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国际手机版 > 民国之山寨英雄 > 第八章 找靠山 对答梁启超(书号:13545

第八章 找靠山 对答梁启超

作者:五方草
    </d></r></ble></d></r></ble>

    李长庚能言善辩的长处,是在大学辩论社当主辩时就练出来了,而且还真就用费止医案,做过辩题。如今用起来,自然有股霸气。一翻言语下来,还真把蔡锷和小凤仙辩论的兴趣勾了起来。

    “我以为李兄这样在西方成长的人物,是支持西医的呢,怎么反到给医助起威来?”蔡锷略有疑惑地问道。

    “医是国最传统化的重要载体,也是国古人对卫生、饮食、健康以及自然科学的重要总结,现在医存在的问题是传承的体系问题,医的传承主要是靠师徒相传,这里面有好的一面,但也有坏的一面,好的一面就是在实际病症的疹疗上面更直观有效。坏的一面就是学术知识整体上面欠缺。问题是存在的,我们现代人应该做的是学会改变,顺应时代潮流,而不是全盘否定,扬言费止医那部分人是即没头脑又没良心还不懂医学。

    在来说西医,这个叫法首先就不准确,应该是现代西方医学,艺复兴以后,西方医学开始了由经验医学向实验医学的转变。1543年,维萨里发表《人体构造论》,建立了人体解剖学。这既表明一门古老的学科在新的水平上复活,又标志着医学新征途的开始。

    在临床医学上,19世纪诊断学有了很大的进步,叩诊法在临床上推广应用;雷奈克发明听诊器;许多临床诊断辅助手段,如血压测量、体温测量、体腔镜检查都是在上世纪开始应用的。上世纪以后,解剖学的发展和麻醉法、防腐法和无菌法的应用,对外科学的发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从此外科学开始迅速发展。上世纪末期,体腔外科普遍发达,这样许多临床专业(如妇科、泌尿科、眼科等)除进行内科处置外,外科方法也获得重要地位。药物学方面,上世纪初期,一些植物药的有效成分先后被提取出来。到上世纪末合成阿斯匹林,其后各种药物的合成精制不断得到发展。与其说是医学上的成就不如说成是化学工业的成就,西医有一个最最重要的缺点,那就是副作用和用药依赖性。

    西医有其进步的一面,医也有其传统的一面。不管是什么医学,归根结底,医学是用来救死扶伤的,两种医学都有好的一面,正所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做为一个理智的人,头脑清醒的人,应该客观考虑事物的本质,而不是主观判断事物的好坏。”

    小凤仙鼓掌道:“启明先生一席话,让人茅塞顿开,你这翻话真应该在报纸上发表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

    蔡锷诚肯地说道:“启明一翻话见解独到,一些想法与我老师任公甚是相和,松坡到是想给你们二位做个引荐。”。

    “任公大名我在国外就多有听说,十分崇拜他老人家如能得松坡引荐,自是荣兴万分。”

    “李兄有这话便好,择日不如撞日,明日松坡正要去老师处请教,不妨咱们一起。”

    李长庚与蔡锷喝得了不少酒,才回到国饭店。次日一早,蔡锷就来到饭店,李长庚特意收拾一翻才上车与蔡锷同行,路上李长庚下车买了几样水果糕点。

    李长庚这样重视拜访梁启超,是有目地的,想在民国混出点模样,靠山一定要找好的,梁启超作为近代国启蒙思想家,资产阶级改良主义政治家、教育家,史学家和学家,戊戌变法运动领袖之一。在民国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能得到这样人物的认可,那相当于被民国化界、政治界的双重认可。李长庚作为曾经体制内的干部,自然懂得其好处。

    蔡、李两人来到北京东城北沟胡同13号,梁启超的府第。在花厅见到梁启超后,蔡锷连忙拉着李长庚行礼后说道“老师好,昨日结识这位启明先生言谈十分投机,而且听他许多见解与老师思想十分契合,便作主引荐老师,冒昧之处,还请老师见谅。”

    “小李长庚字启明,见过任公。冒昧打扰任公,还请见谅。”李长庚说着将礼品递给梁启超。

    “哈哈,松坡何来冒昧一说,老朽之人,最爱与年轻人交流思想。一见长庚便知是国外归来的,国人是不会将礼品直接递到主人手上的。这是个好习惯,要学习,按照西方礼节,我是要打开礼品,表示高兴并接受的!”

    得这老人家不愧是教育大家,这就开始教育人了。咱得马屁接上。“任公教育的是,启明刚回国月余,礼数不周之处,不望见谅。启明在国外就曾读过任公著的少年国说,很是激动,今日得见任公本人,真是三生有兴。”

    “哦,启明在国外也读过少年国说?”

    “是的,至今启明还记得,那年启明正好十岁,被家父领到书房一句一句的教我背诵下来。最激动的就是那句美哉,我少年国,与天不老!壮哉,我国少年,与国无疆!”

    “哦,为何喜欢这两句?”

    “因为我坚信,华夏民族,这头狮不会一直沉睡下去,肯定会有醒来的一天。而这一天不会太久,因为国已经有了任公这样的觉醒者,在思考,在实践。”

    梁超超微眯着眼睛,气场爆强地问道:“除了你拍我马屁之外,我到想听听,你那里来的自信。”

    “我的自信来源于我之所见,第一国人很聪明,一点也不笨,而且善于变通。第二国人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没有之一。第三国人当惯了天朝上国,现在的国际地位很不舒服。”

    梁启超紧逼着又问道:“可是现在国确很弱,怎么办?”

    “每一个世界性大国的崛起,都是从弱到强,想走捷径是没有的,特别是向国这样一个五千年明传承的大国,照搬欧美那套体制是不合适的,只有学会摸着石头过河,才会走出一条适合国的道路,小年轻学浅,什么国体制度不敢妄论。

    但我认为眼下最重要的是国民教育,一个没有化的民族是悲哀的,华民族五千年的明传承靠的不是皇权武力。而是大汉民族先进于其它明的化体系。国历史上也曾一度被外族入侵,但国人靠的是就是华夏民族化的先时性,战胜了一个又一个侵略者,要么被我们同化,要么被我们消灭。而反观其它明古国,埃及人的字只有史学家和字学家才能读懂,而只要是读过书的国人都能读懂两千年前古人留下的著作,这是世界历史上绝无紧有的明,是所有国人的骄傲。

    随着欧洲艺复兴,西方明,创造了辉煌的现代明,再到在近一百年来,两次工业革命的成果使现代社会物质明的高速发达,更使得西方国家实力发生了质的变化,国又一次落后于世界。老大国要迎头赶上,必先重点学习西方现代工业发展,也就是把国家教育的重点应该放在数、理、化上面。国的传统化我们不用急着与西方明比较是精华还是糟粕,等国的国力发展起来了,自然会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李长庚这一翻话里面包含的许多观点,放在后世可能希松平常,但放在民国无异于观点尖锐。好在听他说话的是梁启超,如果是一般学者,早就对他破口大骂了。

    梁启超,沉思了一会才说道:“你的观点十分尖锐新奇,你说的是教育观念实则是治国理念啊,老夫要仔细想一想。国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人很多,而能清醒审视自身的却很少。从你的话我听出你有一种很矛盾的思想,即是接受西方明又想维护国的传统明,也许在你骨里,比一些士大夫还要重视华明,我想知道你的观点在那里。”

    “矛盾从来都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学为体,师以洋技以技长。西学为用,这种观念很早就有了,也是指导国洋务运动先驱们为之努力的方向。可是国却没有赶上西方,反到是差距越拉越大。大家又转变了方向,觉得是国家体制上面的问题,革了大清王朝的命,建立了民国,可实际上还是换汤不换药,民国并没有真正的改变民生,外国烈强依然压在我们头上。于是许多人迷茫了,觉得西方化什么都是先进的,什么都是好的,看我们身边有个完全西化的日本,不就打败了我们这个老大国,更打败了老牌列强俄国。我们更要向日本学习全面西化,传统的都是落后的,都要扫落到垃圾堆里。可我要说的是,国需要的是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需要的是让更多少年接受教育,需要的是让国的老百姓吃饱饭。国要想成为强国,要想在世界舞台上站有一席之地,一句话国的才是世界的!”

    “好,好一个国的才是世界的!”

    梁启超起身拍掌,豪迈地说道:“小友若有时间在北京不妨常来与老夫畅谈,今日松坡也别走了,陪长庚与老夫喝酒。”

    (感谢书友们对本书的支持,新人新书,求众位书友大大们,有票的赏票,没票的点下收藏。五方在这里谢谢大家啦!)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鸿运国际手机版