;而说到饮食;宅子里有人做饭不说,光苏勤,厨艺也比槐花精好太多了。

    那她还能做点什么?

    槐花精问苏勤,苏勤心头直骂她一点做妖精的自觉都没有。却又不好直说,只丢给她一本《春宫二十八式》。

    当初为了让槐花精尽快醒来,苏勤每日睡前都会将《春宫二十八式》细细翻看一遍;两年来春梦不断,苏勤只觉整个人都快憋坏了。

    苏勤留下书让槐花精好好琢磨,于是当夜,苏勤回到家梳洗完毕,刚一上床就在床中摸到了一个柔软的躯体。

    “皎皎?”夏日天气闷热,苏勤并未关窗,他拉开被子,借着月光一下子就看清被子里的人。

    他今日被歧王叫去了府上,回来的有些晚了,本有些困乏,如今……

    “你怎么在我床上?”难得槐花精开了次窍,苏勤明知故问,人一下子精神了。

    槐花精等的本来都睡着了,这会被苏勤叫醒,恍惚了好一会而才想起自己的正事,于是开口道:“苏勤我们交欢吧。”

    “……”能不能别这么直接。

    苏勤被槐花精这么直接的求欢弄得不知如何回答,槐花精以为他没听清,爬过来,看着他将话又重复了一遍。

    “据说满足丈夫的生理需求也是做妻子的责任。”作为一只直白的妖精,槐花精从来不知含蓄矜持为何物,她圆润的下颚抵在苏勤胸口,睁着一双大眼,黑玉般的瞳眸在月光下流转出几缕春波,“苏勤我们交欢吧。”

    她只穿了一件中衣,软嫩体感的压触让苏勤周身滚烫欲爆,隔着衣料都能感觉到其滑腻温软,苏勤呼吸不稳他的胸前剧烈起伏着。

    苏勤一时间只觉脑子里火花四溅。

    他想他实在是憋得太久了。过往两年的梦里,他梦到过太多的姿势了;他总是将她按在下面这样或那样;那梦境淫乱得难以直视。

    槐花精贴过来将双手挂在苏勤脖子上,抱着他就去亲他的脸,她衣着本就清凉,现在早被拉的松散,苏勤低头那双峰中绝世的风景,那些梦中旖旎的画面便一直在他脑中盘旋,下面一下子就坚挺了。

    槐花精感到有什么东西顶起来搁到了自己,她望着他腿间昂扬狰狞的阳物,不由也伸手摸了摸:“原来男人这里是长这样啊。”

    她柔软的小手划拨着那怒张的物事,抱着学习观摩的心态研究,直弄得苏勤青筋怒胀,终于忍不住闷哼一声翻身将人压在了身下。

    “皎皎……”他唤她,声音沙哑。沉重的身子压上来。一边解着两人的衣服,一边粗喘着伸出手去,指腹在雪腻的肌肤上游走。

    梦里他同她虽有过无数次的肌肤之亲,但他从未真正见身下这具曲线玲珑的身子。

    微薄的月色中,他的指腹抚过那寸寸柔嫩的肌肤,只觉那白玉般的肌肤比梦中更加细腻瓷滑,那香滑的触感足以令他血液翻滚。

    他低头细细亲吻起那嫩滑的肌肤,含着她胸口挺立的红蕊舔弄;不多时,槐花精生起一阵奇异难耐的搔痒。

    “苏勤……”槐花精的身子轻轻颤抖着,望着苏勤,眼中渐渐升起晃荡的水光。

    她伸手抱住他,双腿高高抬起缠住他,和他紧实的肌肉摩擦着泌出黏腻的汗水,湿漉漉的下体本能地抵向他粗涨的物事。

    苏勤撑着双臂,黑黢黢的眼俯瞰着她;拉开她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呢,让她早已湿润的小穴顶在他的坚挺上,然扣住她嫩白的长腿让身子往下压。

    “痛……”

    冠头刚挤入穴口,槐花精便一阵痛呼,苏勤俯下身子亲吻她,细细抚摸;待她渐渐放松,利器猛然怒涨,横冲直入。

    “啊……”

    槐花精尖叫了一声,只觉利器生生地卡在自己柔嫩的身体里,让她难受的紧。

    她在她吞食里的春梦中见到的情事都是欢愉的,享受地;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这种事还会痛的。

    体内好像嵌了一根石锥一般;娇嫩的身体受不住这样的磨擦,槐花精望着苏勤,眼中顿时泛出点点泪花。

    “乖,忍一下就好了。”

    苏勤颈脖涨红,也不太好受,但却收不住手,只能用尽全力紧紧摁住槐花精,让自己深深嵌在她身体里面,待她眉头松懈,才开始慢慢抽插起来;一边动,一边含糊道地唤她:“皎皎……皎皎……”

    苏勤握住槐花精纤细的腰带着她上下移动着,槐花精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那撕裂地疼痛仍在继续,她扭来扭去不肯配合,苏勤摁住她的肩不让她乱动,动情地俯身轻亲她的额头,耳垂,脖颈……

    火热的唇烫在敏感薄嫩的肌肤上,他结实的身体磨擦着她嫩滑的身子,次数一多,慢慢地她也觉得异样,那感觉太奇怪,她呼吸也渐渐乱了频率。

    “苏勤……”

    槐花精渐渐得趣;她闭上双眼,全身不断的颤动,先前还叫痛,后面就渐渐不说话,她仰头微张着小嘴情不自禁地呻吟,眸子里全是将溢未溢的水光。

    那咿咿呀呀的呻吟,那动情又迎合的销魂模样让苏勤不由自主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身下的身子又嫩又软,气息清甜,他被她紧密滑腻紧紧包裹着,苏勤第一次清醒着感受这种快感,似乎全身都在颤粟,热血在奔腾呼号,他呼吸急促,胸肺之间似乎燃烧着一团火焰。

    他掐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起来,用力地疼爱她,将她腿根捣得满是湿滑的液体。也不知过了多久,在一阵急遽的冲刺之后,两个人都同时叫出来,达到了最美妙的巅峰。

    …………

    苏勤素了二十多年,陡然开了荤,颇有刹不住。

    槐花精是个妖精,身体自然不像普通女子那般娇弱。虽然破身的时候也有疼痛,却很快便恢复了过来。第二日不但没有腰酸背痛,还意外的精神颇好。

    原来这种事也挺好玩的嘛,槐花精心想。然后仍不住将《春宫二十八式》又细细研究了一遍。

    第二日晚上,槐花精再一次爬上了苏勤的床,就在苏勤一边褪着两人衣服一遍亲吻着槐花精再次将她压倒床上的时候,槐花精忽然开口:“苏勤,我们换个姿势吧。”

    “?”苏勤疑惑。

    槐花精摸出那本《春宫二十八式》:“你让我研究这些姿势,总要让我用用啊。”

    “……”

    春宫图册那上面的姿势都是青楼女子用来伺候客人的,苏勤本意只是让槐花精开开窍,可没真打算让她把上面的姿势都学会。

    不过现在听到她这么说,还是止不住生出了些许兴奋的。

    “你想用什么姿势?”他哑着嗓子问她。

    槐花精翻开《春宫二十八式》第一页的“观音坐莲”指给苏勤到:“挨着顺序来吧。”

    说完将苏勤推倒床上,一双大长腿跨坐在他腿根上,娇软的小手轻轻解着他的衣袍,俯身贴着他的身子,舔过他的喉结,沿着他紧实如铁的胸膛,一路舔了过去。

    苏勤肌肉一阵紧绷,下面一下子就硬了。

    槐花精感到他下身的变化,解了自己的衣服,将手双抵至他的腰间微一用力,将自己地身子撑起,寻到那如火灼热之地,抵上自己的纤嫩柔软,挺直了腰肢,对着那威武的性器,缓缓坐了下去。

    至嫩的秘处甫一接触到光滑灼热的龟头便反射性地畏缩起来,槐花精又学着图册上那般,用指头扒开两片花瓣,继续向下蹲坐。

    那淫媚的姿态看的苏勤喉头发紧,他眯了眯眼,忍不住用手按住她的腰肢用力带了她一把。

    “啊……”

    槐花精颤抖着呻吟,终于将苏勤胯间昂扬的物事整个吞了下去。她身下媚肉牢牢地包裹吸允住那勃发的棒身,伴随着阵阵轻颤,竟慢慢摆动起来。

    “徐瑶渐摆,则欢畅淋漓……”她慢慢抬起身子,然後用力地坐下,轻起重落间,一边起伏这,一面说一面扭动腰肢,睁着一双水波漾动地大眼看着苏勤,“你感觉怎么样?”

    “……”媚肉密密绞着苏勤,又湿又滑腻;苏勤喘息更加粗重了。

    “对了,还得说话助兴。”槐花精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边用小穴紧咬着苏勤的要害吞吐,一遍眯眼做出一副迷乱陶醉的样子,“啊……夫君好大……啊……夫君……妾身受不住了……”

    槐花精娇靥红扑,呼吸急促,一双杏眼似闭非闭,叫得声声急切,那清脆婉转的嗓音听得苏勤欲火炙热,终于忍不住坐起身,双掌牢牢地握住她仿若一折即断的腰肢,控制着她的身体猛烈地抽送起来。

    这一夜,恩爱就长了。

    槐花精一连试了好几个姿势,都被苏勤反客为主,苏勤憋了几年,精力旺盛,槐花精身体柔软,什么姿势都能难不倒她,两人战得酣畅淋漓。

    至此,春宫二十八式,便成了两人晚间心照不宣的节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