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说到爱 > 1,春梦了无痕(H)(书号:117278

1,春梦了无痕(H)

作者:花欲燃
    唐景潇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她不知怎么的,跟易北滚到了一起,在一个她从来都没去过的场景里。

    男人灼热的呼吸真实又虚幻的喷洒在她身上。

    她颤抖的感受到他的手指解开她的衣裳,抚摸上她的身体,自敏感的肩窝一路吮吻到了胸前的蓓蕾。

    在易北的身下,她那么无助的颤抖着,颤栗着,却欲罢不能的想伸出手拦着他的脖子,让他更激烈一些。

    “想让我做些什么……”

    易北沙哑而饱含情欲的声音几乎在她的耳边炸开。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用几乎羞耻的语句不断刺激着身上男人的动作。

    “……爱我……不要停……啊……”

    先探入体内的是手指,完整的两个指节,在她从未被人触碰过的部位弯曲着。

    饥渴的穴口不断收缩着,将他的手禁锢在那里。易北将中指与食指分开,抚摸上她的内壁,唐景潇便控制不住自己的开始呻吟。

    “……插……插进来……易北……快插进来……”

    一声轻笑,男人抽出湿淋淋的手,掏出自己的欲望,抵在了她的入口。

    整根没入。

    唐景潇感觉不到疼痛,只有无比的兴奋与满足。

    他的炙热正深埋在她体内,孟浪的不断撞击着她的子宫。

    她大汗淋漓,双脚绷得笔直,脚趾都忍不住蜷缩起来,感受着体内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

    “易北……易北……”

    她不住唤着他的名字,又感觉自己的呼唤被男人咬碎了,尽数吮吸进了腹里。

    舌头被吸绞的发麻,津液不断的在彼此的口腔中交换。

    “嗯……”

    重重的一下撞击,她的手指都完全嵌在了易北后背的肌肉里。

    “我要射了……”

    诱惑得无以复加的声音仿佛在征求她的意见。

    唐景潇觉得自己眼角有泪,又或者是汗水。她抬高腰,将易北的身子缠得更紧一些,因脱力而显得有些娇弱的话语吐在他耳根。

    “射进来……我要怀上你的孩子……”

    “呃嗯!”

    男人腰肢一沉,又是一记重重的顶进。

    唐景潇的意识,在滚烫的白灼完全注入她体内之前,被拉回了现实。

    “呼……”

    她睁眼,在昏暗的房间里茫然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摸了摸身边双人床的空位,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

    下身因为这个春梦已经湿得一塌糊涂,内裤随意一拉都能牵连出暧昧的银丝。

    她颓丧的伸手摸到了枕头不远处的手机,摁亮屏幕。

    凌晨五点半,真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时间点。

    微信和QQ都99条满的消息提示,她不抱希望的点开了,果然没有收到来自那个男人的信息。

    她又点开他的朋友圈,最近一条状态是昨天下午3点,发的是一张刚画好的画。

    被细心的用相框裱起来,里边是一束热烈绽放着的花。

    唐景潇重新将手机放回去,闭眼躺回床上。

    梦境美好,现实骨感。但好在,她还能用想象续上这个美梦。

    她的双手从睡衣的下摆探进去,握住自己胸口的一对乳房。手指慢慢的捻起乳尖,拿捏着力道刺激它们硬挺起来。

    耐心抚慰自己的身体,是十三岁那年就学会的事情。

    因为身体有了渴望,却触碰不到想要的那个人,退而求其次,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纾解身体的欲望。

    每一寸肌肤都被很好的照顾到,脱离了少女逐渐步入成熟的身体曲线比起许多年前要曼妙了许多。她慢慢的隔着湿润的底裤摸上敏感处顶端的阴核,想象这里被男人啜吸时的感受。

    很快,一次短暂的阴蒂高潮降临了。

    “早安。”

    “早。”

    “新鲜的早饭,想不想要?”

    嬉皮笑脸从刚刚摆好的鲜花后头探出来脸的,是唐景潇最近新认识的顾客。

    他时常买花,却总送去不同的地址。每一张卡片情话都写的缠绵,唐景潇真想给他整理出一部情话大全,拿来教教那些老实木讷却毫无市场的经济适用男。

    “不用,吃过了。”

    她婉言谢过了雷佑胤的好意,将店里新进的洋桔梗搬出来。

    雷佑胤已经好奇的将早饭放在花店的收银台上,凑到她跟前做好奇宝宝状,“这是什么花?”

    “洋桔梗的一种,花语是真诚不变的爱。要不要来一束?惯例给你打折。”

    雷佑胤闻言笑起来。

    他比唐景潇略小两岁,皮相长的好看,这一笑略带几分玩世不恭,就连见惯了易北的唐景潇都不由侧目。

    “怎么这些花的花语总要跟情啊爱啊捆绑在一起,没劲的厉害。”

    唐景潇闻言无奈的看他一眼。

    “失恋了?”

    昨天不是才重金在她这儿定了一束永生玫瑰的吗。

    “都不曾恋,何来失恋。”

    雷佑胤懒洋洋的答着,趁唐景潇转身的瞬间,从含苞待放的洋桔梗花丛中抽出来一支,递到她跟前。

    “这个送你,帮我结账。”

    唐景潇接过花,一双桃花眼淡淡的看着雷佑胤脸上痞气的笑。

    “居心叵测,算你十倍价钱,现金还是刷卡?”

    “哼哼。”

    雷佑胤作势掏出手机来,“快捷支付。”

    “噗。”

    唐景潇没绷住,笑了出来。

    “好了,不闹了。今天要给哪个地址送花?”她都专门给他建立了一个地址库,免得“张冠李戴”,坏了他百年修为。

    雷佑胤闻言一对剑眉耸起来,“合着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成天勾三搭四的花花公子?”

    “不是吗?”

    唐景潇回以微笑。花花公子,这个注脚比他本名更贴近他这个人。

    这世上,有些人好似有千万颗心,能爱千百种人。

    可有些人,却原意花一生,只爱一个人。

    “早饭给你留下了,记得吃。”

    唐景潇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肚子,这也能被看穿在撒谎?真是修炼千年的妖精。

    “放心,会给你五星好评的哦亲。”

    “哈。”

    雷佑胤在店里又转了转,最终挑了盆在店里滞销了许久的鹤望兰。

    唐景潇有些担心的提醒他,“这花娇贵,不好照顾,你要不要再选选。”

    雷佑胤“不怀好意”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没关系,如果这花出了什么问题,我刚好有理由过来见你。”

    “……”真是三句话离不开调情。

    唐景潇摇摇头,不置可否的帮雷佑胤收银。

    “送你一瓶营养液,兑水稀释了再用。有什么问题可以发我微信,上班时间都能回复,私人时间拒绝骚扰。”

    “嗯嗯。”

    雷佑胤单手撑在收银台上看她,嘴唇上扬,像在看什么赏心悦目的物品。

    打发走了无所事事的雷佑胤,唐景潇终于赶在商业街第一波人潮涌进来之前将畅销的品种都摆了出来。

    那一桶洋桔梗果然如她预料的那般不算走俏,更多都只是拿来当作配花,用以衬托玫瑰的娇艳。

    她想了想,从收银台的柜子里拿出手机,将桶里的洋桔梗整理完毕,拍了张照。

    点开易北的头像,唐景潇将照片发了过去。

    “新到的花,素雅味淡的。你家放着的野姜花该换了,哪天方便?”

    易北的回复很快就传了过去。

    “今天就行。刚好,晚上来我家吃个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