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红警之索马里 > 第496章 准备出兵(书号:13517

第496章 准备出兵

作者:华丽的虚伪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一顶压得低低的鸭舌帽,一个近乎遮住半边脸的墨镜,高领的风衣。旁边是一个没有人任何手段掩饰的大美女,手执一个大大的冰淇淋,走两步就会伸出诱人的香舌舔一下。

    行走在八达岭上,秋季的天空,清凉的微风,豁达的远景,清爽神怡。

    李岚很享受现在的时光,一种从未有过的温馨和幸福。这是为数不多可以享受两人时光的时间,不管是他还是林美琪,都格外珍惜。

    一路走来,两人都没有说话,紧紧牵在一起的手,正如安静的双唇,一刻都没有分开过。

    林美琪很喜欢甜食,特别是冰淇淋,当初在炎热的索马里,她的冰箱,最多的就是冰淇淋以及其他冰冻的水果。

    这两年内,她从未碰过这些钟爱的甜品,因为她根本没有那个心情。

    如今,一切都改变了,甜蜜的心,外加甜蜜的冰淇淋,她再一次迷恋着这种感觉。

    此刻,李岚手上提的大袋里面,大部分都是用来林美琪的口腹之欲。

    今天,是两人第一次正式的约会和逛街,尽管很多本该在后续的步骤已经提前了,但是两人都没有忘记,享受下天下情侣都经历的过程。

    只不过,从早上出门开始,两人便成为了周围瞩目的焦点。一个神秘的男人,牵着一个近乎祸国殃民的美女,这种足够让每一个产生强烈八卦心理的场面,自然格外吸引眼球。

    作为华首府,一国政治、化、经济的心。在首都的旅游景点、商场、街道,从来不缺乏美女。但能如林美琪这般美奂绝伦的,却是凤毛麟角。每个人看到这有着纯美容颜。宛若天使般的女孩。都会瞬间被她精致的几乎虚幻的容颜所惊讶和征服。她嘴角勾起的浅笑让人心都快要融化,不时眨动的眸如水晶一般亮灿,一张还带着稚嫩的脸颊美丽的难以描绘。她就像是一个画走出的精灵,她的纯净和唯美不该属于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肮脏的空气只会玷污了她。

    一路之上,林美琪都处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之下,这些目光无外乎惊艳、呆滞、惊叹……也少不了来自女孩的羡慕嫉妒。

    如果不是因为林美琪已经淡出了**新闻近两年的时间,周围的人绝对可以很轻易的将她认出来,只不过两年的时间。足够让所有人忽略一个两年前的驻国外记者了。何况,那时候林美琪的出镜率也不高。

    至于李岚,除了吸引了各种带着情绪的目光——羡慕、嫉妒外,更多人是周围人无聊的心里猜测。高富帅?官二代?富二代?还是哪个公司的年轻总裁?又或是哪一个明星乔装出来?

    特别是在有些人看着李岚略微熟悉的身影后,猜测的心里就更加强烈了。

    “岚哥,我有些累了,我们去烽火台吹吹风好吗?”

    “好啊!”

    牵着林美琪的手,李岚顺着烽火台的楼梯走上去。

    “咔嚓!”

    侧身不远处,一个大胖拿出了手机。北面的摄像头对着李岚两人停顿了一下,那很小的咔嚓声几乎被掩盖在人流声内。

    刚刚走上第一节台阶的李岚,身体微微停顿了一下,眼角扫过侧面的胖。随后则若无其事的继续朝着烽火台二层走去。

    那个胖刚要把手机收起来,迎面突然闪出了一个壮硕的身影,两人轻轻一撞。也不知道是胖没有抓稳手机,还是刚好撞到了手机。那个看起来价值不菲的手机哐当掉在了地上。

    大汉似乎没有看到地上的手机,大脚丫直接踩上去。看起来很不错的手机,也不知道是质量上差了外观无数个等级,还是大汉的脚力不凡。总之,当咔嚓声响起,等大汉的脚离开手机时,那个手机早已经成为满地的碎片。

    胖顿时勃然大怒,似乎正要伸手拉住身前的大汉,只不过他的手慢了一拍,大汉已经转身过来。胖的手直接卡在半空,脸色瞬间苍白了三分。

    眼前的大汉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帽檐被拉起,胖看到的是一张布满着疤痕的面孔,一双眼睛形似三角——就如毒蛇的眼睛。被这双眼睛盯住,胖禁不住一身发冷,喉咙如同被什么东西掐住,连呼吸都变得不畅快。

    “先生,对不起啊!”大汉看似在道歉,但是言语无比的冰冷,配合他那寒意十足的双眼,足以让普通人噩梦好几宿。

    “没、没……关系。”胖整个人哆嗦了一下,双手接连摇摆起来,连地板上的破碎手机都没有去捡,等走出了有十米远时,便撒丫开溜,这速度完全超出的体形的承受极限。

    “呵!”大汉嘴角一翘,转身再一次没入了人流。

    然而,等胖远离了烽火台,混在热闹的人群后,脸色瞬间就恢复过来,并且露出了一个略显得意的微笑。并且从口袋里又拿出了一个手机,饶有兴趣的对着周围的景色拍了起来。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

    游玩的兴致下,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八达岭,两人的身影出现在首都的多条商业街和商场,等他们两人坐车返回南海的时候,李岚专车的后车厢已经堆满了大包小包,就连身后两辆警卫的轿车后车厢,也都放满了林美琪的战利品。

    这是游玩的第一天,凡是林美琪看超过三眼的东西,李岚都毫不犹豫的买一下。花别人的钱,他毫不心疼。手上那张在今天不知道被刷了几次的信用卡,那是一号首长给他的,一切消费都是一号首长买单,李岚也就不客气了。

    他没有把整个商场都买下来。已经算是对得起一号首长了。

    今天是他来到华的第三天,还有四天他就要离开了。而这四天,他还有两天的时间可以陪着林美琪逛一下华大地。因为一旦离开了,那不知道下一次两人一起登上这片土地,是在多久之后了。

    毕竟身为一国之主的他,时间上是相对不自由的,所以,他十分珍惜两人在一起的每一秒。

    好在,这一天下来,尽管林美琪够吸引眼球,但是却没有人上前来搭讪。让两人的兴致,一直保持到结束。

    回到钓鱼台国宾馆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

    刚刚坐下的李岚,正想与林美琪享受下两人时光,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很抱歉打扰总统和总统夫人的相处。”法拉赫走进来后,脸上便露出了几分的尴尬。

    林美琪听到法拉赫那蹩脚的华语,虽然脸色呈现出几分红晕,但是难言心的甜蜜,说道:“我先去准备晚餐。你们聊。”

    李岚点点头,给了一个歉意的眼神,等她离开,并且关门后。他一指对面的沙发开口道:“你来得来的真是时候!坐吧”

    “向安拉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打扰你和第一夫人亲热的。”法拉赫脸上的尴尬之色还未散去,说道。

    “还没有结婚呢!别拍马屁了。”李岚微微一笑道。

    “这还有变化吗?早在第一夫人来到索马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否则总统早就和娜塔莎将军或者谭雅将军结婚了。”法拉赫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模样。并且给了李岚一个是男人都懂的眼神。

    李岚耸耸肩,说道:“这么着急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说到正事,法拉赫马上收敛起脸上的笑意,一脸严肃的说道:“从昨天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索马里族战略阿瓦萨以来,埃塞俄比亚军方已经开始调集超过两个师的部队,于今天午朝着阿瓦萨前进。”

    说到这里,法拉赫看了下手表,继续说道:“预计还有两个小时,埃塞俄比亚两个师的部队就会进入到阿瓦萨市。穆罕穆迪已经按照制定的计划,通知国防军的空军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国内发来请示,一旦埃塞俄比亚的部队向索马里族发起进攻,是否按照计划进行反击。”

    李岚并没有立即做出答复,这个问题,从昨天传来意外的消息后,他就开始在思考了。

    按照计划,前后会有四个月的准备时间,结果却是人算不如天算。

    对于埃塞俄比亚境内的民族问题,李岚一直都因为红警兵团的编制还未补充完毕,而没有正式进行干预,暗也只是帮助索马里族守好自己的一片土地。

    只不过他一直都小看索马里族在埃塞俄比亚国家的问题了,从上世纪以来,索马里族一直都是埃塞俄比亚方面的一个心病。一个跨地域民族,特别是对于一个国力不强的国家来说,是一个很有威胁力的潜在不稳定因素。

    如今埃塞俄比亚已经失去了对周围国家局势的掌控,又接连经历了两次失败,索马里族的问题,就越发的严重起来。数任埃塞俄比亚总统都无法彻底决解的麻烦,也迎来最严重的爆发期。

    强烈的对立关系,是李岚少考虑的一点。然而,哪怕他知道,也没有办法进行干预,这种事情最好的手段就是顺其自然。

    不好的一面是,制定好的计划要提前进行,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不是李岚担心部队还未补充完毕,打不过埃塞俄比亚。就埃塞俄比亚那些军队,放在非洲力量阶层还有得看,在他眼什么都不是。但是,他不得不考虑下国际的情绪。

    索马里现在处于开始融入于世界团体的阶段,四个月的缓冲,已经是极短了,要不是因为强制任务在,李岚根本没有想要在近几年去侵占土地。

    现在出兵对于红警兵团来说,根本不存在问题,可是还没有准备好,就仓促出兵,这会令索马里在国际外交上,处于很被动的局面。

    没有一段时间的舆论造势,太着急出兵,很容易让人抓住舆论攻击点。这种事情下,欧美是不可能出兵帮助埃塞俄比亚,但是在舆论上和国际上,肯定会联合起来,给李岚不断制造压力。

    昨晚,他就对此摇摆不定,两个选择,都是利弊共存。

    “你认为我们该出兵吗?”李岚还是没有立即做出决定,而是把这个问题,踢回给了法拉赫。

    对于,法拉赫有自己的想法:“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索马里族尽管和我们一样,但是他们一直都是埃塞俄比亚的居民,如果没有一定的国际舆论支持,我们出兵的话,绝对会引来世界舆论的反弹。

    可是如果不出兵的话,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索马里族就危险了,最好的结果就是爆发内战,但是结局堪忧。这不是我们的初衷。

    一直以来,索埃之间就一直存在领土争议,我们的计划是借助这一事件,不但可以将埃塞俄比亚境内的索马里族接纳到国内,也可以彻底夺回百年前属于我们的土地。

    ……

    我的意见是出兵,非洲不是其他大洲,在这里有时候牵扯巨大,但有时候弱肉强食是绝对的真理。”

    说到这里,法拉赫缓了一下,说道:“而且恕我直言,恐怕放过了这个机会,今后就难以再次有如此好的机会了。当初美国一句虚无缥缈的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理由,不是照样出兵了。我们根本没有必要犹豫。”

    “此事……”

    李岚刚刚开口,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娜塔莎推门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件袋:“这是华送来的,建议您马上看一下。”

    不需要娜塔莎的建议,在看到件袋上埃塞俄比亚五个字的时候,李岚就想看一看了。

    打开件袋后,里面只有几张照片和一份不超过三页的字说明。

    穆拉图.特肖梅.沃图:埃塞俄比亚人,留学华七年,北大博士学位……,现任埃塞俄比亚众议院议长,两个月后埃塞俄比亚总统大选最有机会当选新总统的候选人。国际政治外交倾向:高度亲华,左温和派……

    看完件后,李岚嘴角顿时一翘,他已经明白华的意思了。此刻,他对是否开始准备出兵的选择,已经有了决定。

    “命令国防部,按照制定好的方案,只要埃塞俄比亚军队对索马里族大规模使用武力,就便立即出兵。同时,政府相关部门马上开始进行新闻造势,特别是国际舆论,造得越热闹越好。”(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