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我是来找儿子的 > 27.闯祸(书号:117267

27.闯祸

作者:绿窗的雾
    “侯爷还记不记得欢喜的亲爹呢?”南子慕冷冷地问,“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吧, 毕竟连面都没见过的人。”

    他倒没有因此事而怪罪李行之的意思, 对李行之的第一印象也挺好的, 所以之前一直把所有罪名都冠在程姚瑛身上。

    可是李行之那一脚, 把他踹醒了,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积极出栏的猪,才会看李行之看的这么顺眼。

    “你是那哥儿?!”李行之顿时明白了, 所以自家小孩只听他的话……可又怎么会呢?

    小欢喜还是个婴儿, 总不至于神到认得出自己的亲爹是谁吧, 难道真有父子连心这种扯淡的说法?

    以及——如果阿喜就是当时那个哥儿,那他为什么会在生下欢喜后突然消失?现在回来,是要把欢喜带走吗?为什么……

    短时间里,李行之无法把他对南子慕已知的信息条分缕析,每一个问题都通向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答案。

    而李行之不信, 不信这世上有怪力乱神。

    这边的气氛僵持着, 而程姚瑛的院子里倒热闹了。

    太子妃连同一堆奶妈奶爹都在场,然却完全哄不好这小孩,小欢喜又哭又闹, 谁抱都不要。

    “还是我来试试吧, 毕竟以后承晏就让姚瑛来带了, 多抱抱他应该就好了, 现在只是突然换了个环境, 他大抵不适应吧。”程姚瑛从床上起来的时候, 略施了些粉黛, 至少气色看起来没那么差了。

    太子妃看不得自家孙子难过,看到他这么个闹法,都要心疼坏了,万分懊悔当时就那么让阿喜走了。但事到如今,也只好什么法子都试试了。她叹了口气,说道:“也对,姚瑛你抱着试试吧。”

    程姚瑛面带微笑,接过小欢喜,小欢喜要比同龄的小孩沉一些,而且闹起来是手脚并用的闹。程姚瑛没有带小孩的经验,接过来的时候险些将小孩摔到地上。

    太子妃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没被吓死。她尽量波澜不惊地说道:“要不然还是我来吧,你身子还没大好,欢喜又闹的厉害……”

    “没事,姚瑛跟奶妈学过了。”程姚瑛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刚要调整一下姿势,小欢喜大抵是觉得她带的那对金镶翡翠的小耳坠漂亮,忽然抬起爪子就抓住了程姚瑛的右耳环。

    程姚瑛惊呼一声,下人们连忙上来要掰开小欢喜的手,可小欢喜就是抵死了不松手,看见围上来的一脸惊恐样,天真地笑了起来。

    “别弄伤了小欢喜,你们小心些,不要毛手毛脚的。”太子妃忍不住道。

    随着程姚瑛一声痛呼,她的耳垂撕裂开,鲜血飞溅,甚至撒到了小欢喜的脸上,小孩紧紧抓着她的那只耳环,嚎啕大哭起来。

    下人赶紧上前去接过小世子,又摇又哄。

    太子妃避开视线,不敢直视程姚瑛的耳朵,她吩咐下人道:“还傻站着做什么?把夫人带回房里去,快把程大夫给请来。”

    吩咐完下人,她又对着程姚瑛说:“欢喜他还是婴儿,这也是无心之失,你不要放在心上。”

    程姚瑛捂着耳朵,已经笑不出来了,听到太子妃这么说,也只能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程姚瑛的卧房内。

    “夫人这是怎么了?”程大夫急急忙忙赶来,现下喘的有些厉害,他破风箱似的说道,“将手拿开,让老夫看看。”

    程姚瑛将捂着耳朵的手挪开了,程大夫心中一惊,一边打开药箱一边问:“这是怎么伤的?老夫只带了止血的药草,这伤可不小,得叫医馆里的其他大夫缝合,老夫年老眼拙,是完不成这精细活了。”

    程姚瑛可能是疼狠了,红着眼将手边的茶杯往地上一掷,吓的春燕连忙去将门给带上了,她惶恐道:“夫人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当,再说太子妃娘娘还在外边呢……”

    程大夫连忙看向一个家仆:“快去济德医馆,把那个最好的大夫叫来,要同他说明一下情况……让他莫要忘了带麻药和缝合工具来。”

    “是。”那家仆匆匆应下,飞快地跑了出去。

    “果然孩子随爹,他爹有多恶心,孩子就有多讨厌。”春燕愤愤道,“好不容易将他赶走了,他儿子又是这副德性。”

    程姚瑛心里更多的是对太子妃对她的态度的心寒,她不敢说的太大声,不然会牵扯到伤口,所以只能气若游丝道:“没想到我小心翼翼地伺候太子妃这么多年,到头来她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她那小孙子要比我重要百倍。”

    程大夫忙陪着笑脸凑过去:“婆婆毕竟是婆婆,哪有丞相和丞相夫人疼夫人呢,他俩才是夫人的至亲,夫人不必为别人的态度介怀。”

    “对了,我娘……我娘她怎么样了?方才我听人来报信说她被马车撞了,伤势如何,有没有大碍?”程姚瑛得到消息的时候,还在和众下人一起哄李承晏,不能及时脱身,怕太子妃觉得她对李承晏这孩子不够上心。

    “这个老夫暂时还不清楚……”

    程姚瑛双目赤红地看着他:“你快替我回去看看,记得同我母亲说,姚瑛处理好了这里的事,就会回去看她的。”

    “老夫明白。”程大夫收了药箱,也急急忙忙地朝外走去。

    程姚瑛有点头疼,那李承晏的哭声实在太大声了,声声入耳,她就是躲在自个的屋子里,关了门,也还是能听到他的嚎叫。她眉头紧锁,没什么气力道:“什么破小孩,那个叫阿喜的怎么不把他一起带走!”

    春燕附和道:“就是——不过那哥儿真走了吗?保不齐什么时候要再回来,又在我们侯爷府作妖。”

    “你不提醒我还忘了,这个叫阿喜的住在哪?他还活着我就隔应,现在他人也不在府内了,对他动手也不用遮遮掩掩,叫人去把他处理掉吧。”程姚瑛按着太阳穴,表情有些乏困,“只是这李承晏是没用了,他不和我亲,到时候若立他为太子,也于我没有好处。”

    “那夫人打算怎么办?”

    程姚瑛表情是一向的平定:“小孩子活不过一岁不是很正常的吗?”

    说完她低低地笑了声,不和她亲的李承晏活着,于她决计是没好处的,当今之计,只能是自己生一个了。

    春燕有些懵了,愣了半天才道:“奴婢知道了。”

    红玉隐了身,不紧不慢地在程姚瑛的院子里穿梭,她绕过一群正在哄小世子的太子妃和下人,径直来到了程姚瑛的房间,面无表情地穿门而入。

    这两个是要一起打,还是一个一个来?红玉摸了摸下巴,思忖片刻,只听那耳朵上缠着白色纱布的程姚瑛咬了咬发白的唇,吩咐一边的春燕道:“我实在受不了这血腥味,你去吩咐他们烧些热水,我要沐浴。”

    春燕犹豫道:“可是夫人,那大夫刚刚说过……伤口结痂之前都不能碰水吗?”

    “我小心些就是了。”程姚瑛说,“快些去,别这么啰嗦。”

    “是。”春燕转身走出去。

    那就一个一个收拾吧,红玉心想,接着尾随着春燕到了厨房。春燕吩咐完下人烧水抬到程姚瑛的房里去,又转身走了出去。

    红玉一挑眉。

    堪堪跟在她身侧。

    等到四下无人,红玉轻轻扣住她的肩膀,春燕吓得一激灵,可惜一声尖叫被红玉的手掌堵回了嗓子里。红玉没给她挣扎的时间,几乎在一瞬间,将她拖到了程姚瑛院里的池塘旁。

    下人们此时大多都在前院,还被小欢喜弄的团团转,程姚瑛也待在房里,所以这里基本不会有人经过。

    红玉扯着她的头发,在她的印象里,这个程姚瑛的贴身丫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下手狠了些,不留余地地将她打了一顿后,又将她随手丢进池塘里。

    在池塘边蹲了一小会,没见到她浮上来。红玉拨了拨池塘里的水,面无表情道:“呀,闯祸了。”

    如果让南子慕知道她把人给杀了,一定会骂她的吧?还会吓唬她说,自己总有一天会被一把天雷劈成烤兔子。

    虽然不是唬自己的,但红玉却并不是特别在意。成仙之后,要了却凡间八苦,可人世凡尘,即便她只是一只畜牲,没了这些,冷冷清清的当神,又有什么意思呢?

    她折回到程姚瑛的卧房外边,幻成了春燕的样子,然后推门走了进去,假装喘着气。

    程姚瑛整个人泡在水里,看清来人是她之后,便问:“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去通知下人烧水吗?怎么水都搬来了,你才回来。”

    “方才路过池塘的时候被小石块绊了一跤,衣裙摔脏了,所以回去换了一身衣服。”红玉说,“是奴婢的失职,让春燕来伺候夫人洗澡吧。”

    “好。”程姚瑛刚刚回答完,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几乎是悚然一惊,“你……”

    去厨房根本不必绕过池塘,程姚瑛沐浴的时候也不喜欢让人伺候 着,每次都只让春燕站在她身侧候着,这些对于服侍了她这么多年的春燕,该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那么,眼前这个春燕,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